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故事會 > 

一條叫鮑比的狗

來源:網絡整理 作者:夜空

  杰克是亞特蘭大報社的年輕記者,這天他第一次接到總編的直接指派,讓他去采訪一位久負盛名的獵手:安德魯。杰克深知本次采訪的重要性,這將關系到他能否在報社站穩腳跟。杰克不敢有絲毫懈怠,立刻前往安德魯所在的北部山區。

  很快,杰克和安德魯見面了。安德魯不像杰克想象中那樣矯健高大,反而比普通人更瘦削、矮小。杰克不禁有些失望,但還是向安德魯說明了來意。

  安德魯似乎對采訪沒有多大興趣,他淡淡地說道:“我只是一個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獵手,沒什么好采訪的。如果你實在要采訪,不如我給你講講鮑比吧。”

  杰克好奇地問:“鮑比?鮑比是誰?”

  安德魯的自豪之情溢于言表:“鮑比是我的大英雄、大功臣,如果說我在狩獵上有點名氣的話,那完全歸功于鮑比,它是我見過的最出色、最能干的獵禽犬。”

  杰克驚嘆道:“這么厲害?它在哪兒?快讓我見見。”

  安德魯點點頭,大聲叫道:“鮑比!”過了一會兒,一條羸弱的狗慢吞吞地走了過來。杰克仔細打量著這條狗:它顯然已經進入了暮年,眼睛渾濁無神,耳朵無力地耷拉著,四肢瘦得讓人擔心能否支撐起它干癟的軀體。

  杰克疑惑地問:“它就是你說的大英雄?”

  安德魯充滿感情地說:“沒錯,鮑比已經跟著我十多個年頭了。狩獵時,它會全神貫注地潛伏在草叢中,一動不動。一旦發現獵物,它的耳朵會立刻豎起來,它的眼神、鼻子則直逼獵物的藏身之處。我做好射擊準備后,它會默契地猛然撲向獵物。受到驚嚇的獵物只能慌亂地一通亂飛,根本無暇顧及我的獵槍,我往往一槍就能得手。”

  安德魯神采飛揚地講述著鮑比的事跡,可是當杰克請求安德魯講講他自己時,他卻變得沉默寡言起來。

  杰克心中暗暗叫苦:總編是讓我來寫獵手的,獵狗的事跡我已經聽了很多,可是對獵手的閃光之處我卻一無所知,這怎么能寫出一篇讓總編滿意的文章呢?

  苦思良久后,杰克終于想出了一個補救辦法,他問安德魯:“我可以和你一道去打獵嗎?”

  安德魯爽快地答應了。

  第二天,安德魯和杰克帶著鮑比一塊兒出發了。一路上,杰克都在為老邁的鮑比擔心,它一路走走停停,一副有氣無力的樣子。杰克疑惑:這樣一條衰老至極的狗怎么能打獵?

  到達目的地后,鮑比非常專業地隱藏在了一片茂密的草叢中,安德魯和杰克在它身后不遠處趴下,靜等它的信號。

  “好樣的,鮑比!”安德魯低聲稱贊道,“看到了嗎?它的耳朵豎起來了。”安德魯邊說邊舉槍做好射擊準備。

  杰克看到,鮑比非常默契地判斷出主人已經準備妥當,它站起身來,向獵物撲去,但只沖了一步,老邁的它便摔倒在草叢里。

  “啪!”一聲響亮的槍聲掠過空曠的原野。

  杰克下意識地揉了揉眼睛,他懷疑自己的眼睛出了問題,因為他沒有看到任何飛禽從草叢中驚起,或被擊中掉落。

  四周重歸寂靜,鮑比繼續一動不動地潛伏在草叢里。安德魯對杰克低語道:“看,鮑比又發現了獵物,它的耳朵又豎起來了。”

  剛才的一幕又重現了一遍。第二次槍聲過后,杰克仍然沒有看到任何飛禽,他滿肚子疑惑,正要詢問安德魯,安德魯卻輕輕地向他發出了“噓”聲。

  又是一片寂靜,時間長得讓杰克幾乎無法忍耐。這次,鮑比的耳朵再也沒有豎起來。終于,連安德魯也覺得不對勁了,他起身向鮑比的潛伏地走去,卻驚訝地發現,鮑比已經死了!

  “我的鮑比,我的英雄!”安德魯抱著鮑比,任淚水流淌。

  待安德魯平靜下來,杰克對他說道:“安德魯先生,我有一個疑問。我今天看到你開了兩槍,但你并沒有擊中任何一只飛禽呀!”

  安德魯擦擦眼淚,說:“你沒有看錯,我開的兩槍都是空槍。”

  “為什么要這樣?”杰克完全糊涂了。

  安德魯說:“其實,早在一年前,鮑比就已經明顯衰老了。它的視力在一天天衰退,耳朵也不再靈敏。英雄遲暮,即使是千里挑一的鮑比,也無法逃脫這種厄運!可是,我怎么忍心讓我最棒的搭檔面對這無奈的現實呢?所以,這一年來我如同往常一樣繼續和它一道打獵。它仍然是那么敬業,對鮑比而言,我的槍聲是對它最好的認同和激勵。從那時起到現在,我已經放了149次空槍。這些空槍劃過天空的清脆聲音,讓鮑比至死都認為,它一直都有用,一直都最棒!”

  杰克聽到這里,心中充滿了感動:擁有豐富經驗的好獵手不乏其人,但安德魯只有一個。杰克知道,自己已經得到了一份絕好的素材,他堅信自己能寫出一篇出彩的報道,報道的標題他已經擬好,就叫“149次空槍”。

Tags: 狩獵 空槍

本文網址:http://www.vgzhbx.tw/gushihui/155475.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