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故事會 > 

金雞失蹤之謎

來源:網絡整理 作者:向日葵向陽○

  1。新娘遭搶

  清朝康熙年間,皖西舒城西門外,一條南溪河繞城而過,溪邊翠竹叢生,郁郁蔥蔥,有一個偌大土墩矗立其中,巍峨壯觀。墩子上有只金雞,雄立其上,傲視四野,遠遠望去,令人嘆為觀止,撫掌叫絕,實為舒城城西一道迷人景觀。更絕的是,這個金雞墩有個傳說,說這金雞是太上老君飼養的,吃金丹長大,從天宮飛到凡間。因此這金雞有靈,可保舒城這地方人杰地靈。這些年來,舒城地方富饒,人才輩出,人們都說全是因為金雞庇佑。因此,金雞墩猶如神壇,人們對金雞頂禮膜拜,視為神物。

  在金雞墩下住著一戶孫姓人家,孫家有個年輕后生,名叫孫大吉。孫大吉的父母就他這么一個孩子,從小讓他讀書識字,剛過弱冠之年,就考取了秀才。此時有人登門說媒,要將一個胡姓人家的閨女嫁與他為妻。胡家在城里做豆腐為業,胡家妻子素有“豆腐西施”之稱,她的閨女胡佳佳更是花容月貌,遠近聞名。孫家好不歡喜,只等著娶過胡佳佳,便一心讀書,將來求取更大的功名。

  良辰吉日到了,孫大吉披紅戴綠,騎著高頭大馬去迎親,向岳父岳母叩頭后,迎娶新娘返家。一路嗩吶高奏,鼓樂喧天,吹吹打打,好不熱鬧,只盼著將喜轎抬到洞房,拜堂成親。

  這一路要經過豬頭尖。豬頭尖上嘯聚了一伙強人,號稱有百十號人,為首的外號黑虎,黑虎手下有一個“軍師”,是個落魄秀才,外號黑豹,詭計多端。縣衙林知縣派官兵連年攻打豬頭尖,向周邊百姓,尤其是富戶人家攤餉派捐,但每次攻打豬頭尖,雖然聲勢浩大,卻總是被這伙強人輕松擊退,損兵折將,無功而返。

  孫大吉知這一路兇險,本來想繞道而行,可媒婆說繞道而行,需枉走許多路程,恐耽誤了拜堂的時辰。何況盜亦有道,天下強人素來標榜五不搶、五不奪。這五不搶即喜車喪車不搶;僧侶、道人、尼姑不搶;鰥寡孤獨不搶;擺渡的不搶;背包行醫的不搶。這五不奪即娶姑娘送媳婦的不奪;送葬起墳的不奪;和尚道士不奪;妓女不奪;醫生不奪。豬頭尖這伙強盜,雖然臭名昭著,但諒不會對迎親隊伍過不去。

  孫大吉想想媒婆說得對,便揮揮手讓隊伍趕路。這豬頭尖,形如豬頭,高聳入云,十分險惡,抬頭往上看,不覺膽寒,加上山風呼嘯,樹林搖擺,令人毛骨悚然。此時迎親隊伍的吹打聲更是嘹亮,似乎是給自己壯膽。整個迎親隊伍不覺加快步伐。正走著,忽然嘩啦一下從山道兩旁冒出一隊人馬,不打一話就猛撲了上來。大家措手不及,個個呆若木雞,等回過神來,只見大花轎傾倒在路旁,里面沒了新娘胡佳佳。

  倒是媒婆反應過來,哭喪著臉,跌跌撞撞地跑到孫大吉馬前,聲嘶力竭地叫道:“黑虎搶了新娘了。這挨千刀的!”

  孫大吉腦袋“嗡”的一下,天旋地轉,嘴中泛著白沫,從馬上一頭栽下來,不省人事。

  2。金雞飛了

  孫大吉昏昏沉沉睡了兩日。這天微曦初露,天方放曉,父母勸孫大吉趁著萬物安靜,人聲未動之際,到金雞墩下,給金雞磕頭,乞求金雞祈福,讓胡佳佳能夠平安回來。孫大吉雖然不大相信這一套,但別無良策,只好聽從父母囑咐,來到金雞墩下。他正要給金雞磕頭,卻發現金雞墩禿兀兀的,不見金雞。孫大吉以為自己這兩日昏昏沉沉的,一時看花了眼,揉了揉眼睛再看,金雞墩上果然沒了金雞。孫大吉還是不放心,又揉了揉眼睛,定了定心神,再仔細看,千真萬確,金雞墩上的金雞真的不翼而飛了!

  “金雞不見了,金雞飛跑了!”孫大吉脫口叫起來,這一聲喊,劃破了半邊天空,打破了凌晨的寧靜,連竹林里棲息的鳥都驚飛一片。

  孫大吉的父母遠遠地看著兒子向金雞祈福,不想卻聽到這么一聲喊,連忙跑了過去,抬頭細看,便也跟著孫大吉喊叫:“金雞墩上的金雞不見了,金雞飛走了!”

  這事兒可不小,人們紛紛從床上爬起來,跑到金雞墩下,不一會兒就聚了一圈又一圈的人。大家相互打聽著,扯著嗓門嘶喊著:“金雞不見了,金雞飛跑了!”

  沒了金雞,金雞墩全沒了往日壯觀的妙境,怎么看都不習慣,怎么看都感心顫。金雞飛了,舒城這地方沒金雞庇佑,還會像以前那樣人杰地靈嗎?

  孫大吉忽然一拍腦門,爬到金雞墩半腰,對大家喊道:“這金雞不可能是自己飛走的,八九不離十是豬頭尖強人黑虎趁夜掠走的。他們連娶親的隊伍都搶,沒過門的新娘都奪,還有什么事兒干不出來。有種的跟我走,拿上家伙,去豬頭尖搶回金雞!”

  有人小聲嘀咕:“豬頭尖強人不是好惹的,連官兵三番五次攻打,都打不下來,我們老百姓能奈他何,別把他惹急了,收不了場!”有人十分同情孫大吉遭遇,又見金雞遭劫,大聲附和孫大吉:“兄弟同心,其利斷金。咱們老百姓同心協力,還怕他百十個強人!”

  一時間,群情激奮,許多人揮著拳頭,要跟孫大吉一起去豬頭尖找黑虎算賬。這時,不知從什么地方冒出一個道士。這道士拱手施禮,半瞇著眼睛,口中念念有詞:“無上太乙度厄天尊,您老慈悲,金雞是上蒼賜予本地一靈物,無價之寶。可現在卻不幸為奸人所竊,天理難容。爾等凡夫俗子,只會妄加猜測,憑一時意氣,冤枉好人。貧道實看不過眼,特來給你們這些俗人指點迷津。貧道憑一雙慧眼,便可看出金雞現落于何方。”

  這道士說著,裝模作樣,煞有介事地手搭涼棚,四顧瞻看一番,然后哈哈哈發出朗朗的笑聲:“貧道已知金雞現居何處了,爾等跟我去討回金**。”這道士說得玄乎,一副高深莫測的神秘樣子,孫大吉對他將信將疑,但道士的口氣那么肯定,有人見了跟著就走,許多人也跟了過去。孫大吉不由自主也跟了過去。那道士神情莊重,帶著人七繞八轉,走過幾個村落,竟然在洪家大屋停下了。

  這洪家大屋可了不得。主人洪老將軍原是明朝大將,帶著幾萬明軍對抗清軍,清軍死傷無數,卻不能前進半步。最后清軍想了個辦法,派人與洪老將軍談判。洪老將軍見清軍源源不絕,而自己內無糧草,外無援兵,眼看是支撐不了多日。洪老將軍為了保全百姓和手下兵卒性命,頂著降將的罵名,解散軍隊,解甲歸田。清人將他遣至舒城這個偏僻的地方,給了塊土地,讓他過自己的日子,無力再橫刀躍馬,反抗清人,同時也好籠絡人心。隨著清人橫掃天下,勢如破竹,洪老將軍知道大明氣數已盡,心灰意冷,老老實實做個田頭翁。周邊百姓也都十分敬重洪老將軍。

  這道士難道瘋了,怎么把大伙兒領到這兒?孫大吉暗暗吃驚,但還是忍不住琢磨,知人知面不知心,這道士將大伙兒帶到這兒,說不定有玄機。別人沒有這個膽量覬覦金雞這個靈物,這姓洪的是這兒的大戶,就說不準了;加上他背景特別,說不定要用這金雞干啥大事,用它號召天下,也未為可知。

  孫大吉這么一亂琢磨,就向大伙兒抱了抱拳:“各位鄉鄰,金雞被劫是大事兒,既然這位道仙將我們領到這兒,我們就問問洪老將軍。”

  孫大吉這么一說,眾人七嘴八舌,發出一陣陣的喧囂聲,正要往洪家大屋里沖。忽然,洪家大屋的大門打開了,洪老將軍騎在一匹高頭大馬上,手握大砍刀,白髯飄飄,勒馬奔了出來。

  3。誰是竊賊

  洪老將軍雖然六十有余,但說話聲如洪鐘,對著大伙嚷道:“你們是跟我一起去剿豬頭尖強人的嗎?”

  洪老將軍因為惱官兵剿豬頭尖強人不力,一怒之下,糾集一班人馬去攻打豬頭尖,他將洪家大屋的兒孫、仆人、家丁,以及親鄰好友組織起來,已操練許多日子。洪老將軍此事犯了大禁。康熙皇帝令他不可再披甲擁兵,為了籠絡他,又御賜他一把鐵鞭,不受州縣府衙節制。現在為了剿滅豬頭尖強人,洪老將軍置皇帝的禁令于不顧。林知縣曾親自登門,嚴詞警告,洪老將軍根本不買賬,還將林知縣呵斥一頓。林知縣無可奈何,只好灰溜溜地離去。孫大吉雖然兩耳不聞窗外事一心只讀圣賢書,近來又忙于自己的婚事,但還是聽聞洪老將軍招兵買馬,準備攻打豬頭尖一事兒。

  孫大吉默默念道:洪老將軍見一干人聚了過來,騎著馬橫著刀,聲稱要去攻打豬頭尖,難道他是王顧左右而言他,故意打岔,佯裝不知金雞失蹤嗎?孫大吉穩了穩自己,款步上前,向洪老將軍深深施了一禮,畢恭畢敬卻又綿中藏針地道:“洪老將軍,昨夜金雞墩上的金雞失蹤了,這位道仙說金雞在你院中,是真是假,能否讓大家看看,以解心頭之惑。”

  洪老將軍也許歲數大了,孫大吉文縐縐地說了半晌,他還沒弄清咋回事兒。不知誰喊叫一聲:“跟他啰唆什么,沖進去搜他個措手不及,免得他跟咱們拖延,好將金雞藏起來!”有人早耐不住性子了,也有人向對洪老將軍敬重有加,此刻也不給洪老將軍情面,跟著眾人一窩蜂地往洪家大屋沖。不多大會兒,有人搜出了一個金雞。孫大吉見這金雞粗糙樸拙,黯淡無光,全不像在金雞墩上美麗壯觀,熠熠生輝。

  孫大吉心中疑惑,再找那道士時,道士已經不見了。眾人交頭接耳地說:“這道士能掐會算,肯定是個得道仙人。這會兒他遁形了!”不知誰猛然又叫了一聲:“拿下這老匹夫,押他見官,看他還有何話說。”洪老將軍見從他的院中搜出金雞,卻十分坦然,朗聲說道:“老夫是個光明磊落的爽快人,這金雞肯定是哪個小人栽贓于我。”他揚起手中的大砍刀,不偏不倚,拍在那金雞上,金雞“啪”的一聲,落在地上。隨即,他高擎著手中的大砍刀,大聲喊道:“豬頭尖強人猖獗,官兵屢次攻打不下,我已操練人馬多日,今天就去攻打豬頭尖,有愿意的就跟我走。”

  大院中一支隊伍跟著洪老將軍,排開眾人,浩浩蕩蕩地走出洪家大屋。沒走多遠,迎面轉過幾個衙役和一頂官轎擋在路中心。林知縣從轎子上下來,虎視眈眈地瞪著洪老將軍,寸步不讓的樣子。

  原來,林知縣得到金雞墩上金雞被竊的消息,不敢怠慢,帶著差役火速趕到金雞墩,聽說一個道士領著人去了洪家大屋,便折向這兒,正好將洪老將軍堵住。林知縣嘿嘿嘿怪笑著,陰聲怪氣地說:“洪老將軍,你聲稱去攻打豬頭尖,豬頭尖是那么好打的嗎?你竊了金雞墩上的金雞,人證物證俱在,你想金蟬脫殼,逃之夭夭嗎?左右給我拿下!”

  洪老將軍一甩白色長髯,鼻子里哼了一聲,從腰間抽出他那柄御賜鐵鞭來,向林知縣揚了揚:“識得這鐵鞭嗎?誰敢擋我,小心我砸碎他的狗頭!”

  林知縣一錯愣,洪老將軍已帶著洪家大屋的人馬,沖了過去。林知縣眼睜睜看著洪老將軍領兵走遠,無可奈何,拾起那落在地上的金雞,灰頭土臉地回縣衙。

  孫大吉發了一會兒呆,忽然想起胡佳佳尚在豬頭尖黑虎手中,心中盤算:我何不跟著洪老將軍的人馬過去,如果他真是去攻打豬頭尖,我或可得到胡佳佳的一點兒消息;如果洪老將軍能救出胡佳佳,就更是萬幸。不管如何,總比守在家中吁聲嘆氣,或者求神拜菩薩要好。孫大吉不敢耽擱,回家騎了那頭毛驢,就向豬頭尖奔去。

  4。又見金雞

  孫大吉騎著毛驢,一口氣跑到豬頭尖下,卻見洪老將軍領著人馬下山而來,一個黑頭黑腦的強人渾身是血,被捆綁成粽子,橫放在一匹馬上。洪老將軍的手里捧著個金光閃閃的金雞,一身疲憊,但神采飛揚,騎著高頭大馬橫刀緊跟在那強人的后面。

  孫大吉大驚,洪老將軍這么快就打下豬頭尖了?洪老將軍認得孫大吉,甕聲甕氣地對孫大吉說:“這豬頭尖看上去兇險,卻十分松懈,號稱百十號人,其實也就幾十人。老夫沒費多大力氣,就搗毀豬頭尖,活捉黑虎。老夫不明白,豬頭尖這么容易打,官兵為何三番五次用兵,卻就是打不下來,真是怪了!”

  孫大吉喊道:“洪老將軍抓住黑虎了嗎?”

  洪老將軍指了指那個黑頭黑腦的漢子,說道:“那不是?”

  孫大吉歡天喜地,又喊道:“洪老將軍可見我的新娘胡佳佳。黑虎這強盜搶了我迎親隊伍,劫去了我的新娘,我這是尋人來了!”洪老將軍跳下馬來,將大砍刀的鐵柄在山石上頓了頓,發出叮當叮當的聲音,抬手拍了拍孫大吉的肩膀,說道:“我下決心操練人馬,就是見豬頭尖強人太過無道,而官兵卻屢攻不克。今日看來,非強人有多強悍,實乃官兵不用力啊!你快去找找你的女人吧,找到后與新娘速速完婚,我老夫也討一杯喜酒喝!”

  孫大吉尋胡佳佳心切,答應一聲,扔下毛驢,便往山上爬。孫大吉沒爬多遠,見山下一陣喧囂,一隊人馬風馳電掣般撲了過來。孫大吉心驚,不知發生了什么事,等這支隊伍過來了,才知道是林知縣領著官兵過來了。上次他只帶幾個人,是辦差的樣子,這次他率領官兵,個個戴盔披甲,手執兵器。林知縣的官兵足有幾百人,鋪天蓋地,將洪老將軍的百十來號人馬層層圍住。

  林知縣遠遠地對洪老將軍道:“姓洪的,你為明降將,竟然不聽皇上旨意,大動干戈,你到底意欲何為?”

  洪老將軍捋了捋飄在胸前的白髯,哈哈一笑,指了指被捆作一團的黑虎,又抬了抬手中金光燦燦的金雞,和顏悅色地說:“林大人,我這是來剿匪,這還有什么疑問嗎?瞧,我生擒了黑虎,蕩平了豬頭尖強人,找回了被強人盜去的金雞。瞧見沒有,這才是真正的金雞,在我院中找到的,那是個假的。另外,我還解救了被黑虎擄去的人口……就是皇上知道了這事兒,也會對我不做計較的吧!林知縣帶了衙役阻擋我就罷了,為何又回縣衙調了這么多人馬,攆到豬頭尖,你這是要剿豬頭尖強人,還是要為難我?”

  林知縣大怒,厲聲斥道:“大膽!黑虎被你抓住不錯,這金雞是真是假,不是你說了算,并不能說明金雞墩上的金雞是黑虎盜去的。你這明人降將,什么破爛事兒做不出來,你盜了金雞,見被個道士戳穿,便栽贓豬頭尖強人,也為未可知。你還是快點下馬跟我回縣衙,讓我查清真相吧。”

  洪老將軍惱了,“唰”的從腰間又抽出那柄御賜鐵鞭,攥在手里,一字一頓地說:“這么說林大人是一定要跟我過不去了。我洪某光明磊落一生,豈會干些小人勾當。倒是有人栽贓于我,在我的大院中,弄個金雞嫁禍我。如今我抓住了強人,尋到了真的金雞,你卻又血口噴人!快點讓官兵讓道,不然我手中御賜鐵鞭,打死了人可是白打死的!”

  林知縣又是嘿嘿嘿怪笑:“你這個老**,你操練人馬,再敢鐵鞭亂打我大清官兵,就坐實了造反的罪名。你還沒老糊涂吧,扳扳手指頭算算利害關系!快把黑虎和金雞老實交給我,跟著我去縣衙,接受我調查,方是明智之舉!”

  洪老將軍低頭沉吟半晌,哈哈笑了幾聲:“林大人說得也是。我跟你一起,接受調查又何妨,真相一清二楚,我怕你林知縣什么?再說這黑虎和這金雞,本要交給官府處置。”

  5。驚天秘密

  孫大吉目睹此情此景,雖然震驚,也沒太當作什么事兒。他有些為洪老將軍擔心,但感覺林知縣不會把洪老將軍怎么樣,洪老將軍自有辦法對付林知縣。孫大吉心里惦記著胡佳佳,連忙跑到豬頭尖四下尋找。豬頭尖上有洪老將軍留下的一些人,正在收羅殘余的強人,登記強盜搶劫的錢財。不多大會兒,縣衙里的差役陸續上山而來,將洪老將軍留下的人驅散。整個山寨狼藉一片,混亂不堪。孫大吉四下找胡佳佳,卻一直沒找到。這時有人呼叫,在一處山崖下的僻靜處發現一具女尸。孫大吉魂飛魄散,連滾帶爬,到了那側山崖,下到崖壁處,果然發現一個女人的尸體。女人死相極慘,可是孫大吉一眼就斷定,那不是胡佳佳。

  孫大吉反身再次抓著藤條,踩著亂石,往崖壁上攀爬。剛爬上山崖,發現一個女人從另一端崖壁爬上來,驚惶萬狀,漫無目的地奔突。這女人蓬頭垢面,衣服襤褸,扭頭見到孫大吉,齜牙笑了,樣子十分慘然。孫大吉正疑惑,那女人叫了一聲:“大吉——”撲向孫大吉。孫大吉這才認出那女人是胡佳佳。孫大吉緊緊地摟著胡佳佳,悲喜交加,熱淚奔涌。胡佳佳更是號啕大哭,撕心裂肺。

  孫大吉扶著胡佳佳下山,找到了那頭毛驢。孫大吉讓胡佳佳騎在毛驢上,他自己牽著毛驢,歡天喜地地回家。孫大吉問胡佳佳這些日子是怎么過來的,胡佳佳一直搖頭不語。

  孫家也不嫌棄胡佳佳曾在強盜窩里待過,更不深問她在強盜窩這些日子的端詳,見當天正好是個良辰吉日,便與胡佳佳拜堂成親。

  當天深夜,看望問候胡佳佳的好奇的人們,恭喜兩位新人經歷大磨難,拜堂成婚的親朋好友,都相繼散去后,胡佳佳起身關上房門,開口說起話來:“大吉,我在豬頭尖遭遇十分險惡,見到了一個特殊的人。我一直不敢對人說,只好三緘其口。現在,你我正式成了夫妻,命運捆在一起,我可以把一切說給你聽了。”

  孫大吉驚詫不已,點了點頭,讓胡佳佳慢慢說。

  原來,胡佳佳經歷了九死一生噩夢般的日子,還發現豬頭尖一個天大的秘密。那天她被黑虎搶到豬頭尖后,好睡好吃的關了一天一夜,第二天晚上,又被強人客客氣氣地請到大堂,大堂里坐著兩個人,滿桌美味佳肴,正你一盞我一杯地對飲。一個是黑頭黑腦的漢子,那些小嘍啰都呼他大頭領,還有一個穿著官服,正是林知縣。見胡佳佳被領了過來,黑虎便嬉笑著對林知縣說:“前兩天,兄弟我聽到林大人念叨這個叫胡佳佳的姑娘,仰慕她的美貌。我雖然沒見過這姑娘,但也聽說她的母親有豆腐西施之稱,豆腐西施的閨女自然貌美如花,我立即派手下打探情況。正好這姑娘出嫁,兄弟我琢磨,這姑娘一旦成了別人的人,林大人心里一定別扭。為了讓林大人高興,我派人搶了迎親隊伍,將新娘子搶上豬頭尖。今晚我特地把林大人請來,就是讓林大人與這新娘入洞房的。哈哈哈——”

  胡佳佳也許太過驚恐,又疲憊不堪,妝容不整,面目憔悴。林知縣聽了黑虎的話后,便放下酒杯,站了起來,走到胡佳佳的面前,手托著胡佳佳的臉頰左看右看,沒什么興趣,回到桌子前,連酒也沒興趣喝了。黑虎見林知縣對他好不容易搶來的女人不大滿意,便又討好地說:“林大人從未來過咱山寨,這次過來,何妨隨我一起看看豬頭尖夜景。此時豬頭尖,月色朦朧,繁星滿天,花草飄香,正是觀賞的好時刻。”

  林知縣一聽這話,便高興起來,點頭說道:“那好,酒足飯飽,我正想在你這山頭走走,賞賞山頭夜景哩。”

  黑虎與林知縣相攜著,一同邁出大廳,觀賞夜色山景。忽然,遠處傳來一陣悠揚的琵琶聲,在這寧靜單調的山野之中,顯得格外美妙、動聽。林知縣十分好奇,循聲邁步走了過去,只見一扇窗下,一個妙齡美女的妙影,正在忘情的彈撥著琵琶。林知縣呆了,問黑虎這姑娘是誰。黑虎眉飛色舞說:“這姑娘是咱山寨‘軍師’黑豹的閨女。黑豹是個落寞秀才,與我在這豬頭尖占山為王后,將閨女娟娟也帶到山頭。黑豹這幾日下山做事去了,這孩子一個人寂寞,彈琵琶消遣呢!”

  不想,林知縣耍起酒瘋:“大頭領藏著這么好的女人,為何瞞著我林某?”

  黑虎傻眼了,叫道:“這是我二頭領的閨女啊!”

  林知縣說了聲“你黑虎難道還怕那個黑豹”,沖進娟娟的屋中。黑虎想要阻止,可他酒喝高了,此時走路都搖搖擺擺,哪里阻止得了瘋了般的林知縣。娟娟猛然見半夜屋子闖進個漢子,大驚失色,倉惶逃出來。林知縣緊追不舍,娟娟半夜慌不擇路,一腳踩空,墜下山崖。林知縣和黑虎撇下胡佳佳不管,胡佳佳連忙趁機溜出大堂,目睹了這一切。她連忙逃命,攀下山崖,發現一個隱秘的山洞,躲在山洞中。一直等到洪老將軍帶人打上山寨,她才猶豫著從山洞出來。可憐那娟娟跌落到山坳,被雜草腐葉掩蓋。黑虎怕黑豹知道真相后,找他麻煩,干脆不收尸,好瞞過黑豹。

  孫大吉聽到這兒,連連“啊啊”了幾聲。

  6。遭遇殺手

  第二天一早,父母過來說,金雞墩金雞又飛回來了,要孫大吉和胡佳佳一起去給金雞磕個頭。孫大吉心想林知縣這是將金雞又送回金雞墩了。他連連稱是,領著胡佳佳就去金雞墩。兩人到了金雞墩下,只見金雞墩上果然又佇立著一只金雞。可這金雞雖然與原來的金雞外形一致,卻缺少一種氣勢,更缺少一種生氣,顯得膩歪歪,呆愣愣的。來看金雞的人越來越多,大家也都交頭接耳,議論紛紛。忽然有人高叫一聲:“飛走了一只靈雞,飛回來一只笨雞,這只雞蔫頭蔫腦的,靈驗嗎?還能保佑我們這個地方人杰地靈嗎?”

  這句話說到了人們的心尖尖上,孫大吉扭頭一看,說話的竟然是個乞丐。乞丐又叫道:“一定有妖人作祟,我們別在這兒祈福了,都散了吧!”

  乞丐這一說,孫大吉打了個冷顫。金雞墩金雞丟失后,他見到兩個金雞。這顯然不是洪老將軍在豬頭尖找到的那個,倒像是從洪家大屋搜出的那個。孫大吉再看蜂擁過來看金雞的人,都悄無聲息地四散而去,胡佳佳也扯了扯孫大吉,示意他回家。片刻工夫,本來摩肩接踵的金雞墩下便空蕩蕩的了。

  孫大吉與胡佳佳回到家中,與父母說起這事兒,父母也都十分張惶。小兩口一直到半夜,也未能入眠。忽見窗前人影一晃,房門被人輕松地撬開,擠進兩個黑影,手里是兩把閃著寒光的樸刀。孫大吉護著胡佳佳,厲聲喝問:“你們是什么人,深更半夜擅闖民宅,要干什么?”

  那兩人將面目包裹得嚴嚴密密,只說了聲:“我們只要這女的性命,放聰明些!”便從兩邊圍上來。孫大吉護著胡佳佳左閃右躲,正在這緊要關頭,只聽“唰”的一聲,從窗戶飛進一個人來。這人手里一把利刃,兩道弧光閃了閃,兩個黑影手里的兩把樸刀,便“咣當咣當”落在地上。那兩人抱頭沒命地跑了。

  這人將利刃收了起來,扯去頭巾,孫大吉不禁“啊”了一聲,這人正是他與胡佳佳白天在金雞墩見到的那個乞丐。乞丐向孫大吉和胡佳佳抱了抱拳,說道:“我幾番打聽,來找這位姑娘,卻不能確信這位姑娘對豬頭尖的事兒有多了解,但我發現有人盯梢你們。于是我不動聲色,緊跟了過來。果不其然,有人要加害這位姑娘,說明這位姑娘知道豬頭尖的驚天秘密。要刺殺姑娘的要么是豬頭尖的人,要么是林知縣的人。豬頭尖的人我都認識,這兩人無疑是林知縣的人了。實不相瞞,我就是豬頭尖的二當家,外號黑豹的。我替豬頭尖在山下辦事,我的閨女娟娟則遭遇不測,日前我才知道閨女娟娟死得冤屈。我好不容易才得到些零散信息,姑娘能否把知道的,都告訴我嗎?我就這么一個閨女,從小沒娘,我習武習文,沒有時間照料她,原希望她在山寨享點兒福,誰知竟遭殺身之禍!”

  黑豹說著,竟然嗚嗚地哭泣起來,格外凄厲。胡佳佳忍不住一五一十將目睹女孩娟娟被逼慘死,細細說了一遍。

  黑豹大吼一聲,從窗戶又飛了出去,瞬間沒入夜色之中。

  孫大吉摟著胡佳佳呆了半天,猛然一驚,說道:“賢妻,看來你在家中待不得了!今晚這兩人是被打跑了,但明天可能又有人來,而且你把你看到的情況跟黑豹都說了,黑豹去找林知縣,林知縣更饒不了咱!”

  胡佳佳結結巴巴地說:“我太同情娟娟了,又見一個父親如此傷心,我不忍心不將真相告訴他呀,而且他還救了我!”

  孫大吉擺了擺手:“事已至此,我們只有跑了。”

  胡佳佳說:“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廟。我們跑了,我們的父母會跟著遭殃,為今之計,只有找個庇護所了。”

  孫大吉立即說道:“洪老將軍為人慷慨正直,向不與官府同流合污,要說庇護所,也只有洪家大屋或可避一避了。只是洪老將軍與林知縣扳手腕扳得厲害,當下又與這金雞墩金雞丟失攪在一起,不清不楚,誰會招惹麻煩呢?我們此去,他肯不肯收留我們,實在不好說。”片刻,孫大吉突地站了起來,語氣堅定地說:“與其坐以待斃,不若試一試。”

  孫大吉拿定主意,將自家的驢車一駕,一家人連夜直奔洪家大屋。

  孫大吉“咚咚”拍響洪家大屋的大門。家丁慌忙開門,孫大吉說明原委。家丁立即說道:“我家老爺,帶人剿了豬頭尖強人,卻被林知縣抓去,如今已許多日了,仍不見回來,派人去縣衙,沒一句話,一頓棍棒打回。現下夫人已著人去京城,看能不能見著皇上,有沒有下文,一概不知。咱洪家大屋今非往日,哪里還敢收留你們一家老小,跟官府作對呀!”

  孫大吉如被兜頭澆了一瓢冷水,只感到透心的涼。洪家大屋的大門“咣當”一聲重重地關上了。孫大吉一家進退兩難,站在大門外,不知如何是好。沒過多久,十幾個衙役奔了過來,見到胡佳佳,一哄而上,將胡佳佳捆翻在地,押著就走,只撂下一句話:“這女人是豬頭尖漏網的強人,我們找了許久才找到她!”

  7。御賜鐵鞭

  暗殺不成,改為明抓了。孫大吉頓足捶胸,斷定胡佳佳這一去兇多吉少。父母知道斗不過林知縣,強拖著孫大吉回家,將孫大吉控制起來,不讓他離開半步,怕他干出傻事兒。一直挨到第二天,父母稍有松懈,孫大吉才跑了出去,騎上家中的毛驢,直奔縣城而去。

  孫大吉一口氣到了縣城,只見縣城到處都是告示,一個大紅“斬”字分外醒目。仔細一看,是縣衙處斬犯人的公告,將被處斬的是三個人,一個是豬頭尖大頭領黑虎,一個是盜竊金雞墩上金雞且通匪的洪老將軍,還有一個是豬頭尖女匪胡佳佳。

  胡佳佳被當作豬頭尖的強人要被處斬?孫大吉眼睛發黑,一看處斬日期,時間緊迫,連忙向人打聽一番,向菜市口奔去。到了菜市口,林知縣端坐在監斬臺上,黑虎、洪老將軍、胡佳佳三個人披枷戴鎖,背插一個“斬”字,被推到行斬的地方。幾個彪形大漢,手持鬼頭大刀,如兇神惡煞一般站立一旁,只等林知縣發令。

  林知縣一本正經,陰聲陽氣地向圍觀的人解釋,說由于案情重大,對這三個重犯斬立決,先砍了他們的頭再說,以防不測。洪老將軍的御賜鐵鞭放在案頭上,林知縣時不時把玩著它,神氣活現。孫大吉什么也顧不得了,沖到監斬臺前,向林知縣叫道:“胡佳佳是我的妻子,被豬頭尖強人搶上山去,怎么成了強人?請大人明鑒,好好審審這個案子,怎么能隨便殺人呢?”

  林知縣一拍案桌,厲聲斥道:“大膽!這廝莫不是豬頭尖漏網之魚,敢來刑場妖言惑眾,左右給我拿下!”

  幾個衙役一哄而上,緊緊扭住孫大吉。這時,遠遠的傳來一聲吆喝:“且慢!”人群一陣騷動,兩乘大轎抬了過來,兩個身著官服的大人下了轎子。林知縣傻眼了,慌忙過來施禮問安。原來這兩個大人一個是朝廷來的孟大人,一個是廬州府的梁知府。洪老將軍被林知縣羈押后,洪家大屋上下著急,派人去了京城,一位朝廷大員帶著覲見皇上,皇上記得洪老將軍,特地派孟大人趕過來查明真相。

  黑虎、洪老將軍、胡佳佳被帶到孟大人和梁知府面前,兩位大人當場問案。可是這三個人全都渾身是血,嘴巴嗚嗚的,不能說話。林知縣賠著笑,對兩位大人說:“這三個賊人,被抓后,口出狂言,詛罵朝廷。故而,我令人割掉了他們三人的舌頭。”

  兩位大人目瞪口呆,可是事已至此,也無可奈何,三個人都不能說話了,這案子沒辦法審呀!這時不知從什么地方飄過一個道士來,合掌打躬向兩位大人施禮。朗聲說道:“兩位大人沒法問到實情,是吧?貧道是最直接的證人,我說與大人聽!”

  孫大吉仔細看了看,不錯,這道士就是說金雞被洪老將軍盜去,帶著人去索要,又悄悄遁去的那個神仙。

  孟大人驚喜不已,令這個道士但說無妨。道士便侃侃說了起來:“金雞被盜實為一場陰謀,目的就是要陷害洪老將軍。林知縣與黑虎官匪勾結,林知縣暗暗保這黑虎,黑虎將搶奪的財物和美女獻給林知縣。洪老將軍見豬頭尖強人禍害一方,官兵剿匪不力,便自己操練隊伍,準備攻打豬頭尖。黑虎和林知縣十分緊張,可洪老將軍握有御賜鐵鞭,奈何他不得,兩人商量來商量去,沒有頭緒。我便獻上一計,帶著幾個精干嘍啰,將金雞盜去后,放到洪老將軍院中,再令幾個嘍啰混在人群中起哄,鼓噪百姓去沖擊洪家大院,搜出金雞。洪老將軍渾身是嘴也說不清楚了。但黑虎貪婪,覺得金雞是靈物,一定要霸占金雞,聲稱金雞可助他干一番轟轟烈烈的大事。令人將金雞掉包了,弄個假金雞放在洪老將軍院中。現在金雞墩上的金雞,就是假金雞。想必真的金雞被洪老將軍從豬頭尖搜到后,又被林知縣竊取!”

  道士將道服脫掉,露出一套乞丐服。孫大吉不由得“哦”了一聲,那天說金雞墩上的金雞是假的,又半夜趕走兩個刺客,救了胡佳佳的那個乞丐,也是他。這人將乞丐服脫下,變成一個秀才。

  所有的人都驚叫一聲:“黑豹!”

  大街上有官府張貼的捉拿豬頭尖強人的通緝令,上面一個圖影,便是個秀才。

  黑豹嘿嘿一陣苦笑,哭喊道:“不錯,我是黑豹,我為虎作倀,自作自受。這兩個惡魔,趁我在山下為他們的陰謀四下奔波時,將魔手伸向了我的女兒娟娟!”

  黑豹撲向林知縣,與林知縣廝打起來。那些官差、兵卒,聽了黑豹的話,都瞠目結舌,站在一邊不知所措。再說,有孟大人和梁知府在,兩位大人沒發話,誰敢動一動。

  孫大吉看了看胡佳佳,又看了看洪老將軍,知道林知縣怕他們說出真相,竟然殘忍地將他們全部割舌,又掩人耳目,來個公開處斬。真是太殘忍,太刻毒了!孫大吉悲切激憤之情不可抑制。他雖然是個文弱秀才,此時不知哪兒來的勇氣,抓起林知縣案桌上的那柄御賜鐵鞭,對準林知縣的腦袋,狠狠砸下去。林知縣腦袋崩裂,倒在地上。

  8。尾聲

  黑豹被抓起來了,黑虎被處死了。孟大人在林知縣的臥室搜出了金雞,孫大吉不僅被免于罪責,而且還得到褒獎。那把鐵鞭又還給了洪老將軍。皇上還特賜匾額,親書御字,命洪老將軍頤養天年。

  金雞墩迎回金雞那天,金雞墩下人山人海,許多人都傳說金雞有靈,讓好人平安,壞人得到懲處。孫大吉和胡佳佳也來了,兩人虔誠地向金雞祈福,胡佳佳雖然不能說話了,但孫大吉對胡佳佳的意思心領神會,兩個人心有靈犀,想到一塊兒去了,就是乞求金雞賜予孫大吉好運,在即將開始的科舉大考中,馬到成功,考取功名,將來官任一方,做個造福于民的好官,廉潔奉公的清官。

Tags: 金雞 失蹤

本文網址:http://www.vgzhbx.tw/gushihui/155483.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