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故事會 > 

賣羊

來源:網絡整理 作者:擁有星星

  從早晨七點鐘開始,老徐頭不知道到大門外看多少次了,一邊看一邊叨咕:“咋還不來呢?”

  究竟發生了什么事?原來,昨天傍晚,老徐頭的侄女小菊來看望他。老徐頭無兒無女,唯獨小菊對老徐頭兩口子非常好,不時買些滋補品來看望叔叔嬸嬸。小菊現在是一家公司的秘書,很風光。昨天,就在小菊打開車門下車時,突然路過一輛滿載著山羊的130汽車,差點把小菊刮倒,鞋子都甩掉了,非常狼狽。那130的司機還不錯,下車問小菊碰到沒有?小菊見人家下車道歉了,心里的火也消了一半,自己穿上鞋,告訴他們可以走了。老徐頭看見130車上全是羊,心想自己的那十只羊也正該賣,于是,就把他們喊住了。買羊人看了羊圈里的羊,經過討價還價,最后以每斤十塊錢的價格成交。然而,當時不能馬上運走,雙方商定明天早晨七點準時前來裝羊。

  一夜一晃就過去了,現在是早晨八點多,但街頭還沒有出現那130汽車的影子。

  按說,買羊人給了老徐頭五百塊錢的定金,著急的應該是買羊人。那么,為什么老徐頭顯得這么心急火燎呢?這里面是有原因的。

  就在昨天把賣羊的事說定以后,晚上,老徐頭兩口子正和小菊一起吃晚飯,同村的二徐來老徐家串門。算起來,二徐跟老徐還是一個祖太爺呢,不過平時走動不多,今天不知道二徐咋這么清閑。

  閑談中,老徐把賣羊的事跟二徐說了。二徐神秘兮兮地把老徐頭拉到外屋說:“現在賣羊都灌水,一只能灌四五斤。您算算,十只羊得多賣多少錢啊?”老徐頭一聽就來勁了,他能不樂意嗎?忙問二徐:“咋灌法?我也不懂啊。”

  二徐說:“我給您灌呢。到時候您給我買包煙抽就行,哈哈……”

  “沒說的。那啥時候灌?”老徐巴不得馬上就灌。

  二徐顯得老謀深算,他計劃好早晨六點灌水,等買羊的七點來拉羊正好。不能灌太多,不能讓人家一眼就看出來。

  一切都說定了。

  第二天早晨五點多,二徐就來了,帶著一根小指粗細的橡皮管子。他先把管子的一頭和自來水龍頭連接上,然后招呼老徐頭牽來羊,叫老徐頭把羊頭抱住,掰開羊嘴。二徐先往羊嘴里塞進幾片藥,然后再把管子插進羊嘴里,擰開自來水……老徐頭問:“為啥喂藥啊?”二徐說:“這是防止腹瀉的藥,不然羊灌水后容易拉肚子。”

  前后不到半小時,羊就灌完了。按二徐的說法,十只羊增加了四五十斤的分量。

  老徐頭十分滿意,不過他看著羊的肚子并沒變大,就問二徐:“灌了這么多水,羊肚子咋還那樣呢?”

  二徐笑起來:“您真外行啊!要是全灌成大皮球,人家還會要嗎?我昨天不是說了嘛,不能讓人看出來。”

  老徐明白了,千恩萬謝地把二徐送出了家門,就美滋滋地等著買羊人來拉羊了。

  一直等啊等,眼看就到九點了,買羊人還是蹤跡全無。老徐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他掏出手機給買羊人打電話,可那頭還關機。氣得他直罵:“都啥時候了,咋還不來呢?***奔喪去了!”

  罵歸罵,等還得等。再看那十只羊,灌完水之后,開始還沒顯出什么,可越來越不對勁了。先是兩只小一點的羊打蔫兒,后來就跟商量好了似的,十只羊一起東倒西歪,搖搖晃晃,就跟喝醉了似的,隨時都要倒下。這是咋回事呢?難道灌水把羊給灌糊涂了?十只羊那可是一萬多塊啊!要是有個好歹可就是一堆廢料啊!這不是要命嗎?剎那間,一股恐怖的感覺襲上老徐頭心頭。老徐頭又急不可待地給買羊人打電話,電話終于通了。老徐頭趕緊問:“你們咋還不來呢?我都等你們好幾個鐘頭了,都急死我了。”

  買羊人回話了,但一句話,卻像一把刀子直刺老徐頭胸口:“今天早上我接到一個信兒,城里這兩天查得緊,不讓進羊肉。您的羊我先不要了,您該賣給誰就賣給誰吧。”

  “啥!你說啥!”老徐頭差點蹦起來,“說好了的,你咋能說不要就不要呢?”

  “我也沒辦法啊,事情有變化嘛。”買羊人平靜地說,“您的羊,我的錢,買賣自由嘛。您不賣給我,還可以賣給別人嘛。”

  “可是,可是……你別忘了,你可給了我五百塊錢定錢呢。”

  “您說那定錢啊,”買羊人依然笑呵呵,“那定錢我當然也不要了。”

  買羊人掛斷了電話。老徐頭簡直要瘋了!眼看十只羊晃的越來越厲害,有幾只都趴在地上不起來了,似乎隨時都可能死掉。老徐頭腦袋都大了,再撥打買羊人的電話。這回是老徐頭哀求人家了:“師傅,昨天咱不是說好十塊錢一斤嗎?得了,就九塊錢了,定錢我該退給你還退給你……”

  “大爺,”買羊人依然笑呵呵,“根本不是那意思。今天我是真沒辦法,您還是等著賣給別人吧。”“吧唧”一聲又掛斷了電話。

  老徐頭真慌了,心想完了完了,這十只羊是自己全部家當,真要是全死在手里,這以后的日子可怎么過?他忽然又想起二徐來,就是二徐給羊灌的水,“解鈴還須系鈴人”。老徐又給二徐打電話,把發生的情況向他說了,二徐也著急了,灌水的羊,必須盡快屠宰,不然說死就死,連獸醫都治不了……

  “不是連定錢都給您了嗎?他們咋變卦了呢?”

  “說的就是呢!”老徐頭哀求道,“二兄弟,那也不能眼睜睜地看著羊死在我手里啊!你看能不能幫我……”

  “哎呀,現在我也沒轍啊。”二徐也犯難了,“您還是先等等那個買羊的吧,再跟他合計合計。實在不行,我再想辦法。”

  老徐頭徹底蔫了,怨誰呢?想來想去還不是怨自己嗎?此刻周身像被抽去了筋,感覺天旋地轉,心里甚至都有跳井的念頭了。

  已經十一點了,十只羊全趴在地上昏昏沉沉,打都打不起來。老徐頭的老伴也不敢埋怨老徐頭,因為給羊灌水她也是點頭同意的。老徐頭一屁股坐到羊圈邊,眼睜睜看著越來越微弱的羊走向死亡。

Tags: 賣羊

本文網址:http://www.vgzhbx.tw/gushihui/155476.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猜你喜歡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