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故事會 > 

詹老爺的后世

來源:我愛故事網 作者:凡客

  德善村里最有名的人家不過于住在村中心的詹老爺家,十里八村誰不知道詹老爺富甲一方、萬貫家財,雖然詹老爺富有,但因其跟自己的長工斤斤計較、一毛不拔的鐵公雞形象,凡村里提到此人無不嗤之以鼻,人人皆道"詹錢眼"、"詹扒皮"。
  十年前,詹老爺的家里雇傭一個仆人名叫王小倌,只因家境貧寒不得已年僅十四歲的王小倌便被父母送到詹老爺家里做長工,也定下了以一年一頭牛,十年期限的口頭約定。這十年來小倌一直盡心盡力的為主子一家砍柴挑水,洗衣做飯,喂驢掏糞,什么臟活累活都肯干。而地主這十年可沒有給小倌一點好日子過,經常指東罵西的,更可氣的是只要有一點不順心的就拿自制的三尺竹條抽打小倌和傭人,小倌被打的最慘,有時候被打的一瘸一拐還得撿起手上的活繼續做下去。
  轉眼間十年期限已到,王小倌懷著忐忑的心情對詹老爺說到:"老爺,我給您做了這么長時間的苦力如今算起來已經整十年了,您當年的約定也要兌現了。"
  十頭牛可不是一個小數目,尤其詹老爺這樣把錢看的比命還重的人,怎么可能肯乖乖的把報酬給他呢。于是他眼珠一轉打起了歪主意:"小倌啊,這十年幸苦你了,你也是時候回去了,這樣倉庫里恰好還有十桶香油,你提回去吧!"
  王小倌大驚:什么?明明是是十頭牛,怎么就變成了十斤油?"
  詹老爺故作吃驚的怒道:"我說的明明是一年一斤油,十年十斤油,你難道還想賴賬不成?"
  王小倌剛要辯解,詹老爺咧著一嘴黃牙笑道:"小子,你可有字據?無憑無據就想賴我錢財不成?"
  王小倌百口莫辯,一下子癱倒在地。他早就想到他的東家"詹錢眼"會跟他賴賬可不曾想到十頭牛全被賴掉了,不由得暗暗叫苦,無奈只得拎著十斤油準備回家。
  德善村鄰村叫八角村,村里有座寺廟叫做觀天寺,寺的內院有口八角井也喚做來生井。只可有緣人交的香火錢便可俯身觀井看得來生,此村也因此得名。許多人想來觀一觀自己的來生,交的許多香火錢也未能得償所愿,可惜都被寺院的和尚攔在了院外。
  王小倌拎著十斤油六神無主的走在路上,想著如何向家人交代。突然間他抬起頭卻發現自己已經走到了鄰村的觀天寺,他望著手上的油嘴上道一句:"反正這十斤香油對我起不了什么作用,既然有緣來到這里還不如捐給寺廟呢!"
  小倌抬腳進了寺廟,便有一小僧將他領到了住持那,于是小倌向住持提到捐十斤香油的的意思。住持睜開雙眼看向那桶金燦燦油說到:"怪哉怪哉,這油竟有十年之血汗!"說完便附耳對小僧說了幾句話,便緊閉雙目不再言語。王小倌心里只道奇怪,都說觀天寺神奇,可沒想到住持也是個神人。
  小僧讓王小倌跟他走,小倌緊隨其后,不一會便來到了內院,小倌又被這里的景象驚住了,這寒冬臘月的院內奇花異草競相綻放,鳥語蟬鳴。小僧示意讓他觀井,他俯身探頭觀望模糊中他看見一人身著紅袍,腳踏白虎靴,頭戴烏紗帽,坐在一臺八抬大轎上,好不威風。小僧告訴他這就是他的后世,王小倌萬分激動不能言語,千恩萬謝回去家中,將此事講與家人知曉。
  事情傳到了詹老爺的耳中,他驚詫道:"竟有如此怪事!"于是準備了一貫大錢前來觀望自己的后世。他對小僧表明來意,便一頭要鉆進院內,小僧及時將他攔下,詹老爺不服氣表示到:"王小倌那賤奴可以進去,為什么我就不行,我偏要進去!"
  喧鬧聲驚動了住持,前來的住持施了一禮對詹老爺說到:"施主只需交點香火便可入內。"
  詹老爺十分不快的從他的一貫大錢里取出三文遞了出去,見住持遲遲沒接這三文錢,便怒道:"好你個和尚好不知趣,三文錢還嫌少,出家人貪財,丟了修行,啊呸!"
  住持又施了一禮道:"阿彌陀佛,施主的香火只需施主家房角的三尺竹條,而且可讓施主觀井三次。"
  詹老爺樂壞了,暗自道:"這個買賣不虧,傻和尚不會做生意。"于是趕緊讓兒子回家將自己的三尺竹條取來,生怕這和尚變卦。
  一炷香的功夫,詹老爺的兒子便將竹條取來交于了住持,住持雙手接過此物眉頭緊鎖道:"此物不詳。"便用力撅斷了它。
  詹老爺與住持來到了后院,滿園的枯枝敗柳,雜草叢生毫無生氣。他看的一井便探頭觀望迷糊間看得一屠夫舉刀殺雞,便將此情景告于住持問道:"我為何屠雞,看的我渾身不快。"
  住持嘆了一口氣說道:"錯了錯了,施主的后世乃是屠夫手上的那只公雞。"
  詹老爺大驚癱倒在地,臉色蒼白,語音顫抖的說到:"大師我該如何補救啊?"
  住持道:"三岔路口擺一茶舍,免費供來往行人喝水十年。"
  于是詹老爺照做,一晃十年此時的詹老爺年過花甲,拄著拐杖來到院內,只見滿園新意,偶爾間微風拂面,他朝八角井底望去卻看見一個孩童拿著三尺竹條抽打著一只蒙著眼睛正在拉磨的三腿驢。住持念到:"阿彌陀佛,善哉善哉,二世為驢,三世為人。"
  詹老爺知道那頭驢是自己,撲通跪倒在地,顫抖的說到:"我愿為人,大師教我。"
  住持道:"村頭開一旅店,免費為來往行人提供食宿直到家財散盡。"
  一晃又是十年,詹老爺也已家財散盡,只留下十頭牛與子孫謀生,而他也已病入膏肓,臨終前他讓他的兩個孫兒抬著他到那口熟悉的院子里,不同的是院內綠意濃濃,樹木抽出了新枝,花樹的枝頭含苞待放,他用盡全部力氣爬到井旁,伸長了脖子朝井里觀望,他看見那只熟悉的驢只不過這次是四只腿并且沒有竹條的抽打。
  詹老爺的老淚縱橫無助的喚道:"大師……"
  住持見景讓僧人從禪房里拎出了一個油罐說到:"施主可記得這十斤香油。"
  詹老爺看著這油罐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于是對大孫兒耳語了幾句,大孫兒轉身跑出寺院。詹老爺趴在井口恍惚間他好像在井里看到一個好像王小倌的官爺坐在轎內,而他正在賣力的為官老爺抬著轎子。詹老爺突然哈哈大笑起來,一口氣沒上來走了。
  滿院的花苞綻放,樹木參天,晴空萬里。住持喃喃道:"境由心生。"

版權聲明
1、本文由凡客原創發布在我愛故事網,版權歸原作者和我愛故事網所有。
2、我愛故事網(5aigushi.com)已經獲得原作者授權刊登,其他媒體及報刊未經許可禁止轉載。

Tags: 后世 地主

本文網址:http://www.vgzhbx.tw/gushihui/155459.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