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故事會 > 

紙面人心

來源:網絡整理 作者:櫻梨花

  趙大爺今年72歲了,耳不聾眼不花,有人說,這趙大爺的身體,就是年輕人也趕不上。可不是嗎,趙大爺70多歲的人了,干起活來,一點也不服輸。趙大爺是我們村有名的“紙匠”,趙大爺的紙活兒那可是十里八村都有名的。人吃五谷雜糧,都有生老病死。這人死了,雖說在鄉下都實行了火葬,但這一切都離不開趙大爺的紙活兒。城里人時興送花圈,鄉下人時興送個紙牛啊、紙馬啊,就是到了地下,也不忘記農家活。雖然現在農村都用現代化機械了,這些老祖宗傳下來的東西,啥時候都不能丟。所以說,趙大爺的活兒現在也很紅火。

  前兩天,鄰村王莊的二秋一大早就過來了,他爺爺去世了,要扎幾個紙活。二秋的爺爺老劉頭趙大爺認識,得的是肝癌,幾個兒子孝敬,為老劉頭花了很多錢,也沒能治好老劉頭的病。聽著二秋把話說完,趙大爺掉下了眼淚,他對二秋說:“孩啊,你扎什么也不用說,你爺出殯那天,我給你送去。”二秋臨走扔下六百元錢。趙大爺遞給二秋說,你們辦事得用錢,我這好說。二秋還是要給,被趙大爺讓徒弟建設把錢又給送過去了。二秋要給趙大爺磕頭,被趙大爺攔住了。趙大爺說,現在都啥年代了,不興這個了,快點回家吧。二秋淚流滿面地跑回了家。

  老劉頭出殯那天,趙大爺給老劉頭扎的牛啊、馬啊一個個活靈活現,還外給老劉頭扎了一個四十英寸液晶電視、一臺大冰箱,這是二秋沒說要扎的。建設說趙大爺,人家也沒要,你扎這干啥。趙大爺說,老劉頭這一輩子沒少受苦,啥也沒享受過,我也讓他在陰間享受一下。咱活***人干活,雖然干的是紙活,但這紙活也是有心的,不能讓死去的人再留下遺憾。你一定要記住我說的話。

  事后,二秋又來給趙大爺送錢,趙大爺看他心誠,只收了他100元錢,用建設的話說,連本錢也不夠。他是被老劉頭這幾個孩子感動了。都說病床前面無孝子,老劉頭得了幾十年的病,幾個孩子不離不棄,個個是好樣的,就是鐵心,也能被感動。

  這一陣子,趙大爺的活兒一個接著一個。這不,建設剛接完一個活,段村的又來做活了。建設認識,這個人叫“段有富”,是段世強的兒子,是個有錢人。這幾年,靠包工程掙了很多錢,段村的人都叫他“段千萬”。段有富開著他的寶馬,后面還跟著一幫人。段有富一進來就對趙大爺說:“爺們,我父親去世了,你的紙活我全包了,給我**最好的,能扎多少就扎多少,咱不差錢。”說著,段有富扔過一沓錢對建設說:“這是五千元錢的定錢,扎好了,再多給。”建設要接錢,被趙大爺攔住了。趙大爺說:“不好意思,我這幾天活多,扎不過來。”段有富聽了一愣,想說什么,旁邊的人說:“真是的,這年頭,還有和錢過不去的。”段有富說:“我家老爺子說了,他走了,就用趙大爺的活,別人的活他不要。”任憑段有富在旁邊怎么說,趙大爺還是不為所動。趙大爺說段有富:“別人叫你段千萬,我可叫你二胖。我和你爹是從小在一塊兒長大的,小的時候,你爹那么疼你。這些年,你有錢了,你在城里住高樓,享受生活,讓你爹住平房,一到下雨,屋里和外面一樣。有一回,下大雨,你爹和你娘在我這兒住一夜。你這樣對你爹,你爹卻不說半個不字,說你忙。你說說,你再忙,不能抽出點時間來看你爹娘嗎?這你爹沒了,給他花這么多錢扎這個,扎那個,人活的時候干啥呢,現在還有啥用。”趙大爺說這話時,建設在旁邊直扯趙大爺的衣服,趙大爺還是說。段有富聽了,卻沒了言語,連跟在他身邊的人也沒了言語,灰溜溜地離去了。

  段有富一走,建設說師傅,你的話有點重了,也就是你,別人誰敢說他,我看你說他的時候,他的臉直冒汗。趙大爺說,他這是做虧心事了,心虛,我這把年紀了,我怕誰。

  送走段有富,趙大爺讓建設去集市多買一些扎紙罩的紙。建設說:“還有這么多呢,夠用。”趙大爺說:“去買吧,我另有用處。”

  建設回來,趙大爺叫建設裁紙,連夜干起活來。建設說:“師傅,咱那活不還有幾天時間嗎?”趙大爺說:“段村的你世強叔的沒扎呢。”建設說:“你不是說不給他扎嗎?”趙大爺說:“那是氣話。怎么也得扎,咱不能看人家的笑話。”

  段世強出殯那天一大早,趙大爺和建設拉著滿滿的一車紙活來到了段村。段有富聽說后,過來給趙大爺磕頭,一臉的淚痕已說不出話。

  “五七”過后,趙大爺正在干活,遠遠地看著兩個人走過來,為首的是段有富,后面跟著他娘。趙大爺拉著段有富娘的手說:“老嫂子,你這把歲數了,還過來看我,你的腿又不好。”“大兄弟,你世強哥一走,我的心也死了。這不二胖要帶我回城里去住,我尋思這輩子恐怕見不著兄弟的面了,二胖帶我來看看你。你哥走的那天,你的紙活壯了面子,真要謝謝你。”趙大爺說:“我和世強從小在一塊兒長大,我能看著我哥帶著遺憾走?我只是一時生氣,嫂子不生氣就好。”

  趙大爺拿起凳子讓段世強的娘坐下,指著段有富說:“二胖,雖說你現在有錢了,記住,你是咱段村走出去的人,到啥時候,都不能忘本,不能味良心。人在做,天在看,你小子能改就好,好好孝敬你的老娘吧!”段有富叫了一聲趙叔,泣不成聲。

Tags: 紙面 人心

本文網址:http://www.vgzhbx.tw/gushihui/155482.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