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故事會 > 

底線

來源:故事會 作者:吳嫡

  張濤是個音樂家。這天,他經過一個地下通道,看到一個老頭正在唱歌乞討。很快,他就聽出老頭的歌旋律優美,且從未聽過。張濤給了老頭十塊錢,然后跟對方攀談起來。

  老頭告訴張濤,自己是大山里的少數民族,從小喜歡音樂,但沒機會學。老頭自己琢磨了不少歌,但不會記譜,只能記在腦子里。他想學年輕人走出大山,追逐夢想,沒想到剛下車錢包就被偷了,只能靠在這里唱歌謀生。張濤聽了,心里不禁“咯噔”了一下,自己好幾年寫不出什么像樣的作品了,眼下這不是想打瞌睡正好有人遞枕頭嗎?

  張濤拉著老頭的手說:“我比你小十幾歲,該叫你聲老哥。要不咱倆合作吧,我把你的歌變成作品,算咱倆共同的作品,咋樣?”老頭高興地答應了。

  張濤拿起老頭的行李,帶他回了自己家。那是一處民宅,是張濤跟當地農民租的,偶爾會住幾天找靈感。他把老頭安頓好,就迫不及待地讓老頭唱歌,他負責記譜。老頭唱了一首又一首,張濤日夜不停地記譜記詞。老頭十分興奮,說他從沒碰上過這么欣賞他才華的人。

  這天晚上,張濤正對著錄音機記譜,忽然聽見老頭在院子里唱起了一首歌,旋律特別優美。歌詞中有兩句“庫拉依拉索,美麗的天堂花”和“哈卡哈拉索,壯美的天堂花”,更是與旋律配合得天衣無縫。張濤如獲至寶,跑出去問老頭:“老哥,這首歌咋沒聽你唱過呢?”

  老頭搖搖頭說:“這是屬于我自己的歌,我不想傳出去。”張濤說:“這么動聽的歌不流傳出去,太可惜了。”可不管張濤怎么說,老頭就是不同意。不過張濤發現老頭晚上沒事時就喜歡唱這首歌,就偷偷用錄音機錄了下來。

  一個月后,張濤的新作品發布了,取得了巨大的成功。老頭在電視上看到后,氣憤地問他:“我看電視了,怎么一個字都沒有提我呢?”張濤心虛地說:“老哥,這些歌我會付給你錢的,每首歌給你一萬塊,你這些歌能掙幾十萬呢。”老頭說:“我不是為了錢,我在寨子里不缺吃穿,我這么辛苦跑出來,是為了實現我的夢想。可現在,你把我的夢想都偷走了!”

  張濤從包里掏出一份文件和一疊錢說:“你看,錢我都給你準備好了,你拿了錢,把這份協議簽了,就說這些歌是我主創,你配合我做過一些少數民族曲調的采風工作。”

  老頭氣得渾身發抖:“我要去告你!”張濤嘿嘿一笑:“你有什么證據?這些歌現在已經發布了,產權是我的,你沒法證明你在此之前就會這些歌。”

  老頭哆嗦地指著錄音機:“這里面有我唱的。”張濤聳聳肩:“那也只能證明你唱過我的歌,可不能證明你是在發布之前唱的。再說,我已經把你錄過的歌都刪掉了。我是早已成名的音樂家,你是個連譜都不會記的老頭,你說人家會信誰?”

  老頭氣得說不出話來,背起行李就走,張濤一把拉住他說:“別這么激動,這樣吧,你那首經常唱的歌,我偷偷錄了幾遍,還是不太清楚。你好好地唱一遍,我跟你簽合同,這首歌署咱倆的名,咋樣?那歌太好聽了,肯定會一炮而紅的!”

  老頭斷然拒絕:“不行,那歌是我的底線!我沒你聰明,被你騙了,我認了。我這就回寨子里去,不出來了。可我警告你,你如果敢把那首歌拿出去賣,你會有報應的!”說完,老頭頭也不回地走了。

  張濤愣了愣,“呸”了一聲,然后拿出磁帶,又開始研究起那首歌來。那歌太好聽了,他把聲音放到最大,勉強辨識著記錄起來。

  誰知,沒過多久,老頭又回來了。張濤嚇了一跳,只見老頭死死盯著他看了半天,最后嘆了口氣說:“看來我是阻止不了你了。但這首歌對我來說是神圣的,你這么偷偷摸摸地記錄,會把詞曲弄錯的。我給你錄,但這首歌必須寫我的名字,這是我的底線。”

  張濤暗暗好笑,假裝答應了。老頭強撐著錄完歌就離開了,張濤則爭分奪秒地聯系記者和電視臺,召開新歌發布會。果然,新歌一推出,立刻引起了巨大的反響,迅速成為炙手可熱的當紅歌曲,張濤因此得獎無數。當然,張濤依然只字未提老頭的事。

  就在張濤風光無限的時候,他突然收到了法院的傳票,有人告他剽竊。張濤并不驚訝,他知道自己突破了老頭的底線。雖然他不明白這首歌為什么對老頭如此重要,但他早已做好了應對的準備。

  到了法庭,張濤才知道老頭回家就病倒了。這次替他來打官司的是他侄子,他侄子把叔叔如何來到本市、如何結識張濤、如何被騙的經過,一一陳述了。他動情地說:“我叔叔從小就喜歡音樂,音樂就是叔叔的全部,但他的畢生心血就這樣被張濤騙走了。”

  張濤胸有成竹地反駁,堅稱所有的作品都是自己寫的。他不否認認識老頭,但他說只是可憐老頭,覺得老頭是音樂愛好者,自己作為音樂家有一份同情心。沒想到老頭竟然誣陷自己,顯然是想出名想瘋了。

  侄子死死盯著張濤問:“你敢發誓這些作品都是你寫的嗎?”張濤有點心虛,但還是振振有詞地說:“當然都是我寫的,你有證據證明哪一首不是我寫的嗎?”

  侄子深吸一口氣,大聲唱起了張濤剛發布的那首最紅的歌。唱完,他問張濤:“這首歌這些天已經傳唱很廣了,我沒唱錯吧?”

  張濤點點頭。侄子接著說:“你有沒有想過,這首歌的歌詞里,為什么第一段是‘庫拉依拉索,美麗的天堂花,而第二段是‘哈卡哈拉索,壯美的天堂花呢?”

  張濤笑了笑說:“我知道你想說什么,你想說這是你們的民族語言,而不管我給這兩句歌詞做什么翻譯,你都會說我上當了,因為這兩句沒有任何含義,只是搭配著調子好聽罷了。”張濤很謹慎,事先專門找民族語言學家看過,對方說這些詞沒有含義,他才放心大膽地放在歌曲里的。

  侄子說:“你說得沒錯,庫拉依拉在我們的語言里的確沒有明確的含義,但你知道什么樣的詞沒有含義嗎?”張濤愣了愣:“什么詞?”侄子說:“名字!張濤這個詞有什么含義嗎?”

  張濤的額頭開始冒汗了,他確實沒想過這個,但他還是強裝鎮定地說:“沒人會起這樣的名字,即使是你們民族,也不會這么起名字。”

  侄子冷哼一聲說:“我們寨子里有個風俗,每個人除了大名之外,還有個小名,這個小名只有家里人才會叫,表示親密。庫拉依拉是我奶奶的小名,我想請問,你的歌里怎么會有我奶奶的小名呢?”

  張濤擦擦汗爭辯說:“既然只有家里人才會叫,你憑什么說你奶奶叫這個名字?”

  侄子拿出一本發黃的本子說:“雖然只有家里人才叫,但家譜上卻會在大名下面寫上小名,這是我家的家譜,奶奶的名字是五十三年前嫁入我爺爺家時寫上的,現在技術這么先進,紙墨的時間都是可以檢驗的,懇請法官指定相關機構出具檢驗報告。”

  張濤看著那本家譜,絕望地說:“這,這是巧合,絕對是巧合!”

  侄子冷笑道:“可我爺爺的名字也在家譜上,哈卡哈拉,是七十五年前寫的,你想說你那么巧合地在一首歌里,同時用了我爺爺和奶奶的名字嗎?”

  聽到這里,張濤眼前一黑,險些暈倒……

Tags: 底線

本文網址:http://www.vgzhbx.tw/gushihui/155414.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