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故事會 > 

舊債難償

來源:網絡整理 作者:探看青鳥

  楊立群官至市長,最近退休了,就想著到曾經任過職的地方故地重游一番,于是,他來到了青竹縣,打算入住青竹縣招待所。

  剛進招待所,楊立群就見迎面走來一個中年男子,四目相對,兩個人都不禁一愣。中年男子很快認出了楊立群,他輕哼一聲,沖楊立群道:“才這么些日子不見,楊市長就不認識老部下了嗎?”

  中年男子頭發花白,一身電工工裝,楊立群覺得十分面熟,一個名字掛在嘴邊卻怎么也喊不出來,他不禁紅著臉,說:“你是誰來著?對不起,我一著急忘了!”中年男子瞥了楊立群一眼,冷笑一聲,徑直走出了招待所。

  楊立群辦好了入住手續,但他始終忘不了剛剛那個中年男子的表情,那冷笑中,分明充滿了不屑跟怨恨的味道。“李奮斗!”楊立群突然想起來了,那人叫李奮斗,當年自己在青竹縣當電業局局長的時候,李奮斗在一個鎮里當電業所所長,他正好是自己的部下!

  憑直覺,楊立群覺得李奮斗對自己有很深的成見。思來想去,自己跟他曾是上下級關系不假,但兩人素無來往,而自己也只是干了一年的電業局局長,就被調進市里工作了,從那以后,他跟李奮斗再無交集。

  楊立群越想越沉不住氣,他向一名服務員打聽,服務員告訴他,李奮斗是招待所的一名電工,剛剛下班回家了,不過他家不遠,出了招待所沒幾步就到了。

  按照服務員所說,楊立群很快就找到了李奮斗的家,這是一間很簡易的出租屋,楊立群走進屋時,李奮斗正忙著做午飯。看到楊立群突然來訪,李奮斗略顯意外,楊立群上前一把握住他的手,用力搖著道歉道:“你是李奮斗!剛剛我沒想起來,對不起啊!”

  李奮斗顯然不知道楊立群退休的事,他陰陽怪氣地說:“你是大市長,忘了我這個小市民,還不是很正常的事?”楊立群原本以為,在招待所內李奮斗態度不好,是因為自己沒能及時認出他,現在自己都登門道歉了,誰知他還是那副怪腔調!

  楊立群不禁有些惱火,當即質問道:“老李,你是不是對我有什么意見?有話明說嘛!”

  李奮斗瞪著楊立群看了半天,直看得楊立群心里發毛,隨后又輕哼一聲,說:“你也不想想,當年我好歹是個所長,要是不出意外,怎么會落魄到今天這個地步?”

  一聽此話,楊立群心頭一緊,急忙又問道:“你告訴我,我到底哪里做錯了?我確實不知道啊!”

  李奮斗呼吸開始加重,他顫聲道:“你不記得當年你給我打的那個電話了嗎?”被對方這么猛地一問,楊立群頓時覺得頭腦發蒙,他皺著眉頭想了半天,卻怎么也想不起來,自己啥時候給李奮斗打過電話。

  李奮斗苦笑一下,又說:“你當然不記得了!可我到死都忘不了,就是你那個電話,改變了兩個家庭的命運!”說到這里,李奮斗的聲音竟有些哽咽。

  李奮斗說得這么嚴重,楊立群聽了更是心急如焚,就想馬上知道真相,可剛要開口問清楚,李奮斗卻抬頭看看墻上的鐘,說:“你現在什么都別問了,待會兒會來一個人,見到他,你就什么都知道了!”

  話音剛落,一個身穿校服的大男孩跑進屋子,沖李奮斗喊了聲爸,不用說,這是李奮斗的兒子。李奮斗對兒子說:“李旺,這位是爸爸以前的同事楊伯伯。”

  李旺是個靦腆的大男孩,他沖楊立群喊了聲楊伯伯好。楊立群拍拍李旺的肩膀,笑道:“小伙子不錯!比你爸爸帥多了!”李旺臉色微紅,害羞地低下了頭。

  說話間,李奮斗把飯菜端上飯桌,他招呼楊立群道:“跟著我們一起吃點?”楊立群急忙推辭說:“謝謝!不必了,我在這兒等你說的那個人就行!”

  李奮斗讓李旺自己先吃,然后在楊立群對面的椅子上坐了下來,盯著兒子吃飯。楊立群眼尖,他看到兩行眼淚順著李奮斗的臉頰滑落下來,很快,李奮斗又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抬手擦去了。楊立群隱隱覺得,這對父子之間仿佛藏著不可言明的故事。

  李旺很快吃飽了,李奮斗對他說:“你上學去吧,我跟你楊伯伯聊會兒天。”李旺站起身,跟楊立群道了別,一路小跑著走了。

  氣氛有點尷尬,楊立群沒話找話道:“老李你有福啊,生了個這么好的兒子!”李奮斗瞥了楊立群一眼,說:“李旺不是我的親生兒子,他就是你要見的那個人!”

  “啊?!”楊立群吃了一驚。

  這時,李奮斗冷笑道:“想起來了嗎?2000年8月6號,在那個狂風暴雨的夜晚,通往十里溝村的輸電線路突然中斷了!”一聽十里溝三個字,楊立群猛地一個激靈,因為他岳父家就在十里溝村!

  楊立群全想起來了:多年前的一天,他正在省城參加培訓,到了晚上,他突然接到岳父打來的電話,岳父向他抱怨說:“村里停電了,黑燈瞎火的啥都干不了!給鎮上的電工打電話,他們也不管!你作為他們的領導,也不管管?”掛斷電話,楊立群不禁有些生氣,他立刻撥通了李奮斗的電話……

  李奮斗繼續說道:“當時的天氣情況,根本就不具備排障條件!我萬萬沒想到你卻給我打來電話,口氣還十分強硬,根本不給我半點解釋的機會就掛斷了電話!說實話,當時我心里很矛盾,但畢竟你是我的上司,最后,我還是帶上了值班電工李強,連夜頂風冒雨趕往十里溝。誰知,在排障的過程中,一根電線桿子突然倒了,正好砸在了李強的頭上……”

  李奮斗講不下去了,他捂住臉,泣不成聲。此時,楊立群的心如墜深淵,他臉色蒼白,顫聲解釋道:“對不起啊!當時我人在省城,根本就不知道當地的天氣狀況。”

  李奮斗擦了擦眼淚,擺擺手說:“其實,這些年來我雖然有些恨你,但我更恨我自己。如果我當時能光明磊落點,不懼怕你的權威,不考慮自己的前途的話,這種事根本就不會發生!”

  楊立群頓時覺得無地自容,他問李奮斗:“這么說來,李旺……是李強的兒子?”

  李奮斗點點頭,說:“事發后,李強的老婆撇下剛滿月的兒子跑了,孩子的爺爺奶奶又體弱多病,沒辦法,我只好把孩子抱回家。而我自己被追了責、開除了公職,就淪落到今天這個地步了。”

  直到此時,楊立群才想起來:自己當時參加的是省里組織的基層干部封閉培訓,培訓結束后,就被調離了電力部門,直接調進市里工作了。因此,李奮斗所說的那起事故,自己并不知情。

  楊立群心情沮喪到極點,他不知道自己是怎樣離開李奮斗家的。

  當天,李奮斗就匆匆趕到岳父家,向岳父求證當年的事。

  岳父顯然還記得,他悔恨不已道:“你也知道,當年家里的小賣部里擺了張麻將桌,那天晚上,又是刮風又是下雨的,不知怎的就停電了。當時我給鎮上的電工打電話,電工說什么也不肯來,那幾個打麻將的激我說,你姑爺不就是他們的領導嗎?你現在給你姑爺打個電話,也好讓我們看看你這個岳父有多大臉面!都怪我當時老糊涂了,才給你打了那個電話,害得賠上了一個電工的性命!”

  楊立群聽完,心中更是五味雜陳……

Tags: 舊債

本文網址:http://www.vgzhbx.tw/gushihui/155417.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猜你喜歡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