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故事會 > 

死有葬身之地

來源:網絡整理 作者:佚名

  惡貫滿盈

  鄭沖是個孤兒,從小由鄉親們一起養大,他長大后為人老實、善良,村里人提起他,都是贊不絕口。

  這天,鄭沖急火火地來到村長三爺家,一進屋就嚷嚷道:“三爺,怎、怎么辦?縣政府要開發五龍山了!”

  三爺看到他那著急的樣子,笑了:“要開發的是五龍山,跟咱鄭家洼一個城東一個城西,你急個啥?”

  鄭沖說:“我爹的墳咋辦啊?”

  這下三爺明白了。原來,鄭沖的爹叫鄭冰巖,一直好吃懶做,坑蒙拐騙,曾因一件小事,把幾個長輩都打了。后來,他到城里去混,竟然綁架了當時縣城首富的兒子,收到贖款還撕了票,被法院判處了死刑。當時執行死刑的地點就在五龍山腳下,鄭家的族人沒臉去收尸,縣民政局就將他埋葬在五龍山。

  三爺示意鄭沖坐下,問:“你想給你爹移墳,是吧?”見鄭沖點頭,三爺建議說:“你給他移到縣里的公墓不就得了。”

  “我問過了,收費太高,我負擔不起。”鄭沖商量著說,“三爺,我爹死前還是鄭家洼的戶口,按規定可以有一塊墳地,你看……”

  三爺考慮良久,同意他移墳進村。三爺還囑咐鄭沖,挖地壘墳要在晚上進行,免得被人看到。

  當天晚上,鄭沖就帶著幾個人,先是去五龍山收拾了他爹的骨灰,又回到鄭家洼后山,待到夜深人靜,開始挖地。正在挖呢,不料山上的火光被村民看見了,于是立即報告了老太爺。

  這老太爺,地位相當于“族長”,他的一條左腿,當年還是被鄭冰巖給打殘的。老太爺派人叫來三爺和鄭沖,把他們罵了個狗血淋頭。

  罵完他們,老太爺又把鄭沖死去的爹罵了一通,鄭沖聽不下去了,說:“臭蟲也有二錢肉,我爹是壞,可我不信他沒做過一件好事……”

  老太爺冷笑一聲,說:“***的時候你還小,不知道你爹是如何的惡貫滿盈。那好,我就給你一個月的時間,你只要找出你爹做的一件善事,我就允許你給他移墳進村。”

  鄭沖答應了,他尋思道,爹就是再壞,也必定有些憐憫之心,就算見到小孩摔倒后抱起來,也是善事嘛!于是,鄭沖忙乎起來,先是挨家挨戶去問村里的人,又跑到城里打聽,可大家眾口一詞:鄭冰巖就是個地痞,沒做過一件善事!

  沒辦法,鄭沖就寫了個啟事,標明:若是有人知道鄭冰巖生前做的好事,自己愿意奉上兩千塊酬勞。然后,他復印了幾百份,趁著夜色,到城里四下給貼上了……

  希望破滅

  啟事貼出去沒幾天,真有人找上門來。來人自稱姓顏,是鄭冰巖曾經的鐵哥們。姓顏的說:“巖哥人很好的,就說他對我們這些兄弟吧,那是肝膽相照、義薄云天,有好多次,他都奮不顧身,救了我們的命……”

  鄭沖心中歡喜不已,說:“好,你跟我去老太爺那兒,和他這么說。”姓顏的有些猶豫,但還是去了。

  正巧那會兒,老太爺的一個學生來看望他,那學生姓吳,曾經做過警察。老吳聽到姓顏的這么一說,他皺起了眉頭:“你姓顏?你的綽號是不是叫山核桃?”

  “你怎么知道的?”

  “哼,當年鄭冰巖撕票之后躲進了大青山,有個叫山核桃的人報警說,鄭冰巖想獨吞贖款,還拿刀想殺他。既然鄭冰巖不仁,也就別怪他山核桃不義,于是他帶著警方抓住了鄭冰巖。是不是這樣,山核桃?”

  “我、我……”姓顏的吞吞吐吐起來,趁人不注意,拔腿跑了。鄭沖很失望:原來是來騙錢的。

  老太爺嘆了口氣,說:“鄭沖,現在你相信我了吧?”

  “我—”鄭沖不知該怎么回答,他沒想到自己的爹竟然如此之壞,不孝、不仁、不義,完全就是一本反面教材。老太爺和村民們不愿意讓他移墳進村,看來確是有道理的。

  第二天,鄭沖收拾了行李,帶著他爹的骨灰準備出村。老太爺和大伙兒看到了,就問他去哪兒。鄭沖給大伙兒磕了三個響頭,眼淚汪汪地說:“我代我爹給鄉親們賠罪……雖然他壞,可他還是我爹。他不能入土為安,死無葬身之地,我就背著他一起闖江湖,走哪兒算哪兒。”

  大伙兒一聽,心都軟了,鄭沖是鄭家后輩里面最聽話的,大伙兒都喜歡他,現在他要走,大伙兒真有點舍不得。可老太爺鐵石心腸,面無表情,大伙兒也不敢挽留鄭沖……

  陳年往事

  鄭沖拿著行李向村外走去,走到水庫口,猛然想起住在水庫半山腰的魏大爺。魏大爺是五保戶,無兒無女,因為不是姓鄭的,在村里也沒什么話語權,所以,早早就自告奮勇來看水庫,這一看,就是三十多年。平時,鄭沖隔三差五就來魏大爺家,幫他挑水犁地。如今自己這一走,不知什么時候再回來,魏大爺吃水怎么辦呢?唉,臨走之前,就給他挑滿最后一缸水吧。想到這里,鄭沖就來到魏大爺家。魏大爺正好不在,鄭沖挑起水桶,來到山下的水庫挑水。

  剛注滿水缸,魏大爺回來了,他看到鄭沖拿著行李,問怎么回事,鄭沖就如實說了。魏大爺聽后,說:“你先別走,跟我回村,我有一件事想問清楚。”于是,他倆回到村里。

  此刻,大伙兒因為鄭沖走了,心里正難過著呢,還沒有散去,看到鄭沖回來,就是老太爺也不禁歡喜起來。魏大爺走到老太爺面前,說:“我想問件事,你知道以前管咱村水利維修的劉鄉長的電話嗎?”

  “他已經退休了,你問他干嗎?”

  “我有點事想向他打聽。”

  老太爺一頭霧水,便讓村長三爺去查,很快就找到了。魏大爺讓鄭沖撥電話,電話很快接通,魏大爺就問:“劉鄉長,你還記得鄭冰巖嗎?二十六年前,鄭家洼維修水庫之前,他找過你嗎?”

  劉鄉長略略沉默了片刻,說:“我還記得,他來找我要撥款,我說這事兒書記做主,他便去找書記。聽說書記不理他,他就擺出一副‘我是流氓我怕誰’的架勢,像狗皮膏藥似的粘著書記……”

  老太爺和村民們聽完電話,一時發呆:想不到還有這事?魏大爺見大家疑惑,就細細地說了起來—

  石破天驚

  鄭冰巖那時候愛到水庫里洗澡,水庫不僅用來灌溉,還是村民們的飲用水,是沒人敢去洗澡的,可鄭冰巖天皇老子都不怕,天天去。

  有一次,鄭冰巖去洗澡,心情還可以,看到魏大爺,他就嚷嚷:“老東西,平日里你叨叨咕咕地不讓我洗,今天怎么不說話了?”

  魏大爺瞪了他一眼,說:“你就趕緊洗吧,再過幾天就沒得洗了。”

  “老不死的,你咒我呀?”

  “我哪里敢,只是這水庫快垮了,沒了蓄水你咋洗?”

  “水庫要垮?為什么不維修呀?是不是那老鬼把維修的錢放進了自己的腰包?看我回去不打斷他另一條腿!”

  鄭冰巖說的“老鬼”,就是當時當村長的老太爺,魏大爺忙說:“你別胡說,村里這幾年都在打報告,可鄉里說沒錢,一直沒批。”

  “娘的,他們天天大魚大肉,說沒錢,鬼才相信,看老子去要!”說完,鄭冰巖光著膀子就去了鄉政府。俗話說,不要命的怕不要臉的,那書記還真糾纏不過鄭冰巖,無奈之下,就簽了報告,撥了款。

  魏大爺長長地嘆了口氣,深情地說了起來:“那一年秋天,五十年不遇的洪水在鄉里肆虐。有幾個村因為水庫年久失修,都崩塌了,沖壞無數房屋,死了好幾十人。我們鄭家洼加固及時,逃過一劫。要說鄭冰巖沒做過好事,我真的不信!”

  “難怪當時我奇怪,鄉里怎么那么豪爽就簽了報告,原來還有這么一段故事。”老太爺聽了,感慨不已。

  “其實,那時候的鄭冰巖只是脾氣暴躁,愛表現自己,還沒壞到不可救藥,只是大家打心眼里把他看成了壞人,處處看死了他,他才越來越壞,最終走上了那條絕路。唉,人哪,總要讓他往大道上走啊……”魏大爺說完,回水庫去了。

  這時,鄭沖抹了抹眼窩里的淚,問:“老太爺,我爹移墳的事……”

  老太爺說:“我一個人說了不算,你讓大伙兒表決吧!”

  村民們聽完這曲折的故事,紛紛舉起了手,鄭沖回頭看看老太爺,老太爺也緩緩舉起了手……

Tags: 葬身之地

本文網址:http://www.vgzhbx.tw/gushihui/155252.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猜你喜歡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