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故事會 > 

愛情不設防

來源:網絡整理 作者:櫻花妹

  一次去黎家吃飯時,安琪無意中偷聽到黎明和他母親的幾句話,說如果買了房,就寫一個人的名字,不寫兩個人的名字。

  安琪當時心里就不舒服了根據新的婚姻法解釋,黎明父母出錢買的房,是屬于黎明一個人的,她沒份。可是,她家出錢裝修,出錢買車,出錢辦嫁妝,加起來和這首付也差不多了。這房子如果算黎明的個人財產,也太不公平了。如果黎明真的愛她,就應該寫上他們兩個人的名字。

  安琪心里不高興,但又不好明說。上海的房價多貴啊,買套房不容易,她怕說了,黎明會以為她惦記房產。其實,她還真不是愛財的人,就是黎明這樣防她,她太傷心了。還沒一起生活呢,就為離婚留后路了,這樣的人怎么能托付終身呢?

  在安琪的心里,感情才是排第一位的,她開始懷疑黎明對她的感情。她把心事告訴了好友婷婷,煩惱地問:“你說到底該怎么辦?如果他家買了房,我家還出不出錢裝修?婚禮還要不要按原計劃舉行?”

  婷婷想了想說:“婚姻是一輩子的事,要么你把婚期往后拖一拖,看清了再決定,畢竟你們認識才一年。”

  安琪覺得婷婷說得有道理,就和黎明說,現在房價太高,暫時不買了,婚禮也往后推吧。

  黎明很不高興,激動地問:“結婚日期是我們商量過的,也是你自己選的,為什么又要推遲呢?那時房價就這么高啊,又不是現在才高的。”

  安琪心想:那時新的婚姻法解釋還沒出來,我們已經領了結婚證,不管寫誰的名字,都屬于我們共同財產。要是按現在的婚姻法解釋,我家當然不愿出那么多錢裝修和買車。

  安琪想著這些,心不在焉,黎明一個勁地追問,她不知道怎么回答,就敷衍地說:“我覺得我們的感情還不成熟,我們從認識到現在,還不到一年。”

  黎明像小孩子一樣撒嬌說:“十一個半月還不長嗎?我第一次見你就喜歡你了,認識你一個月就很想和你結婚,還要再等下去,你想折磨我啊!我家和你家隔得那么遠,見一面都難。”

  安琪心想:“你就會甜言蜜語,其實比誰都精。你要是真愛我,會在房產上防著我嗎?”

  當然,這話她說不出口,她心情煩躁地把黎明打發走了。

  安琪的突然變卦,讓黎明也很煩躁,他天天來找安琪,希望能按原計劃結婚。安琪不答應。

  四天后,黎明不來了,也不和安琪有任何聯系,大概是生氣了。安琪覺得心里空蕩蕩的。婷婷見她心情不好,就陪她逛街,唱K,吃小吃,可不管做什么,她都提不起精神。

  又過了兩天,婷婷要出差。臨走前,她送來一張ERA時空之旅的票,說:“這票是別人送我的,可我臨時要出差,去不成了,你去看吧。聽說這雜技很不錯,380元一張票,最正面的位置,你可不能浪費了。”

  安琪也聽說過時空之旅的雜技非常精彩,很想去看,只因為劇場離她家遠,平時又忙,一直沒機會看。現在什么都不想做,只想打發晚上的時間,所以就去了。

  雜技表演比她期待的更精彩,非常感人,讓她完全忘記了自己的煩惱。

  最讓她感動的是綢緞雙人舞:一男一女,兩根綢緞,把雜技、舞蹈、愛情,完美地結合到了一起。每當他們在高空起舞的時候,安琪的心就懸起來,因為男演員就靠一只胳膊繞著綢緞,支撐兩個人的體重,他用另一只手,或者腳托著女演員,翩翩起舞。而女演員,沒有任何防護措施,稍有失誤,或者體力不支,她就會從空中摔下來,非死即殘。她要對他多信任,才能把自己托付于他,在那么危險的境地,陶醉地舞蹈,深情地對視。他們配合默契,連眼神的交流都和舞蹈融為了一體。

  安琪太感動了。當雜技表演結束,全體演員出來謝幕,她把手掌都拍麻了。

  該散場了,安琪戀戀不舍地站起來,正準備往外走,突然,從身后伸出兩只手,抱住了她。安琪嚇了一跳,回頭一看,竟然是黎明。她驚訝地問:“你怎么也在這里?”

  黎明笑起來,說:“傻瓜,你的票是我買的,我當然在這里,我一直坐在你身后陪你看呢。”

  黎明牽著安琪的手往外走,邊走邊問:“你知道那個綢緞雙人舞叫什么名字嗎?”

  安琪說:“不知道,票上又沒寫。”

  身邊人多,聲音嘈雜,黎明湊到安琪耳邊說:“那個舞蹈叫‘愛情不設防’,你感動嗎?”

  安琪說:“當然感動。他們要絕對信任對方,才能配合得那么好。”

  黎明摟住了安琪的肩,說:“希望我們以后也要這么信任。傻瓜,我對你也是不設防的。”

  這時已經走到了外面,安琪再次問黎明怎么也在這里。黎明說,從婷婷那里他才明白安琪為什么生氣,所以就請婷婷幫忙,把安琪約到這里。一是因為安琪一直想看這個雜技節目,二是為了制造一點小浪漫,讓安琪明白,愛要互相信任,他從來就沒有防備安琪,他的愛情也是不設防的。房產證他確實是打算寫一個人的名字,可這個人是安琪啊。為什么不寫他自己的名字?因為他曾經把自己的身份證借給一個朋友炒房,他現在買房屬于二套房,首付和利率都高些。

  說到這里,黎明捧起安琪的臉,認真地說:“上海的房價再高,也沒有你對我珍貴,我怎么可能防你呢。以后有什么事,一定要說出來,千萬不要藏在心里,好不好?”

  安琪不好意思地笑了,說:“笨蛋,其實我也不在乎房產,我在乎的是你的心,你心里有我我就滿足了。房產證還是寫我們兩個人的名字吧,利率高一點就高一點。”

  黎明小雞啄米一樣,在安琪的額頭上親了一下,說:“就寫你一個人的名字,我相信你。”

  誤會消除,黎明覺得今晚的月亮比太陽還要燦爛。

  安琪挽著他的胳膊,緊緊偎依著他,兩人高高興興地商量起婚禮的事。

Tags: 愛情 設防

本文網址:http://www.vgzhbx.tw/gushihui/155489.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