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故事會 > 

搭車疑云

來源:網絡整理 作者:佚名

  杰里·梅拉克開車回家的路上,突然有名拖著行李箱的男子沖上公路,拼命朝他招手,希望能搭車。杰里只得停下車,那男子立刻緊緊扒住車窗窗沿,腦袋從窗口探進來,懇求道:“我的汽車在路上拋錨了,我需要搭車去城里。”

  杰里剛要開口拒絕,就被那男子打斷了話。男子一邊說“謝謝你,老兄”,一邊徑直拉開車門,把行李箱扔到后座上,然后在副駕駛座位上坐了下來。

  杰里打量著這個搭車客,他身材壯實,手臂上還露出兩塊文身,但他微笑著看向杰里時,燦爛的笑容中見不著一絲惡意。杰里只得破例一次,詢問他:“我要開車回沃倫市的家,你要去哪里?”

  搭車客一邊用手絹擦拭臉龐,一邊說:“我本來應該今晚到達米德維爾,但看來天黑前是趕不到了,你就送我到沃倫市吧。我名叫席德,真心感謝你讓我上車。”

  杰里點點頭,也做了自我介紹,兩人便在車里閑聊起來。杰里得知席德是從匹茲堡到這兒出差的。當席德詢問杰里家里有什么人時,杰里回答說只有他和妻子。

  席德感慨道:“你很幸運,不像我一個家人都沒有。我猜想,你妻子已經在家中為你準備好可口的晚飯了。”

  “我妻子不在家,”杰里說,“我剛剛放她下車,她要回娘家和父母一起過周末。”

  “你家是公寓樓嗎?”

  “不,是獨門獨戶,還有好多房貸要還,日子過得好緊啊!”

  這時汽車已經開到沃倫市近郊,席德仿佛想到了什么,興奮地說道:“嘿,杰里老兄,你想不想輕輕松松賺上50美元?”

  杰里謹慎地看著席德:“輕輕松松賺50美元?”

  席德解釋:“我剛才在想,我到沃倫市要找家旅館住下,起碼要花上50美元吧?不如今晚你招待我住你家,我付你50美元,怎樣?”

  杰里不喜歡這個主意,但一想到能這么輕松賺上50美元,他心里癢癢的。假如席德是壞人,他早該動手了,而且他看起來挺好相處,讓他在家里過一夜沒什么大不了。

  這么一想,杰里同意了席德的提議,他載著席德抵達楊樹街上的自家房子。停好車后,席德拖著行李箱,跟著杰里進屋。杰里將席德帶入一間整潔的客臥。席德環顧一圈,贊許地點頭:“你妻子真是能干的主婦。”

  杰里禮貌地笑笑,讓席德先去沖個澡。席德洗完澡,想起了正經事:“我想打電話聯系一下修車行,你有什么熟悉的修車行推薦嗎?”

  “試試馬蒂修車行。我認識馬蒂,我會給他打個電話。”

  “你坐著吧,我去打。”席德說完就起身到電話機旁打起電話,卻沒打通,他便說,想自己去后院逛逛,一會兒回來再打電話試試。杰里則先去廚房做晚餐了。

  十幾分鐘后,席德從客廳里朝在廚房間忙活的杰里喊道:“你的朋友馬蒂一定生意很好,我仍然撥不通他的電話。”

  等到杰里將晚餐擺上餐桌時,天色已黑。用餐時,席德向杰里繪聲繪色地講述起自己的冒險經歷。晚餐之后,席德再次走向客廳里的電話機,拿起聽筒后,用探詢的眼神望著杰里:“你家的電話機是不是壞了啊?連忙音都聽不到了。”

  “讓我瞧瞧。”杰里一邊說一邊接過聽筒,發現線路確實出了故障,“早上都還正常啊!”杰里表示要去鄰居家問問,席德勸他不要在夜里打攪鄰居,明早再說。

  “那么晚上你想做點什么呢?”杰里問道。

  席德無所謂地聳聳肩:“要不,咱們玩上幾局撲克牌怎樣?”

  杰里拿出撲克牌,和席德輕松地玩起牌。他在心中慶幸自己做了讓席德留下來過夜的決定,并考慮明天早上要不要開車送席德去米德維爾。近來杰里處于極大的壓力之下,長途開車有助于他松弛神經。

  “咱們弄點賭注,讓牌局稍稍變得刺激點如何?”席德說話間看了眼墻上的時鐘,建議道,“假定我倆玩到十一點,我那時贏過你,我就開走你的汽車,這樣就解決了我的燃眉之急。假如是你贏了,我給你5000美元。你的車大致就值這個數吧?”

  杰里笑道:“你給我開張5000美元的支票?我有那么天真嗎?”

  “不,給你現金。”席德答道。杰里驚訝地瞪著席德:“難道你隨身攜帶了5000美元現金?”

  席德一本正經地說:“想要看一下嗎?”杰里立刻搖頭:“對不起,我不是個大膽的賭徒。”

  席德顯然并不真指望杰里接受他的提議,說道:“好吧,咱們就一局押注25美分。”杰里同意了。

  打牌打到十一點,席德打起呵欠,準備起身去休息,他摸了摸下巴,說:“我可不可以借用一下你的剃須刀?”

  杰里爽快地說:“當然可以,剃須刀在浴室的架子上。”剛說完,杰里心中突然打起了鼓:出差的席德怎么連剃須刀都沒帶?

  席德要走向浴室時,杰里不禁問道:“你說要拿我的汽車對賭5000美元時,是在開玩笑嗎?”

  席德狡黠地一笑:“沒有啊,因為我不會輸的,我會出老千。”

  杰里笑道:“席德,你真夠坦誠的。”席德卻半真半假地問:“難道你在交稅時就沒做過手腳?”

  杰里理直氣壯地搖頭。

  “那么對你妻子呢?你有沒有背著她偷腥?”

  “從來沒有。”杰里的語氣明顯表露出他對于這種事的憎惡。

  席德得意地大笑起來,繼續追問:“那么她有沒有出軌?”

  “沒有!”可杰里頓時漲紅的臉龐泄露了實情,他又改口說,“可能有過一次。”

  “就一次嗎?你確信?”席德笑著說,“你怎么知道她此刻沒有背著你偷漢子?”

  “我說過我知道她在哪里。”

  “她經常一個人在周末回娘家?你有沒有去查過她呢?”

  “我為什么要查呢?出軌的事只發生過一次,不會再發生了。我相信她。”

  席德說:“咱們再賭一把如何?打電話到你的岳父母家,要是你妻子在娘家,我給你5000美元;要是她不在,我就開走你的車。”

  這回輪到杰里大笑了:“你忘記了一件事,電話機壞了。”

  席德笑著聳聳肩,去了浴室。

  趁著席德走開,杰里去客臥鋪床,他提起席德的行李箱,放到床尾凳上。杰里摸到行李箱時,不禁想起剛才席德說的話,他好奇地伸手去碰箱子的卡扣,結果卡扣沒鎖,一下子就開了。杰里掀開箱蓋,目瞪口呆,箱內是一沓沓嶄新的鈔票和一把手槍。

  這時,杰里的身后傳來席德的聲音:“伙計,吃了一驚?”

  杰里轉身發現席德站在門口,他下意識地伸手去拿行李箱里的手槍,然而席德已經撲過來,從他手中奪過手槍,并把他推倒在床上。

  席德說道:“你不應該這么好奇,杰里。”杰里在這一刻記起早上從車載廣播里聽到的突發新聞,一名持槍男子在布拉福德搶劫了富達銀行后駕車逃亡。他突然意識到,電話線路忽然發生故障,肯定也是席德搞的鬼。

  杰里結結巴巴地說:“你、你是銀行劫匪……”

  席德一邊點頭,一邊從箱中拿出一張50美元的鈔票,扔到床上:“這是說好的報酬。”

  杰里說:“如果我是你的話,我會現在就離開。因為假如有人打電話找我卻一直打不通,他們一定會認為我出事了。”

  席德嗤笑道:“你是說你妻子會打電話給你?得了吧,杰里,我了解這些女人,都是一個德行。”

  “你錯了,瑪喬麗每次出去都會打電話給我。”

  “好吧,那咱們就等著瞧吧。”席德命令杰里慢慢走到廚房里,他用繩索捆綁住杰里的手腕和腳踝,讓杰里乖乖躺在廚房地上,又說道,“放松點,我不會殺你的。警方到現在肯定已經查清我的身份了,不過就算警方逮住我,他們也休想找到錢。”隨后,他就回到客臥休息。

  杰里徹夜難眠,不敢發出一丁點響聲,好不容易熬到早上席德駕車離開,才敢想辦法自救。等到杰里成功地給自己解綁后,已經是中午了,他剛準備喝杯酒壓壓驚,警察趕來了。

  一位警官當即問道:“是梅拉克先生嗎?”

  杰里問:“你們抓到他了?”

  “席德?他是真倒霉。他因為超速駕駛被一名巡警命令在路邊停車接受檢查,結果還被認出是銀行劫匪。他對警方承認把你捆綁起來,但沒有傷害你。顯然他沒有在這件事上說謊。”

  “那你們找到錢了嗎?”

  警官搖搖頭:“還沒,但我們會找到的。不過車上沒有錢,倒是有別的東西。我們起初認為是他犯了個愚蠢的錯誤,竟沒有處理掉后備廂內的鋤頭和鏟子。我們判斷他是用這些工具挖土,將錢埋在地下了。兩件工具上都有石油沉積物,這說明,這些工具只可能在一個地方用過,也就是韋爾曼路上的舊煉油廠。”

  杰里聽到這兒,額頭不禁冒出了冷汗。

  “沒人會去舊煉油廠那邊,那里看起來就像個合適的藏匿地點。我們發現了一路通向廠區里的輪胎痕跡,順藤摸瓜,發現一個看似剛剛被動過土的地點。”警官繼續講述,“梅拉克先生,我們沒有找到贓款,卻發現了你妻子瑪喬麗的尸體,還有殺害她的兇器。法醫分析她于前日夜間遇害。席德告訴我們,你跟他說,你在載他上車之前不久,剛剛把你妻子放下車。我們想請你對此做個解釋……”

  警官的話還沒說完,杰里已覺天旋地轉,一下子暈倒在地上。

Tags: 搭車 疑云

本文網址:http://www.vgzhbx.tw/gushihui/155323.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