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故事會 > 

古碑認兇

來源:網絡整理 作者:璃茉

  古井遇怪事

  清光緒年間五月的一天,山東郯城一家大車店里,大通鋪上擠著十幾個外來客商,因下雨無法出行,大家只能在店里干等著,這時一個四十來歲的人說道:“俺講一個奇事解解悶吧。”眾人一聽來了興致,只聽那人說:“俺聽見石碑開口說話了!”

  那人接著說道:“大概是去年這個時候,俺到了安徽境內一座山跟前,俺和騾子跑了一天,又渴又累,恰好在山前看到一眼古井,井旁立了塊丈把高的石碑,碑上刻著‘照心碑’三個大字。這時天陰得很,俺就趕緊從騾子身上拿下水桶到井跟前打水。剛走到井旁,誰知天空突然一個沉雷。就在這時,怪事發生了……”

  那人接著說:“先是那塊石碑發出‘嗡嗡’的響聲,緊接著竟出了人聲:‘寶金哥,快把你的桶拿來,俺這桶上的繩有點短,干泛泛不上來水。’又聽換了一個人聲,‘仁義,讓俺來吧。’接著只聽‘撲通’一聲,然后又是前一個人說,‘大哥,你就在這古井里好好歇著吧……’就聽后一個聲音說:‘姓董的,俺做鬼也饒不了你……’俺四下瞅,除了俺和騾子,就是古井、石碑,確是石碑講的。俺嚇得也顧不上打水喝了,趕緊牽起騾子跑。”那人講完,眾人半天沒出聲,不知誰說了句“睡覺”,眾人就都睡下了。

  初審古碑

  第二天雨停了,待那講故事的人剛出店門,便被一位青年一把扯住:“大叔,你昨晚講的那事,像是俺爹和他的一個朋友,能不能請大叔和俺上縣衙做個證?”牽扯到人命官司,那人豈肯。青年頭直往地上磕:“大叔,你就權當救俺老母一命!可憐母親自俺爹失蹤后,就一直在找他,整整找了十六年,雙眼都哭瞎了……”那人心軟:“你起來吧,俺這就和你到縣衙去!”

  郯城縣李縣令聽有人擊鼓喊冤,立即升堂問案。那青年道:“小民蘇學忠,邳州人氏。先父十六年前與董仁義一起外出販牲口,從那以后再沒回來,母親曾多次到董家打聽,董仁義說他和父親賣完牲口就各走各的了,再沒見到父親。直到聽到這位大叔講石碑開口講話的奇事,才知先父已被害,特來告狀!”

  “世上竟有石碑開口講話之事?”李縣令用手一指那人問:“你是哪里人氏?”那人說道:“小人是山東蒼山人,姓吳,名有財。古碑講話確是小人親耳所聞,絕無半句瞎話。”

  幾天后,李縣令帶領衙役和蘇學忠、吳有財一起來到那口古井前,這時被告董仁義也被帶來了。不大一會兒,派到井下的衙役喊:“大老爺,井下有具尸骨。”尸骨被打撈了上來,一同被打撈上來的還有一塊玉鎖和兩塊大石頭。李縣令手舉玉鎖問蘇學忠:“這可是你父之物?”蘇學忠說道:“正是俺爹的東西,玉鎖正面刻的是麒麟送子,下有一行小字:寶金吾兒百歲。”李縣令一看,果然無誤,又問董仁義:“你有何話說?”董仁義道:“就算這人真是蘇寶金,那又與小人何干?”無奈古碑不能說話,只得回城。

  再審古碑

  李縣令尋思:吳有財和蘇學忠互不相識,撈上玉鎖也并沒給蘇學忠看,可他卻能說清上面的內容。可要說吳有財是編的,他又怎知井下有尸體,還能說出二人姓名?忽然一陣風刮來,李縣令往外一看,看樣子明天要有大雨,“原來如此!”李縣令趕忙下令,明天再審古碑。

  第二天,眾人到齊后,這時只聽李縣令手指石碑問道:“古碑,想你站在這里,日久年遠,已有道業,是誰害死了蘇寶金,你定親眼看見,請你告知!”眾人都瞪大雙眼,緊盯石碑,可等了半天,石碑連一絲聲也沒有。眼看雨就要下了,李縣令大聲斥道:“你這古碑,枉你叫‘照心’,善惡不分,豈是有意袒護真兇?”話音未落,就聽見兩聲炸雷,這時石碑發出了“嗡嗡”之聲,然后就是董仁義的說話聲,蘇寶金的答應聲……一切都和吳有財講的一模一樣。

  原來,二十年前,董仁義做買賣弄得血本無歸,無奈就投奔了蘇寶金。一次,走到這口古井旁,董仁義忽生歹念就誘哄蘇寶金幫他提水,趁機將其推入井中,并劫走了蘇寶金的銀子。

  后來,有人問李縣令:“大人怎知那天石碑能開口講話呢?”李縣令說:“我也是想起吳有財所說,那是個雷雨的天氣。咱們上次問石碑,是個大晴天,所以回衙后,發現天空欲雨,才決定一試。”原來,那塊古碑竟是塊吸音石,在特定的環境下能把聲音收下來,再遇上類似的情況時,又能把原話放出聲,這才使得董仁義伏法。

Tags: 古井 石碑

本文網址:http://www.vgzhbx.tw/gushihui/155486.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