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故事會 > 

阿P找恩人

來源:網絡整理 作者:佚名

  晚上八點,阿P坐在餐桌旁,在他面前,擺放著一只精美的生日蛋糕,蠟燭也已點燃,家人們圍在他身旁,唱起了《生日快樂歌》,房間里充滿著喜慶的氣氛。然而,阿P一點都不開心。

  今天,是阿P十六周歲的生日。上周,媽媽姜琴曾經向他承諾,要送給他一份精美的生日禮物,那是一套限量版的機器人模型。阿P興奮不已,每天都盼望著過生日。可是今天,姜琴因為在單位加班,居然到現在還沒有回家。

  “叮咚!”門鈴聲突然響起,阿P忙打開了房門,一臉疲憊的姜琴走了進來。

  “媽,你總算回來了,我的生日禮物呢?”

  聽到這話,姜琴顯得有些尷尬:“阿P,對不起,這兩天我單位的事情太多了,沒有時間給你買機器人模型,改天我再補給你。你看,我給你買了一雙新球鞋。”

  阿P的臉頓時多云轉陰“:我才不稀罕球鞋呢,我要機器人模型!”說著,他氣呼呼地坐到了沙發上,嘟囔道:“說話不算數,太沒意思了!”

  “小壽星”鬧起了情緒,大伙兒也高興不起來了,紛紛上前勸慰。但是,任憑大家如何勸說,阿P始終悶悶不樂。

  這時,外婆龍雪芳走到了他的面前,柔聲說道:“阿P,你已經是高一的大孩子了,應該明事理,不能使性子。媽媽上班很辛苦,你要體諒她,不能光想著自己的生日禮物。你有沒有考慮過,你的生日就是你媽媽的‘受難日’啊。”

  阿P聞言,臉上顯露出驚詫之色。龍雪芳告訴他,當年姜琴在生育的時候,因為是難產,可沒少遭罪,在醫院里煎熬了幾個小時,才將阿P“請”了出來。

  這時,姜琴笑著說:“媽,你怎么提起這些陳年舊賬了?我的‘光輝經歷’算不了啥,你的遭遇才叫驚心動魄呢。”

  姜琴的這番話,引起了阿P的興趣,忙詢問因由。龍雪芳拗不過外孫的追問,便說:“好,我就來講講自己的故事吧,算是一次感恩教育。”接著她娓娓地講述了起來。

  1972年7月,龍雪芳即將臨產,她住進了上海的一所婦產科醫院。這一天,她突然腹痛難忍,被推進了產房。然而,幾個小時過去了,一直無法順產,龍雪芳疼得死去活來。年輕的主治醫生診斷后發現,嬰兒的胎位不正,如果貿然實施手術,會有生命之憂,他也手足無措,只得向同事求援,但沒人能幫得上忙。

  當時,是個比較特殊的年代,醫院中的許多領導和資深醫師都被下放到基層,從事一些與自己專業不相干的工作,值守在一線的,全是一些年輕醫生,很是缺乏經驗。眼看病人已到了生死關口,他們卻束手無策,正在此時,有人把救星請來了。

  聽到這兒,阿P忙問:“外婆,這位救星是誰啊?”

  龍雪芳說:“她是醫院的張院長,當天正好在醫院打掃衛生,幸虧有她在,否則……”

  龍雪芳告訴阿P,這位張院長可是位活菩薩,聽到病人有難,她二話不說,就趕了過來。了解了龍雪芳的情況后,她立刻對其進行安撫,并從容地實施了應急方案。出于安全的考慮,她放棄使用助產工具,而是用自己的手,將嬰兒安全地托出母體。

  說到這里,龍雪芳輕輕撫摸阿P的頭:“阿P,你現在知道了吧,每個人的生命都是來之不易的,一定要對自己的媽媽心存感激啊。”阿P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

  “那么,這位張院長住在哪里呢?你們后來還聯系過嗎?”

  龍雪芳嘆了一口氣,說道:“只怪我當時太年輕,太不懂事了。出院后,也沒有打聽這位張院長的詳細住址,甚至,都沒有考慮過要送一面錦旗表示感謝。現在想起來,實在是太遺憾了。”

  當晚,阿P翻來覆去睡不著。也許是說者無心,聽者有意吧,外婆的故事,讓他的心靈受到了極大的震撼。他想:當年,這個張院長如果沒有幫助外婆,那么,媽媽可能就不在了,今天,哪還會有我啊,她可是我們家的大恩人啊!真想當面和她說聲謝謝啊!但是,外婆已經和她失去了聯系,怎么才能找到她呢?

  他冥思苦想了多時,突然腦中靈光一閃:對啊,現在是網絡時代,什么信息查不到啊,明天我就上網查一查。

  說干就干。第二天,阿P就上網搜索起張院長的信息。他首先查閱這家婦產科醫院的網站,但是,沒能找到任何有用的信息。他又搜尋了許多醫療機構的網站,還是一無所獲。于是,他就去各大網絡論壇發布“尋人啟事”,想要挖掘出一些有價值的線索,可是無人回應。為此,阿P十分郁悶。

  好在有一位熱心的網友,向他提了個建議,讓阿P直接去找這家醫院的現任院長,或許他那里有老院長的聯系方式。這個建議點醒了阿P,他馬上查尋到院長辦公室的電話號碼,并撥了過去。不一會兒,一位中年女子接通了電話。

  阿P怯生生地說道:“您好,請問您是王院長嗎?我叫阿P,我,我有事找您。”

  聽到這略顯稚嫩的聲音,對方顯得有些意外:“哦,阿P,你好!我就是王院長,請問你有什么事兒嗎?”

  阿P忙將自己的訴求說了一遍。為了引起王院長的重視,他還鄭重地說道:“王院長,請您一定要幫我們這個忙。這位張院長是我們家的大恩人,我的外婆一直惦念著她呢。”

  聽到這話,王院長笑了:“阿P,你真是個懂事的孩子。好了,我知道你的要求了,我會安排人員調查的。”接著他向阿P索要了聯系方式。

  掛斷電話后,阿P的心情格外舒暢,當晚他就將此事匯報給姜琴。姜琴一聽,覺得難以置信,說:“阿P,你的這份心意是好的。可是,院長的工作很繁忙,哪有時間管這種事啊!你啊,別再為這件事分心了。”

  果然,接連幾天,阿P一直都沒有收到王院長的回電。他覺得有些泄氣,心想:難道,大人都是說話不算話的嗎?

  正當他心灰意冷之際,王院長的電話來了。

  “阿P,你說的這位張院長的信息我們查到了。不過,她已經離世,而且也沒有子女親戚,所以,只能讓你們失望了。如果你們有空的話,星期天可以到醫院來一趟,我手頭有她的幾張生平照片,你讓外婆來確認一下。”聽到此話,阿P覺得灰心喪氣,沒想到,自己的一番努力,最終卻化為泡影。眼下,他只能將這個無奈的結果,告訴給龍雪芳聽。

  星期天上午,阿P母子陪著龍雪芳來到了院長辦公室。一番寒暄后,院長取出幾張舊照片,遞到龍雪芳手中,說:“張院長留存于世的照片很少,只有晚年的幾張,您確認一下。”

  龍雪芳哆哆嗦嗦接過照片,細細端詳起來。照片上是一位慈祥的老太太,她的笑容十分親切。

  “是這位張院長嗎?”阿P問道。

  龍雪芳瞇縫著雙眼,說道:“是她……嗯……好像又不是她。”看到龍雪芳舉棋不定的樣子,大伙兒都覺得有些納悶。

  龍雪芳說:“可能是我老糊涂了,記不得人了。當年給我助產的那位張院長,和這個老太太是有幾分相像,但是,那位張院長的額頭上有顆黑痣,這位老太太卻沒有,難道是我記錯了?”王院長聞言,陷入沉思中。

  幾天后,龍雪芳趕制了一面錦旗,算是補上一份遲到的感謝吧,這件事情,也就此畫上句號了。

  然而,沒過多久,事情竟又發生了轉機。

  這一天,阿P興沖沖地來到龍雪芳的家,他的手里拿著幾張黑白照片,照片上是一位女醫生,可能拍攝的年代過于久遠,畫質不是很清晰。

  “外婆,你快看看,照片上的這個醫生,你認識嗎?”

  龍雪芳一看,頓時驚叫起來:“這,這就是張院長啊,她的額頭上有顆黑痣,沒錯,就是她!阿P,這些照片,你是從哪里找來的?”

  此刻,阿P長長地舒了口氣,故作神秘地說道:“外婆,事情的由來是這樣的……”

  原來,那天阿P一家離去后,王院長一直不能釋懷。根據龍雪芳提供的信息,她隱隱感覺到,自己的查找方向可能錯了,或許“張院長”另有其人。她馬上調閱檔案,又詢問了幾位老同事,終于得到這樣一個信息。當年,還有一位分院院長也在此地勞動,她姓章,因為章和張諧音,極有可能鬧出誤會。

  經過一番尋訪,她獲悉這位章院長也已經離世,不過,她的后人都居住在上海,他們熱情的接待了王院長,并將老人生前的幾張照片交到她手中。王院長同阿P取得聯系后,將照片的電子版發送到他的郵箱,阿P馬上將照片打印出來,并送給外婆過目。

  聽了阿P的講述后,龍雪芳百感交集,眼神中既有幾分遺憾,又有幾分驚喜。阿P告訴她,章院長的兒子,也是一位醫生,在上海第一人民醫院工作,如果有空的話,可以去拜訪一下他。

  龍雪芳頓時精神一振,連聲說道:“一定要去拜訪,一定要去拜訪!”

  幾天后,在阿P陪同下,龍雪芳見到了章院長的兒子周醫生,并向他表示由衷的謝意。說到動情處,她竟有些哽咽,眼中滿含熱淚。

  周醫生拉著龍雪芳的手,說道:“阿姨,謝謝你還記得我母親。她老人家做了一輩子醫生,究竟救了多少人,恐怕她自己也說不清楚,可她從來沒有自我標榜過。她常教導我,救死扶傷是醫務工作者的天職。正是在她影響下,我才走上這條職業道路的。”

  龍雪芳顫聲說道:“是,是,我相信,有這么好的母親,您也一定是一位盡職盡責的好醫生。”

  看到這溫馨的一幕,阿P的臉上露出歡欣的笑容。

Tags: 阿P故事 恩人

本文網址:http://www.vgzhbx.tw/gushihui/155430.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