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故事會 > 

穿土

來源:網絡整理 作者:佚名

  河北臨西縣一帶,原是黃河古道。自從黃河改道,留下了一望無際的黃沙土,用來種糧食算不上好土質,這里的老百姓一直過得很苦。

  話說早年間,這里有個沙土堆村,村子旁有一個很大的沙土堆。村里住著一個叫馮才的年輕人,靠給地主焦有良做工養活家人。焦有良占了村里僅有的良田,家里錢糧不缺,卻舍不得讓自家人吃穿,對困苦的鄉親更是吝嗇,鄉親們背地里都叫他“焦不良”。

  年關將至,天氣寒冷,馮才媳婦快要臨盆,卻沒有布料和棉花做小衣服。沒棉衣穿,孩子生下來會凍壞的,馮才和媳婦心急如焚。

  這天,焦不良開始結賬了,他的小算盤打了半天,不情不愿地倒給馮才三斗糙米,一斗黑豆,再沒有其他東西了。

  馮才嘀咕道:“辛辛苦苦干了一整年,東家給得太少了些……”

  焦不良滿臉不悅,說:“沙土地能產多少糧食,你又不是不知道,這么多人在我這兒干活,都要求多結賬,我還過不過了?”

  馮才賠笑說:“我家媳婦馬上生孩子了,連件衣服都沒有。您看,糧食我不多要,能不能給幾斤棉花幾尺布救救急?”

  焦不良“嘿嘿”一笑,拒絕道:“真是不巧,我媳婦也要生孩子了,你還是另想辦法吧!”

  馮才算是碰了一鼻子灰,無奈地背了糙米和黑豆回家。媳婦聽說沒有棉花和棉布,咬咬牙,從薄被子和兩人的棉衣上勻出了一些碎布、棉花,最后只做成一件小棉襖,實在沒有多余料子做小褲子了,兩個人再也沒有其他辦法,只能相對嘆息。

  沒多久,馮才的兒子出生了,小棉襖穿著,小屁股和腳卻露著,雖說能跟著大人一起蓋薄被子,但孩子仍凍得日夜啼哭。

  媳婦心疼不已,抱著孩子也跟著哭。馮才不勝煩惱,跑到村外沙土堆頂上坐著,看著底下焦不良的良田發呆。

  這日午后,太陽照在身上暖洋洋的,貼著沙土的屁股更是熱烘烘的。馮才雙手搓著細軟的沙土,心里突然冒出了一個奇怪的想法,他站起來,撒開腳丫子跑回了家。

  到了家,馮才拎起一個空布袋,然后又跑回沙土堆頂上,他用雙手慢慢攏起沙面上被太陽烤得熱乎乎的那層沙土,放到布袋里……忙活了好一會兒,裝了半布袋沙土。馮才深一腳淺一腳地從土堆上下來,興高采烈地回了家。

  看馮才背回一布袋東西,媳婦以為是糧食,等馮才往地上一倒,竟是一堆黃沙土,她稍稍舒展的眉毛又擰緊了:“娃兒沒衣服穿,你是不是瘋了?背沙土回來干嗎?”

  馮才“嘻嘻”一笑,說:“媳婦,你摸摸這沙土,還熱著呢!我準備把沙土堆到咱炕上,蓋住娃兒的腿,這樣就不會凍著了……”

  媳婦沒聽完就不干了,打斷道:“開玩笑,我可不許你把沙土堆到咱炕上去!”

  馮才說:“大風刮起來的時候,哪里沒有沙土?就是焦不良他家炕上也得落厚厚一層。有法子你不試,非要娃兒凍出毛病來?”

  媳婦沉默了一會兒,說:“試試吧!你把沙土放進布袋里,然后把娃兒的小屁股和腿塞進布袋里,把布袋口扎緊,這樣,娃兒的小手撩不著沙子。”

  馮才見媳婦同意,兩個人一起動手,把布袋放到炕上,把孩子下半身裝進布袋,布袋口輕輕束起來。

  孩子半個身子進了布袋,一下子安靜下來,還不時蹬蹬小腿,看起來很舒服。小小的沙土布袋,解決了一個大問題。

  再說焦不良兒子出生后,吃穿用一應俱全,被養得白白胖胖。他逗兒子的時候,就想起馮才求他施舍棉布的情景,他拿手搖著兒子,笑著說:“跟你前后腳出生的那個窮小子,恐怕已經凍死嘍……”

  一晃開春了,天氣漸漸暖和,焦不良抱著兒子來街上透氣,看到馮才也抱著兒子出來了。那孩子雖說不胖,但看起來非常健康,下半身套著一個奇怪的布袋。焦不良不知道那是干什么用的,不禁滿腹疑惑,忍不住湊過去問:“你家娃兒屁股上套的布袋,看著沉甸甸的,讓我摸摸,裝了啥呢?”

  馮才不無揶揄地說:“年前跟您借些棉布棉花,您不救窮也不救急,沒辦法,只好用布袋裝沙土給娃兒當褲子穿,就叫‘土褲子’。還別說,土褲子真不錯,娃兒喜歡。年初有幾家生孩子的鄉親,不得已也都用了土褲子呢!”

  焦不良打了個哈哈,說:“如果好用,我家娃兒也要用,誰讓咱們都是土生土長的人呢!”焦不良討教了穿土褲子的法子,馮才一五一十都告訴了焦不良。

  焦不良抱孩子回家,馬上到沙土堆上裝了沙土回來,把土炒干凈,裝進布袋,讓孩子換上土褲子。焦不良發現,這土褲子真是不錯,屎尿臟不了孩子,沙土裹上屎尿,就自動滾到布袋底下去了,一天一夜換一次沙土就行,比起尿布,方便不是一點半點兒。焦不良還發現,沙土冬暖夏涼,孩子的紅屁股沒幾天也好了,而且娃兒在炕上套著十幾斤的土褲子,翻不了身,不用擔心他跌下炕了……

  穿土褲子有這么多好處,焦不良眼珠一轉,起了壞主意。等馮才和鄉親們再去挖沙,焦不良已經在沙土堆旁插了木樁,安排人守住了,誰要裝沙土,就要付一文錢。

  一文錢雖不多,時間長了,窮人家也經不住。再說,花錢買沙土,真是打爛缸子做瓦片——不合算。馮才他們跟焦不良理論,焦不良挑著眉毛,說:“沙土堆沒有主,誰先占住就是誰的。裝我的沙土就要花錢,你們不想買,遠處粗沙堆有的是,又潮又有石子,免費用,硌壞了娃兒的嫩身板,跟我沒關系!”

  馮才和鄉親們聚到一處,嘀咕了好一陣子,扭頭回去了。沒幾天,孩子們又用上了土褲子。

  焦不良傻眼了,悄悄地跟著看了看,發現他們去背了粗沙土回來,用細面籮篩過,再用鐵鍋炒熱,這樣,仍然是干凈、細膩的沙土。

  焦不良不甘心,派人從遠處拉來都是棱角的石子,扔到粗沙堆里,讓鄉親們篩沙土時劃壞細面籮,炒沙土時磨破鐵鍋。

  沒多久,馮才和鄉親們又想出了好辦法。他們背回粗沙土后,借助風力先把細沙土揚出來,把粗沙和石子扔掉,再把烙鐵扔到做飯的柴火里,燒紅后放到沙堆里除濕殺菌,一樣好用。

  看著鄉親們又想出了應對的法子,焦不良開始琢磨新點子……

  這天夜里,突然起了大風,風越刮越猛,直到天亮才停下來。焦不良正收拾炕上的沙塵,忽然聽見家人扯著嗓子喊自己:“老爺,不好了!莊稼地被沙土埋上了……”

  焦不良不慌不忙地說:“又不是沒埋過,清理清理不就得了。”

  家人說:“這次不一樣,沙土堆整個挪過來,把莊稼地全蓋上了,邊上糧倉也壓到底下去了。”

  焦不良慌了,跑到村外一看,田地里情況比家人說的還嚴重,整個沙土堆被大風吹塌,平鋪到良田上,整片良田被埋到地底下去了。他一屁股坐在地上,痛哭起來。

  焦不良家大人多,沒幾天就沒飯吃了。不出半年,他就淪落到困苦不堪的地步。從此以后,焦不良自家孩子的衣服,也用土褲子取代了棉褲子。

  細沙土又可以隨意取用了,鄉親們高興萬分。馮才和媳婦又把土褲子進行了改良,底下的沙土布袋不變,上面接一個坎肩,像個背心睡袋,讓孩子穿得更舒適。

  時間長了,臨西一帶逐漸形成了新生娃娃穿沙土褲的風俗,用這兒的俗話說,就是“穿土”。即便后來生活慢慢變好了,這個風俗也一直在呢!

Tags: 沙土 孩子

本文網址:http://www.vgzhbx.tw/gushihui/155451.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