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故事會 > 

天下第二書

來源:網絡整理 作者:佚名

  1。筑城

  天啟七年五月的一天上午,寧遠城的守將袁督軍著一身戎裝,領著三位老先生來到了城頭。

  帶領工匠們修筑城墻的副將廖劍平一見督軍前來,急忙過來見禮。袁督軍一把拉住他,呵呵笑道:“廖將軍辛苦了,我給你介紹三位老先生!”

  袁督軍身后年齡最長的是沐秋池,胡子最長的那位是李熙載,個子最高的便是陸勝羲,這三位皆是寧遠城中有名的書法家呀!袁督軍領著他們四人來到箭樓底下,用手一指寧遠城那塊箭傷累累的城匾,說:“本將是想請三位高人,為本城題寫一塊新城匾!”

  原來,去年努爾哈赤率十三萬大軍圍攻寧遠,最后卻被袁督軍用紅衣大炮轟退,但寧遠城上的這塊城匾經過那場惡戰,匾面上已布滿箭傷,上面的字幾乎讀不出來了。

  袁督軍想換一塊新匾,于是把城中最著名的三位書法家請到城上。沐秋池年齡最長,書法的功力亦最深,他頷首道:“寧遠城前有輕云落靄、繚繞山峰的首山為門戶,旁有天開東南碧、日射波濤紅的渤海當芳鄰,所以城匾一定要寫得如山之重,如海之闊才可!”

  沐秋池說完自己的構思,李熙載和陸勝羲連連點頭。袁督軍正要把寫匾的任務交給沐秋池,就覺背后的廖劍平正在輕拉他的袍袖。袁督軍回頭道:“這三位老先生不是外人,廖將軍有話盡管說!”

  廖劍平支支吾吾地說道:“一個月前,我曾經向將軍提議找人重寫這塊城匾,將軍不是已經答應我派人請牛嘯天了嗎?”

  袁督軍公事繁忙,竟把廖劍平的提議給忘了!如今一個女兒許了兩個婆家,這可如何是好?

  沐秋池是本地書法界的元老,牛嘯天是京城書法界的新秀,究竟誰才能擔當得起書寫城匾的任務?袁督軍一時也拿不定主意了。他瞧著一臉不快的沐秋池正要說話,就見一個校尉急匆匆地跑了過來,跪稟道:“督軍大人,有緊急軍情……”

  袁督軍正愁找不到“臺階”下,急忙一擺手道:“回督軍府!”下城之前,他把決定由誰書寫城匾的任務交給了廖劍平。為了公允,廖劍平答應沐秋池,如果牛嘯天來到寧遠,他將在南門里的全羊酒樓設宴。到那時,四位書法家將當著本城的宿儒士紳題寫匾額,他將擇優而用,絕無徇私和偏頗!

  沐秋池“哼”了一聲道:“好,我們就回府等著廖將軍的通知吧!”說完領著李熙載和陸勝羲正欲轉身下城,就見廖劍平一腳將一個搬不動城磚的年輕工匠踢倒在地,罵道:“干不動就回家,想在這里混飯吃,沒門!”

  那個工匠身子單薄,雙手早已被城磚磨得血肉模糊,廖劍平非但不體恤下屬,反而連打帶罵。沐秋池實在看不過眼,緊走幾步,心痛地扶起他,說:“小伙子,你還是另找個輕巧的活吧,在這個姓廖的手下再混下去,你遲早會沒命的!”

  2。城匾

  沐秋池引薦小工匠到南門里的全羊酒樓當了名伙計。這酒樓之所以叫全羊酒樓,是因為善于制作全羊宴而聲名遠播,一只肥羊在這里竟能被做出七七四十九道菜。

  酒樓的老板姓徐,叫蠻子,來自關外,這里的羊也都來自錫林郭勒大草原。那里草場豐腴,還生長著三七、野參、五味子等草藥,羊兒吃了這些草藥后,肉質鮮美還沒膻味,那可是絕頂的美味呀!廖劍平把比試書藝的地方選在這里,也是為了顯示對此事的重視。

  十天后,廖劍平給沐秋池傳話,牛嘯天初四那天要來寧遠,到時候請沐李陸三位書法家到全羊酒樓赴宴,當眾揮毫對決。初四清晨,廖劍平早早地等在了酒樓門口,寧遠城內德高望重的宿儒士紳陸續到齊了。沐秋池身穿簇新的綢衫,顯得神氣十足。李熙載和陸勝羲兩人也都收拾得清爽利落,看來他們是志在必得呀!

  酒樓老板徐蠻子見人到得差不多了,沖著樓下大叫一聲:“上茶嘍!”只見六個小伙計捧著茶盤上了二樓。給沐秋池斟茶的正是他救下的那個小工匠,名字叫二子。二子一見沐先生在座,又是遞手巾,又是搖扇子,廖劍平受了冷落,不由得狠狠地瞪了二子幾眼。

  眾人坐在座位上,靜候牛嘯天,可時間已經到了中午,牛嘯天卻連個影子都沒有。廖劍平心里不禁打起鼓來,莫非那牛嘯天真是個徒有虛名的家伙,虛應下題匾之事,然后就不敢來了?

  眼看著眾人都坐不住了,廖劍平只得站起身,對徐蠻子說:“徐老板,上菜吧!”過了約半個時辰,羊席宴開罷,可是牛嘯天還是沒有出現。廖劍平見沐秋池等人酒足飯飽,一抱拳說:“還是請三位先生施筆,為寧遠城題寫新城匾吧!”

  沐秋池端起一杯茶,沖李熙載點了點頭說:“李先生,您的隸書在寧遠城是一絕,還是您先提筆吧!”李熙載聽了,拱了拱手說:“各位,在下就拋磚引玉了!”

  隸書是在小篆的基礎上,去其繁復筆畫、增減創立而成。其字蠶頭雁尾,一波三折,結構講究端正整齊,一旦寫好則極盡秀麗之美。

  李熙載寫完“寧遠城”三個字,在座眾人發出一片掌聲。陸勝羲緊接著出手,他寫的是楷書,楷書講究結構醇重鉛厚,落筆要利落,點畫之間均衡瘦硬,三個字寫完,一股銅琶鐵板之勢畢露。

  看罷陸勝羲所寫的城匾,眾人把心提到了嗓子眼,因為他的楷書可以稱得上是當世第一,如果沐秋池不把壓箱底的絕活使出來,書寫寧遠城城匾的任務恐怕就要花落陸家了。

  沐秋池氣定神閑地站起來,走到了書桌旁,右手拿起飽蘸濃墨的毛筆,就好像提著千斤重物,一筆下去便如驚蛇入草,第二筆下去竟似飛鴻遨天……沐秋池寫的是行書,一種介于楷書與草書間的書法,其字講究大小相兼、收放自由、疏密得體。

  沐秋池果然是字林妙手,“寧遠城”三個字被他寫得左右映帶,看似老松古枝,排列無序,實則疏密有致,可以稱得上是大巧天成。前兩位書法家寫的字可以說是能品,而沐秋池寫的簡直可以說是神品了!

  廖劍平正要宣布將書寫城匾的任務交給沐秋池時,一旁傳菜的二子卻搖了搖頭,說:“這三幅字都有缺憾!”

  徐蠻子一聽二子亂說話,把眼睛一瞪:“二子,你懂什么,趕快滾下去!”

  沐秋池對徐蠻子一擺手,不屑地說:“二子,你說說,我們三個人的字哪里寫得不好?”

  二子也不客氣,有模有樣地講起來:“隸書雖然講究結構端正,但卻以波勢見長,李先生的隸書雖然嚴謹,但卻少了一點浪筆。陸先生的楷書雖然可以說技驚四座,但是楷書脫胎于隸、草二書,卻又自成一體。而陸先生的楷書卻有隸、草二書的痕跡,如果想自成一格,還需多多磨礪呀!”

  這一番分析鞭辟入里,可以說是字字珠璣!沐秋池忽然一拍腦門說:“莫非,莫非你就是牛嘯天?”

  二子微微笑了笑,點了下頭。

  3。字魂

  廖劍平聽了沐秋池的話,驚得“嗖”地站起。沐秋池“哼”了一聲說道:“牛公子,那你看老夫寫的三個字有什么瑕疵嗎?”

  牛嘯天走到桌前,毫不客氣地拿起了沐秋池寫的字,搖了搖頭說:“沐老先生您的行書字體古拙蒼勁。若論書法,挑不出毛病,但是拿它當寧遠城的城匾卻不適合,因為您沒有表現出寧遠城軍民合力,共抗八旗兵的殺氣與決心!”

  沐秋池頓時臉變得通紅,他正要訓斥小小年紀的牛嘯天胡說八道,就聽城頭上傳來“轟轟”的信炮報警之聲,原來是皇太極又來攻城了!

  廖劍平一聽關外有敵情,再也顧不得寫城匾的事了,手提彎刀,領著隨從立刻向城墻上跑去。

  去年袁督軍用紅衣大炮炸傷了努爾哈赤,他回到盛京后不久就氣絕身亡。皇太極今年是為報父仇而來,不僅帶來的兵多,而且前鋒敢死軍像是中了魔一樣,架著云梯,拼命向城上殺來!

  牛嘯天雖然身單體薄,卻有一腔報國的熱情,他跟在廖劍平身后,手持單刀沖上了城頭,拼命殺敵。

  皇太極手下的八旗兵輪番進攻,守城的明軍越傷越多。城中的百姓見狀,紛紛拿起刀槍,誓與寧遠共存亡!

  李熙載與陸勝羲二人攙扶著沐秋池來到城上觀戰時,已經是第二天的下午了。城墻頂上到處是血跡和箭鏃,一伙八旗兵踩著云梯“嗷嗷”怪叫著爬上城來,一個身高體壯的八旗軍百總手持大斧,直向沐秋池撲來。

  大斧正要砍中沐秋池,就見一身是傷的牛嘯天猛地沖了過來,手中的彎刀正刺在百總的后背上。

  百總中了刀,回身一斧把牛嘯天的左胳膊砍掉了。牛嘯天和百總一起倒在地上。沐秋池看著牛嘯天渾身是血,急忙領著李熙載和陸勝羲兩人替他包扎。

  可是牛嘯天傷得太重,三個人忙活了半天才勉強為他止住血。牛嘯天痛得渾身哆嗦,顫聲道:“扶我進箭樓!”

  沐秋池也不知道牛嘯天想干什么,急忙兩臂用力,把他扶到了箭樓中。只見牛嘯天用牙齒扯下自己的衣袖,然后揉成一團。蘸著身上的鮮血,在箭樓的粉墻上寫下了“寧遠城”三個大大的血字。

  這三個字真是如雷如電,其勢如長風出谷,又如江河萬古流。沐秋池發現牛嘯天寫的字非草非篆,非隸非楷,正是他自己獨創的血戰八方書呀!

  沐秋池看罷這三個字,兩眼流淚,雙膝一軟跪倒在那三個字前。他喃喃地說:“如果不是老夫親眼看到,我決不會相信,這三個字竟是出自人手!”

  牛嘯天寫下的“寧遠城”這三個大大的血字,果真是能令天地變色、橫掃萬軍的無上絕筆呀。

  牛嘯天身體內的血正一點點地流盡,他臉色煞白,低聲說道:“沐先生,我的書法造詣真的不如您,可是您知道,我為什么能寫出這樣雄渾的三個字嗎?”

  說到這里,他猛地咳嗽起來,沐秋池急忙用手托起他的頭,他繼續說道:“寧遠是不敗之城,而城匾便是本城的靈魂,為了寫好這三個字,我早早地就來到了寧遠。為了使我的心與寧遠城凝成一體,我便隱姓埋名當上了一名普通的筑城工匠。后來正巧遇上你們上城談城匾一事,我有意想向先生學點東西,所以沒有說明身份。您見我瘦弱,不適合修筑工事,保薦我到全羊酒樓當上了伙計。在那里,我看見徐老板用一只羊竟然可以烹制出七七四十九種不同的菜肴,體會到了書法的萬千變化之道。其實那個時候我的書法只是小成,真正使我書法大成的便是連續一天一夜的血戰,壯士揮刀,血戰古城,以命報國,不死不休……也只有用血戰八方書題寫的城匾,才能真正地體現不敗之城的精髓和內涵呀!”

  沐秋池頓悟地點點頭,眼淚止不住地流淌下來……

  沐秋池親自主持雕刻了那塊城匾。當城匾掛上城頭的那天,城中的許多百姓都來了,沐秋池激動地說:“不管再過多少年,書法家們都將在這塊城匾前感到汗顏,血戰八方書絕對是天下第一的神筆……”

  人都說山海關的“天下第一關”是天下第一書法,如果不是寧遠城的城匾后來毀于戰火,誰是天下第一還真說不定呢!

Tags: 天下 書法

本文網址:http://www.vgzhbx.tw/gushihui/155444.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