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故事會 > 

白加黑感冒片

來源:網絡整理 作者:佚名

  這天下午,鄒家駿忽然收到一封電子郵件,信是他大學時的系花余翩翩發來的,說她已經來滬工作,來信的目的是為了打聽老同桌丁蕾的聯系方式,因為她不小心弄丟了丁蕾的手機號。

  雖然只是一封普普通通的電子郵件,鄒家駿卻一時間心潮澎湃,陷入了昔日的回憶之中,眼前仿佛又浮現出余翩翩的一顰一笑。

  大學四年,鄒家駿就足足暗戀了余翩翩四年,雖然她就坐在他的前桌。余翩翩的追求者眾多,可她對哪個都是不冷不熱的。鄒家駿覺得和余翩翩很合拍,比如會不約而同在筆下調侃同一件事、關注同一部新書,有時,他甚至覺得和她之間有種心照不宣的默契。可是現實中的鄒家駿與筆下判若兩人,他幾次想捅破那層窗紙,都因缺乏勇氣而放棄,只敢盯著余翩翩一晃一晃的馬尾巴想入非非。

  一天,系里在大教室上課,余翩翩來的有些晚,教室里已經黑鴉鴉地坐滿了人,好在已經托丁蕾替她占座。余翩翩剛來到門口,鄒家駿也到了,一對男女恰好站在一起,余翩翩白晰如雪,向來有白雪公主的美譽,可不巧的是鄒家駿膚色黝黑,跟黑炭頭差得不遠,與翩翩一下子形成了鮮明的反差。正患感昌的丁蕾打了個噴嚏后,忽然一聲嚷:“白加黑感冒片啊!”周圍陡然安靜下來,大家齊刷刷地向門口的兩個人行注目禮,兩秒鐘之后,整個教室沸騰起來,笑聲幾乎掀翻了屋頂。余翩翩的臉刷地紅了,鄒家駿也很尷尬。他想開口對余翩翩說點什么,卻只張了張嘴,吐不出字來,系花又羞又惱地甩了他一眼,然后蹬蹬蹬地向后排的座位跑去。

  丁蕾吐吐舌頭,招呼余翩翩過去坐,丁蕾賭氣不理她,繼續往后排走去,這時,隔壁班那個高大英俊的男生站起來說:“余同學,這兒還有個空位。”余翩翩感激地看了他一眼,移步坐到了男生相鄰的空位上。

  教授來了,教室里安靜下來。鄒家駿默默地坐在余翩翩后面的位置上,聽那個男生與班花竊竊私語,心中像是打翻了五味瓶。這堂課上鄒家駿如坐針氈,一直熬到結束也沒有聽清教授講了些什么。下了課,眼睜睜看著余翩翩和那個男生一同離去,鄒家駿真的傻了眼。

  這節課的最大意義在于,“白加黑感冒片”的稱號被完整保留下來,鄒家駿理所當然的是治療感冒的“黑片”,而余翩翩就成了“白片”。

  余翩翩和丁蕾仍然是好姐妹,可是和鄒家駿的關系卻和以往不同了,以前還好,余翩翩在遇到高數的難題時,會很自然地從前排轉過身來向他請教。現在卻明顯對他敬而遠之,生怕和他扯上聯系被同學再鬧笑話似的,現在寧可問同桌丁蕾,可憐丁蕾天生就是個數學**,她索性把作業本往鄒家駿的桌上一拍,說:“喂,黑片,你可是高數的高手,江湖救急,給你的同胞指點一下迷津吧。”鄒家駿自然是求之不得的,這時候余翩翩臉上會紅一陣白一陣的,扭扭捏捏地垂著眼簾對著空氣說:“麻煩你了,這道題。”

  鄒家駿幾次下決心向余翩翩表白自己的心意,又一次次地退卻了。等到他終于鼓起了十二分的勇氣,卻發現余翩

  翩的身邊已經有了一個比較固定的護花使者,鄒家駿認出他就是在大教室里向翩翩獻殷勤的高大男生。那個男生是學院中出了名的奶油小生,兩個人走在一起,簡直就是校園里的一道亮麗風景線。鄒家駿退縮了。

  畢業了,同學們各奔前程。系花與她的奶油小生留了校。鄒家駿帶著一顆失落的心來到了上海,經過幾年的商戰打拼,鄒家駿已不是當年那個羞赦青澀的少年了,他在黃埔江邊從一個小職員做到業務經理,中間經歷的磨礪可想而知。他的心里對余翩翩始終念念不忘,好幾次向同樣在滬發展的丁蕾打聽翩翩的情況,問她過的好不好,有沒有嫁給奶油小生。丁蕾瞪他:“黑片,坦白交代,你是不是一直暗戀著白片?那四年的光陰你干嘛去了?”

  就在兩周前,他出差路過杭州,鬼始神差地去母校走了一圈,主要是想見見余翩翩,可是一打聽,說是她已經辭職了,但不知去了哪里,那個奶油小生倒還留在學院里,只是人家早已結婚生子。他問來余翩翩的手機號,提示是機主已停機。

  余翩翩似乎一下子人間蒸發了!鄒家駿一次次地給翩翩的信箱發郵件,依然是石沉大海。

  總算老天不負有心人,就在鄒家駿想再次跟丁蕾打聽情況時,翩翩自己出現了,雖然她的郵件并不是專程寫給自己的。鄒家駿暗暗慶幸翩翩弄丟了丁蕾的號碼,不然他就沒有機會獻殷勤了。于是,他馬上回了一封熱情洋溢的信,熱烈歡迎系花來滬發展,然后開玩笑問她的那位是何方神圣,接著有些惋惜地告訴她,他并沒有丁蕾的聯系方式,然后言詞懇切地表示,有什么用得到的地方,盡管開口,他愿意做免費的旅游向導兼地理顧問。信的末尾,鄒家駿詳細地附上了自己的單位地址手機座機等一切能找到自己的聯系方式。信尾的落款,他還別出心裁地寫上了“黑片”。

  鄒家駿寫完這封“投石問路”的信,仔細檢查無誤后,鼠標輕輕一點,發送了出去。然后開始忐忑不安地等待回音。鄒家駿一整天都沒坐安寧,像只沒頭蒼蠅一般,手心捏著把冷汗,隔五分鐘就收一下郵件,結果白白等了一下午,系花的回信沒有來,只好悶悶地回到了自己的公寓。

  晚上,鄒家駿爬上網,試著接收郵件,發現除了兩封垃圾郵件,什么也沒有,難道是自己留的“黑片”署名惹惱了系花?正在郁悶時,手機“嘟”的一響,收到一條短信。鄒家駿拾起手機一看,見是個陌生的號碼,再一看短信內容,忍不住跳了起來。短信是余翩翩發來的,上面明明白白地告訴他自己還是獨身一人,正缺向導呢。

  鄒家駿喜出望外,連忙給她回短信。不知不覺,兩人的短信互發了好久,因為時間的間隔而導致的陌生感早就煙消云散。鄒家駿趁機拔了電話過去,提出雙休日當導游,請她同游上海灘。電話那頭,系花的聲音銀鈴般地響起來,只聽她說:“我可是路盲,黑片你別賣了我哦。”鄒家駿連稱不敢,不敢,他心里卻在嘀咕:賣了你,我可舍不得。

  雙休日到了,鄒家駿如愿以償約到了佳人,雖然鄒家駿的腦海中佳人的音容笑貌一直刻骨銘心,可是當余翩翩真的出現時,他仍覺眼前一亮,眼前的翩翩和當年一樣的白晰俏麗,只是脫去了當年的稚氣,平添了一份嫵媚,頭上那束清爽的馬尾也已成了柔順的披肩秀發,說不出的迷人。

  兩個月后,鄒家駿終于夢想成真,翩翩正式成了他的女朋友!這真是踏破

  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鄒家駿向翩翩承認,自己愛她很久很久了,翩翩含情脈脈看著他,幽幽地說,她也是。可是他一直沒有向她表白,讓她又愛又恨,終于以為是自己一廂情愿,惆悵中接受了那個奶油小生的求愛。一起留校后,他們之間的性格差異逐漸暴露出來,終于分了手。

  鄒家駿嘆了一口氣,原來翩翩并不介意與他合稱為“白加黑感冒片”,她介意的是他不肯開口向她表示呀!!

  “你怎么會突然辭了職來上海呢?”鄒家駿疑惑地問,翩翩抿了嘴笑而不答。

  有一點,鄒家駿隱隱有些過意不去,他對翩翩隱瞞了知道丁蕾手機號的事。翩翩發來郵件詢問他時,他有意瞞下了這件事,怕的是佳人找到死黨,他這個黑片就少了見縫插針的機會。

  是時候告訴翩翩她死黨的下落了,也讓她開心開心。不過不能告訴她自己是有意為之,得說是一時忘了。這天,鄒家駿正好要到翩翩所在公司的寫字樓里公干,談完業務后,便拐到翩翩的樓層去找她,想約她吃飯,然后故作驚喜地告訴她,找到了丁蕾的手機號碼。

  翩翩正坐在電腦前打印文件,見到鄒家駿時有些意外,驚喜地說:“家駿,你還從沒來過我們公司呢?嘻嘻,什么風把你吹來了?”鄒家駿笑言自己來談業務,順便拜訪一下“老婆大人”。

  “黑片!”一個聲音突兀地插了進來。鄒家駿下意識地抬頭,只見老同學丁蕾正風風火火地走過來。

  “啊?丁蕾!”鄒家駿驚訝之余想,原來這對姐妹花已經碰面,看來不需自己費神拉線了。

  翩翩這時有些害羞起來,拉過丁蕾,附在她耳邊說了幾句悄悄話。丁蕾卻大驚小怪地叫起來:“原來你們真的是‘白加黑’啊,保密工作這么好,真是重色輕友,我說翩翩,多虧我這媒婆死活拉你過來,介紹你加盟我們公司吧?”

  原來,翩翩在與白馬王子分手后,聽丁蕾幾次在電話里嘮叨,黑片像是暗戀她多年了,老是打聽情況,而且一直沒找女朋友。易求無價寶,難得有情郎啊,聽的多了,又連二連三收到鄒家駿的郵件,加上丁蕾的極力慫恿,于是千里迢迢地來了,她想她錯過了一次,不能再錯過第二次了。

  弄清原委,鄒家駿真想趴到桌子上大笑一通,原來翩翩壓根沒有弄丟死黨的手機號,發郵件向他打聽丁蕾的下落,用的無非也是那招“投石問路”啊!真是棋逢對手,幸福!

Tags: 白加黑 感冒片

本文網址:http://www.vgzhbx.tw/gushihui/155445.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猜你喜歡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