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故事會 > 

貓蠱

來源:網絡整理 作者:佚名

  蠱是中國古代遺傳下來的神秘巫術。傳說,人一旦中蠱,要么癡癲瘋傻,神思恍惚;要么萬蟻噬心,痛不欲生,最終都會受盡蠱毒折磨而亡。

  蠱的種類五花八門,但從來沒聽說有貓蠱。那么,貓蠱是什么蠱?

  1.黑貓再現

  劉杰今年 32 歲,老婆趙珍平比他大了整整 10 歲。兩人住在趙珍平前夫留下的大別墅里。

  最近,一到半夜,總有一只貓在別墅外面“喵嗚,喵嗚”地叫,聲音既響亮又怪異,吵得劉杰和趙珍平沒法入睡,讓劉杰很惱火。

  劉杰本來想等趙珍平睡熟之后,將買回來的藥下到她的水杯里。這老女人總會半夜口渴,床頭柜放著一只水杯,半夜醒來總要喝幾口水。劉杰跟她一起生活了 3 個月,這習慣他已經熟悉了。但這該死的貓這么吵,趙珍平哪里睡得著?劉杰惱起來,便起床下樓,要去將那只貓攆走。

  打開大門,借著路燈微弱的光亮,劉杰看到那只貓了。那是一只黑貓,一邊高聲叫喚,一邊焦躁地在花園的圍墻上踱來踱去。這讓劉杰有些恍惚,這貓的模樣,太熟悉,像……阿缺?

  劉杰一時有點驚嚇,他揉著眼睛不敢上前,以為是自己產生了錯覺。這時,趙珍平穿著睡裙也下樓了,一看到那貓通體烏黑的皮毛,喜歡上了,用哄小孩似的聲音沖貓叫:“咪咪,你是餓了嗎?乖,過來,我給你吃的。”

  一只野貓哪會聽從一個陌生人的召喚?但偏偏這只貓就聽,它“喵喵”地叫著,緩緩地走過來,一步步走進了別墅的大門。

  屋內的燈光雪亮雪亮,照在貓身上。劉杰一見之下,像見了鬼,嚇得一連倒退了兩步。貓的皮毛墨黑如漆,渾身上下沒有一根雜毛,像一只黑色的幽靈。它的右耳,豁了一個口!

  一見貓右耳上的豁口,劉杰差點嚇癱了。這絕對是曾怡的貓,名字叫阿缺!

  曾怡是劉杰的前妻,兩人在一起生活了一年。劉杰也和這只叫阿缺的貓一起呆了一年,他太熟悉了。劉杰弄死曾怡后,離開那座城市已經整整一年,搬到了千里之外。阿缺怎么找到他的?找他干什么?

  聽說過狗千里尋主的故事,可沒聽說過貓千里尋主呀。再說,劉杰不是貓的主人,貓用鋒利的爪子撓過劉杰,劉杰幾次差點將貓踢死。他倆之間,是敵人。

  貓隨趙珍平上樓去了,就像從這夜幕里撕下的一塊黑布,潛進了這幢別墅。劉杰倚著大門,一顆心“咚咚”直跳,漸漸地,他冷靜下來。這應該是不可能的事情,就算一只貓能遠涉千里來到這里,可這城市有將近千萬的人口,怎么找得到他?這不可能是阿缺,只是一只長得與阿缺有些相像的貓罷了。

  劉杰上樓去,看到趙珍平倒了一點牛奶在盤里,讓貓舔。他心里十分惶恐,往前走了幾步,希望能看出這只貓與阿缺的不同。劉杰剛一靠近,黑貓不舔牛奶了,“嚯”的一聲齜出了牙,脖子上的毛全炸開來,弓起了背,一雙藍幽幽的眼睛盯著他。那架式,隨時要撲過來。

  劉杰的心一陣緊縮,就是阿缺!這神態他太熟悉,阿缺永遠這么敵視他,他一挨近,阿缺就會炸開脖子上的毛發,弓起背來,齜著牙,發出恐嚇聲。他最后一次和阿缺較量,阿缺也是這副模樣,然后重重地撓了劉杰的脖子,撓出血來。

  難道這畜生聽得懂人話?曾怡讓它幫她報仇,它真的就來了?這是一件很詭異的事情,劉杰覺得心里有一股寒意在升騰。

  阿缺的突然出現,讓劉杰的心亂起來,也打亂了他原有的計劃。他幾乎不敢看這只貓,只得去另外一個房間睡了。劉杰睡不著,他本來刻意將有關曾怡和這只貓的記憶給塵封了,現在又都浮現出來。

  2.前妻之死

  劉杰與曾怡結婚是兩年前的事。那時他 30 歲,曾怡 35 歲。一個男人很少會選擇比自己大 5 歲的女人結婚,而且這女人一點也不漂亮。但劉杰選擇了,因為他知道,曾怡有錢。

  曾怡沒有生育能力,她老公發財后,就以此為由將她給蹬了。離婚時曾怡分得了300 萬元的財產,房子也歸了她。劉杰就是沖著那 300 萬和那套房去追求她的。

  從結婚那天起,劉杰就天天暗地里在曾怡的水杯里放藥物,一種能讓人厭食的藥物,讓人一聞到食物的味道就惡心反胃,毫無食欲。

  曾怡很快就吃不下東西,總是惡心想吐。起初她還很欣喜,以為是自己的不孕癥不治而愈,是懷孕的妊娠反應,跑醫院去檢查,結果根本就不是這么回事。

  曾怡一天天瘦下去,醫生也查不出消瘦的原因。醫生懷疑她患上了厭食癥,給她開了藥。一回到家,劉杰悄悄將醫生開的藥丸倒進馬桶里,卻將減肥藥裝進了藥瓶子里。

  劉杰做這些的時候,阿缺就像一個幽靈,在他身后用藍幽幽冰冷的眼神盯著他。它不就是一只貓嗎?又不會說話,不會將看到的告訴曾怡。劉杰大可不理會它。但這畜生的目光讓劉杰的感覺很不好,他覺得像是被監視了,所以他就踢了貓一腳,踢得阿缺在地上翻了個筋斗,痛得“喵喵”地逃走了。

  這件事之后,阿缺就對劉杰有了敵意,一見到劉杰就會齜牙。劉杰哪容得一只小畜生對他這態度?越發地踢它。阿缺也經得住踢,反而不屈不撓,劉杰走到哪兒,它跟到哪兒,在劉杰身后弓著背,炸開脖子上的毛,做出伺機進攻的態勢。它不像一只貓,它的性子其實很像是一只豹子,只是個頭小點。

  曾怡吃了瓶子里的藥,更不如從前了,不但厭食,還拉肚子,瘦得只剩個骨架時,不得不住進了醫院。在醫院里,劉杰沒機會換藥,曾怡的病漸漸好起來,開始吃東西了。住了一個月便回家了。但一回到家,劉杰又有了機會,于是,曾怡又厭食起來……

  這樣反反復復,曾怡已經真的患上了厭食癥,也就越來越難治。到第三次出院,曾怡已經對劉杰有了懷疑。當劉杰躲在衛生間里將那些從醫院帶回來的藥倒進馬桶時,身后有了動靜,一回頭,嚇一大跳,曾怡和阿缺就站在他的身后,兩雙哀怨的眼睛正盯著他。

  曾怡冷冷地說 :“我說呢,為什么我一回到這個家,就患上厭食癥。居然是你在做手腳!”曾怡轉身想回房間拿手機報警,她病怏怏的,走路搖搖晃晃,剛進房門,劉杰就追上來,抓住她將她扔到了床上,然后,用膠帶將她的手腳綁起來,讓她動彈不得。劉杰這樣做時,那只黑貓就在旁邊凄厲地叫著,上躥下跳,不斷地對他齜著牙,發出“嚯嚯”的惱人的聲音。

  曾怡躺在床上,氣喘吁吁地對貓說 :“阿缺,咬他,快咬他!”

  貓畢竟不像狗,不會聽到主人的命令就向別人發起進攻,它只會凄厲地叫,焦躁不安地上躥下跳。

  曾怡流著淚,有氣無力地問 :“劉杰,你為什么要這樣對我?”

  劉杰不答話,拿膠帶要去封曾怡的嘴,曾怡轉動著腦袋,絕望地對著她的貓,哀怨地說 :“該死的阿缺,我對你那么好,關鍵時候,你居然不幫我?你咬他呀!”

  曾怡的掙扎是虛弱的,說話的聲音也是虛弱的。她剛與劉杰結婚時體重 120 斤,短短一年時間,她瘦到只有 70 斤,儼然一副活骷髏,根本沒有半點力氣。但阿缺像是聽懂了她的話,突然跳到床上,然后一縱身,撲到劉杰的肩膀上,狠狠地在劉杰的脖子上撓了一爪。

  這一爪快、準、狠,貓爪子像刀片似的,一下在劉杰的脖子上劃開一道口子。劉杰痛得差點叫出聲,待貓剛一落地,他就憤憤地抬起腳來。阿缺被踢得凌空飛起,身體重重地撞擊在對面的墻上。它慘叫著爬起來,趕緊跳窗逃了。

  阿缺再也不敢進到房間來,但它也沒離開,不時跳到窗臺上,沖劉杰叫喚,或者發出幾聲恐嚇聲,劉杰只要一回頭,它就逃得沒影了。

  劉杰拿來一把椅子,坐在床前,看著床上那個女人,他能一坐就是一天。四目相對時,他能看到曾怡的眼淚像斷線的珠子,不斷地從眼角往下滾落。

  劉杰溫柔地給曾怡拭去淚水,安慰道 :“你已經患上厭食癥了,不吃不喝也不會有饑餓感。你就好好地去吧,我會感謝你的。這是沒辦法的事,我需要你的錢。”

  一天,兩天,三天。劉杰不給吃,不給喝。曾怡眼角流下的眼淚越來越少,終至枯涸。第三天,劉杰將捆綁曾怡的那些膠帶全給解了,嘴巴上封的膠帶也給揭了。那時候曾怡已經奄奄一息,沒有力氣反抗也沒有力氣呼救。這時候解開捆綁的東西,可以讓她的血液在體內循環,不會留下什么淤痕。縱使警察來檢查,也發現不了什么。

  就在那天傍晚,曾怡咽氣了。她體內的養分早已耗盡,三天不吃不喝,就去了。她臨死前看了劉杰最后一眼,嘴唇動了動,劉杰將耳朵湊過去,只聽到蚊囈般微弱的幾個字 :“……會報仇的!”

  劉杰苦笑一聲,對她說 :“人死如燈滅,誰來幫你報仇?”

  窗臺上傳來一聲凄厲的貓叫,是阿缺。它像是在應答曾怡的話。

  曾怡一個親人也沒有,所以自始至終,沒人上門,也就沒人知道曾怡是怎么死的。沒人懷疑劉杰,因為曾怡早已瘦成了一個骷髏,死是遲早的事。鄰居也都知道她得了厭食癥,餓死也在情理之中。

  劉杰得到了曾怡的錢,再將房子賣了,他手頭有了 500 萬。心滿意足地離開時,阿缺在他面前上躥下跳,齜著牙直叫。新房主樂了:“貓都是很溫馴的,還沒見過這么兇的。我喜歡,就給我養著吧!”

  3.人貓對峙

  劉杰早晨醒來時,趙珍平正坐在梳妝臺前化妝,屋內已不見貓的蹤影。趙珍平告訴他,昨晚他睡下不久,那只貓就離開了。

  劉杰心里輕松許多,看到趙珍平化妝,就知道,她這是要出門了。這是好機會,她出門就得開車,給她下點藥,很容易就能出個車禍什么。劉杰不動聲色地在別墅里轉悠了一圈,王嬸買菜去了。屋里沒旁人,時機正好。

  劉杰拿了只水杯,躲到客廳,從口袋里掏出小紙包,紙包里是一小撮白色的藥粉,他用指甲挑了那么一點點,撒進杯里,然后,給杯里倒上了水。看一看,聞一聞,真如賣貨的人所說,無色無味。

  劉杰端著水給趙珍平送去,趙珍平正在抹口紅,接過來擱在梳妝臺上,一張嘴笑成血盆大口,目光流轉地問 :“你幫我倒的?”

  劉杰微笑著點一點頭。趙珍平旋即轉身,撲進了他的懷里,嗲聲嗲氣地說 :“老公,你對我真好。”劉杰聽到這樣的話就渾身起雞皮疙瘩,但他忍著,說:“知道我對你好,就趁熱喝了吧,別等一會兒涼了。”

  “嗯。”趙珍平應一聲,還來不及離開他的懷抱去拿杯子,劉杰的目光直了,他看到了一個黑影,出現在窗臺上,是阿缺!

  阿缺從窗臺跳上梳妝臺,“啪”的一聲,身體撞倒了水杯,水杯從梳妝臺上滾落下來,掉在地板上,摔成了碎片,水淌了一地。旋即,阿缺跳回窗臺,“喵”地叫一聲,跳了出去,身影從窗臺上消失了。

  劉杰驚駭了。這僅僅是巧合嗎?昨天晚上,他想趁趙珍平睡著了給她下藥,這只該死的貓出現了,鬼哭狼嚎吵得趙珍平沒法入睡。現在,他將藥粉成功地放進了水杯,貓又從天而降,打翻了水杯。這還是貓嗎?它知道劉杰的計劃,也知道怎么阻止他。這讓劉杰悚然心驚。

  王嬸買菜回來了,趙珍平收拾完水漬也要出門,劉杰沒有機會再給趙珍平下藥。

  劉杰很不安,趙珍平開車出去后,他一直被一種詭異的感覺給包裹著,再加上昨晚沒有睡好,他便懨懨地歪在床上睡了一覺。剛一睡著他就做了個夢,夢見曾怡來找他了。曾怡還是那副瘦得皮包骨頭的樣子,飄飄忽忽地來到他的床前,說 :“……會報仇的!”

  “誰會報仇?”劉杰不害怕。“喵——”像是回答他似的,傳來了一聲貓叫。他看時,阿缺正站在曾怡的腳邊,齜著牙,藍幽幽的眼睛盯著他。劉杰心里有點發毛,但他還是故作鎮定,問 :“你以為一只貓能給你報仇?”

  曾怡冷森森地笑起來 :“你以為它僅僅是一只貓嗎?如果只是普通的貓,它能不遠千里找到你?能在你害人時及時出現,阻止你?”

  劉杰驚問 :“不是貓,那它是什么?”

  “你聽說過蠱嗎?一種古老的巫術。告訴你吧,我將阿缺制成了貓蠱。它會讓你痛不欲生,活活將你折磨死的。你信不信?”

  劉杰的牙齒開始打架 :“不……不信。”

  像驗證曾怡的話似的,阿缺突然“嚯”地發出一聲恐嚇聲,然后,身子不斷膨大,一轉眼,成了一只豹子,躍上床來。劉杰嚇得大叫一聲 :“媽呀!”醒了過來。

  劉杰意識到只是做了一個夢時,他才長長地吁了一口氣。抬手摸額頭,額上已沁出許多汗來。他剛揩了一把汗,整個身子一下子僵住,他看到阿缺了,阿缺真的站在他的床前!藍幽幽的眼睛緊盯著他,不聲不響。

  這是夢還是現實?劉杰徹底慌了神,他將門關得嚴嚴的,貓是怎么進來的?難道,它真的不是一只普通的貓,是貓蠱?曾怡讓它復仇來了?劉杰嚇得一骨碌坐了起來。

  如果是一只普通的貓,在一個陌生的環境里,一個人突然翻身從床上坐起,一定會受了驚嚇當即逃走。但是,阿缺沒有,它反而受了刺激,興奮起來。它“嚯”地一下齜出了牙,雙眼緊緊地盯著劉杰,然后,它伸出前腿,慢慢往床前走過來。這完全不是一只貓,沒有貓敢對人這樣。它完全像一只準備捕食的豹子。它一步步地逼近,身子弓著,腿謹慎地往前邁著,齜開的牙雖然細,但卻尖利。

  在劉杰的眼里,它已經不是一只貓了。劉杰心里冒出生生的恐懼來。看這架式,阿缺很快就要撲上來了,他只能順勢抓起枕頭,護住自己的脖子,和它對峙。

  一人一貓,箭在弦上。但就在這時,房門被人“咚咚咚”地敲響了,保姆王嬸在門外問 :“先生,太太中午回不回家吃飯?”

  房門突然“咚咚”一響,對峙的局面一下子被打破了,那只貓被身后突然的敲門聲驚嚇了,所有兇神惡煞的模樣突然消失不見,一下子躥上窗臺,跑了出去。

  原來,它是從沒關嚴的窗戶里鉆進來的。

  5.孤注一擲

  一場夢驚出劉杰一身冷汗。阿缺與他的對峙讓他開始懷疑那不是夢,那也許真是曾怡的鬼魂,那么,曾怡說的貓蠱又是怎么回事?

  劉杰特地上網查,遺憾的是,他沒查到貓蠱,只查到蛇蠱、金蠶蠱等十多種蠱。每種蠱看下來,他的冷汗也就流了下來,原來這些蠱都可以讓人癡癲瘋傻,萬蟻噬心,最終要了人命。這讓劉杰神思恍惚。難怪阿缺這么一只貓,卻知道他想加害趙珍平的想法,并能阻止他,敢情它不是一只普通的貓,它成了貓蠱?

  劉杰決定殺死阿缺。不管貓蠱的說法是真是假,他加害趙珍平的計劃已經被阿缺阻止過兩次,現在只有一次機會了。阿缺若不死,這次機會也許又會被它給破壞掉。

  劉杰從高爾夫球桿袋里抽出一根球桿,下樓來了。他知道,阿缺一定在附近,在某個隱蔽的角落窺視著他。

  花園的每一個角落劉杰都察看過了,沒有貓的蹤跡,阿缺就像一塊黑影,陽光一照就蹤影全無。劉杰找了好久,最后,劉杰終于發現,阿缺站在二樓他房間的窗臺上,正往他的房間里窺探。

  這讓劉杰的心一緊,這畜生真在打探他房間的動靜,想尋找進攻的機會呢。劉杰慶幸自己出來了,不然自己在明處,貓在暗處,自己多么被動。現在好了,自己在暗處,阿缺在明處了。他悄悄地在一叢冬青后藏了起來,注視著阿缺的動靜。

  阿缺往房間里打量一番,很明顯是發現房間里沒人了,想轉身走掉,但它就要從窗臺上跳下時,又猶豫了,向四周顧盼一陣,又突然鉆進了窗戶里,倏地一下便從窗臺上消失了。就像小偷進別人家前先察看一番有沒有被人發現似的,它的行動不像一只貓,它比貓更謹慎,更智慧。

  劉杰顧不了那么多,他迅速從冬青背后站起來,跑了回去。進了門,他脫了鞋,躡手躡腳地上樓,不發出一點聲音。阿缺不是想潛進他的房間搞偷襲嗎?那他就讓它自投羅網。

  劉杰將房門打開一條縫,往里窺視,里面并沒有貓,靜悄悄的。怎么可能?他明明看到它從窗戶里進來了,難道,它又出去了?劉杰返身將門關上,赤著腳在地板上行走,他也變成了一只貓,一點聲音也沒有。劉杰走到窗前,從敞開的窗口往外望,外面也沒有貓的影子。奇了怪了,那畜生去哪了?他心里這么嘀咕時,猛地聽到身后“嚯”的一聲低吟,驀然回頭,看到它了。這只貓好狡猾,居然在床上,躲在疊得四四方方的被子后面,此時咧開嘴,齜出牙,面對著他。

  劉杰有些心驚,貓的智慧讓他心驚。它居然知道躲在被子的后面。如果劉杰沒有發現它的蹤跡,像平時一樣進了門,往床上一躺,全無提防,阿缺真的可以突然沖上來咬住自己的脖子。劉杰后怕得背脊發涼,好在自己已經發現了它,手中還有武器,它是什么蠱,自己也不怕了。一個人不可能打不死一只貓!劉杰慢慢伸出手來,從身后將窗戶關上了。門已關上,窗戶也關上,阿缺還能往哪里跑?他雙手緊緊握住球桿,舉了起來。

  阿缺站在床上,四條腿興奮得直顫抖。是的,劉杰看到它的腿在顫抖,抖得很厲害,它一邊抖,一邊齜出牙,弓起背打算撲上來。劉杰可不能等它先進攻,他舉起球桿猛地跨前一步,一桿砸了下去。

  “嘭”的一聲,球桿砸在席夢思上,彈了起來。沒砸中。阿缺躲過這一擊,掠出一道黑影,撲上來。劉杰嚇得連退兩步,也躲過這一撲,貓落在地上,劉杰揮桿而上,又是一桿砸下,“咚”的一聲巨響,球桿砸在木地板上的聲音震得整幢別墅都聽得見,但他還是沒砸著阿缺,阿缺身子一扭,躲過了。不過阿缺這一躲,躲到劉杰腳邊來了,他飛起一腳,這腳踢得準,正踢在貓肚子上,阿缺被踢得飛起來,幾乎是一條直線,撞向對面的墻壁,然后又直直地沿著墻壁墜落。

  機會多難得,劉杰追過去,揮起球桿,一桿砸下,正正地砸在貓背上。伴隨著“咔嚓”一聲,他聽到阿缺“嗚”的一聲怪叫,不動彈了。這聲叫不像貓叫,更像是一聲女人的哭泣。

  管它是叫還是哭。劉杰舉起球桿,想往阿缺腦袋上再來一擊。但就在這時,房門突然被人敲響了,保姆王嬸在門外緊張地問 :“先生,怎么了?”王嬸被巨大的響聲驚動,趕了過來。

  劉杰怔了一怔。他不想讓保姆看到他正在打一只貓,這是多么怪異而且殘忍的事。在趙珍平死亡以前,他不能有任何怪異的舉動,現在的警察疑心很重,他得表現一切正常。他迅速用球桿勾住阿缺的軀體,一掄桿,阿缺的身子飛落到床上,正落在阿缺剛才躲藏的位置,被那床疊起的被子擋住。

  房門被推開了,王嬸站在門口。劉杰輕松地舉著球桿,說:“沒什么,我在練揮桿呢。”

  “先生去花園里練吧,別將家里的東西砸了。剛才是不是砸了什么東西?”王嬸想走進房間看個究竟,劉杰只得坐回到床上,彎起腿來將那只貓給圈住了,不想讓王嬸看到。他知道那只貓已經死了,眼里的光已漸漸散去。劉杰沖王嬸揮了揮手 :“沒你什么事,出去吧。”

  在劉杰再三的命令下,王嬸只得帶上房門離開了。腳步聲剛一離去,劉杰就感覺到大腿一陣刺痛,他痛得差點叫出聲,低下頭來,他駭住了。那只本來已經死了的貓不知什么時候又活了過來,張開嘴咬在他的大腿上。

  貓的脊椎早就被打斷了,眼神也早就渙散。可古話說,貓有九條命呢,它居然活了過來,還咬了他。這事吊詭得讓劉杰心里發毛,他嚇得跳起來,阿缺就掛在他的大腿上,如同縫在他褲子上的一只黑袋子,蕩來蕩去。劉杰掄起拳頭,在貓腦袋上狠狠砸了一拳,阿缺的身體這才掉了下去,躺在地上,一動也不動了。劉杰低下頭,發現阿缺雖然死了,但雙眼還在看著他,藍幽幽的,目光冰冷,那冰冷的目光直鉆進他心里去。

  6.揭秘貓蠱

  阿缺總算是死了。劉杰一直等到它的尸體冷透,才放心地將它從窗口扔到了屋后的草叢里。他將地面的血跡清理干凈,這才記起來察看自己腿上的傷。還好,大腿上只有四只牙印,咬得不深,流了一點血而已。劉杰找來云南白藥,在傷口處撒上藥,然后用創可貼貼住。

  到這時劉杰才松了一口氣。阿缺已經死了,還有誰能找他報仇?還有誰能阻止他的殺人計劃?他只等待趙珍平回來。就在今晚,等趙珍平睡熟之后,等保姆王嬸睡熟之后,他就可以將麥角酸二乙酰胺放進趙珍平的水杯,神不知鬼不覺。

  趙珍平在傍晚時回來了,但她不是一個人回來的,帶回來兩個姐妹,進門就沖他嚷 :“快點快點,我們要去外地看演唱會,搞到票了,你跟我們一起去。”

  這倒是個好機會,讓趙珍平死在外面,總比死在家里讓他更安全。劉杰本來一向不愿跟趙珍平一起出門,跟一個比自己大十歲的老女人勾肩搭背走在一起,太沒面子,但這次,他答應了。

  車由劉杰開,開了 4 小時才到目的地,看完演出,已經是半夜,回到賓館,他還惦記著給趙珍平下藥呢,但一歪到床上就睡著了。他太累了。

  第二天再開車回來,又是 4 個小時,人累得夠嗆。到家時,劉杰疲倦得躺上床睡了一覺。

  剛睡著,門就開了,一只渾身烏黑的貓躡手躡腳潛進屋來,縱身一躍,跳到床上來。劉杰睜眼望去,渾身的血液就凝固了。黑皮毛,右耳豁了個缺口,是阿缺!自己不是將它打死了嗎?它怎么又活了過來?他嚇得想翻身坐起,但已經遲了,阿缺離他太近了,猛地撲上來,就一口咬住了他的脖子,他的氣管好像一下子就被咬穿了,漏了氣,沉重的窒息感讓他再也無法呼吸。他只得拼命蹬著雙腿,蹬著蹬著,他醒了,阿缺不見了。但是,劉杰還是喘不上氣來,喉嚨緊縮著,像是阿缺還咬在他的脖子上一樣。

  劉杰拼命用雙手拂著脖子,脖子上光滑得很,什么也沒有。但就是有一只無形的阿缺咬住了他的脖子,讓他無法呼吸。劉杰的一顆心被恐懼緊緊攫住,他嚇得滾下了床,當他的身體重重地撞擊在地板上時,脖子上的緊縮感才一下子松了,像是阿缺終于松開了口,他終于長長地喘上了一口氣。

  趙珍平聽到動靜,走進房間,問他怎么了。劉杰答不上話。詭異的感覺讓他像是服用了致幻劑,分不清夢境和現實。他只得躲到外面的花園里去。在花叢里坐下來,心情好了一些,但他還是呼吸困難,還是覺得阿缺依然咬在他的脖子上。劉杰這才又記起了那個詞,“貓蠱”。難道,真的是貓蠱,哪怕阿缺死了,自己還是中了蠱?

  在花園里呆了一個多小時,劉杰感覺好些了,便回到屋內。他發現,趙珍平也睡覺了,看來她也累了,睡得打起了鼾。而王嬸這會兒在樓下收疊晾曬的衣服,一時半會兒還上不了樓,這時候是給趙珍平下藥的最好機會呀。劉杰悄悄拿起一只水杯,掏出藥包,將剩下的藥粉統統倒進水杯,然后,到飲水機那里倒水。水從水管里流了出來,但劉杰嚇得當即睜大了眼睛,那流出來的水居然是黑色的!

  不,那不是水,是一只貓尾巴,從水管里鉆了出來,接著,是貓屁股、貓身子、貓頭,一整只貓從管子里擠了出來,一出來瞬間變大,變成了阿缺。真的是阿缺,右耳朵還豁了個口。它一出來就“喵”地叫了一聲,還沖劉杰齜開了牙。

  “咣”的一聲,劉杰嚇得扔下了杯子,杯子在地上摔得粉碎,阿缺的身體也就在地面攤開,黑黑的,攤成一塊毛毯,像水一樣,直往劉杰的腳邊流動。

  劉杰嚇得大叫 :“別過來!別過來!”他一直躲到了墻角落里。

  響聲驚動了趙珍平和王嬸,王嬸首先從樓下趕了上來,一見劉杰這副模樣,緊張地問 :“先生,你怎么了?”劉杰抬頭看去,這瘦瘦的女人哪里是保姆?是曾怡!曾怡冷冷地盯著他,說 :“……會報仇的。”

  趙珍平也從房間里奔了出來,劉杰嚇得往趙珍平身邊躲,但他聽到一聲尖利的叫聲 :“喵——”他驚駭地抬起頭來,就這一瞬間,一切都變了,趙珍平已經不是趙珍平了,她變成了阿缺,是放大了的阿缺,阿缺已經長成了一只豹子,沖著他大叫 :“喵——嗚——”

  劉杰嚇得重新縮回墻角落里,他不敢看眼前的這兩個人,緊緊地閉上了眼睛,大叫大嚷 :“別過來,別過來!”

  劉杰終于聽到人話,是趙珍平的聲音。趙珍平急切地問 :“杰,怎么了,杰?”

  睜開眼,劉杰看向趙珍平,趙珍平又變成了貓,連她最后一聲“杰”也變成了“喵”。他只得再次閉上了眼睛。劉杰知道,一切都是幻覺,說話的那人不是阿缺,阿缺是一只貓,不會說話,那還是趙珍平。他戰戰兢兢地說 :“蠱!”

  “什么鼓?”趙珍平驚恐地問,她以為是鑼鼓的鼓。

  “貓……蠱!”劉杰答完就仰面倒了下去,他雙目緊閉,嘴角流涎。

  劉杰被送去了醫院,醫生確診,他患上了狂犬病。醫生在他的大腿上找到了傷口,根據傷口的牙痕,他們確認,劉杰是被貓咬的,是貓將狂犬病傳給了他。狂犬病的臨床表現就是這樣,呼吸困難,害怕水,會有幻覺……

  最終,趙珍平和保姆在房子后面找到那只死貓,醫生通過檢查,確認這只貓生前患上了狂犬病,它焦躁地踱來踱去,對人具有攻擊性,其實就是患狂犬病的表現,劉杰就算不打它,它也活不過兩天。

  在醫院里躺了五天,五天后,劉杰死了。根據他的遺囑,他的500 萬,歸了趙珍平。

  劉杰至死都沒弄明白,咬他的貓,并不是阿缺。阿缺被買曾怡房子的人收養了,一直活得好好的。咬他的只是一只野貓,這只野貓不久前才被一只瘋狗咬豁了耳朵,其實它的耳朵豁得沒有阿缺厲害,長相也與阿缺有很大的區別,只是兩只貓都有烏黑的皮毛罷了。

  沒有什么貓蠱,一切只是心魔。

Tags: 貓蠱

本文網址:http://www.vgzhbx.tw/gushihui/155436.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猜你喜歡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