[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故事會 > 

狗丈夫

來源:網絡整理 作者:雪芯

  一決戰

  早先,關東的大葦塘有個叫阮老五的獵手,與女兒英子和一只大黃狗相依為命。這只大黃狗可不是一般的狗,是阮老五從深山里撿來的。當時,大黃狗頭破血流,奄奄一息,阮老五一看就知道,是熊瞎子拍的。阮老五將大黃狗背回了家上藥調治,沒想到,大黃狗竟然活過來了。大黃狗為家里可沒少出力,每次出獵,只要帶上它,總會滿載而歸。自然而然,大黃狗就成了他們家的一分子。

  讓阮老五感到欣然的是,大黃狗特通靈性,英子還小,大黃狗就守在英子身邊。英子和大黃狗在一起玩得可開心了。

  英子長到十七歲,出落得如花似玉。一時間,提媒說親的人絡繹不絕,可英子就是不嫁。那些媒人看到英子和大黃狗在一起親親熱熱的,就對別人嘲笑英子說:“這姑娘將來非嫁個狗丈夫不可!”

  這話兒傳到了阮老五耳朵里,阮老五這才發現,英子和大黃狗的關系確實不一般,英子走到哪兒,大黃狗就跟到哪兒,另外,大黃狗看英子的眼神也不對。這哪兒是一只狗眼,分明是一對含情脈脈的人眼!關東山里有狗丈夫的傳說,說的是姑娘終年不嫁,后來生下了一窩人頭狗身的怪物。想到這兒,阮老五嚇出一身冷汗。大黃狗雖好,也得想辦法處理,如果出事,他的臉可就丟大了。就在阮老五絞盡腦汁準備處理大黃狗的時候,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

  這天,阮老五打獵歸來,忽聽院子里傳來狼的叫聲。阮老五的心提到嗓子眼上了。要知道,關東山里的狼,有時候會潛到住戶家覓食。他們家雖然沒養家畜,但家里有英子呀!阮老五快步向家里走去,看到了驚人的一幕。英子在門邊嚇得驚惶失措,大黃狗正和一頭惡狼和一只狐貍在決斗。大黃狗被撕咬得遍體鱗傷,鮮血淋淋,惡狼試圖撲向英子,終未得逞。

  阮老五給了惡狼一箭,惡狼背上中箭,和狐貍鉆進山林里不見了。阮老五跑進院子,大黃狗跑到他身邊就死了。阮老五知道,就是這只忠實的狗拿自己的命救了英子呀!大黃狗死了阮老五就把它埋葬在后山。

  二女婿

  一年后。

  這天,父女倆在一棵大槐樹下發現了一個仰面朝天的小伙子。阮老五試了試鼻息,對英子說:“這個人還有點氣,我們得把他背回家去。否則,不成虎狼的口中食,也得活活的餓死。”

  父女倆將小伙子抬上馬背馱回了家。經過悉心照料,小伙子漸漸蘇醒過來了。交談中得知,小伙子叫郎七,闖關東迷了路,干糧吃完了,再加上天氣寒冷,就昏迷過去了。

  第二天,郎七要離去,還沒走出院子就昏倒了。阮老五又和女兒把他抬回了屋子里。郎七醒來后說:“老爹,你們是好心人,可我不想連累你們,我在關里吃了官司,為躲避官府的追捕,跑到關東避難來了。”郎七說,死去的父母給他訂了一房媳婦,可當地的惡霸黑虎把媳婦搶走了,媳婦性情剛烈,懸梁自盡了。一天晚上他潛入黑虎家把黑虎宰了。

  “小伙子,好樣的!要是換了我,也會這么做的。如果你不嫌棄,就在我這兒住下來。”阮老五拍著郎七的肩膀樂呵呵地說。郎七說:“老爹,這怎么可以呢?我也不會狩獵,還不是干瞪著眼睛吃閑飯?”阮老五說:“不會狩獵,可以學嘛!”在阮老五的熱情挽留下,郎七住了下來。

  郎七精明強干,不到一個月,就和阮老五學會了騎馬射箭。阮老五笑在臉上,喜在心里。其實,阮老五之所以將郎七留下來,還有另外一個想法。英子已經十八歲了,也該找個男人結婚了。他就英子這么一個女兒,得找一個品貌雙全的年輕人當他們家的上門女婿,這樣一來,他老來就有了靠山了。郎七的出現,阮老五眼前一亮。經過長時間的觀察,阮老五認定,郎七挺合適。

  阮老五知道,女兒和獵戶茍義有些意思。那時候,流落到關東的漢子很多,茍義也是其中一個。他淘金累倒在金溝,被關把頭救下收為義子。現在,茍義是獨子,把兒子送到他們家當上門女婿,關把頭不會同意。所以,阮老五更加器重郎七。

  這天,東山上來了一群土匪,阮老五決定和屯里的壯年男去把土匪打跑。因為英子是個姑娘家,所以,阮老五讓她呆在家中,自己和郎七、茍義等一些壯年男子去了東山。

  卻說英子,自打父親走后,整日提心吊膽。這天,郎七和父親回來了。父親俯在馬鞍上,后背中了一支利箭。郎七也渾身血污,滿面灰塵。英子將一碗清水給父親灌了下去,阮老五微微醒來,由于傷勢過重,一時說不了話。郎七告訴英子,土匪被打散了,屯里的壯年男子也死傷了十多個。茍義也在死亡人員名單之中。

  聽說茍義死了,英子差點昏死過去。茍義來到關家后,經常邀請她一起進山采山貨。茍義的英俊能干深深吸引了英子。不知為什么,她似乎覺得茍義看她的眼神很熟悉,就好像前世就認識了一樣。她愛茍義,愛情的種子早在他們心中破土而出。茍義對她特好,她真想追隨茍義而去,可想到尚在昏迷的父親,她只好流著淚打消了這個念頭。阮老五告訴女兒,要不是郎七及時挺身相救,他早成了土匪的刀下鬼了。英子對郎七的好感多了起來。盡管她一心想嫁給茍義,可茍義畢竟死了。不久,在父親的勸說下,她成了郎七的妻子。

  第二年夏天,她生下女兒小花。一家四口在一起過得其樂融融。可每當想起茍義來,英子都會在心底流淚。

  三啞巴

  燕去雁來,花開花落,十年過去了。

  這天晚上,郎七領著一個陌生人走了進來。這個人面貌奇丑,瘸著一條腿。英子驚奇地打量著陌生人,郎七說:“甭看他是個啞巴乞丐,卻是咱們家的財神爺。”見妻子不解,郎七說出了事情的來龍去脈。

  自打阮老五傷了元氣后,郎七就出去賣皮貨了。

  有一天,郎七拿著一張狍子皮等買主,左等右等也沒見一個買主。郎七正在為賣不出去狍子皮發愁的時候,和他熟識的小飯鋪掌柜指著一旁舐盤子的啞巴說:“郎老弟,你要想將皮貨賣個好價錢,得將它加工得干干凈凈才成。這個人甭看不會說話,可卻是加工皮貨的好手,如果你肯雇用他為你加工皮貨,那你的銀子準能掙翻倍。他流落街頭,只要賞他一口飯,給他一個睡覺的地方就成了。”

Tags: 狗丈夫

本文網址:http://www.vgzhbx.tw/gushihui/155492.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猜你喜歡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