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故事會 > 

三嗅銅錢

來源:網絡整理 作者:佚名

  涇縣是一個彈丸小縣,在距離縣衙不遠的十字街上,擺著一個卦攤,算卦的瞎子就是魏老三。

  魏瞎子今天生意清淡,他正在抱著肩膀打盹,有兩個老頭兒一邊爭吵一邊走到了他的卦攤前。

  那個白胡子老頭兒將手中的一枚銅錢“啪”一聲拍到桌子上,氣呼呼地說:“魏瞎子,你幫我嗅一嗅,看看我這枚銅錢是真是假?”

  魏瞎子用鼻子將銅錢嗅了一遍,說:“銅銹之氣,勝似妙藥,通鼻醒腦,令人心神振奮,膽量彌生,這絕對是一枚真錢……”

  魏瞎子別看眼睛瞎,可是嗅覺卻異常靈敏,想知道一枚銅錢的真偽,他只要用鼻子一嗅便知。

  白胡子老頭兒對著魏瞎子連聲感謝。魏瞎子正洋洋得意呢,這時從涇縣縣衙的門口一溜煙跑過來兩名皂衣公差。

  他們沖到魏瞎子的卦桌前,一個公差說:“魏瞎子,你妄言國幣真偽,跟我走一趟!”

  另一名公差一抖鐵鏈子,便把魏瞎子鎖了起來。然后拉扯著大聲喊冤的魏瞎子,來到了涇縣的公堂。

  涇縣的縣令就是廖天麟,今天廖大人正在問案子。

  涇縣的城東有一家米鋪,米鋪的老板欠外地米商一百吊銅錢的米款。今天一大早,外地米商上門收錢,米鋪的老板將一百吊銅錢交給外地的米商,可是那米商偏說這些銅錢中至少有三十吊是假錢。

  兩個人先是爭吵,接著動手,最后一路打到公堂之上。

  廖天麟也不能辨別這三十吊銅錢的真假,于是,他就命兩名衙役將魏瞎子“請”來。

  廖天麟講得明白,如果魏瞎子能辨出這三十吊銅錢的真假,他不僅放了魏瞎子,還有半吊銅錢的賞賜,如果魏瞎子胡說八道,那就把他關進大牢,按妖言惑眾罪處置!

  魏瞎子手摸了一下那堆銅錢,嘿嘿一笑:“縣令大人,這三千枚銅錢,我要是挨個嗅,到了晚上也嗅不完!”

  他倒有一個辨別假錢的痛快方法,那就是用醋煮,假錢只要用老醋一煮,立刻便會現出原形。

  用老醋煮來辨假錢?

  廖天麟別說是看,聽都沒有聽說過。他看著魏瞎子胸有成竹的樣子,便對衙役們一擺手,“那就按照魏先生說的準備吧!”

  幾名衙役先在公堂上壘砌起了一個簡易爐灶,接著,那三十吊銅錢便被放到鐵鍋里,然后差役們又往鍋里加上了半鍋老醋。

  火燃醋滾,一股醋酸的味道和銅臭之氣便散發出來,熏得公堂上的人皆掩鼻不迭。

  鑄造真銅錢的底料是純銅,真銅錢被從鍋里撈出來后,放在地上,沒用一個時辰,便生了一層薄薄的銅銹。假錢因為造假的時候被摻了鐵,所以此時生的全是黑褐色的鐵銹,銅銹和鐵銹的氣味自然不同,這就是魏瞎子用老醋煮銅錢的道理。

  廖天麟見魏瞎子如此輕易地將假銅錢辨別出來,不由得連連點頭,看來這個魏瞎子辨別假銅錢都已經成精了!

  廖天麟當下賞賜給魏瞎子半吊銅錢,并叫兩名衙役抬著小轎,將他送回家去。

  就在魏瞎子把那半吊銅錢花干凈的那天,廖天麟坐著大轎,領著一干衙役,竟出現在魏瞎子住的黃葉鎮。

  原來,黃葉鎮的地保收繳今年稅款的時候,發現成吊的銅錢中,好像夾雜著少量的假錢。于是地保就向廖天麟報了案,這就是廖天麟來黃葉鎮的原因。

  廖天麟看著那一吊吊銅錢,心里犯難,這是要上繳府庫的,自然不能用老醋來煮。

  無奈之下,廖天麟一擺手,說:“我們還是把魏瞎子請來吧!”

  魏瞎子一聽廖大人有請,自然不敢耽擱,他用了不到三天的時間,便將銅錢挨個嗅了一遍,最后竟發現一千多枚假銅錢。

  這些假銅錢制作精美,跟真銅錢在外形上區別不大。

  廖天麟遲疑地問:“魏先生,您說這些錢是假錢,這假的道理何在?”

  魏瞎子敲著累得又酸又痛的腰,說:“廖大人,咱們晚上先吃飯,然后再去泡澡,等我歇過來,再把嗅錢的秘密仔細講給您聽!”

  黃葉鎮只有一家小飯館和一個澡堂子。廖天麟身穿便裝,領著魏瞎子吃過晚飯,然后來到了澡堂子。

  泡澡的大池子里,還有兩個洗澡的男子。魏瞎子和廖天麟剛泡了一會兒,廖天麟就覺得有些別扭,四處一瞧,這才發現了別扭的原因——那兩個男子正賊眉鼠眼地瞧著他。

  廖天麟泡了一會兒,假裝閉上眼睛,那兩個泡澡的男人互相一使眼色,先后擦身穿衣,然后悄悄地伸過手來,往廖天麟掛在衣服架子上的外衣摸去。

  廖天麟猛地睜開眼睛,大喝一聲:“抓賊!”

  站在門外的衙役沖了進來,兩個偷東西的小賊立刻被抓。

  魏瞎子嘿嘿一笑:“廖大人,您怎么看出那兩個泡澡的是賊呢?”

  廖天麟說:“這兩個家伙賊眉鼠眼,渾身都透著賊腥味!”

  魏瞎子一拍巴掌說:“對呀!”

  別看人都有鼻子有眼睛,可好人就是好人,賊就是賊,只要是賊,身上就有賊腥味。

  辨別假錢也是如此,不管假錢的制造者把假錢造得多么真,可是錢上的賊味卻無法隱藏。魏瞎子就是通過那股賊氣,嗅聞出假銅錢的。

  廖天麟一豎大拇指:“魏先生真是高人!”

  兩個人穿好衣服,從澡堂出來,廖天麟連夜審那兩個賊。誰承想一審之下,竟大有收獲,那十幾吊假銅錢就是這兩個賊從涇縣的黑市上買來,然后在黃葉鎮花出去的。

  廖天麟根據這兩個賊的口供,順藤摸瓜,終于在涇縣又抓到了四個專門制作假銅錢的賊人。

  廖天麟治縣有方,打擊假錢販子更是不遺余力,他的頂頭上司給京城寫了一道褒獎的奏折。

  果然兩個月后,朝廷派人傳來了圣旨,廖天麟被調往千里外的江西,升任涿州知府。

  廖天麟接到圣旨后,備了八彩的禮物,領著衙役又一次來到黃葉鎮。

  廖天麟找到魏瞎子的時候,魏瞎子正坐在村頭的河堤上釣魚。他摸著廖天麟帶來的八彩禮物,說:“廖大人,您有事就直說吧!”

  廖天麟一伸手,從袖子里又拿出了幾枚銅錢:“魏先生,您再幫我嗅一嗅這幾枚銅錢的真偽。”

  魏瞎子將幾枚銅錢拿到手里一嗅,接連打了幾個噴嚏,說:“這錢是真錢,可是上面怎么會有這么大的賊味呢?”

  廖天麟前幾天在一個造假錢的賊人身上搜到了這些銅錢,沒想到這些銅錢竟是真的。

  廖天麟看著魏瞎子把幾枚銅錢丟到地下,他急忙打開了自己的煙荷包,給魏瞎子裝了一鍋煙,說:“這次我要到江西涿州府為官,我想請魏先生給我當師爺!”

  魏瞎子先吸了幾口煙,然后搖了搖頭,說:“鄉野之人,懶散慣了,江西涿州,千里迢迢,請大人還是另請高明吧!”

  魏瞎子講完話,收起了魚竿,然后搖晃著身子站起來:“廖大人,您知道我的師兄是誰?”

  魏瞎子的師兄,便是涿州府的吳神算,吳神算在涿州府可是黑白兩道都吃得開的算命高人。

  魏瞎子得知廖天麟要到涿州府為官后,就已經寫信通知了吳神算,求他在涿州一定要多幫襯廖天麟。

  廖天麟聽魏瞎子早有安排,不禁連聲道謝,可是魏瞎子沿著河岸沒走幾步,忽然身體搖晃,“撲通”一聲掉到了洶涌的河水里。

  魏瞎子失足落河,廖天麟急忙叫衙役們去救,可是衙役跳下河的時候,魏瞎子早已經被河水沖得連影子都看不到了。

  廖天麟后悔得連連頓足,他連找三天,最后只在下游找到了魏瞎子的一只鞋。

  廖天麟給魏瞎子建了一座“鞋冢”,便騎馬到涿州府赴任去了。

  涿州府可是個十里繁華之地,涇縣與之相比有天壤之別。

  吳神算和當地的官商士紳一起,在魁元樓為廖天麟擺酒接風。

  接風宴一直進行到半夜,廖天麟也有些醉了,這時吳神算端著一杯酒,他給廖天麟敬酒來了。

  兩個人干了一杯酒,吳神算在廖天麟耳邊低聲說:“廖大人,您來涿州之前,魏瞎子給我寄來了一封奇怪的信件,您幫我看看,他這是什么意思……”

  廖天麟取過魏瞎子的信只看了一眼,便出了一頭的冷汗,那三頁信紙上,竟畫著制造假銅錢的全部過程,那個制造銅錢的人,便是廖天麟的模樣。

  廖天麟擦去冷汗,點了點頭:“魏先生是世外高人,這封信您一定要好好地保管!”

  廖天麟在涿州府干了三年,他不僅政績卓著,還前后端掉了七八個制造假銅錢的作坊。

  正巧這年工部尚書身患重病,辭官回鄉,朝廷隨即又傳下了一道旨意,調廖天麟進京,升任工部尚書之職。

  工部尚書是朝廷的二品大員,這對于廖天麟來說可是天大的喜事。

  吳神算代表鄉紳們一定要坐船把廖天麟送出涿州府的地界。

  一行人上了涿州河上的大船,大船剛剛升帆起航,就見緊閉的一道船艙門打開,吳神算竟扶著魏瞎子走了出來。

  廖天麟見魏瞎子沒死,不由得大吃一驚。

  魏瞎子對廖天麟嘿嘿一笑:“想不到昔日制造假幣的縣令,今日修成正果了!”

  原來,魏瞎子本是刑部的一個捕頭,而廖天麟的父親廖震則是工部鑄錢司的侍造,兩個人可是過命的好朋友。

  廖天麟三歲的時候,魏瞎子因為抓賊,雙目失明,便辭官回鄉去了。

  廖天麟在工部長大,自小便對制造銅錢非常感興趣,在八歲那年,他便憑著一把刻刀,竟雕出了七八枚惟妙惟肖的假銅錢,并成功地花了出去。

  廖震雖然把廖天麟狠揍了一頓,可是小小年紀的廖天麟卻仍然對造私錢癡迷不已。

  廖震在50歲那年,因為銅爐爆炸被嚴重燙傷,臨死時,他寫信把正在讀書的廖天麟托付給魏瞎子。

  魏瞎子深感事情的嚴重,他雙眼雖盲,可是為了能在將來對付廖天麟,他就開始苦練嗅錢辨假的本領。

  廖天麟通過殿試,被外放為涇縣的知縣,這時,他終于有大量制造假錢的能力了。

  廖天麟將第一批假錢制作出來,假錢剛在本縣內流通,魏瞎子就用水煮的辦法,讓廖天麟用舊銅器鑄造的假錢現出了原形,廖天麟第一次造假錢失敗了。

  廖天麟不甘心失敗,他第二次花高價買來了純銅,這次造的假錢被他的手下賣到了黃葉鎮。可是造錢人心術不正,那銅錢上與生俱來便有賊腥味,還是被魏瞎子識破了。

  第三次,廖天麟拿著幾枚真錢去試探魏瞎子,魏瞎子告訴他,錢雖然是真的,可是錢上賊腥味確實很重。

  廖天麟這幾天把銅錢裝在袋子里,魏瞎子說的賊味,指的就是他這個縣令自身不干凈。

  廖天麟立刻對魏瞎子動了殺心,他事先在荷包的煙草里面下了三日后才發作的慢性毒藥。魏瞎子假裝吸煙中毒,掉落河中,其實他是借助水遁,保全了性命。

  廖天麟本想到涿州后大肆制造假錢,可是魏瞎子給吳神算的一封信叫他徹底打消了這個念頭。

  廖天麟雖然不能制造假錢,可是假錢作坊如何制造假錢的手法,他特別清楚,這幾年連連破獲假幣的制造案子,也就不足為怪了。

  廖天麟思前想后,終于明白了魏瞎子的苦心,“撲通”一聲跪倒在船板上。

  廖天麟激動地說:“生我者父母,教我者就是魏先生您呀!”

  魏瞎子先是點了點頭,接著又搖了搖腦袋,說:“其實,人生的路就在自己腳下。究竟如何走,還是得靠你自己去選擇!”

Tags: 銅錢

本文網址:http://www.vgzhbx.tw/gushihui/155443.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猜你喜歡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