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故事會 > 

臟口

來源:故事會 作者:顧敬堂

  李漢儒年輕的時候是地方戲演員,唱了半輩子吉劇。后來,劇團撐不住了,他被分流到了地方歌舞團,之前的本事用不上,就干些打雜的工作。他心態好,照樣把生活過得多姿多彩。

  李漢儒生平有兩件最得意的事情,第一是生了個如花似玉的女兒李曉涵;第二就是有一手訓鷯哥的絕活。

  李曉涵繼承了父親的藝術基因,藝校畢業后留在省城大型歌舞團,算是有個不錯的前程。女兒不在身邊,為了排遣寂寞,李漢儒專門訓了一只鷯哥,名字就叫小涵,每天“爸爸媽媽”叫得親熱。李漢儒訓鷯哥有自己一套獨到的經驗,每只鷯哥都有獨立的生活空間,陽臺養一只,客廳養一只,三個臥室各養一只,每一只都單獨訓練。他曾經訓過一只鷯哥,會說五十多句吉祥話,被一個老板用十萬塊錢買走了;還有一只鷯哥,能唱大段的《回杯記》,也賣出很高的價錢。用周圍人的話說,李漢儒這是“玩著玩著就把錢賺了”。

  女兒李曉涵懂事孝順,隔三岔五就打電話回家。曉涵媽媽著急女兒的終身大事,聽女兒說有了交往對象,就催著趕緊帶回家瞧瞧。

  小伙子的出場方式挺拉風,開著一輛黃色的敞篷跑車,停在李家樓下時還故意轟了幾下油門,引得鄰居們紛紛探頭觀望。小伙子這才提著禮物下了車,一搖三晃地跟著李曉涵上了樓。李漢儒在陽臺上瞧得分明,嘆了口氣:“不像啥好鳥!”

  小伙子進屋后,禮節還算周到,叔叔阿姨地問了好,自我介紹道:“我是當紅網絡主播,人稱海北哥,有幾十萬粉絲呢。”曉涵媽媽不知道網絡主播是干啥的,海北哥解釋道:“都是搞藝術的,我和曉涵算是同行。”

  李漢儒雖然不太看得上這個自稱海北哥的小伙子,但他尊重女兒的選擇,所以還是和顏悅色地招待來客。海北哥和老年人也沒太多共同語言,倒是對幾只鷯哥很感興趣,跑到陽臺上逗鷯哥說話。李漢儒看了女兒一眼,曉涵急忙勸海北哥:“這是我爸爸的心肝寶貝,連我都不敢亂逗。”

  海北哥攤了攤手,扭頭回到了客廳。有一搭沒一搭地聊了一會兒,海北哥想走,李曉涵不同意,說好不容易回來一趟,怎么也得在家住一晚上。海北哥無奈,拿出設備后詢問,哪個房間隔音效果好,他要做直播。

  李漢儒笑了:“當初裝修房子的時候,我可是花大價錢做了隔音處理,一是為了唱戲的時候不打擾鄰居,二是防止鷯哥互相影響。你隨便選個房間,保準一絲聲音都透不出來。”海北哥二話沒說,進了曉涵的閨房,關上門忙活了起來。

  李漢儒忽然想起一件事,起身要敲門,想想又坐下了:“就一晚上,應該沒事。”曉涵問道:“爸,你對他不太看好?”李漢儒反問道:“你看好了?”曉涵搖搖頭:“感覺一般,就是追得緊,所以帶回來讓你們看看。”李漢儒嘆了口氣,說:“明早問你妹妹吧。”曉涵的妹妹是鷯哥小涵,就在海北哥直播的屋子里。

  一夜無話,大清早曉涵媽媽做好了早餐,李曉涵敲門喊海北哥出來吃飯。海北哥洗漱完畢坐下來吃飯,李漢儒進房間給鷯哥小涵喂食,出來后臉色特別難看。

  等吃過了飯,李漢儒說道:“海北……那啥,你來一回,叔叔沒啥送你的,就把鷯哥送給你吧,留個念想。”海北哥一聽高興壞了:“哎呀媽呀,這可太好了,叔叔你養的鷯哥太牛了,不管教啥都一學就會!”

  李漢儒拎出鳥籠,看著籠子里的小涵,眼圈就紅了:“這只鳥也算我的一個女兒了,把它給了你,你就和我閨女斷了吧!”海北哥急了:“這是為啥呀?”

  李漢儒皺著眉頭說道:“咱們都是東北人,可身邊人誰說話是你這口音?別以為我不知道你這個主播是干啥的,就是為了紅,用夸張的語調扮小丑博眼球,搞得外地人以為東北人都是你這樣的素質呢!說實話吧,這只鳥才跟你待了一宿就被弄成臟口,在我這兒分文不值了。”

  李漢儒拿出一根細金屬棒在籠子上輕輕一敲,鷯哥小涵張嘴說道:“我靠,老鐵們雙擊666,小火箭走一波,牛逼……”

  李漢儒冷笑道:“我和我閨女都不敢說自己是搞藝術的,拜托你也別說自己是搞藝術的了。現在你教壞一只鷯哥是小事兒,以后帶出來一群臟口罪過可就大了!”

  海北哥忽的一下站了起來,鳥也沒拿,氣沖沖地摔門而去。

  李漢儒有些不好意思地望著女兒:“對不起……”李曉涵“咯咯”地笑著:“說啥呢爸,我這人性子軟,說不出重話來,感謝你幫我擺脫了他。武大郎養夜貓子,什么人玩什么鳥,你女兒哪有這么重的口味?只是可惜了我妹妹小涵……”李漢儒高興得大笑起來:“沒事兒,它中毒不深,花幾天時間就能調教過來。”鷯哥被歡樂的氣氛感染了,愉快地喊著:“爸爸、媽媽、姐姐、老鐵……”李漢儒揚了揚金屬棒,它后面的話被噎了回去。

Tags: 臟口

本文網址:http://www.vgzhbx.tw/gushihui/155413.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猜你喜歡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