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故事會 > 

智擒“無煙子”

來源:網絡整理 作者:佚名

  1

  幫主死了,脖子上有一個洞。

  幫主死時,兩眼虛空,一臉的驚駭和不解,好像不相信眼前發生的一切似的。朱靈兒大哭著撲在幫主的身上叫喊:“爹!爹!”可是,爹再也醒不過來了。

  幫主是打獵時死的。

  當時,二師兄丁大山跟著。

  丁大山說:“師父登萍渡水,輕功了得,等到我聽到一聲慘叫,急忙趕過去時,師父已經倒在地上斷了氣,脖子上有個血洞,看樣子是遭受了野獸的襲擊。”

  “怎么可能?!”話未說完,天龍幫幫眾一齊驚叫。

  朱靈兒也抬起頭,不相信地望著丁大山。

  大師兄周曾是當天下午急急忙忙趕回來的,他帶著師父的吩咐,去楊將軍的邊關大營,交換近日遼軍的動向。

  遼人來犯,大宋國人心惶惶。

  遼國近年有擴張的野心,主戰派暗地里指使一個名叫無煙子的密探潛入宋國。這個無煙子,無人識得蹤跡,卻屢屢得手,不僅挑起兩國爭端,在兩國交戰之際還竊取軍情,使兩國百姓陷入水深火熱之中。

  天龍幫朱幫主告訴楊將軍,他已經探得無煙子的蛛絲馬跡,一旦查出無煙子蓄謀挑起戰亂的證據,必將真相大白于天下。為避免打草驚蛇,也免軍事消息泄露,近日最好不要有大的動作,先絕除后患,方好行動。

  可是,事發突然,朱幫主卻死了。

  周曾一頭撲倒在師父的尸體上號啕大哭,不斷地問:“怎么會這樣?怎么會這樣?”這也是大家共同的疑問,可是,卻無人能回答。

  第二天,丁大山失蹤了。

  難道丁大山就是無煙子?大家猜想。

  丁大山陪著師父,師父卻死了。他回來說師父是野獸咬死的。師父的四十二招天龍劍法天下無敵,什么野獸能傷得了師父?

  丁大山簡直是胡說八道。“胡說八道的人,一定有問題。”副幫主沙老七紅著眼珠說。

  大家急切地希望大師兄回來主持大局。可是,大師兄回來了,丁大山卻失蹤了,他一定是怕露出馬腳,因此逃了。天龍幫眾人手握著刀劍,恨不得將之殺死。

  十七歲的朱靈兒淚如雨下,她跪在爹的靈前發誓:“女兒一定要抓住仇人,為爹報仇!”

  周曾流著淚勸道:“小師妹,你還小,報仇就讓我們來!”

  大家聽了都使勁地點頭,然后齊聲勸周曾擔任幫主,主持幫務,為師父報仇。

  周曾搖搖頭,含淚發誓,師仇不報,絕不談擔任幫主之事。可是蛇無頭不行,天龍幫也得有個做主的啊?周曾無奈,只有暫時代理幫主,他說:“誰抓住了丁大山誰就當幫主。到時,我一定讓賢。”

  2

  月明之夜,朱靈兒突然聽到有人敲窗。她悄悄爬起來,天龍劍在枕邊,她一把拔出長劍。劍光一閃,直射窗外,人也隨之飛了出去。

  月夜中,有人輕聲贊道:“好劍法!”一道黑影一閃身跑了。這個黑影似曾相識,可是,朱靈兒一時又想不起來是誰。

  她咬咬牙,仗劍追了上去。

  黑衣人輕功了得,她追了一段路,始終追不上,正打算放棄。突然,黑衣人手一揚,啞聲道:“接著!”一個東西飛過來,她伸手一接,是個紙團,借著月光清清楚楚地看見一行大字:走,帶你去看一出戲。

  她抬起頭望去,只見黑影一招手,率先進了樹林。原來是他!

  她急忙跟著進了樹林,輕聲喊道:“二師兄!”

  身后,人影一閃,出現的正是黑衣人,壓低嗓子道:“喊誰二師兄啊?”

  朱靈兒輕聲說:“你啊!”

  說完,她出其不意地一把扯下對方的面罩。斑駁月光中,這人正是丁大山,可是,他一張俊俏的臉上布滿疤痕,有的已好,有的還結著痂,慘不忍睹。

  朱靈兒嚇了一跳,結結巴巴道:“你……怎么啦,二師兄?”

  丁大山狠狠道:“我讓一只野獸頂下了山崖!”

  朱靈兒一驚,問道:“什么野獸?”

  丁大山噓聲道:“我們藏好,過一會兒就什么都知道了。”

  月夜下,遠處月光如水。

  丁大山伸手一指,讓朱靈兒朝那邊望去。朱靈兒順著丁大山手指的方向看去,大吃一驚,那邊又有一個朱靈兒,穿著和自己一模一樣,站在那兒,影影綽綽地看不太清楚。

  朱靈兒嚇得險些跳了起來,驚道:“怎么像我?”

  丁大山一笑:“就是你。”他的臉上露出莫測高深的笑,望著那邊沉默不語。朱靈兒也俯下身子望向那邊,心里忐忑著。那邊的人隱藏得一點兒也不好,可是定力極到位,一動不動。

  兩人就這樣靜靜地潛伏了很久很久,從深夜一直等到佛曉。清晨的薄霧籠罩了整片樹林。

  這時,丁大山自言自語道:“也該來了,是這個時間。”

  朱靈兒抬起頭,剛想問什么,丁大山一拍她的肩。她急忙望過去,亮光中,只見一個黑影像箭一樣直射而來,一下子撲倒那個人。

  透過薄霧,朱靈兒隱約看見那似乎是一只狼。

  這時,一聲熟悉的長長的呼哨傳來,那只狼一個愣怔,飛身而去。朱靈兒猛然醒悟過來,驚叫道:“貝貝,是貝貝!”她還準備喊叫,丁大山一把捂住她的嘴。

  她掙扎著。丁大山低聲吩咐:“過去看看。”

  兩人忙跑過去,朱靈兒這才看清,那是一個稻草人,只不過穿著她的衣服,做得極像罷了。朱靈兒望著稻草人,呆了許久,不解地問道:“貝貝咬我?”

  丁大山點點頭,輕聲道:“我推測,師父也是這樣死的。”

  朱靈兒一驚,醒悟道:“你是說,我爹是讓貝貝咬死的?”

  丁大山再次點點頭,肯定了她的猜測。

  “怎么會?”朱靈兒仍不信,貝貝跟爹很熟悉,爹非常喜愛它,貝貝怎么會咬爹呢?再說,以爹的武功,貝貝又怎么能傷得到他呢?

  3

  丁大山說,他一直也不相信這事,可等他摔下天龍崖,大難不死后,才終于想明白了其中的緣由。朱靈兒聽了大驚道:“你臉上的傷是掉下天龍崖時落下的?”

  丁大山點點頭,臉上抽搐了一下。

  那天,也就是師父死去的那天,他很痛苦,為自己沒保護好師父而難過。于是他一個人來到天龍崖,面對深谷,望著滿谷蒸騰的霧氣,陷入深深的自責中。

  突然,一股風從后面撲來。

  他回頭一看,原來是貝貝。

  貝貝突然出現,使他感到很奇怪,因為它已經走失好長一段時間了。可是,那會兒他沉浸在悲痛中,也不管不顧,就沒有理會。接著發生的事,連他自己也始料不及:貝貝竟突然發難,向他背上撞去,咫尺之間,他來不及躲避,被貝貝一頭撞下天龍崖。

  最終,他落入深潭中,撿得一條命,可是,臉卻傷成了這樣。

  朱靈兒聽得驚心動魄,滿臉煞白。

  丁大山說:“我大難不死,終于明白了師父為什么會喪命。貝貝沖來,師父見是貝貝,自然不會防備,因而被咬斷喉嚨而死。”

  朱靈兒聽了,淚水涌了出來:“貝貝怎么會這樣?”

  丁大山分析:“有人訓練了貝貝,所以才會這樣。”朱靈兒猛地醒悟:“貝貝突然失蹤又突然出現,一定是被人關起來訓練了。可是,這僅僅是猜測,沒有證據啊。”丁大山接著說:“我苦苦地追尋,終于掌握了一切,我知道它是在哪兒訓練的。”

  這個地方,就是天龍幫的禁地觀音洞。

  觀音洞在天龍幫的后山上,撥開亂草,進了洞內向下走,是一個深深的隧道,有一扇沉重的木門緊緊地鎖著。丁大山一把扭了鎖,帶著朱靈兒走進去。

  朱靈兒從沒來過這兒,她小心翼翼地問:“怎么會有這樣一個地方?”

  丁大山冷哼一聲:“若不是我摔下天龍崖,也不會知道這兒有個洞。”說完,拐一個彎,又向下走。朱靈兒心驚膽戰地跟著,走了十多步,一個地下室出現在面前。

  丁大山將火把朝一個崖洞里隨意一插,手指那邊。朱靈兒扭頭一看,一顆心險些跳出嗓子眼兒。前面立著一個人,背對著她,不是別人,竟然是自己死去的爹。

  丁大山哽咽道:“師父在這兒已經整整站了幾個月了。”

  朱靈兒一驚,心想怎么可能?爹才死了一個多月,以前一直和她在一起的啊。她輕聲叫道:“爹!”可爹沒有反應,她走上前去,只見爹微笑著望向前方,對她一眼也不看。

  “爹,你怎么不理我?”朱靈兒流著淚去拉爹籠在長袖中的手。突然她一聲驚叫,爹的手掉下來了,不是手,是一束干草。她嚇壞了,連連后退。

  丁大山忙扶著她的肩,走上前去,扒開朱幫主脖子上的衣服,里面也是草。

  這是一個草人,臉上戴著面具,和朱幫主極為相似。

  更讓朱靈兒觸目驚心的是,在草人的脖子里,丁大山摸出了一塊又一塊的牛肉,已經腐爛了。

  墻角還有兩個草人,一個是丁大山,一個是朱靈兒,脖子里也裝著牛肉。

  朱靈兒弄不明白,這究竟是要干什么。

  4

  看朱靈兒一臉疑惑,丁大山默默來到墻角,指著墻上嵌著的一個鐵環,鐵環被磨得溜光,套著一根鏈子,鏈子上套著一條皮圈,皮圈上繡著兩個字:貝貝。

  朱靈兒一驚:“這是貝貝的。”

  貝貝是一只兇猛的狼,它還是狼崽子的時候被捕獵夾子套住,朱靈兒的爹把它撿回來喂養長大。朱靈兒很喜歡貝貝,經常帶它出去打獵。那個皮圈就是她帶貝貝去打獵時套在它脖子上的。沒想到,失蹤多時的貝貝竟然被綁在這兒。

  地下是巖石,巖石上被扒拉出一道又一道的痕跡,顯然是貝貝的爪痕。她望著丁大山問:“貝貝為什么會這樣?”丁大山嘆了口氣說:“那人將貝貝綁在這兒餓著,餓瘋了,它就會又刨又叫,抓出一道道的爪痕。”朱靈兒聽著心疼,連連問:“為什么,為什么啊?”丁大山指著草人說:“那兒有牛肉啊,知道嗎?餓急了,貝貝放出來后嗅著牛肉香,會怎么樣?”

  朱靈兒眼睛一亮,一旦貝貝被放開就會循著香味找牛肉吃的,想到這兒,她驚叫道:“它……它會咬草人的!”

  丁大山無聲地點了點頭,自言自語道:“這樣的過程,需要訓練多少遍才會讓貝貝如此瘋狂啊!”

  朱靈兒明白了,有人誘來貝貝,鎖在這兒暗暗訓練,讓它撕咬三個草人,這三個草人就是爹、她朱靈兒和丁大山,然后那人會帶著貝貝跟蹤暗殺這三個人。她想到這兒,狠狠道:“我知道那個人是誰了,我認得他,我這就去取他性命!”

  丁大山忙拉住她:“那人武功很高,必須智取。而且,據我觀察,他明天的這個時間就會按時來到這兒。到時,我們在這兒偷襲他。”

  朱靈兒不說話,只是狠狠地點點頭。

  按照丁大山的計劃,第二天,兩人靜靜地埋伏在洞中。朱靈兒緊握手中的天龍劍,一動也不動。不一會兒,洞中響起了腳步聲,越來越近。

  朱靈兒緊張極了,手心里都是汗。

  一個人慢慢地走下來,手中拿著一個火把,左右望望,看見那個草人,驚道:“師父……”可是,還沒等他喊完,一柄劍已經從身后刺來,插入他的體內,隨之,飛快地抽了出來。

  那人回頭,望著朱靈兒叫道:“小師妹,你……你……”

  這人,正是大師兄周曾,背上鮮血直涌。

  朱靈兒咬牙道:“無煙子,去死吧!”

  周曾指著朱靈兒倒了下去,慢慢地停止了掙扎。丁大山從暗處走出來,踢了周曾一腳,狠狠道:“欺師滅祖,死有余辜。”說完,轉身就要走。朱靈兒站在后面,大叫一聲:“站住!”這句,她不是用漢語喊出,而是用遼國語。丁大山一聽,猛地停住腳步,又突然醒悟似的轉過身問道:“你說的什么?”

  朱靈兒冷笑道:“我說的是遼語,你聽不懂嗎?”

  朱幫主在世時,為了對付遼國密探,學了一些遼國語,朱靈兒也跟著學了幾句。丁大山聽了朱靈兒的話臉色一白:“什么意思?”朱靈兒告訴他,一個人無論掩藏多深,對自己的母語,在乍聽之下都會做出本能反應的,更何況在計謀成功后,心里一輕松,更會如此。

  丁大山哈哈一笑道:“不笨啊,丫頭!”

  朱靈兒得意道:“不裝笨一點兒,你會顯形嗎!”

  丁大山很疑惑:“我已經很謹慎了,究竟在哪兒露出了馬腳?”朱靈兒一笑,道:“到處是破綻:那晚月夜下的草人,和洞中地下室的草人如出一轍,不是你做的還能是誰?其次,你說貝貝在天龍崖撞你,如果事情真如你所言,那么貝貝也會由于慣性而落下去,然而事實上貝貝卻安然無恙,這說明你的故事根本就是個謊言。此外,當晚你拿了火把進入地下室,看都不看,順手就將火把插入崖洞,說明這兒你經常來,十分熟悉。”

  說到這兒,朱靈兒頓了一頓,盯著丁大山:“還要證據嗎?”

  丁大山不解:“既然你已知如此,為什么還要殺死周曾?”

  朱靈惡狠狠道:“周曾和你是一伙的。那個月夜,有人打呼哨招回貝貝,我就懷疑是周曾。因為周曾過去經常這樣打著呼哨逗貝貝玩。”

  5

  丁大山聽了哈哈大笑,拍了拍手,一個人走進來,是天龍幫副幫主沙老七。丁大山得意道:“老沙,怎么樣,我們訓練貝貝時,我讓你學周曾的哨音,沒白學吧?”

  沙老七仰頭大笑,笑聲未停,丁大山的劍已飛快地刺進沙老七體內。沙老七頓時呆住,望著他問道:“為什么?為什么要這樣?”丁大山狠狠道:“許諾讓你做幫主,是騙你的。”

  原來,丁大山哄騙沙老七,殺死朱幫主,讓他當幫主。

  沙老七對幫主之位覬覦已久,當即點頭同意了。于是,二人將貝貝拴入深洞中訓練,同時為了嫁禍周曾,他故意學周曾的呼哨聲指揮貝貝。

  一切都已布置妥當,只待那天丁大山約師父打獵,貝貝突然出現,朱幫主毫無防備,正摸著貝貝的脊背,貝貝卻猛地下口,朱幫主倉促間躲避不及,活活被貝貝咬死。

  為了進一步嫁禍周曾,丁大山導演了月夜草人和貝貝的出現,之后帶著朱靈兒探查地下室,等到朱靈兒懷疑周曾是兇手后,他馬上拿出刺殺周曾的陰謀。

  丁大山瞪著朱靈兒,慢慢地伸出手在臉上一抹,一張疤痕累累的面具被揭下。他呵呵一笑道:“本來,我只想殺死周曾和沙老七,然后借你小丫頭的嘴告訴大家,我已經鏟除了殺害師父的兇手,接管天龍幫。到時,天龍幫就會為我無煙子服務,為我大遼國服務了。”

  沙老七吐著血,不相信地問:“你真是無煙子?”

  丁大山得意地道:“當然!”

  沙老七大吼一聲:“我沙老七利令智昏,做了遼國幫兇,該死啊……”說完,大叫一聲,倒地而亡。

  丁大山冷哼一聲,指著朱靈兒道:“知道了我的一切,丫頭,你也去死吧!到時,我會說你是被這兩個家伙害死的,我為你和你爹報仇,殺了這兩個賊子。”說完,拔出劍一步步走向朱靈兒。

  可是,他突然站住不動了。

  因為,他被人點了穴。

  一個人從身后躍起,是周曾,他笑道:“你上當了,我背上藏著皮囊,里面裝著豬血。”

  原來,周曾接到一封無名信,信中說他師父死因隱藏在后山洞中,讓他去看。其實,在此之前,他已接到朱靈兒的密報,知道這是丁大山的計謀,于是假裝中計,欣然前來,和朱靈兒活捉了無煙子。

  當天,無煙子被送到了官府。

  大家讓朱靈兒接任幫主之位,朱靈兒微微一笑,讓給了周曾。她說,抓無煙子,不是為了幫主之位,而是為了繼承爹的遺志,為國鋤奸,還天下一個太平!

Tags: 中計 幫主

本文網址:http://www.vgzhbx.tw/gushihui/155440.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猜你喜歡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