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故事會 > 

守城

來源:網絡整理 作者:佚名

  明朝中葉,瓦剌頭領阿托花起兵進攻大明,一路勢如破竹,可到了榆城就受阻不前。榆城主將譚行簡雖平庸無為,但副將俞長統足智多謀。譚行簡很信任俞長統,軍政大事都交給他負責。俞長統堅守不出,瓦剌騎兵多次攻城都徒勞無功。

  阿托花一籌莫展,忽然線人傳來消息:譚行簡年事已高,已經回京卸任,朝廷派他兒子譚沖接任榆城守將。阿托花精神一振,譚沖年輕氣盛,肯定不會放權俞長統。只要他貪功冒進,破城就有機會了。

  半個月后,譚沖到了榆城,他第一天升帳,就有軍士來報,瓦剌軍在城前挑戰。

  譚沖大聲說道:“這么快就有不怕死的送上門,待我出城迎敵,讓阿托花見識見識我的厲害!”

  俞長統阻攔道:“少將軍,敵軍在軍中有奸細,應以堅守為上。”

  譚沖不以為然,說:“俞將軍跟隨家父時間長了,膽子也小了。區區幾個蠻夷,有何畏懼?我作為主將,不親上戰場,如何鼓舞士氣?”

  見勸說無用,俞長統只好說:“那就僅此一次。”

  譚沖點好兵馬,出得城來。只見瓦剌軍懶懶散散,毫無隊形。帶兵的將軍見城里有兵馬出來,才懶洋洋地提槍上馬。譚沖揮槍上前,與敵將戰在一起。不到十個回合,譚沖一槍刺中敵將手臂,敵將落敗而逃。譚沖緊追不舍,明軍見狀,士氣高漲,掩殺過去,瓦剌軍潰敗,被明軍追殺十余里。

  譚沖得勝回城,得意揚揚:“敵軍不過如此,何足掛齒?”

  第二天,瓦剌軍又在城外挑戰。譚沖正要出城痛擊敵軍,又被俞長統阻止:“昨天敵軍是驕傲自大,今天肯定是有備而來,萬不可再出去。”譚沖哪里肯聽?他不顧俞長統的反對,出城迎敵。

  城外,譚沖和敵將殺得激烈。俞長統在城墻上觀戰,一臉凝重。偏將軍劉三在一旁贊道:“少將軍出身將門,果然武藝高強。”俞長統卻說:“少將軍看似勢大力猛,其實笨拙僵化。對方武藝不在他之下,卻不盡全力,必定有詐!”

  正說著,對方抵擋不住,賣個破綻,敗下陣來。譚沖緊緊追趕,明軍像潮水般殺向敵軍。瓦剌軍見主將又輸,無心戀戰,紛紛敗逃。

  譚沖追得高興,眼看要追到羊角山時,忽然身后傳來號角聲,原來是俞長統下令鳴鑼收兵。

  譚沖非常不滿,回城就質問俞長統為什么下令收兵。俞長統說:“我是怕少將軍中了埋伏。敵將未敗卻退,敵軍退而不亂,這是佯敗。羊角山坡地平緩,適合騎兵沖擊,末將斷定山中定有伏兵。”

  譚沖怒道:“你這是猜測,沒有證據。我看將軍是膽小怕事!”

  俞長統沉思片刻,說:“既然如此,少將軍敢不敢跟我打個賭?如果山中有伏兵,算我贏,今后您要聽末將的,切勿出戰;如果沒有伏兵,就是少將軍贏了,今后一切就聽您指揮,末將絕無二話!”

  譚沖說道:“賭就賭!可如今敵軍已退,怎么證明有無伏兵?”

  俞長統說:“這好辦!瓦剌騎兵如果潛伏在山中,肯定留下了大量新鮮馬糞,明早少將軍可派出軍士查驗。如果能撿滿兩筐新鮮馬糞,就算我贏,否則就算我輸。”

  譚沖當即答應下來。

  再說阿托花本想把明軍引到山中殲滅,不料功虧一簣,正在懊惱,有密報傳來。他讀罷暗喜,心想這倒是個機會,于是立馬派人到羊角山中,把馬糞清理干凈。

  半夜時分,劉三正值守城門,幾個軍士騎馬過來,馬背上還馱著幾個麻袋。領頭的是俞長統,他悄聲讓劉三放軍士們出城,并要求劉三對此保密。劉三問馬背上是什么,俞長統據實以告,說是剛從軍營馬廄里弄來的馬糞,要撒到羊角山上。

  劉三吃了一驚,忙問道:“難道將軍沒有必勝的把握?”

  俞長統搖搖頭,說:“譚沖年輕氣盛,我絕不能輸。我這是確保萬無一失,不然榆城危險吶!”

  劉三擔心地說:“這是舞弊啊!如果傳出去,將軍英名不保,還得受軍法處置,請將軍三思!”

  俞長統卻說:“個人事小,守城事大。出了事,我一人承擔。”

  劉三無奈,只好放行。

  第二天,譚沖派人去了羊角山。俞長統事先做了安排,自然贏了。譚沖愿賭服輸,之后任憑瓦剌軍如何叫戰,都閉門不出。消息傳到阿托花耳中,他很佩服俞長統,心中也更加擔憂:譚沖有勇無謀,不足為慮,俞長統才是心腹大患!

  不久,線人傳來消息,榆城糧草不足,可以利用糧草做做文章,阿托花頓時心生一計。

  這天,明軍接到密報,三日后,瓦剌的運糧隊要經過馬蹄崗。譚沖心中一動,劫了這批糧草,恰好可以解城中之危。譚沖召集眾人商議此事,俞長統堅決反對,說這是阿托花的陷阱。譚沖氣得咬牙切齒,可因有約在先,也無計可施。

  晚上,譚沖正在帳中,忽然有匕首飛來插在桌上,上面綁著一張字條。譚沖取下一看,頓時大怒。

  第二天,俞長統前往譚沖帳中議事,卻見自己的幾個心腹軍士被綁在帳外,他們都參與了偷運馬糞之事,不覺心里一驚。果然,譚沖問起打賭的事,俞長統知道事情敗露,只好承認是自己指使。

  譚沖怒道:“你弄虛作假,貽誤戰機,該當何罪?”

  俞長統說:“按罪當誅!”

  譚沖大聲道:“好!我明天就去劫糧,正好用你的人頭祭旗!”

  “我愿接受處罰,但懇請少將軍推后行刑,”俞長統說,“等少將軍劫糧成功,回來再殺我也不遲。萬一您中了敵軍奸計,不能全身而退,我還可以替您守城……”

  譚沖氣得渾身發抖:“好!我就暫時留你性命,待劫糧回來讓你死得心服口服!”說完,譚沖命劉三將俞長統押了下去。

  到了晚上,俞長統說自己手腳發麻,讓劉三給他松綁。劉三卻面露難色,說不敢違抗譚沖的命令。

  俞長統笑道:“放心,譚沖沒有機會治你的罪啦!他不知天高地厚,剛愎自用,明天定會中埋伏,回不來嘍!榆城還是我說了算!”

  第二天,譚沖果然在馬蹄崗等來了敵軍運糧隊伍。他發動襲擊,速戰速決,押著糧草順利回營。

  此時俞長統已被綁在帳前,譚沖走上前,拔出佩劍,只見寒光一閃,俞長統身上的繩索斷作幾段。譚沖說:“俞將軍受苦啦!”又命令道:“來人,把劉三綁了!”

  這一幕太突然了,眾將面面相覷,不知何故,劉三也大吃一驚。

  譚沖朗聲說道:“劉三,你這個瓦剌奸細!”

  原來,劉三就是阿托花安排在明軍里的線人,他一直利用信鴿給阿托花報信,通知阿托花清掃馬糞,用匕首寄信告密,讓明軍輕易劫糧,目的就是要挑起俞長統和譚沖的矛盾。

  其實,俞長統和譚老將軍早知道劉三是奸細,之前沒揭穿,是想放長線釣大魚。譚沖接任榆城守將之前,就已找過俞長統商量對策。

  譚沖繼續說道:“阿托花怕的不是我,而是俞將軍。他們故意將糧草送給我,就是想借我之手除掉俞將軍,我和俞將軍將計就計,讓你們人糧兩空。”

  這時,軍士拿來一只信鴿,正是之前劉三給阿托花報信的那只,俞長統把情報綁在信鴿腿上,說:“就讓它再飛最后一次吧!”

  阿托花接到情報,大笑道:“俞長統已死,破城就在明天!”

  第二天,阿托花調集大軍,來到城下挑戰,譚沖卻遲遲不出來。阿托花正覺不對,城墻上掛出一顆人頭。那人頭不是俞長統的,而是劉三的。

  阿托花暗叫不好,如今計策被識破,線人已死,糧草又丟,破城再無機會。阿托花氣急攻心,噴出一口鮮血,一頭栽倒在地。

  城墻上,譚沖和俞長統看著敵軍退去。俞長統松了一口氣,道:“少將軍,瓦剌這次退兵,數年之內不會再來了。”

  譚沖欽佩不已,說:“家父再三告誡,凡事要聽俞將軍之令。將軍果然高明,晚輩佩服。”

  俞長統笑道:“少將軍配合得也很好,只要你們年輕人成長起來,我也可以早日告老還鄉嘍!”

Tags: 守城

本文網址:http://www.vgzhbx.tw/gushihui/155254.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猜你喜歡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