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故事會 > 

妻子的證詞

來源:故事會 作者:夏雨瀟瀟┊

  不在場證明

  最近,江里子的丈夫被指控殺人,江里子則要作為證人出庭。

  出事之前,兩人的關系已日漸疏遠,丈夫平日里并不多看江里子一眼,另有所愛之后,便認真考慮起同江里子離婚的事。

  可是,江里子的丈夫卻因為謀殺情人田代夏子的罪名,站到了被告席上。江里子的證詞,將會是他的救命稻草。

  六月十三日那天,田代夏子被發現死在自己的公寓里。警方在現場發現了江里子丈夫的很多腳印和指紋,田代夏子的鄰居也證實,曾經多次看到兩人一起進出,關系異常親密。

  警方判斷的案發時間是在晚上九點到十點。江里子的丈夫宣稱,這個時間段里自己正在家中看書,這只有江里子能夠證明。可現在,江里子居然作為檢方證人上了法庭,這聽上去有些奇怪。江里子是唯一能證明丈夫不在案發現場的人,照理應該申請做被告一方的證人。

  江里子生于學者之家,是家中長女,她還有一個妹妹乃里子。十年前,江里子同她父親的高足,也就是現在的丈夫,結了婚。

  出庭這天,江里子從法庭門口走向證人席時,自始至終沒有看過丈夫一眼。她站在證人席上后,顯得從容、鎮定。

  庭審開始,檢察官先問道:“請問,案發當天晚上九點到十點之間,你丈夫一直都在家里嗎?”

  “是的,他從八點十分進了書房,一直待到十二點。九點半的時候,我去給他送過咖啡,他就待在書房里。”

  “請你詳細談一下當時的情景。”

  “我先在門外說了聲‘咖啡來了,這也是平常的習慣,于是他說:‘放在那里吧。我便拉開門,把茶盤里的咖啡放在屋里,然后關上門就走了。”

  “被告沒有回頭看你嗎?”

  “沒有,”江里子堅定地否定道,“這種時候,我丈夫是非常冷淡的,一年也難得回頭看我一眼。”江里子的這番答話,使得旁聽席上的人議論紛紛。

  這時,審判長插了一句:“你看到的那個背影,有沒有可能不是你丈夫?”

  “哪能呢?”江里子忍住笑說,“我們一起生活了十年,我不會看錯的。”

  檢察官的詢問暫時告一段落,接下來就輪到八尾反詰了。

  八尾是被告江里子丈夫的辯護人,他首先詢問了兩人的夫妻關系如何,江里子不加掩飾,說他們關系很不好,已經提過好幾次離婚了。而她丈夫和田代夏子的情人關系,則是妹妹乃里子告訴她的。乃里子與田代夏子是同學關系,兩人很要好,江里子丈夫與田代夏子之所以能走到一起,還是乃里子介紹他們認識的。

  最后,八尾問:“你現在是否還愛你的丈夫?”

  江里子說:“我認為殺害田代夏子的絕不會是我丈夫,因為他當時不在現場,這我比誰都清楚。不過,等事情結束后,我準備同他離婚。”

  “難怪呢——”八尾滿意地點點頭,“方才你瞧都沒瞧你丈夫一眼。我的反詰完了。”八尾知道兩人夫妻關系緊張,讓江里子來證實,其實是八尾在法庭上的戰術。只有這樣,審判長才不會認為江里子是為了幫丈夫脫罪而說謊。

  第二個證人

  除了江里子,檢方還有一位證人。這人叫古谷清一,他同江里子的丈夫一樣,也是江里子父親的學生,目前在一所大學當教授。

  古谷戴著一副眼鏡,看上去文質彬彬的。不過他的證詞,卻將江里子的丈夫打入了萬丈深淵。

  古谷作證說,案發當天上午,江里子打電話給他,說有事要和他商量,兩人約好晚上九點在赤坂的一家餐館見面。他們邊吃邊聊,有將近兩個小時,一直到快十一點時才分開。

  兩個人的證詞一經比較,誰都會認為,江里子為了救丈夫作了偽證。這個時候,如果她丈夫一味堅持說,是江里子送咖啡到書房去的,別人一定會認為,這是他們事先串通好的。

  這時,審判長催促八尾反詰,八尾慢吞吞地站起來,他思緒很亂,一時也找不到反擊證人的良策。過了一會兒,八尾才問道:“案發那天,證人是否也戴著眼鏡?”

  古谷回答:“當然戴了。”

  “那么,菜放在餐桌上冒出熱氣,這種時候,眼鏡會不會被蒙上霧氣?”

  “偶爾會有吧,但是——”

  還沒等古谷說完,八尾就打斷了他。八尾是想以視力不好為由,讓審判長相信,古谷見到的不是江里子。

  接下來,八尾悄聲問江里子的丈夫,江里子同她妹妹乃里子長得是否相像,得到的答案是,因為是姐妹,總有些像,但也不是一模一樣,分毫不差——八尾懷疑古谷見到的是乃里子,不過這個推理似乎依然是站不住腳的。兩人進行了近兩個小時的談話,對面坐錯了人,會沒發現?

  八尾并不死心,他打聽到乃里子也來旁聽了,就坐在旁聽席上,于是他指著乃里子,詢問古谷:“第一排右邊第三個人,證人認識嗎?”

  只聽古谷毫不遲疑地說:“那是我恩師澤口先生的女兒,也是被告夫人的妹妹。”

  “證人在案發當天實際上見到的,不是那位女士嗎?”

  “不是。我同她們姐妹二人十分熟悉,是不可能看錯的。”古谷挺著胸脯說。

  八尾反詰結束后,又說自己有個請求,然后走到審判長席旁,小聲同審判長談著什么。審判長和檢察官商討了一會兒,最終同意了八尾的請求。

  姐妹的陰謀

  接下來,審判長宣布道:“本院按職權規定,要對證人進行調查。澤口乃里子,請到這里來。”

  乃里子當即站了起來,法警走過去,將她帶到證人席上。走到證人席之前,她望了被告,也就是她的姐夫一眼,那眼神異常冰冷。

  乃里子作了證人宣誓,結束后,審判長問:“令姐同古谷的證詞相互對立,你有什么看法?”

  “家姐的心情,是可以理解的——”乃里子很鎮定,同她姐姐江里子一樣,語調抑揚頓挫,沉靜地回答問題。不僅語調,就連音色也同她姐姐十分相似。若是閉上眼睛,甚至會錯以為聽到的是江里子的聲音。

Tags: 妻子 證詞

本文網址:http://www.vgzhbx.tw/gushihui/155465.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