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故事會 > 

離婚之后

來源:網絡整理 作者:佚名

  1.沉默的伴侶

  在荒寂的山路上,走著一男一女。男人走在前,女人在后,間隔著幾乎不變的距離。男的叫曹明剛,女的叫劉茜,他們倆曾是一對甜蜜的夫妻。此刻,他們卻成了反目的對頭。就在四天前,他們剛剛辦完離婚手續,領到了屬于各自的離婚證書。他們在這山路上已這樣走了兩天,再往前他們還要伴著走三四天,才能到達要去的地方——一個深山地質勘探隊的宿營地。劉茜跟在曹明剛的后面,她不想,也不愿追趕上他。她穿一條牛仔褲,一件紅色的蝙蝠衫,既顯示出身體漂亮的曲線,又流瀉出俊俏飄逸,充滿了年輕女人的魅力,她肩頭挎一只精制貴重的蛇皮包,長長的挎帶懸掛著,時不時用手指輕輕撫摸一下。她感到輕松而又別扭,經過長時間的努力奮斗,終于掙脫了那一紙婚書的桎梏。小小離婚證書,實在來之不易。如今,總算裝到了皮包里,可還總是不放心地要摸摸。這是新生活的開端,是通向幸福的階梯。她向前看了一眼,看那個曾經是自己丈夫的男人。在她的眼里,他是個可憐的失敗者。她仍然和他走一條路,而且是這樣荒涼偏僻的路,實在是迫不得已。在沒有調回省城之前,她還要在勘探隊工作,必須回來,而且只能和他同路。他倆曾是同學,在地質學院學習了四年。曹明剛是個品學兼優的好學生,而劉茜是學院中的校花,一直是眾多男生的追求目標。曹明剛也是追求者之一。直到畢業分配的方案公布了,劉茜才最后選中了曹明剛。

  對于這一選擇,同學中并沒有引起任何反響,仿佛是順理成章的事。曹明剛畢業后留在省地質局機關,這是令人羨慕的。劉茜被分配到野外勘探隊。就在第一次重逢的春節,他們結了婚……曹明剛留在省地質局機關,可是,組織上并未讓他搞科研,而是把他分配到團委工作。他覺得有勁使不上。劉茜一封又一封情意纏綿的信飛到曹明剛的手里,訴說著相思的痛苦和夫妻團聚的渴望,盼望早一天生活在一起,永不分離,他何嘗不思念妻子呢?他千方百計想把她調來。有一天,劉茜收到曹明剛的信,說幾天后他將到達勘探隊,給她帶來一個出乎意料的消息。肯定是調動成功的消息,一想到將要回到省城,她笑了。她天天盼望著他的到來,甚至悄悄整理好行裝,把那些沒有用的東西都扔到這荒山野嶺,準備和丈夫高高興興返回省城。曹明剛終于來了。他是帶著行李來的,是自己向組織申請帶著科研課題下來的,更盼望和妻子團聚,他相信劉茜會理解和支持他的決定,他要給她帶來驚喜,沒想到卻給她帶來了悲哀和失望。劉茜忍不住,和他大吵了一場,從此家庭生活每況愈下……

  曹明剛走走停停,劉茜在后面落遠了,他就放慢腳步等一等。他背著的地質包里,裝著滿滿的干糧、咸菜和罐頭,是準備兩人在路上吃的。他現在完全可以不再管劉茜的事,然而曹明剛不會這樣做,不管怎么樣,劉茜是個女人,是個需要照顧的女人。讓她負重在崎嶇的山路上跋涉四天,自己還算個什么男子漢?可他在心底對劉茜充滿了怨恨,一個他深愛的女人背離了自己,這是件痛苦的事情。而他卻把這難言的痛苦埋在心底,又正是出于對她的愛。曹明剛原諒了她,甚至做過認真的自我反省,是不是因為自己的某些錯誤導致了今天的悲劇?轉過一道山嶺,曹明剛抬頭望著天空,一團團濃重的黑云正在聚攏,向下壓來。正是多雨的季節,隨時會有暴雨,還常常引起山洪。轉眼間,他已感覺到了一股涼氣從地面襲來。他急忙找到一處避雨的石洞。石洞是凹進去的,只有不足一米見方的地盤,可站在下面總算能遮擋遮擋。

  土腥氣味撲過來,性急的雨點緊跟在后,一場暴雨已經來了!

  2.危險的洪水

  石洞太小,石洞前是一道山坡,和對面的山夾出條溝谷。曹明剛堵在洞口,為劉茜遮擋著。雨越下越大,天頓時暗了下來,不斷傳來炸響的雷聲和遠處山洪奔涌的吼叫聲。雨水淋濕了曹明剛的小腿,很快濕透了褲子,他不由打了個冷顫,向里靠了靠,后背貼住了劉茜的前胸。劉茜看不到洞外的情景,被擠得頭碰到了巖石上,她以為曹明剛是在借機和自己親近,惱怒地說:“躲開!”一把推開曹明剛,鉆出山洞。他不知出了什么事,伸手扯住劉茜的衣襟,說:“回來,快回來!”她用力掙脫他的手,躲閃著向后跳去。“危險!”曹明剛話音沒落,劉茜一腳踏空,從山坡滾了下去。他怔住了。事情發生得太突然,只見雨幕中一點紅色向溝底越滾越遠,變得模糊不清。“劉茜!”曹明剛第一個反應就是呼喊著跳出山洞,向坡下追去。透過雨幕,他看到河水中一團紅色正向下游沖去。他順著河岸猛追,直到超出了水中的劉茜,才縱身跳到河里,向她游去。她發覺挎包還掛在身上礙手礙腳,便急忙甩掉,沉重的挎包立刻沉入水底,消逝得無影無蹤。他渾身頓感輕松,奮力向劉茜靠近。這時河水流速極快,勢頭特猛,曹明剛越發感到劉茜處境危險。他拼足全身的力氣,玩命地向她靠攏,總算抓住她的衣領,左手將2.危險的洪水石洞太小,石洞前是一道山坡,和對面的山夾出條溝谷。曹明剛堵在洞口,為劉茜遮擋著。雨越下越大,天頓時暗了下來,不斷傳來炸響的雷聲和遠處山洪奔涌的吼叫聲。雨水淋濕了曹明剛的小腿,很快濕透了褲子,他不由打了個冷顫,向里靠了靠,后背貼住了劉茜的前胸。劉茜看不到洞外的情景,被擠得頭碰到了巖石上,她以為曹明剛是在借機和自己親近,惱怒地說:“躲開!”一把推開曹明剛,鉆出山洞。他不知出了什么事,伸手扯住劉茜的衣襟,說:“回來,快回來!”她用力掙脫他的手,躲閃著向后跳去。“危險!”曹明剛話音沒落,劉茜一腳踏空,從山坡滾了下去。他怔住了。事情發生得太突然,只見雨幕中一點紅色向溝底越滾越遠,變得模糊不清。“劉茜!”曹明剛第一個反應就是呼喊著跳出山洞,向坡下追去。透過雨幕,他看到河水中一團紅色正向下游沖去。他順著河岸猛追,直到超出了水中的劉茜,才縱身跳到河里,向她游去。她發覺挎包還掛在身上礙手礙腳,便急忙甩掉,沉重的挎包立刻沉入水底,消逝得無影無蹤。他渾身頓感輕松,奮力向劉茜靠近。這時河水流速極快,勢頭特猛,曹明剛越發感到劉茜處境危險。他拼足全身的力氣,玩命地向她靠攏,總算抓住她的衣領,左手將她攔腰抱住。劉茜一動不動,不知是死是活。雨慢慢停了,曹明剛長長吁出了一口氣。他把劉茜抱到草地上放平,手伸到她的鼻子下,覺出一絲微弱的呼吸,他心里一塊石頭落了地,也無力地躺倒了。劉茜抬起沉重的眼皮,這是在哪兒呀?是死了,還是活著?雙手四下里摸索著,她觸到冰冷潮濕的土地,感覺到了堅實而可靠。她想坐起來,稍一動,身上就劇烈疼痛,所有的筋骨仿佛都被抽掉了,軟得連抬手臂的力氣也沒有。她轉動著眼睛,一眼看到了曹明剛,發現他躺在她身旁不遠的地方。她如夢般猛然坐起,雙手在身上一陣亂摸,謝天謝地!那個蛇皮包仍挎在肩上,她抓起來,雙臂緊緊地把它摟在懷里,像摟著死而復得的珍寶。她撫摸著,輕輕地撫摸著。劉茜想:曹明剛沒有落水,他怎么也在這里呢?難道是他救了我嗎?曹明剛你這情我領了,我會在以后回報你。不過……她暗暗提醒自己:不要說話,更不能優柔寡斷,原諒了曹明剛。想到此,她下意識地又摸了摸那蛇皮包。過了一會兒,曹明剛搖搖晃晃地站起來。眼看著天色已晚,他一定要盡快找到一個背風的地方,以熬過又濕又冷的夜晚。剛才在洪水中為救劉茜,他一急,把身上的背包給扔掉了,里面裝著他們全部的食品,他隨身只剩下半盒泡碎的香煙,一只氣體打火機和掛在腰上的一串鑰匙,上面有一把不大的水果刀。這就是他現在的全部財富。曹明剛沒有說話,甚至沒多看劉茜一眼,獨自向前走去。

Tags: 離婚

本文網址:http://www.vgzhbx.tw/gushihui/155439.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