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故事會 > 

無影炸彈

來源:網絡整理 作者:佚名

  他深入敵境,誓要取敵軍首領的性命,可狡猾的敵人層層防備,謹慎至極,他還能完成近乎不可能的任務嗎……

  抗戰時期,豫南羅山城被一隊日軍占領,盤踞在城里的指揮官名叫山本一郎,兇殘無比,無惡不作。

  羅山城原本有一支抗日聯隊,縣城失守后,聯隊為保存實力,撤到了城外。這天,隊長楊志接到上級命令,讓他想辦法除掉山本一郎。山本一郎為人狡詐,住的地方是老縣府改成的府邸,那里日夜有重兵把守,外人靠近不得,而且山本還有一身功夫,想殺他極為困難。

  楊志經過認真考量,決定另辟蹊徑,他讓偵察員胡一峰進城去打探山本的嗜好,看能不能從這方面下手。幾天后胡一峰從城里回來,告訴楊志,山本愛好美食,占領羅山城后,但凡有好吃的非嘗不可,不過山本的吃法極其謹慎,從原料到加工,都由日本人嚴格把關,根本就無機可乘。

  楊志聽后微微一笑,問:“如果有人能做出日本人做不出的美食,那會不會有機會接近山本?”

  胡一峰眼睛一亮:“你是說派老柴?這倒是個好主意!”

  老柴是誰?老柴原名柴久旺,原是個挑擔賣糕的,有一手祖傳手藝,做出的糕點酥軟甜香,無人能比。前不久,柴久旺外出賣饅頭,村里被日軍掃蕩,父母全被殺死,柴久旺一怒之下投靠了聯隊。因其臉上有幾道不愿為外人道的傷疤,顯得人很老,隊員們都叫他老柴。

  楊志找到老柴,把情況跟他一說,老柴一聽殺日本軍,不假思索地答應了。

  當天夜里,楊志給老柴交代了行動計劃,要他想法混進山本府邸,然后伺機往山本吃的食物里摻進毒藥,毒藥會在一天后起效,在此之前只要再設法離開府邸就算大功告成。老柴說:“別的不難,只是這毒藥如何帶入,是個問題。”楊志說這個他有辦法。

  第二天天還沒亮,老柴就做好了兩大鍋香噴噴的松花糕。吃罷早飯,楊志將老柴喊進屋子,過了半袋煙的工夫,老柴從屋里出來,挑起擔子上路了。楊志等老柴走遠,叫來胡一峰,讓他帶上幾個便衣,暗中對老柴進行保護和接應。

  且說老柴一路走到城外,這里有個日軍檢查站,日本兵見老柴挑著擔子,便攔下盤查,一查發現了松花糕。日本兵逼著老柴吃給他們看,見老柴吃了沒事,日本兵一人搶了一塊吃起來,才吃了兩口,他們便興奮地“哇哇”直叫,一個隊長模樣的日本兵問老柴:“這些,都是你做的?”老柴哆哆嗦嗦地點頭稱是,隊長兩眼放光,叫了聲“喲西”,一招手,叫來兩個日本兵,不由分說押起老柴就走。

  日本兵押老柴去的地方正是老縣府,府里的廚師品嘗了老柴的松花糕后全都不知做法,一個叫吉野的軍官下令將老柴留下。

  吉野是后勤文官,山本的飲食就是由他負責的。老柴被留下不久,過來一個人將老柴領進一間屋子。老柴進去一

  看,屋里空蕩蕩的,只有一把椅子,正納悶著,一個老頭拿著把剃刀進來了,指著椅子讓老柴坐下。老柴不知干啥,老頭說凡是進來給少佐做吃的人都要過三關,他這一關是專門負責給人剃光頭的。

  老柴被剃了個光頭,指甲也被剪了個干凈,之后他被送到另一間屋子,一個禿頭醫生讓他脫光衣服接受全身檢查,老柴猶豫了片刻,脫下衣服,禿頭醫生將老柴渾身上下凡是能藏東西的地方都檢查了一遍,沒發現任何可疑之物,隨后將光著身子的老柴送進了第三間屋子。

  第三間屋子里有兩個壯漢,一進門,老柴被他們強逼著喝下一瓶水。這瓶水味道古怪,老柴喝下不久,只感覺肚子里翻江倒海,兩個壯漢將他押到屋角,這里有個簡易廁所,兩人手一松,老柴立馬上吐下瀉起來。

  吐完、拉完,老柴只感覺渾身無力,兩個壯漢又過來架起老柴將他扔進旁邊的澡池里,待他渾身上下泡干凈后,扔出一套新衣服讓他換上,然后將他押到一間小屋里。其中一人說:“這就是你住的地兒,睡吧,明日你就要干活了!”說完“砰”的一聲,兩人關上門離開了。

  老柴躺在床上,聽著門外的腳步聲遠去后,慢慢地從床上坐起,不禁犯起愁來:人雖然進來了,但在最后關頭,藥卻丟了,下一步如何行動成了難題。

  原來老柴走之前,楊志拿了幾個黃豆大小的藥丸,用蠟封住,讓老柴和著一把黃豆吞下。為了保險,又將另一份毒藥化成水后涂在老柴背上。老柴本來順利闖過前兩關,沒想到卻在第三關栽了跟頭:藥丸吐出后被壯漢當污穢物沖了,后背的藥液也在澡池里被泡沒了。

  老柴一宿未睡,琢磨著如何才能弄到毒藥。天亮后,他被帶到一間廚房,吉野派人傳來吩咐,讓他用廚房里的材料做一份松花糕。老柴心里一動,嘴里應了聲“好”,等傳話的人一走,就趕緊在廚房里四處查找起來。找了一圈,老柴失望了,廚房里所有食材中竟沒有兩樣是相克的。看來要除掉山本,只有當面刺殺一條路可走了。

  松花糕做好后不久,吉野派人給端走了,老柴這才發現自己并不能見到山本,見不到山本就意味著無法行動。如何才能見到山本呢?老柴陷入沉思。

  時間一晃過去了幾天,這天早上早飯過后,吉野忽然來到廚房,惡狠狠地問老柴:“少佐說這兩頓的松花糕味道變差了許多,你是不是在偷懶?”

  老柴一聽嚇得不輕,又是搖頭又是擺手,話都說不利索了:“小的、小的不敢!長官,松花糕吃久了會、會膩!少佐要是膩了,小的可以換個、換個花樣。”

  吉野一聽,臉色緩和了一些,問老柴還有啥拿手的。老柴告訴吉野,他有道從不外露的招牌糕點,名叫出水芙蓉糕,酥香無比,可謂天下糕點第一美味!只是此道糕點必須揭蓋即吃,不可離鍋,離鍋熱氣一散,口味就差了許多。

  吉野一聽來了興致,要老柴趕緊將這出水芙蓉糕做給他嘗嘗。

  老柴點頭哈腰答應著,挽起袖子就忙活起來,費了半天工夫,一屜出水芙蓉糕出籠了。吉野趁熱一嘗,果然美味無比,他吃了一半,將剩下的全帶走了。

  一個時辰后,吉野又過來了:“你說得不錯,這出水芙蓉糕還真是就著鍋吃味道才最好,山本少佐也想嘗此美味,可廚房狹窄,少佐來此多有不便,可有辦法解決?”

  老柴四下一望,回答道:“長官,這外間屋子敞亮,可安排少佐來此屋品嘗,只需在此屋支張桌子,桌子上準備一個火鍋爐,到時候出水芙蓉糕我提前在廚房里蒸好,少佐來后,找兩人連鍋帶蒸籠抬到火鍋爐上,火鍋爐的火勢小是小了些,但只要開蓋之后,趁熱撒上白糖,芙蓉糕口味將不會有變。”吉野一聽連連稱好,說明天中午就安排少佐前來品嘗。

  轉眼到了第二天,一大早,老柴就開始在廚房里忙碌起來。臨近中午,吉野過來了,說少佐已到,問芙蓉糕是否做好。老柴應了聲“好了”,偷偷朝外一看,看到一個滿臉戾氣的日本軍官遠遠地坐在外間的椅子上,嘴里叼著個煙斗,左右各有一個持槍衛兵貼身守著,不用說,此人就是山本。

  山本的面前擺著一張長桌,上面的火鍋爐已經點燃,這時吉野對外招了招手,從門外進來了兩個身強力壯的日本兵。吉野向二人交代了一番,隨后兩個日本兵抬起鐵鍋朝外走去。老柴一見趕緊端著一盆白糖跟了上去,走了幾步遠,一個護衛兵端起槍上前將他攔住,喝令他站到桌子另一側去,老柴沒辦法,拐了個彎走到桌子另一側,這里夠得著蒸籠,但和山本隔著一張桌子,老柴緊靠著桌子站住,悄悄在暗中握緊了盆沿。

  蒸籠蓋被緩緩打開了,一陣糕香彌漫開來,吉野催促老柴快撒白糖,老柴點點頭,深吸了一口氣,慢慢抬起糖盆,突然,老柴身子往前一傾,雙手往上一揚,只見一道白光劃過,老柴手里的盆脫手而出,電光石火間,一個護衛兵迅速舉起槍,只聽“砰”的一聲巨響,老柴應聲倒在了地上。

  再說胡一峰,自從老柴進了山本府邸后,他一直在外等候策應。響聲傳來后,胡一峰一愣,隨后暗道一聲“不好”,老柴沒帶槍彈,這響聲多半是他暴露了,而且很可能是遭到了毒手。胡一峰顧不得多想,連忙帶著兩個便衣向縣府沖去,沖到一半,看到有一隊日軍出了縣府朝外跑,他情知日軍這是要封城了,老柴遇難的情報必須傳出去,于是他連忙又折身朝城外跑去。

  胡一峰猜得不錯,日軍果然是來封城的,但他快了日軍一步逃出城外。為了防止有日軍追趕,出城后,胡一峰和手下繞了許多路,多耗了半個時辰才趕回聯隊。

  胡一峰一見楊志,拉著他的手哽咽起來,正要告訴他老柴遇難的消息,楊志身后的門簾一動,屋內鉆出一人。胡一峰定睛一看,不禁駭得連連后退:從門內出來的,正是老柴。

  老柴不是在日軍窩里遇難了嗎?咋會在這里出現?

  事情要從老柴當時手里端的盆說起。原來老柴的盆里裝的并不全是白糖,絕大部分都是面粉,他故意將面粉撒在空中,面粉落到火鍋爐上,迅速發生了爆炸,而他及時臥倒在地,所以毫發無損。事后他趁著混亂,從炸開的窗戶里逃了出來,先胡一峰回到聯隊。

  這不是傳說中的“粉塵爆炸”嗎?這種爆炸一般人知之甚少,胡一峰很好奇老柴是咋知道的。老柴指著自己的臉:“以前一直不好意思說,今天我還是說了吧,當年有一次倒面粉,我拿著袋子在火爐旁使勁抖,結果一下子發生了爆炸,我的臉就是那次被炸傷的。”

  老柴說從那時起他就知道面粉遇火很危險。這次的毒殺計劃被破壞后,他靈機一動,想到了這一招,于是故意弄出一道出水芙蓉糕。山本這次離火鍋爐很近,嘴里又叼著煙斗,所以在劫難逃。

Tags: 無影 炸彈

本文網址:http://www.vgzhbx.tw/gushihui/155447.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猜你喜歡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