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故事會 > 

和驢比一比

來源:故事會 作者:徐永忠

  丁華在縣城工作,熱衷于開車到處游玩。他聽說王家莊有個新景點叫洞中瀑,便找了個周末驅車前往。

  根據導航的指引,丁華在午飯時分順利到達了王家莊,他見路邊有家“實在土味館”,便把車拐了過去。土味館的門前有很大一塊空地,有頭毛驢拴在邊上,悠閑地吃著草料。一個手捧草料的中年人見有客人來了,忙放下草料熱情地招呼:“老板,吃飯里面請。”

  丁華進屋點了兩個菜,那中年人告訴丁華,自己姓刁,是這土味館的老板。

  丁華問刁老板洞中瀑離這兒多遠,刁老板告訴他:“不遠,順西面開三公里左右,然后往右手的機耕路開到頭,停好車,順溪往山上爬,就可以找到洞中瀑。”

  丁華一聽頭都炸了,這樣的描述,誰搞得清呀?他試探著問:“刁老板,你下午能帶我去嗎?”

  刁老板“嘿嘿”一笑說:“我下午忙呢!不過,洞中瀑下面50米的地方在建水塔,我家的毛驢在運建筑材料,你可以跟著毛驢去,丟不了。”

  刁老板確實刁呀!丁華心里犯嘀咕了:讓我跟著毛驢慢悠悠去,回來晚了,可以在他家吃晚飯和住宿,算盤打得也太精了。他不動聲色說:“那倒不用,我有導航,能找到。”

  刁老板好像看出了丁華的心思,說:“這樣吧,我們打個賭,你和毛驢同時出發,你到洞中瀑拍幾張照片,我的毛驢卸了貨回來,誰先回到我這土味館,誰算贏。”

  “那贏了怎么說,輸了又怎么說?”丁華問。

  “你贏了,免費吃住三天;輸了,付雙倍的吃住費,然后將我的土味館發到你的朋友圈,讓人點50個贊,怎么樣?”

  聽聽,輸了付雙倍的錢,還要給他點贊,什么人呀!誰知,刁老板笑著將了丁華一軍:“算了,還是別比了,我看你也比不過我家毛驢。”

  人都有爭強好勝之心,丁華也不例外,他一拍手掌說:“好,我就和你的毛驢比一比!”

  午飯后,刁老板將一些零散的建筑材料掛在了毛驢的背上,還狡猾地用一個嘴箍套住驢嘴,防止毛驢路上吃草耽誤行程。丁華也用手機導航設置了洞中瀑的位置,順著導航的指引出發了。

  那毛驢一副很不情愿的樣子,十幾分鐘才走了十幾米,丁華回頭看看被自己甩下一大截的毛驢,暗自得意。沒想到那刁老板跑過來在驢屁股上打了一鞭子,毛驢撒開四蹄一陣小跑,很快趕上了丁華,刁老板也放心地回了土味館。

  眼見毛驢超過了自己,丁華也加快了車速,可在這鄉間小道上,汽車開得顛簸,快不起來。丁華靈機一動,下車跑到毛驢前面,幫它解下嘴箍,哈哈!畢竟是畜生,剛一解下嘴箍,這毛驢就開始悠閑地吃起草來。丁華暗笑,就這驢樣,還敢和我比輸贏?今天我要讓你刁老板輸得心服口服。

  為了確保自己萬無一失,丁華眼珠一轉,有了新主意,他把毛驢的頭牽向右側,然后折了根枝條,冷不丁地在驢屁股上狠狠抽了下:“犟驢,跑快點。”那驢被這么一抽,屁股一撅,撒開四蹄狂奔了起來。

  丁華笑得前仰后合,傻驢!方向改了都不知道,照這跑法,能不能回得去都是個問題了! 開心歸開心,丁華自己也沒閑著,手機導航指示往左拐,他抬頭一看,要命了!這導航怎么把自己往河道里導呀?

  丁華看了看,明白了,這河道是剛挖的,導航還沒來得及更新呢。不過沒關系,邊上就有條路,方向不錯,總可以到達目的地的。誰知,他開了十分鐘左右,發現路被鐵絲網攔住了,上面掛著一塊牌子,牌子上寫著:“前方施工,此路不通。”

  沒辦法,丁華只好又調頭往回走,終于發現還有一條便道,不過經常會有工程車疾馳而過。丁華小心翼翼地避讓著工程車,轉了兩個彎,忽然傻眼了,左邊在建水廠,右邊在建魚塘,根本無路可走。

  這下他可沒轍了!都說城市堵,沒想到農村更堵,堵得連路都沒了。丁華無可奈何地退了出來,又回到了老地方。就在這時,他忽然看到了那頭毛驢,背上的東西都卸掉了。難道,毛驢已經要回去了?丁華急眼了,他連忙下了車仔細一看,有條小路隱在草叢里!唉,都怪自己剛才得意忘形,沒注意。丁華順著小路開過去,果然看到有人在建水塔,他爬上去站在高處往下看,不禁朝自己的大腿狠狠拍了一巴掌,原來,自己將毛驢的頭調了個方向,結果,它拐的那條小路是直接通到這里的,比大路近了整整一半。

  丁華在水塔上方找到了洞中瀑,拿出手機一陣猛拍,然后飛奔下山追毛驢。他本來以為毛驢沿途會吃草,自己還有機會趕上,沒想到,一路根本就沒看到毛驢的影子。等丁華開車回到土味館時,那毛驢的屁股已經進了土味館,不用說自己是輸了。

  刁老板剛好從屋里出來,笑嘻嘻地迎上前,對丁華說:“輸了吧?可要愿賭服輸喔!”丁華尷尬地笑著:“服,我服輸!”說著,他掏出手機,在朋友圈里發了土味館和洞中瀑的照片,引來點贊一片。

  丁華實在想不通,自己怎么會輸給了一條毛驢?刁老板見他疑惑,大笑著說:“這是條母驢,前天剛下了崽,它急著趕回來喂奶呢!”說著,刁老板用手朝小屋里指了指,一頭小驢正拼命地吸著奶,那頭母驢“呼哧呼哧”喘著粗氣,一下一下地舔著小驢的身子……

  難怪毛驢出門時一副不情愿的樣子!刁老板解釋說,他正集資開發洞中瀑景區,那個水塔也是他找人建的,他之所以和丁華打賭,是看到丁華車身上印著“車友會”三個字,想到那會是一個潛在的客戶群,所以順便打個廣告。丁華不禁豎起大拇指說:“刁老板,實在是高呀!”

Tags: 毛驢 打賭

本文網址:http://www.vgzhbx.tw/gushihui/155416.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