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故事會 > 

門票

來源:我愛故事網 作者:澗下水

  外面的油菜花開得挺燦爛,只不過當中立了兩座電網塔。今天天氣好像不錯:不溫不火,太陽被埋藏,風也沉默了。
  張抑一個人坐在宿舍里,屏住了呼吸,靜靜地盯著手機屏幕。"聽說這次來了個北大中文系的教授……"隔壁還在議論。"管他呢,有學分就行!"一聲滿無所謂的回答隨即出來。張抑眉頭緊蹙,似在感嘆著墻的隔音效果實在太好。
  還有三分鐘。張抑心中默默數著,眼睛隔著鏡片,也死死抓住手機上的時間,盡管清晰可見,也糾纏著絲毫不肯放松……終于,時間到了——十二點,那是一個多么特殊的時刻,在今天同樣不例外,它讓無數學子百般激動——開搶!相信大家定是一齊吶喊,拿著手機在上面瘋狂地指指點點。因為,能否順利聽得那些名師的課程,就在此一舉了。畢竟,物以稀為貴。恐怕這句話也只有稍后的張抑會慨然說出。
  沒錯,這個世界的競爭總是慘烈的,仿佛你越弱,就越被欺侮著。
  十分鐘過去了,張抑依舊一無所獲。他很清醒:自己的手機太多時候更像一塊磚頭,敲核桃在行,搶網速,那可奈何不得別人。這種緊要關頭,除了無奈,便是惱怒,或是假裝用個低落的情緒叫做"悲憤交加".總之結果就一個字——敗!
  "妖孽!"張抑有些不能自已,將手中的"磚頭"重重地摔在書桌上,然后長吁一口氣,希望能使自己冷靜一下。
  適時電話鈴響起,張抑很不耐煩地抓起手機,見上顯示"胡程鵬",動作又溫柔了許多。
  "二哥,搶到課沒?"對方的聲音藏不住一絲興奮。
  "沒有。"張抑盡量讓自己保持冷靜。
  "唉,真是太難了……"胡程鵬聽說二哥沒有搶到,語調頓時滑落了很多。
  "沒事,你搶到了就去上唄,原諒二哥不能陪你了。"
  "哦,好吧。只可惜不能找人代課……"胡程鵬若有所思的樣子。
  "瞎扯什么呢?去玩你的,掛了!"張抑當然知道胡程鵬的心思,只是事到如此,已經沒什么可以改變的了。還好不能改變什么,不然這傻小子又得做出什么"損己利人"的事兒出來,張抑暗自慶幸著。突然手機又響起——
  "二哥,忘了告訴你,今晚還有一個講座,不用門票……不對不對,是門票信息可以手寫的,聽完講座后再拿回去自己填的那種,也可以加學分的。你不是沒搶到票嘛,晚上一起去唄?"胡程鵬總是那么"神通廣大",不知從哪兒弄來這樣一個便宜消息。
  "你說了算。"張抑自始至終都是淡然的。
  下午課罷,眾人便拉幫結派往講座的地方匆匆趕去,看來胡程鵬的消息果然靈通。只不過這時他自己還在不緊不慢地收拾課本,張抑半信半疑地走到他面前。果然,胡程鵬又來了一個轉折——
  "二哥,我部門突然要開會,要不然你先去吧,講座完了以后看能不能幫我弄張門票……"本來是無所謂去留的,但現在是非去不可了。張抑如是盤算著,遂邁著大步追隨那群人潮而去……
  走進會場,發現還有將近一個小時講座才開始,張抑有些無奈。不過還好,剛下課,手中還拿著紙筆,可以寫寫畫畫打發時間。再不濟,也可以看著講座主題稍作預習。
  會場真的很熱鬧,頗有一副商討國家大事的樣子。當然也有安靜的——神奇的智能手機在手,哪有不安靜的理由?唯一能讓會場儼然的,恐怕也只有主持人號召的掌聲了。那掌聲,果真是很禮貌的,或者說,至少它是很乖巧的,沒有指令,便紋絲不動,十分規矩。
  張抑望著大屏幕上的講座題目,感覺沒多大興致,但依然在紙上舞動著什么,權當練練字吧。只不過偶爾也會疲勞,便閉目養神。腦中回憶著暑假里菜市場的畫面,再配上此時會場里的動靜,倒也生動了不少。
  隨著講座進入尾聲,場下的"聲樂"也逐漸急促起來。教授當然會有所察覺——
  "怎么?是我占用的時間太長了嗎?"教授的聲喉很平緩。一旁的工作人員悄悄低下了頭,手起放到嘴邊,繼而又放了下去,反復好幾次,終究是左手搭右手,回到了最初的狀態。場下,歡聲依舊。
  "好,講到這里,咱們今天的內容也差不多快結束了,同學們若是有什么疑惑,可以向我提問。"教授望向臺下,沉默少許,又補道,"若是沒有,那就到此為止吧。"
  "教授,我有提問!"適時一個清晰的回復沖破愈發沸騰的會場。
  教授看上去有些驚愕,又好似一絲驚喜。整個會場頓時如釜底抽薪,一片寂寥。眾人的目光同時迎聲而去——沒錯,不是別人,正是張抑。
  還未等教授張口,張抑又來一句:"您剛才講到‘三曹’的時候,說曹丕是曹操的長子,這好像與我們平時所知不相符合。我想知道這是您的口誤還是說您有什么別的說法。"
  "這位同學,謝謝你的提問,請坐。"教授打出一個手勢,平直的嘴角也稍加上揚了些,繼而清了清嗓子,"看來我的門票還不算太廉價。那好,咱們接著講。"
  接下來的十多分鐘,教授的聲音似乎明亮了很多,直至講座結束。大家相繼找回了自己的魂魄,紛紛朝那個狹小的出口涌去……有些人倒不再著急了,靜靜坐在原位等待著。當然,左邊還有個空曠的門——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只可惜,那個門口沒有人發放門票,沒有門票,豈不白來?
  張抑自然也須要等待,因為,胡程鵬一直都沒有進來。兩個小時的講座終于散場,張抑走了出來,望見路邊燃著的燈,更加通明。
  回到宿舍,張抑取出那張孤單的門票,在姓名欄寫下三個字,然后鞋也不脫地踏上了床,倒頭睡去……

版權聲明
1、本文由澗下水原創發布在我愛故事網,版權歸原作者和我愛故事網所有。
2、我愛故事網(5aigushi.com)已經獲得原作者授權刊登,其他媒體及報刊未經許可禁止轉載。

Tags: 門票 教授 北大 學分

本文網址:http://www.vgzhbx.tw/gushihui/155460.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