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故事會 > 

四只手

來源:網絡整理 作者:查老三

  胡二狗是個梁上君子。這天半夜,他從縣城的一對老夫妻家偷得白銀五十兩,之后急匆匆逃往別處。

  走到荒草嶺山腳下時,已過午時,胡二狗的肚子餓得咕咕直叫。他一抬頭,看到前面不遠處的路旁,恰好有一家小酒館,于是便走了進去。

  小酒館里只有老板娘一個人,三十歲左右,說不上多好看,倒也女人味十足。

  胡二狗點了一盤牛肉、一只燒雞、一壇老酒,吃飽喝足,又歇了一會兒,這才背起裝著贓銀的包袱,翻越荒草嶺。

  胡二狗走到半山腰時,身后快步趕上來一個中年壯漢,向他借火抽煙。胡二狗低頭在身上摸火鐮的時候,壯漢從后腰間抽出一截木棒,照準他的后腦勺就是一下子。可憐胡二狗,都沒來得及哼一聲,便昏死過去。

  壯漢解下胡二狗的包袱,背到身上,然后又扛起不知是死是活的胡二狗,走進路邊的荒草叢中,剛要扔在地上,就看到一塊布滿新土的空地上有個開著蓋的舊棺材,不用說,肯定是誰家起墳后丟下的。壯漢想都沒想,就把胡二狗扔了進去。蓋棺材蓋時,壯漢見原先釘棺材蓋的三顆鐵釘都還在上面,撿起塊石頭就把棺材蓋給釘上了,然后拍拍手上的灰塵,揚長而去。

  這地方是個專門埋死人的墳崗子,附近村屯誰家死了人都往這里埋。

  天黑后,一條餓慌了的老狼來到這里,嗅到棺材里有人味后,頓時來了精神,脖子一梗,就開始用腦袋撞擊棺材板。

  狼的腦袋不光結實,還很聰明,竟然知道只有棺材的材頭板最薄、最容易被撞開。

  這條老狼可能是因為又老又餓的緣故,一個舊棺材,整整用了小半宿才把材頭板撞碎,正待享用美味,卻見一伙人手舉火把,吵吵嚷嚷地直奔它而來,老狼以為是來捉它的,嚇得撒腿便跑。

  其實,這是一伙來墳崗上挖墳坑的人。關東山好多地方都是這個風俗,夜里挖墳坑,第二天一大早出殯。

  再說胡二狗被壯漢扔進棺材里,雖然蓋被釘上了,但這棺材畢竟是有些年頭的舊棺材,總有透氣的地方,所以才沒憋著他。老狼撞碎材頭板后,涼風吹進了棺材,他就一點一點地清醒過來。又過了一會兒,胡二狗想坐起來可又總是碰到頭,他就奇怪:這是在哪兒躺著,咋還坐不起身子了?他擦擦眼睛借著透進來的月光仔細一瞅,驚得差點背過氣去:這是在棺材里呀!直到這時,他才忽然想起了被打昏之前的事情,心說這該死的壯漢,咋還把我弄到棺材里來了!

  胡二狗翻過身就往外面爬,一伸頭,正好看到了離他不遠的那伙挖墳坑的人,他警覺起來:這伙人不會是在挖坑埋我吧?得趕快離開這個鬼地方!就在這時,一個正在撒尿的家伙看到了胡二狗,驚呼一聲:“有鬼啊!”

  大家聞聲回頭一看:就見一個披頭散發、滿臉血污的家伙正從一個棺材里往外爬!這半夜三更的,從棺材里爬出來的不是鬼還能是什么?這伙人被嚇得不輕,哭爹喊娘地向山下跑去。

  胡二狗等人都跑遠后,才敢站起身,忍著頭痛,咬著牙向嶺下走去。

  他還沒走出多遠,突然感覺肩膀上搭上來兩只毛茸茸的爪子。

  原來那條撞碎棺材的老狼并沒跑遠,還一直在暗處盯著他呢!老狼見胡二狗走路都直打晃,膽子就大了起來,從后面悄悄跟上去,一個直立,兩只爪子就搭在了胡二狗的肩膀上,只要等胡二狗回頭看發生了什么情況,就可一口咬斷他的喉嚨。

  可老狼哪里知道,這胡二狗做賊前經常上山打獵,掌握了一套專門對付狼的絕招。只見他脖子一縮,兩手抓住兩只狼爪用力往前一拉,同時頭往上一頂,正好抵住了狼的下頜。可憐的老狼瞬間被徹底控制,只得用兩條后腿,像人一樣緊跟著胡二狗走。

  胡二狗咬牙強忍著后腦勺的傷痛,一口氣來到之前那家小酒館門口,見屋里還亮著昏黃的燈光,猶如抓到了一根救命的稻草,拼命地用腳踢起門來。

  片刻,老板娘打開了房門,見胡二狗身后“背”著條狼,嚇得“媽呀”一聲大叫,讓胡二狗趕快把狼扔掉進屋。胡二狗這才把兩手一松,猛地甩開老狼,閃身進了屋。那老狼險些被胡二狗勒死,狼性早已蕩然無存,轉身搖搖晃晃地向荒草嶺上奔去。

  胡二狗進屋后,不知是老板娘睡眼蒙眬還是燈光太昏暗,反正她并沒有過問胡二狗滿臉血跡和半夜“背”條狼是咋回事兒,只是將他送進了一間小偏房,讓他早點休息。

  胡二狗經歷了這番生死,如同在鬼門關前走了一遭,身心皆已疲憊到了極點。現在終于到了安全的地方,可不知為什么,他卻無論如何都睡不著,腦海里一個勁兒地回憶著剛剛發生的事情。

  也不知過了多久,正當胡二狗迷迷糊糊要睡著的時候,突然聽到外面傳來一陣敲門聲,接著就聽有人喊:“娘子,快開門,我回來啦!”

  不一會兒,酒館的門“吱”的一聲開了,老板娘輕聲細語地說:“當家的這一夜好生辛苦,奴家已熱好酒菜,你快快吃些,也好早點上床歇息!”

  “娘子哪里的話,咱既然接了這份做四只手的差事,就休談辛苦二字!今夜好險,若再晚去一刻,必出大事,老兩口上吊繩子都拴好了!”這男子的聲音怎么這么耳熟?胡二狗再也躺不住了,翻身爬起來,從門縫里一瞅,頓時倒吸一口涼氣:天吶!這不正是打昏自己的那個壯漢嗎?原來竟是這老板娘的丈夫!

  這時,就見老板娘從墻上摘下一個賬簿模樣的本子,一邊翻嘴里還一邊念叨:“既已完成了這份差事,就該馬上記上,免得忘記。”她刷刷寫上幾個字,便把本子掛回了墻上。

  等壯漢吃喝完畢,老板娘收拾完,天已經放亮。老板娘這才扶著酒足飯飽的壯漢進正屋歇息去了。等到正屋里傳出一高一低的鼾聲時,早已是天光大亮。

  此處絕非久留之地!待確定這對男女已經睡熟之后,胡二狗躡手躡腳地走出偏房。經過大廳時,他看到老板娘剛剛寫過東西的本子就掛在墻上,非常好奇上面到底寫著什么,就伸手輕輕摘了下來,打開后一眼就看到了自己的名字——胡二狗,二十五歲,下面是胡二狗的畫像,再下面還是文字——于某年某月某日,在縣城某某家,偷得老夫妻一生積蓄白銀五十兩……最下面有四個小字,大概就是老板娘剛剛寫上的——事已辦妥。

  胡二狗再翻一頁,只見上面是類似的東西:張歪嘴,三十二歲,下面是畫像,再下面是文字——于某年某月某日,偷得松花江畔打魚翁一生血汗錢白銀八十兩……

  這時,胡二狗只覺得后背直冒涼氣兒,再也不敢往下看了,將本子照原樣掛回到墻上,溜出酒館。

  原來,因此縣盜匪猖獗,朝廷派來一位跟江湖“術士”學過手段的縣令。這縣令會一手“抓罩子”的絕活兒:舀一碗水,用一紅布罩在上面,拿銅鏡一照,碗底就會出現作案者的頭像、姓名、年齡。縣令馬上畫影圖本,用飛鴿傳書的方式,將這一信息通知給他早就安排在各個路口的人,這些人可以隨意用手段,只要拿回銀子還給失主就行。縣令給這些人起了一個統稱:“四只手”。

Tags: 棺材 盜匪

本文網址:http://www.vgzhbx.tw/gushihui/155487.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