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故事會 > 

瞧這一家子

來源:網絡整理 作者:佚名

  一個大熱天的早晨,居委干部沈大姐陪著小保姆走向一幢公房。小保姆叫洪娣,別看她小,今年才25歲,她可是在上海已經打拼了好幾年。什么樣的東家都見過。可今天卻讓她遇到了從來沒見過的一家子。沈大姐只介紹這個東家人很好,三代人相處,都很忙,白天幾乎都不在家,家務不多,幫著打掃打掃,洗點衣服什么的。每天兩個鐘點,費用不計較。其他也沒說什么要求。洪娣一聽立即答應了。今天一早就跟沈大姐去上門服務。

  這是上海的老公房,六層樓,東家住在304。房門虛掩著,不用敲就推開了。門一開,把門外兩個女人嚇得趕快倒退出來。原來房間里三個男人上身赤膊,下身一條短褲,分別從衛生間出來。這三個男人分別是老爸大龍,兒子小龍,孫子龍仔。老爸大龍今年快60歲,一家小食品廠老板;兒子小龍今年30出頭,出租車司機,孫子龍仔8歲,讀小學。

  這對父子都是光棍,老爸幾年前喪偶,兒子小龍和老婆分居,但沒有正式離婚。

  沒有女人的家就像廢品回收站,房間一塌糊涂,東西亂放。一切都亂了套。所以大龍托居委沈大姐幫忙找個好一點的保姆,每天幫助打理家務。

  洪娣第一次上門,看到三個幾乎赤條條的男人,一個姑娘家怎么受得了,跟沈大姐說另找別人吧,她不想干。沈大姐很老到,拉著姑娘的手,教訓起龍家那幫人:你們這幾個男子漢好意思嗎?門也不關,衣服也不穿,你叫我們姑娘怎么上門服務?龍家父子一邊趕緊穿上衣一邊道歉:不好意思,不好意思,不知道你們一早上門。大龍起手給孫子一個頭搭:快去穿上衣!像什么樣子。孫子臉一扭:我還沒有拉屎呢,你們大人占著馬桶不下來,憋死我呀。小龍怪他老爸約好保姆怎么事先不告訴大家。弄得大家好不狼狽。

  這時父子倆才注意到門口站著位長得干干凈凈,漂亮標致的姑娘。那身打扮一點也看不出是農村來的,低領體恤短袖汗衫,緊腰束得胸脯高高的。下身白色短褲,青春性感。兩個男人本能地心里動了一下,兩眼都放光。父子倆同時對洪娣發出熱情的招呼,下意識地將臺子上啤酒瓶、隔宿的飯碗這些亂七八糟東西收拾起來,這一切動作不像是迎接保姆而像迎親差不多。兩個女人在一邊看著兩個男人動作笨拙,慌里慌張爭著做家務,看不懂:既然這么勤快還要雇保姆干什么?小龍將沙發上短褲襪子偷偷拿走,不好意思地沖著洪娣笑笑。洪娣這時感覺這家男人還不壞,至少在女人面前知道不好意思。斷定知羞恥的男人對女人不會無禮的,就決定留下服務。沈大姐就對雙方說:那你們談條件吧,我走了。臨走時還不忘對兩個光棍叮囑一句:你們要對人家洪娣“好”一點,我們居委可是保護婦女合法權益的先進單位。說完對洪娣眨眨眼睛,悄悄說:“你放心吧。有事找我。”

  爺倆中規中矩地坐下招呼小保姆:請問你姓啥,怎么稱呼你?洪娣說:我姓洪,洪水的洪。你們就叫我小洪好了。老爸聽到洪水的洪妹子,下意識地對兒子瞟了一眼,見兒子魂不守舍,心想:這妹子上門,會不會像洪水沖進龍王廟,惹出點什么麻煩?

  爺倆搶著要跟洪娣交待,惹得洪娣暗自好笑:你們這里誰當家?大龍說當然是我,我是他爸。我們家就三個男人,沒有其他人。今后,小洪同志,你每天早晨來兩個小時幫我們打掃房子,洗洗我們換下的衣服。行嗎?費用你開。洪娣說:每天早上來,就是這個時間?父子點點頭。兒子補充說:你來的時候最好幫我們買點早點。洪娣說那好辦,你們喜歡吃什么?這一問可亂套了,老爸想吃粢飯豆漿,兒子愛吃煎餅果子,孫子愛吃牛奶面包。老爸一拍桌子:那不行,沒有統一標準,你叫人家小洪同志怎么應付?

  小洪說:那也沒關系,你們加一個鐘點工資讓我買早點。老爸說這成本太高,小洪說:這樣吧,你們祖孫三個的早點,輪著吃,今天粢飯豆漿,明天煎餅果子,后天牛奶面包。調調胃口,天天不同樣,這不是很好嗎?三個男人都點頭稱是。老爸說:這個建議好,今后你洪娣就當這個家吧。兒子小龍朝老爸看看,心里想:老爸你這話什么意思?讓洪娣當這個家,她不就成了家主婆了嗎?她是誰的家主婆?老爸也覺得自己失言,尷尬地笑笑。倒是洪娣不以為然,落落大方地說:你們就這點要求?沒有其他要求吧?大家說就這些。洪娣說:你們要求都提了,現在輪到我提要求了。父子一聽那口吻,心里暗暗吃緊,你一個小保姆對東家也有要求,不就是要多點報酬嗎?且聽你開價。小龍連忙裝得大度:只要你服務好,多幾元錢也無所謂,爸,你說是嗎?老爸一個勁點頭。洪娣說,錢多少我不在乎,人家一個鐘點15元,你們也一樣,不會多要一分錢。父子心里放下一塊石頭,老爸小心地問道:姑娘,你還有什么要求,盡管說,只要我們辦得到的。洪娣說:每天早上這個時間來服務,你們必須把衣服穿好。父子喏喏稱是。洪娣又說:你們不管在廁所還是房間里,我是不進去的,請你們在外面掛牌“里面有人”。父子點頭說好的,應該做到。老爸悄悄地對兒子咬耳朵:我們不是請來小保姆,我們請的是支部書記。兒子說:我們好久沒被女人管了。蠻好。

  從那天起,東家與保姆之間,彼此信守諾言。洪娣按時送早點上門,然后打掃衛生。三個男人知道早上七點半小保姆必定上門,沒人敢睡懶覺,甚至雙休日也早早起來。父子倆從此變得勤快起來,勤換衣,勤刮臉,開始修飾自己。天天衣冠楚楚,打扮好后有意無意地在洪娣面前晃一晃,希望引起洪娣的注意。老爸只要聽到洪娣一句:好精神呀,老頭的心情會好上一天;小龍如聽到洪娣說:你這條領帶好漂亮,小龍就不想換下來。更奇怪的是孫子龍仔要求放學時要小洪阿姨去領他,他不要爺爺陪。他說小洪阿姨會講故事會跟他玩。于是父子商量著跟洪娣說:你能不能加兩個鐘點,每天4到6點,負責接孫子回家然后幫他們燒頓晚飯。洪娣也同意了。

  也怪了,過去這父子倆早上出門有時間,晚上回家沒時間,三個人很少坐在一起吃晚飯。自從洪娣燒晚飯,這父子倆必定同時回家吃飯,老爸回掉好多飯局趕回家,小龍開出租盡量爭取空當把車開回來,吃好飯再出車。都夸洪娣的菜燒得可口,外面吃不慣。其實是洪姑娘“秀色可餐”。有時飯前飯后,洪娣倒過來使喚他們爺倆,說聲醬油沒有了,爺倆搶著上街;洪娣爬高揩窗子時,爺倆搶著打下手,遞抹布,扶椅子,有一次老爸扶椅子時無意間抬頭一看,站在椅子上的洪娣春光外露,老爸看到洪娣短衫里那動人的胸脯,弄得他靈魂出竅。

  洪娣幾乎早晚都在龍家,有時龍家還將水電煤繳費,龍仔的家長會也讓她去對付,將房門所有鑰匙也交給她保管。她儼然成了龍家的主婦。

  意想不到的麻煩也來了。那天下午,接龍仔還早。洪娣趁機洗個澡。這時門鈴響了。來了個不速之客,就是小龍那位分居的龍仔媽。她好幾個月沒有上門,想兒子了,來家看看。敲開門,見一個又年輕又漂亮的女子披著浴衣開半扇門,警惕地對自己打量:“你找誰?”洪娣問。龍仔媽沒好氣,心想:我本來是這個家的主婦,應該我來盤問你才對呀,于是反問:你是什么人?洪娣一聽生氣:哪有這般不禮貌的詢問,保姆也是人呀,今天偏不告訴你身份。反問一句:你找我們家哪一個?龍仔媽一聽“我們家”三個字,心里很是不爽,她在罵小龍這個**,下手這么早,說好分手一段時間,離婚的手續還沒辦,你就把女人領上門了。豈有此理。她一把推開洪娣擋門的手,說:我找小龍!洪娣說:小龍出車,晚上才能回家。龍仔媽一屁股坐到沙發上,打量房間,完全變了樣,一切都整治得井井有條,干干凈凈。她朝站在面前的洪娣瞟了一眼,好一個標致漂亮的女子!小龍這小子蠻有眼光,哪里覓來這么個美女。憑著女人的審美,強烈感到自己的失落。悻悻地問:就你一個人在家?洪娣說:我馬上就要去接龍仔。龍仔媽一聽接龍仔,心里升起一股莫名其妙的情緒,不知是憤怒還醋酸,自己的骨肉如今投向別人懷抱,這讓做母親的最受不了。她半晌才想起一句:龍仔好嗎?洪娣說:龍仔很乖,很聽話。龍仔媽疑惑地朝洪娣瞧瞧,問:“他對你那么親?”洪娣自信地點點頭。龍仔媽一陣悲涼……

  洪娣到現在還沒有搞清楚對方的身份,她只知道小龍曾有過老婆后來離了,其他就不知道。現在面對這個女子,她吃不準關系,只覺得這個女人怪兮兮,有點神經質。她抬頭看看鐘,接龍仔的時間到了,這女人還坐在家里。她就不客氣地問:請問你是小龍的朋友嗎?還是親戚?龍仔媽一聽,嘿嘿兩聲:“小龍沒有提起過我嗎?我是龍仔他媽。”洪娣哦了一聲。這才明白原來如此。龍仔媽看洪娣沒有什么強烈反應,奇怪了,問:“你到底是什么人?”“我是你們家的鐘點工。”洪娣很坦然。龍仔媽長長地吐了口氣,如釋重負。起身說:“龍仔我去接,你忙你的。”

  在接回兒子的路上,兒子一個勁地問:阿姨怎么不來接我?龍仔媽不由得咬緊牙關下定決心,必須盡快結束分居盡早回家,不然失去丈夫還將失去兒子。后果不堪設想。

  不久,龍仔媽果然回到龍家。她回家的第一件事便將洪娣這個鐘點工辭了。說這點家務還用得著請保姆,她完全可以承擔。

  可是龍家這三個男人心情不佳感到郁悶,有好幾天無精打采,也說不出什么原因。

Tags: 保姆 早點

本文網址:http://www.vgzhbx.tw/gushihui/155431.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