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故事會 > 

浮世情緣

來源:網絡整理 作者:佚名

  紅顏知己友情出“演”

  高陽是小鎮上出了名的帥哥,當年以優異的成績,從地區農學院畢業。父親好不容易托了一位遠房親戚幫忙,把高陽安排在鎮上一個全民事業單位工作。干了不到三個月,高陽就和單位頭頭鬧起了矛盾,后來矛盾越鬧越兇,高陽一怒之下,拂袖而去。

  高陽在深圳一晃就是三年,干過推銷,賣過保險,站過柜臺,開過送貨車,坐過辦公室,也下過工地。三年中,單位工種換了十七八,整天為錢奮斗,卻總也賺不到錢。他是個極愛面子的人,每次給父親寫信,總是報喜不報憂,編造一些“美麗的謊言”。每逢過年過節,他總要把從嘴里省下來的一千元兩千元,寄回家里孝敬父母。父親領到匯款單,便舉著那張小小的紙頭,在村子里轉上一圈,鄉里人個個羨慕,人人贊嘆。

  深圳是個新興的移民城市,高陽在偌大的深圳,除了在單位一起上班的同事,幾乎沒有什么熟人朋友。只有一位外鄉打工妹,可算是他唯一的“紅顏知己”了。

  打工妹名叫小珍,在一家大眾餐飲店里打工。這家小店,飯菜可口,價格公道,除了酒菜面飯,還兼營茶飲。小店離高陽住的出租房很近,每天傍晚下了班,他就順路拐進小店,花個五元八元,便把一頓晚餐美美地打發了。每次都是小珍姑娘笑瞇瞇地送來熱飯熱菜,飯菜盛得特別滿,高陽吃著可口舒心。時間一長,兩人便混熟了,餐前餐后,小珍姑娘都會忙里偷閑,來到高陽的身邊,一起說說話。后來,姑娘還到高陽的出租房做過幾回客人,每次兩人都談得很開心。如此一來二往,彼此心中都有了一種“相逢何必曾相識,同是天涯淪落人”的感覺。

  有一陣子,高陽已經連續三天沒到小店用餐了,小珍心里惦念,這天晚上小店收工打烊后,小珍匆匆來到高陽的出租房,只見房門緊閉,黑燈瞎火,房中傳來一陣蒼涼凄婉的二胡聲,這是瞎子阿炳的《二泉映月》。高陽平日最愛拉這支曲子,小珍也很愛聽。

  “開門,快開門!”一曲終了,小珍敲門。

  房中電燈亮了,高陽開門讓小珍進屋。小珍一眼望去,只見高陽一臉憔悴,人也瘦了一圈。

  “你怎么來了?”高陽問小珍。

  “你為什么好幾天都不來店里吃飯?”小珍問高陽。

  高陽勉強笑了笑,沒說話。

  小珍問他是不是身體不舒服,高陽說沒有,我每天都忙著上班呢。小珍說我看你一定有什么心事瞞著我。高陽說沒有沒有,小珍說一定有!又說:“我們認識交往不是一天兩天了,也算是好朋友了吧?常言道,在家靠父母,出外靠朋友,有什么為難之事,何必一個人悶在肚子里?說出來聽聽,大家一起出出主意不好嗎?”高陽聽了,長長地嘆了口氣,說:“好吧,說就說。這幾天,我一個人真是愁也愁死了,悶也悶壞了。”

  原來,高陽家中除了父母雙親,還有個九十高齡的老祖母。高陽是高家單丁獨苗,是老祖母從小抱大的掌上明珠。前些天,父親又是寄信又是打電話,說老奶奶病危,醒時夢里總是嚷嚷著要叫高陽帶著未婚妻回家,讓她最后見個面,若不看上一眼,她死不瞑目。高陽借口工作太忙走不開。父親火了,在電話里罵他:“你當上了市長還是省長,架子這么大,請都請不動?你若再不帶未婚妻趕回來,等到奶奶雙眼難閉,蹬腿走了,你就成了不孝子孫,今生今世再也不要踏進我高家門檻!”

  高陽被逼得無計可想。唉,都怨自己吹牛皮,說有了漂亮能干的未婚妻,正準備買房子結婚,如今奶奶在病榻上等著要看人,自己又變不出一個“未婚妻”來,這不是自作自受,自搬石頭壓腳背嗎?

  小珍聽罷,也嘆了口氣,說:“老人家含辛茹苦,為后輩操勞一生,臨終前提出這點小小要求也不為過。你若是不順了她,讓奶奶抱憾而終,你也會留下一塊心病。”高陽說,就是呀,可我又有什么辦法?如果是錢是衣物,還可以問別人借了帶回去,可是一個大活人,我到哪里去弄?

  兩人就這樣說著嘆著,半天也沒想出個解決的好辦法來。看看時辰已晚,小珍明天還要起早,高陽就催她回去休息。

  小珍怏怏地起身出門,走了幾步,忽然停下來轉身說:“要不,你看這樣好不好?”高陽問她:“你說怎樣?”小珍臉孔漲得血血紅,低著頭向高陽說出了自己的主意:她愿意扮作高陽的未婚妻,跟高陽回老家一趟。

  高陽聽罷小珍的主意,心里“格登”一下,忙問她:“你真的愿幫我這個大忙?”小珍說:“當然是真的!人生在世,誰沒個坎坎坷坷,風風雨雨的?有個朋友在旁幫一把,也就過去了。保不準日后我也會遇到什么麻煩,你還能眼睜睜看著不來幫我一把么?我陪你回家走一趟,對老人家盡點孝心,讓她樂一樂,就當作是演一場戲,演完了也就完了,回來你還是你,我還是我,什么事也沒有。”聽小珍這么一說,高陽心頭一熱,眼睛一亮,幾天來壓在胸口的千斤石頭一下子落了地。他向小珍誠懇地說道:“小珍,你能如此仗義,幫我這個大忙,我一輩子感念你!”

  接下來,兩人又把行程安排以及回到家鄉后在親人面前該如何說話行事等等內容仔仔細細商議了一番,決定明日一早各自請好假,一起去買車票,及早啟程上路。

  假戲真唱筑起愛巢

  高陽的父親接到兒子的電話后,一家人立即開始忙碌起來,迎接兒子和未來的兒媳婦。

  一回到家,母親,加上三嬸六姨、七姑**,一擁上前,眼淚鼻涕,又哭又笑。父親趕緊拉了兒子上樓拜見祖母。高陽一見祖母那奄奄一息的慘狀,一聲“奶奶”,熱淚就止不住了。母親在一旁邊哭邊說:“奶奶這身體,一半是病的,一半是想你想的呀!”高陽回想起老人家平日對自己的百般疼愛,悲從中來,大哭大呼:“奶奶,我回來了,我回來看奶奶來了!”但任憑他千呼萬喊,老人家卻是渾然不覺,只剩下一口氣,在喉嚨口斷斷續續地進進出出。

  這時,一位堂房叔伯,拉了高陽的父親悄悄下樓,說:“看這樣子,老人家是熬不過今夜子時三刻了。老人家是因思念小孫孫起病,如今小孫孫帶著未婚妻回來了,趕快當著老人家的面把喜事辦了,喜氣一沖,老人家心竅一開,緩過氣來,興許能挺過這一關。”高陽父親一拍大腿:“好,就這么辦。”

  這么一來,可把高陽小珍兩人急壞了,本來只想回來走個過場掛個虛名,“未婚”來“未婚”去。沒想到拳頭里殺出巴掌,要動真格了。這可怎么辦?高陽和小珍都想反對,但又不敢,一是當著人多勢眾的親人,他倆無力反抗;二是看著垂垂病危的老人,他倆不忍心反抗。

  婚禮舉辦得倉促簡單,母親和嬸娘姨姑們把老祖宗抬到喜堂上,拉著一對新人大禮叩拜。驀然間,老人家忽然來了精神,眼中有了光彩,臉上有了笑容。她抖抖索索地摸出了兩件東西,一件是一只玉鐲,一件是一只紅紙包,她將這兩件東西塞到新娘子手上,嘴里咕咕噥噥地說了半天話,小珍一句也沒聽明白,高陽的母親給她翻譯說:“奶奶說,這是給孫媳婦的見面禮。這只玉鐲,在老人家手里戴了八十多年,通血脈,祛病邪,從今傳給孫媳婦戴,這叫隔代傳寶。這一只紅紙包里有幾張鈔票,一共是八十八元,八八八,發發發,保佑你們發財發福發子孫。”

  緊接著,便是將新郎新娘送入洞房。洞房就設在后院北屋,原先就是高陽的臥室兼書房。匆匆忙忙布置了一番。理事婆婆說了一大堆吉祥如意早生貴子的老套話,轉身退出門外,關門落鎖。等到次日早上,再由她來開鎖開門,這是這一帶農村的古老風俗,叫做“關門大喜,開門大吉”。

  高陽和小珍同坐床沿,一臉尷尬。兩人沉默半晌,高陽嘆了口氣,說:“做夢也沒想到會鬧成這樣,早知如此,我是決不肯帶你回來的。”小珍說:“來都來了,后悔又有什么用?”高陽說:“小珍,我對不起你。”小珍說:“你又沒有罵我打我欺負我,有什么對不起我的?”兩人都喝了些酒,心里熱火火的,在床沿上緊緊挨坐著,就這樣有一句沒一句心不在焉地說著話。說著說著,兩人就情不自禁地越靠越緊了,高陽的手驀地碰到了小珍的手,兩人立刻都像觸電一樣,渾身顫抖起來。說來也巧,窗外忽然吹進一陣清風,把紅燭吹滅了。房中一片黑暗,如此場合,如此情景,一對青春男女,哪里還按捺得住?欲念沖破了理智的門檻,兩人緊緊擁抱在一起,滾倒在新婚床上,翻云覆雨……

  半夜里,高陽一覺醒來,發現自己和小珍都脫得赤條條一絲不掛,相擁而眠,心想,不好,出事了!他猛地披衣坐起,小珍也醒了,高陽說:“小珍,都怪我,是我不好……”小珍說:“我不怪你,這是兩個人的事。”高陽說:“這樣一來,以后可怎么辦?”小珍說:“什么怎么辦,我知道你的心思,你是個有理想有抱負的大學生,你是看不上我的。我們做朋友可以,做夫妻不配,我說得對不對?”高陽低頭不語。小珍又說:“放心吧,我不會纏住你不放的,過了今夜,到了明天,回到深圳,這件事就過去了,你還是你,我還是我,我們什么事也沒發生過。”高陽聽罷,感激之情油然而生,一把拉住小珍,說:“小珍,你真是個善解人意的好姑娘,我高陽這輩子不會忘記你的。辦完喜事,告別家鄉親人,回到深圳。假戲已經演畢,本想好合好散,揮手“拜拜”。但是,這男女情感之事,豈是說散就散得了的?他倆回鄉時,是真朋友假夫妻,如今假的變成真的了,常言道一夜夫妻百日恩,高陽心想,這件事情不管在道義上還是情感上,自己都應負起責任來,便對小珍說:“你我假戲真唱,把夫妻間才能做的事都做了,干脆我們就在一起了吧。”小珍問:“你真的不嫌棄我?”高陽說:“我這樣的處境,有什么資格嫌棄別人?你心地善良,待我一片真誠,我能遇上你,是前世修來的緣分,我知足了。”小珍聽罷,感動得哭了,緊緊地抱著高陽說:“今生今世,生死禍福,我們永遠不分開!”

  于是,高陽和小珍便開始正式同居。小珍用自己的一顆愛心和一雙巧手,把這十二平方米的小小天地,裝扮成了一個溫馨的愛巢。高陽像個大孩子,受到小珍的百般呵護嬌寵。小珍的臉上也整天綻放著笑的花朵,兩個人都感覺到生活真美好,幸福得不得了。”

  病困家衰悲歡聚散

  正當小兩口子沉浸在甜甜蜜蜜的幸福生活中時,高陽突然染上了一種病,渾身乏力,高燒不斷。一天半夜,高陽突然頭冒虛汗,手足冰涼,只見嘴巴大口出氣,不見鼻子進氣,小珍急得電話呼叫急救車。急診室值夜班的醫生只是給他掛吊針,打鎮靜劑,要病人再堅持一下,等天亮時專家上班后來會診。高陽哪里堅持得住?他萬般痛苦地指指嘴巴,又指指喉嚨,頭一歪,就昏死過去了。這時,小珍什么也顧不得了,撲到病床上,張口對準高陽的嘴巴,大口大口地吮吸起來,好一會,終于吸出了一大口又稠又腥帶血絲的濃痰,接著再吸第二口,第三口……高陽又開始呼吸了,他的生命從死神手中掙脫出來了。

  高陽在醫院住了好些日子,小珍寸步不離地守護服侍,一個病假,一個事假,兩人都沒了工資收入,再加上大筆的醫療費用,高陽出院時,兩人已花光所有積蓄,一貧如洗。

  常言道,貧賤夫妻百事哀。高陽整天唉聲嘆氣,心中暗暗焦急:“沒有錢,今后日子怎么過?光有愛情,又有什么用?”自此之后,小屋不再有昔日的甜蜜與歡樂,兩人世界被一層憂愁的濃霧籠罩著。

  一天,小珍身感不適,去了趟醫院,回來后又喜又憂地對高陽說:“我……有了。”高陽一聽,腦子“嗡”地一響,馬上說:“快去做了。”“做了?”小珍吃驚地說,“這可是我們共同創造的一條小生命呀!”高陽說,什么小生命大生命,這孩子來得太不是時候了,我們兩個人都不知道今后的日子怎么過,哪有能力養活孩子?小珍說,孩子是娘的心頭肉,要我心頭割肉,我做不到。高陽聽了有點生氣,喉嚨也響起來了:“你做不到也必須做!我們都還年輕,生兒育女有的是時間。”小珍這時也來了點脾氣,埋怨道:“想不到你這么自私這么狠心!既有今日,何必當初?孩子是無辜的,我一定要把孩子生下來,再苦再難,也要把孩子養大成人,要不然,我還算個什么女人?”高陽硬逼軟勸,小珍始終不為所動。最后他無奈地說:“好了,不要再爭下去了,到底做還是不做,以后再商量吧。”小珍說,我們明天先去登記結婚。高陽說:“你怎么一波未平又起一波,忽然又要去登記結婚?”小珍說:“我要登記結婚不是為我自己,我是想為孩子討個名分,非婚子女將來是要吃虧的。”高陽聽罷,沉吟半晌,最后不耐煩地說:“我累了,睡覺。”說完往床上一躺,拉著被子,蒙頭大睡。

  小珍望著身邊躺著的這個男人,覺得他一下子變得陌生了。小珍傷心地想:“看起來,真是一場戲,熱鬧過了,要散場了……”

  第二天一早,高陽去單位上班,中午給小珍打來電話,說他要到外地出差,一星期后方能回來。

  過了一星期,高陽從外地回來了,一路上還在苦苦思索著如何說服小珍,趕快把孩子做掉。一進家門,靜悄悄的,不見小珍人影。一直等到天黑,也不見她回家,給她打電話,關機。高陽有點焦急了,第二天一大清早,便跑到小珍單位去找她。老板說,三天前,小珍被人接走了。“接走了?”高陽一愣,“她到哪里去了?”老板說,小珍沒說,我也不清楚。高陽又問:“她什么時候回來?”老板搖搖頭說:“恐怕是不會回來了,她把工錢都已經全部結清了。”

  高陽瞪大眼睛,半天說不出話來……

  二度新郎逆來順受

  人生匆匆,日月如流,一眨眼,又是三年過去了。三年間,小珍杳無音訊,下落不明。

  三年間,高陽仍似一瓣浮萍,繼續在這座喧鬧的大城市中漂蕩浮沉……

  一天傍晚,高陽下班路上,忽見一輛摩托車迎面飛馳而來,騎手是一位白衣白裙的時尚女郎。高陽正要閃身退讓,摩托車已經沖到面前,擦身將他掀翻在地。那女子也從車上摔下,一動不動躺在地上。高陽半晌才爬起來,見手上腳上都擦破了。他正想上前責問,沒等開口,一眼看見那女郎已昏死,白衣裙上沾了許多鮮血。高陽哪里還顧得上發脾氣,連忙上前將她一把抱起,攔了輛出租車,趕快送醫院。經過醫生一陣忙碌搶救,女郎被安頓在觀察室的病床上打吊針,高陽這時才覺得渾身火辣辣地疼痛。

  夜深了,高陽坐在急診室里陪護女郎,又倦又冷又餓。那女郎慢慢蘇醒過來了,見自己身上纏著許多紗布,恍恍惚惚回憶起白天闖下的車禍,覺得很對不起眼前這位小帥哥……她的手機響了,是她老爸打來的電話,女郎就“嗚嗚”地哭了起來,不一會,她老爸趕到了,心疼得不得了。女兒講了當時的情景,指著高陽說,今天沒有他,就見不到老爸了。

  女郎的父親上前拍拍高陽肩膀,說:“小伙子,你救了我女兒,我不會虧待你的。”他請高陽留下姓名住址電話號碼,高陽一一寫下,離開醫院回出租屋。

  三天后,高陽接到電話,是那位女郎的父親打來的,他要高陽到富豪大酒店見個面,有事商量。高陽來到酒店,被領進一個豪華包間,包間擺著一桌豐盛的筵席。女郎的父親迎上前來,自我介紹說,他姓王,是一家房地產開發公司的老總,他的獨養女兒名叫王嬌嬌。“這次你救了嬌嬌,我們全家感激不盡,一定要重重酬謝。”他問高陽,“眼前你缺少什么,想要什么,只管開口。”高陽想了想,說:“我現在的工作單位不好,你們公司如果有合適的工作,我想到你們公司來打工。”王老板滿口答應,隨手給他寫了一張條子,又給他一張名片,叫他明天就去公司人事處報到。

  從此,高陽成了王老板公司的一名員工,而且是一名受到特別關照的員工。這是一家實力雄厚的上市公司,規模大,效益好。高陽好學上進,不多久,就可以獨當一面了。王老板提升他當了部門經理,待遇優厚,他的人生夢想正在步步實現,干得更起勁了。

  王老板的女兒王嬌嬌,一直盯住高陽不放。她是個嬌公主,天生就有一種控制欲。她過去處男朋友時,吃過官家浪子和富家闊少許多虧,現在她就想找一個像高陽這樣經濟條件差、社會地位低,但精神素質好的寒門帥哥談戀愛,這種人有良心,守本分,靠得牢,捏得住,好控制。她一次次地要求父親,說自己愛上了高陽,要父親幫她促成美事。王老板找高陽談過幾次,高陽吞吞吐吐,不說同意也不說不同意,他總覺得自己和嬌嬌不般配。更主要的是他忘不了小珍姑娘,她懷著自己的孩子,不辭而別,事情尚未了斷,要是有朝一日她帶了孩子找上門來,他該怎么辦?嬌嬌又怎么辦?嬌嬌卻自己上門頻頻向高陽示愛,高陽幾次都想把他和小珍的那段隱情告訴她,但每次總是話到嘴邊又吞回到肚子里。后來實在經不住嬌嬌的熱烈進攻,經過激烈的思想斗爭,高陽心一橫,就點頭答應了。

  氣歸氣,這件事,總要想辦法遮掩過去才好。經過一番苦思,李虎找到了派出所長老丁,把小珍的情況一五一十說了一遍。丁所長說:“我能幫你什么忙呢?”李虎說,想當年,你家曾經上門求親,可惜小珍出走,婚事泡湯。丁所長說,這事不要再說了,當時是我不好,害得小珍離家出走,吃了許多苦。李虎說,現在是我來求你,求你把小珍娶過門去,打個馬虎眼,掩人耳目。將來孩子生下了,你想要,就留給丁家作孫輩,不想要,就把小珍休了,連孩子一起帶走,人家也不會說什么,小珍的清白名聲也算是保住了。丁所長不肯答應,李虎就死死纏住,叩頭作揖。丁所長實在推托不掉,便說,我家牛牛倒是沒啥問題,小珍那邊,你可要做好工作,不要再像上次那樣,鬧出什么事來。

  李虎轉身回家去求小珍,小珍死活不依,說我自己做事自己擔當,決不去連累別人。李虎老淚縱橫地懇求小珍,小珍還是不肯點頭。李虎火了,拿起一把菜刀,狠狠地說:“你再不答應,我就死給你看!”這一來,小珍被嚇住了,萬般無奈,只好哭著點頭了。

  小珍和牛牛的婚禮辦得熱熱鬧鬧,賀客滿堂,大家為牛牛祝福,也為小珍惋惜。

  進了花燭洞房的兩人世界,平日傻乎乎的牛牛,腦子忽然變得十分清醒,舉止文明有禮,說話口齒清楚。他說:“小珍,別人都看不起我,疏遠我,只有你從小就肯同我一起玩。我嘴里說不出,心里是明白的。我比你大,我一直把你當自己的妹妹看。今天你來了,我很開心,以后我天天可以看見你,和你說話了。你放心,我什么壞事都不會做的,我會待你好的。”說完又傻乎乎地笑著。小珍聽了十分感動,止不住淚水直流,她說:“牛牛哥,我相信你說的話,今后我會照料你的生活的,但不許你碰我欺負我。”牛牛舉起右手,莊嚴宣誓:“我保證!”小珍又說:“今天我還要告訴你一件事,我肚子里已經有小寶寶了,以后你就是寶寶的舅舅。”牛牛一聽來了勁,大喊大叫道:“真的嗎?太好了,太好了,我要當舅舅啦!”

  就這樣,從此兩人同吃同住不同床,親親熱熱,相安無事。牛牛腦子清醒的時候多了,小珍也胖了。丁所長夫婦倆見了心里高興,把小珍當作女兒看待。

  八個多月后,小珍產下一個白白胖胖的男寶寶,取名“丁丁”。丁所長夫婦把丁丁當作自己的親孫子疼著寵著。

  轉眼間,丁丁長到了兩周歲,會叫爸爸媽媽爺爺奶奶了。小珍想,應該給孩子的父親傳個信,讓他來看一看自己的親生骨肉。但她不清楚高陽如今在什么單位上班,手機也早已換了,無法聯系,就給當年在小餐館一起打工的一位胖大姐寄了封信,請她幫忙找到高陽,并把一封信轉交給他。

  這封信是這樣寫的——

  高陽:

  三年了,你過得還好嗎?

  恕我當年不辭而別,我想,這也許就是上蒼安排,命中注定吧,你我今生只有情緣,沒有姻緣。

  我們的寶寶已經兩歲了,長得和你活脫脫像。你能來看看孩子嗎?還有,你祖母給我的寶貝,也該還給你了。

  你還拉二胡嗎?我在夢里常聽見你拉的《二泉映月》……

  保重!

  永遠愛你的小珍

  胖大姐拿著這封信,費了許多周折,終于找到了高陽的新家。開門的是嬌嬌,嬌嬌說,高陽不在,你把信交給我吧。

  嬌嬌拆信細看,只覺得兩眼冒火,氣得發瘋……

  禍起蕭墻情歸何處

  王嬌嬌乘飛機飛到小珍家鄉的省城,又從省城坐汽車趕到小珍家,一把推開門,小珍正抱著丁丁在唱山歌。嬌嬌對小珍打量一番,板著臉說:“要是我沒有猜錯的話,你就是那個小珍吧?”又指指小丁丁說:“這孩子是你和高陽生的,對不對?長得還真像。”小珍問她:“你是誰?”嬌嬌高昂著頭:“我嗎?我就是高陽的太太,王嬌嬌。”小珍一聽,暗想,原來高陽也已經結婚了……王嬌嬌說:“你們兩人過去那筆風流孽債,高陽他一直瞞著我,要不是你寫了這封信,我還一直蒙在鼓里呢。”小珍說:“既然你知道了也好。那是過去的事,都已經過去了。”王嬌嬌大聲道:“你過去了,我過不去!”小珍問那你想怎么樣,王嬌嬌說,我千里迢迢飛來找你,就是要與你作個了斷。說著從坤包里取出一大沓鈔票,說:“這里有三萬塊錢,補貼你養孩子的家用。你給我寫個收據,再給我白紙黑字寫張保證書。”“什么保證書?”“保證你以后不會拿孩子來糾纏敲詐我們,保證以后與我丈夫斷絕一切來往,保證今生今世兩人永不通信,永不見面,保證不來破壞我們的幸福家庭!還有,他祖母給你的什么寶貝,也請當面還給我。”小珍忍住氣,大度而平和地說:“你的心思我明白我理解,你就放心過你的幸福生活吧,過去的事情不會再發生了。但你這錢我不能收下,莫說是三萬元,就是三十萬三百萬我也不稀罕。至于要我給你白紙黑字寫下保證書,我辦不到,絕對辦不到!還有,他祖母傳下的寶貝,我只能還給高陽,不能交給你。”于是王嬌嬌便與她爭吵起來,越爭吵越激烈,小丁丁嚇得哭了。

  這時,牛牛從外面沖了進來,也不知哪里來的勇氣,一把抓住王嬌嬌,大聲喝問:“你是什么人?竟敢跑到我們家里來欺負人?把寶寶都嚇哭了,我對你不客氣!”王嬌嬌斜著眼睛問他:“不客氣你想怎么的?”牛牛說:“把你抓起來!我爸爸是派出所所長。”王嬌嬌哈哈大笑說:“你嚇唬誰呀?公安局長我也見多了,一個小小的派出所長,給我拎皮包擦皮鞋我還不一定樂意。”這番話,深深激怒了牛牛,父親是他心目中的英雄,她竟敢如此玷污、羞辱,牛牛豈肯罷休?兩人越吵越兇,漸漸都失去理智,推推搡搡拉扯起來。小珍上前拆勸,誤挨嬌嬌一拳,牛牛看了心疼,怒火中燒,摑了嬌嬌一巴掌。嬌嬌自小到大,哪里受過這等屈辱?一個箭步跳將上前,用盡全身力氣,狠狠將牛牛推倒在地。牛牛的頭部重重地往堅硬冰冷的水泥地上撞去,立刻血流滿面,昏死過去。

  這一下,闖下大禍了!小珍報了警,警察把王嬌嬌帶走,醫院開來了急救車。經過緊急搶救,牛牛的性命是保住了,但卻成了植物人。

  王老板從深圳趕來,向公安局求情,不管出多少錢也要救女兒出去。但這時候錢已經不管用了。王嬌嬌以“私闖民宅,傷人嚴重致殘”的罪名被起訴,等待她的將是法律的審判。

  牛牛成了植物人,小珍整天守護著他。丁所長說:“等法院判下了賠償金,我去請個保姆來服侍牛牛。你還年輕,前面的路長著呢,你走吧。”小珍說:“不,我不走,牛牛是為了我才落到這地步的。叔,你就讓我再好好服侍他幾年,盡一份妹妹對哥哥的心意吧。”說完,小珍哭了,丁所長也流下兩行老淚。

  王嬌嬌被法院判處兩年有期徒刑緩刑兩年,并處以巨額罰金。判決之后,高陽開車到拘留所接嬌嬌回家。一進家門,王嬌嬌就指著他的鼻子罵道:“高陽,你給我聽好了,是你害得我落到如此下場,從今之后,我再也不要看見你,你***!”高陽說:“你不要發火,有話好好說。”嬌嬌怒目道:“你還想說什么?當初你空著雙手進門,今天照樣給我空著雙手走人,你走呀!”高陽心里明白,他與嬌嬌情緣已了。走就走吧,反正遲早總要散伙的,他對這個家已無太多的留戀,走了倒是一種解脫,便昂首大步奪門而去。

  高陽離開了別墅山莊,心急火燎,星夜兼程,直奔小珍的家鄉,他要去見日夜思念的親人,他要去看自己的親生兒子。

  到了小珍家鄉,找到丁所長家。丁所長問明來意,告訴他說,你來遲了,小珍帶著孩子走了。

  原來,不久前牛牛過世了。丁所長夫婦悲痛之余,就想替小珍找個新的歸宿。正巧這期間,有位名叫郭春的解放軍老兵復員回家,郭春比小珍年長,兩人小時候常在一起玩,小珍叫他春哥哥,彼此關系很好。郭春回來之后,常到丁所長家來探望小珍,兩人仍像兒時一樣親密無間。丁所長夫婦便給他們倆做起了紅媒。不久,郭春便領了小珍,帶著孩子一起到山區承包果園去了。

  丁所長介紹完小珍的情況,又取出鐲子和紅紙包,對高陽說:“小珍臨走時把這兩件東西留下,托我轉交給你,她說你一定會來的。至于孩子,現在還小,她說了,等他長大了,她會把身世從頭告訴他。血濃于水,你們定然相會有期。”

  高陽手捧老祖母留下的遺物,思緒萬千,想到自己得到了小珍,又失去了小珍;進了王嬌嬌的家,又被王嬌嬌掃地出門。他從一無所有到一無所有,空轉了一個大圓圈,真像做了一場夢,演了一出戲,心中頓時涌起了對小珍的內疚之情……

  回到深圳,正逢農歷大年三十,他跟著一群打工仔來到小珍打過工的那家餐飲店吃年夜飯。高陽的心情,經過這一番人生的大起大落,已是今非昔比了。他一口氣灌下幾瓶啤酒,喝得醉醺醺的,但心里卻特別清醒。小珍那樸實、善良、善解人意、情深義重的形象一下子在他眼前浮現。他喃喃自語:小珍啊小珍,是我的過錯使我們不能永相伴,但是你的品格卻使我們長相知。他這樣想著想著,便來了精神,有了勇氣,仰起脖子把一瓶啤酒大口喝干,一聲吆喝:“新年到了,新年就有新的希望。走!”便和打工仔們一起大步擁向歡鬧的街頭……

Tags: 浮世 情緣

本文網址:http://www.vgzhbx.tw/gushihui/155428.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猜你喜歡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