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故事會 > 

連環筑城計

來源:網絡整理 作者:佚名

  1

  商州府的王知府上任后,面對已經殘破不堪的城池,還有窮困潦倒的百姓,不聞不問,每天只是吟詩,喝酒。這天,正在吟詩的時候,差役急急忙忙跑進來,手里拿了一封信,上面還有一根羽箭,雙手交給王知府。王知府接過來,一邊用另一只手去拿桌上的茶杯,茶杯沒拿住,哐啷一聲落在地上,雪花般粉碎。王知府癱坐在太師椅上,詩也不吟了,嘴唇顫抖著道:“誰……誰送來的?”

  差役告訴他,在城頭邊拾到的,看了寄信人的名字,自己不敢私自撕開,就送來給老爺了。

  王知府顫抖著手撕開信封,只讀了兩句,又是“啊”的一聲驚叫,站起來在房內轉著圈子道:“這……這該如何是好?”

  師爺在旁邊見了,悄悄拿過信讀了兩句,也“啊”的一聲驚叫道:“老爺,快想想辦法啊。”

  王知府腦門冒汗,兩手一攤,自己怎么想辦法。

  師爺湊到他耳朵邊嘀咕兩句,王知府一甩袖子,長嘆一聲道:“下官本來不想辛苦當地百姓,準備三年期滿,趕快離開,現在看來是不行了。”說完,他吩咐師爺趕快寫了布告,到處張貼,從明天起,開始募捐,修筑城墻。

  師爺連連答應著,準備去了。

  差役們個個摸不著頭腦,不知懶散成性的知府,突然怎么就忙碌著準備修筑城墻。大家私下里問了那個剛剛送信的差役,也隨之一個個目瞪口呆起來。

  原來,那封信不是別人送的,竟是橫行三府十八縣的土匪張獨行送來的。

  第二天,王知府派出差役,四處征集銀子。每到一處,都讓差役將張獨行的信念上一遍:“我張獨行最近兜里空得跳蚤都沒一只,準備在八月中秋之夜,帶著兄弟們進城,如果城里拿不出二十萬兩銀子犒勞咱,咱就血洗全城。”

  這個張獨行,是出了名的殺人不眨眼的家伙。大家聽了,個個腦門兒冒汗,紛紛拿出銀子。可是,銀子集中到王知府面前,他扒拉著算盤一算,不行,不足整個工程的三分之一。他眨巴著眼想了一會兒,決定先開工再說,筑到什么程度算什么程度。

  大家聽了暗嘆:這個糊涂知府,哪有這樣筑城的?

  王知府不管這些,放出話來,誰要承包工程,得來報名。越是窮地方,富戶越多,銀子都集中到了少數人手里了嘛。商州府就是這樣一個地方,整個城里富戶云集,大家聽到有生意可做,而且竟然是筑城,是個大工程。于是,一個個跑到知府衙門,彎腰打躬,希望將工程弄到手。

  王知府微笑著告訴大家,得有工程設計人啊,不然,弄到工程也難以施工啊。

  大家一聽,對,大家都是外行,得找內行主持。這樣的工匠還是容易找到的。大家一人找一個帶在身旁,去見王知府。王知府仍微微笑著不說話。

  大家提醒:“老爺,按照你的要求,準備匠人了。”

  王知府捋著胡須道:“你們也算是做生意的嗎?干岸上能把船劃過去啊?”

  這些人哪個不是猴精,馬上明白了,一個個走了,晚上再來,見了王知府,從袖里拿出銀票。王知府見了,眼睛放亮道:“果然聰明。”說完,拿出一個本子,讓每個送銀票的人,都將名字和銀票數寫在一張紙上。

  大家不解道:“老爺,干嗎?”

  王知府理直氣壯地說:“到時,包工程的只有一個,當然是送得最多的,不記這些賬,怎么比較啊?”大家聽了,都暗暗搖頭,為了弄到工程。就可著勁兒地送,心想,反正工程到手,什么都賺回來了。

  每個人送上銀票,都沒忘記叮嚀一句:“老爺,別將工程包給于百萬啊。”

  王知府斬釘截鐵地告訴大家:“放心,絕不會承包給于百萬,別人買他老小子的賬,我姓王的才不買哩。在我的眼中,他就是這個。”說著,王知府還用小拇指示意了一下。那些富戶一聽放了心,覺得只要沒于百萬插手,他們每個人都有可能得到這項工程。他們離開前,王知府還沒忘了叮囑一句:“告訴于百萬,他老小子別進我的衙門,不然,我一腳讓他滿嘴狗牙落地。”

  大家樂滋滋地回家,消息也就傳到了于百萬的耳朵。

  2

  于百萬聽了,氣得拿著茶碗的手直抖。他想:這個王知府,也不知自己幾斤幾兩,竟然和我于百萬斗,你瞧著好了。

  于百萬是商州府第一富豪,有人說,他家銀子多得沒處放,就砌在墻內。于百萬有錢不是主要的,主要的是他的兒子在朝廷為官,擔任御史,每天和皇帝面對面的。也因為這樣,于百萬在商州府是橫著走路。過去,商州府有什么工程,一定是于百萬的。于百萬如果弄不到手,馬上寫封信,送到京城,于御史就給當地知府來一封信,工程就到了于百萬手里。

  這次,于百萬決定去會會王知府。

  他坐著轎子,吱嘎吱嘎去了商州府衙門,讓人通報:“于子野來訪。”

  過了一會兒,王知府慢騰騰走出來,邊走邊打呵欠道:“于兄來訪,有失遠迎。”話沒說完,于百萬氣得胡子高高翹起,心想:自己都六十多了,你才四十多,怎么說也該稱呼自己一聲前輩吧?王知府仿佛沒有看見他臉上的不快,請進,讓座。

  于百萬坐下,王知府讓斟茶。

  于百萬一揮手,免了,然后道:“聽說大人準備建造城墻,老夫不揣冒昧,想獲得工程,不知大人意下如何?”

  王知府搖著頭,不行,建筑城墻,是為了防備張獨行來攻,如果不結實,城墻就失去了所用,那樣以來,丟掉性命的就不只是自己,還有全城百姓,也包括于子野。于百萬聽了嘿嘿一笑:“大人怎知別人能建好,我建的就不結實呢?”

  王知府問:“你請的設計建筑的工匠呢?”

  于百萬傻了眼,自己讓這個該死的知府氣糊涂了,這點起碼的條件都忘記了。他呵呵一笑,告訴王知府,自己馬上回去,聘請最好的匠人。王知府揮揮手:“請到再說。”

  于百萬回到家,馬上廣發英雄帖,有筑城的能工巧匠,如果合格,自己將以萬兩銀子聘請,絕不吝嗇。

  布告一貼,就有人來。可是,這些人顯然都是沖著銀子來的,沒準備好,當于百萬讓他們拿出修筑城墻的構想時,一個個張口結舌。

  正在這時,外面響起喧嘩聲,一個年輕人走進來,二十不到的樣子,玉樹臨風,到了于百萬面前,雙手一拱。于百萬問他來干什么。那人說,應聘的。

  于百萬瞪大眼睛:“就你?還是個孩子呢!”

  年輕人聲音清脆地道:“有志不在年高。”說完,從懷里拿出一張規劃圖,告訴于子野,自己聽說王知府準備筑城時,特意去觀察地勢繪制的。于百萬一聽,接過年輕人的圖紙細看,圖紙設計充分利用了府城的地勢,攀高爬低,跌宕起伏。而且,重要地段都筑著城堡,以至于城堡如鎖子,城墻如鏈條。整個城池,渾然一體,猶如鐵鑄。

  于百萬哈哈大笑,一把拉了年輕人的手道:“走,去見王知府,看他還挑剔什么?”

  王知府看了圖紙,再看看那個年輕匠人,就瞇著眼睛養神。于子野嘿嘿一笑:“王知府,現在該交給我了吧?”

  王知府過了許久告訴他,什么事情都得按程序來,不能壞了規矩。說著,他用手指點著桌子上的紙條。于子野早已風聞王知府受賄的事,就嘿嘿一笑,拿出一張五千兩的銀票,放在桌上,并在條子上寫了自己的名字和銀票數字。

  王知府哈哈一笑道:“好,大手筆,生意歸你。”

  于百萬也哈哈一笑,心說:等著,城筑好,銀子到手,送來的五千兩銀子你還得乖乖還給我,不然,我寫上一封信給我兒子,讓你腦袋搬家。

  3

  于百萬拿到工程,整個商州府的富戶一聽都炸了鍋,紛紛跑去找王知府,索要送他的銀子。王知府很干脆:“沒人逼你們送,你們是自愿的。”而且,他還恐嚇這些人,再來騷擾,就以沖擊公堂論罪,到時,吃不了兜著走。

  這些人一個個傻了眼,無可奈何地走了。王知府得意地一笑,喝口茶,自言自語道:“對付你們,老爺我還是有辦法的。”然后,他背著手踱著步去了工地。

  那個年輕匠人名叫王昌,正在指揮工人挖泥、壘磚、搬石頭,忙得不亦樂乎。王知府對王昌顯然并不放心,一再叮囑,城墻一定要結實,如果自己不滿意,就扒掉重壘,耽擱了工程,老爺的板子是不認人的。

  王昌笑著點頭:“放心,一定讓您老人家滿意。”

  王知府哼了一聲:“別論嘴上功夫,拿點實際本事出來。”

  王昌一聽,拿起一把鐵鍬,掄動胳膊,使勁朝新筑的城墻上挖去,只是出現了一道白碴。王知府看了,才放心地走了。

  于百萬也去了工地,看了一會兒,臉色就變了,將王昌悄悄叫過去,冷著臉道:“你小子是這樣替我干活的啊?”

  王昌不解,望著于百萬。于百萬告訴他,按照這樣的質量,自己要多花費多少工夫,多少米漿,多少石條和磚啊。自己別說從中賺錢,怕還得賠得當褲子。

  王昌一笑道:“老爺,我這是替你掙錢又掙名哩。”

  于百萬糊涂了,瞪著王昌。王昌分析,只有城墻筑得結實,知府大人才會高興,才會給更多的銀子。如果筑得質量不好,對方怎會給銀子?于百萬一聽有道理,點點頭問:“掙名呢?”

  王昌說,這城結實了,千秋萬代后,誰敢說不是于百萬筑的啊?

  于百萬想想,還是有些不放心,坐了轎子去知府衙門拜見王知府。王知府這次笑呵呵地迎接出來,請他喝茶,夸他城修得結實。于百萬忙趁機要求,自己這次錢花大了,遠遠超出預算的銀兩,希望知府大人能增加資金。

  王知府很干脆:“沒問題,加。”

  于百萬滿臉陽光,心想,看來自己的五千兩賄賂起了作用。他終于放下心,讓王昌將城墻筑得再結實點兒。王昌笑著點頭道:“好嘞,前輩放心。”可是,工程進行到三分之二左右,沒銀子了。王昌找到于百萬,于百萬再次找到王知府,告訴他,趕緊劃撥一些銀子,不然,就得停工。

  王知府此時正在衙門內轉圈子,原來,他再次接到差役拾到的一封信,是張獨行的。于子野接過來一看,魂飛魄散,信上,張獨行說,自己知道王知府銀子不多,可于百萬家銀子很多,如果中秋夜不準備二十萬兩銀子,自己進城后就血洗于府,讓于御史事后找王知府算賬。

  于百萬臉色灰白道:“這……咋辦啊?”

  王知府思索一會兒,告訴于百萬,唯一的解決辦法就是加快修建城池,趕到中秋節前完工。說著,他拍著于百萬的肩,勸他先拿出自己的銀子修城,征收捐稅的期限馬上就到了,到時自己加派捐稅,再還給于百萬。于百萬嘆口氣,點著頭走了。

  4

  城池趕在中秋前終于完工,十分結實美觀,于百萬對王昌很滿意,按照約定,給了他一萬兩銀票,外加一千兩的獎勵。

  王昌接過銀子,揮手走了。

  于百萬坐在那兒算了一下,自己這次凈賺七萬兩銀子。他焦急地等著征收捐稅。時間一到,他就急忙坐著轎子趕到知府衙門。王知府笑呵呵地迎出來,將他讓進書房,讓座,喊聲斟茶,一會兒,一個年輕人走進來斟茶,并笑著對于百萬點頭。

  于百萬一愣,這個年輕人他熟悉,竟然是王昌,他張著嘴道:“你怎么在這兒啊?”王知府笑著介紹:“這是犬子,平時讀書之外,迷上建城筑橋,這次讓他特意去歷練一下。”

  于百萬隱隱感到有點不對。他告訴王知府,這次自己為了筑城,拿出十多萬兩銀子,王知府曾答應過自己,征稅結束就還,自己正等著呢。王知府哈哈一笑道:“放心,過幾天一定給仁兄一個完滿的答復。”

  于百萬這才放心,拱手告別王知府父子,帶著一肚子不解回到家里。剛坐下不久,門外來報,京城于御史派人送信來了。于百萬忙讓進來,那人拿出信,交給于百萬。于百萬讀了大驚,上寫,王知府半月前,特別上奏朝廷,表揚于御史,說他身在朝廷,心念桑梓,專門動員自己父親參與到修城工程中,甚至還捐助銀子十多萬兩,值得褒獎。為此,皇帝還當著滿朝文武的面,特意表揚了于御史。

  于百萬讀罷問:“你家老爺來信什么意思?”

  送信人告訴他,自己離京時,御史老爺反復叮囑,既然皇帝都已知道是捐助的,已經褒揚了自己,這個銀子就得捐助出去,不能要回來了,即使是王知府送來,也不能收了。否則,就是欺君,就會被殺頭。

  于百萬聽了,呆坐在那兒,終于明白,自己上了王知府的當。王知府筑城前故意放出狠話,不讓自己參加,是為了激自己。而且,怕他接到工程,不按自己設計的建筑,或者質量不過關,就讓自己兒子來參加應聘。他狠狠一拍桌子道:“我被當猴耍啦。”送信的家丁說,御史老爺已有一法對付王知府,說著,在于百萬耳邊嘀咕幾句。于百萬聽了道:“好,我讓他們父子這次好看。”

  送走那個家丁,于百萬馬上約上那些行賄的富翁,去知府衙門索要送給王知府的銀子。這次,有于百萬出頭,大家馬上理直氣壯起來,進了知府衙門,告訴王知府,今天,交出他們的銀子便罷,不交出來,大家馬上進京告御狀。

  于百萬還特意用手指敲著桌子,提醒王知府:“你拿了我五千兩,你兒子拿了一萬一千兩,總共是一萬六千兩銀子啊。”

  王知府一笑,告訴他們,他們的銀子,我們父子一文沒拿,都捐助給筑城工程了。

  于百萬呵呵一笑道:“鬼話連篇。”

  王知府喊聲拿捐銀簿子來。不一會兒,王昌拿來捐銀簿子,上寫“商州府城修建捐款鄉紳名單和數額”,翻開來,于百萬睜大眼睛,第一個就是自己,捐助十萬五千兩,后面又補上一萬一千兩,顯然是他給王昌的。王知府告訴他,五千兩是給自己的,這一萬一千兩是給王昌的。

  其他富翁也都找到了自己的名字,捐助的數字一文不多一文不少,都是當初自己送給王知府的。

  大家對望一眼,灰溜溜地轉身離去。

  中秋那晚,差役巡城,一支箭突然射上城墻,帶著一封信。信上寫:這么快就修好城了,你們有烏龜殼,咱老張不傻,不碰這個釘子了,讓你們高興一段時間,咱去搶別的地方。

  整個商州府百姓聽了,都奔走歡呼。那些富豪,尤其于百萬知道后,長長吁了一口氣,告訴大家:“算了,他也是為了我們,不然的話,這次我們一定都會死在張獨行的刀下。”

  其他富豪聽了,都點著頭。

  在知府衙門,王昌向父親請教:“爹,第一次讓我假裝張獨行射箭,是為了動員百姓捐款筑城;第二次是嚇唬于百萬,讓他拿錢筑城。可是,這次究竟是為啥啊?”

  王知府一笑,告訴他:“那些富商個個心里有氣,用這個辦法讓他們心里平平氣,還有,也為前兩次張獨行的出現有個交代啊。”

Tags: 連環 筑城計

本文網址:http://www.vgzhbx.tw/gushihui/155426.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猜你喜歡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