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故事會 > 

核桃與水蜜桃

來源:網絡整理 作者:佚名

  29歲的黃曉蕾是個“白骨精”,白領,單位的骨干加精英,眼光自然也高,所以不自覺地就成了“剩女”。母親雖急,她自己卻不急。她按揭買了套房,生活條件優越,因此也不愿降低自己的要求。

  這天,黃曉蕾和閨密李蓓相約在海天酒樓吃飯。一見面,李蓓就說自己年底要結婚了。黃曉蕾為她高興,也為自己傷感。這時,手機響了,一個自稱張海的人打來電話,想請黃曉蕾吃飯。黃曉蕾這才隱約記起,母親曾經介紹過,說張海是大學教師,品貌端正……黃曉蕾說:“好啊,你過來吧,在海天酒樓二樓。”

  掛了電話,她和李蓓開始點菜。吃了一會兒,張海來了。他四處張望了一下,走到黃曉蕾面前:“請問你是黃曉蕾嗎?”黃曉蕾點點頭:“坐吧。”說完,黃曉蕾又繼續和李蓓邊閑聊,邊吃菜。

  張海愣在了那里,不知道該怎么辦,他想插話都沒機會。好半天,他才說:“請問這位是?

  黃曉蕾扭頭對他說:“這是我朋友,怎么了?”

  張海想說什么,但還是咽了下去。李蓓看了他一眼,說:“別愣著啊,該吃就吃你的吧。記得最后買單就行了。”

  張海默默無語地吃了一會兒,看著兩人有說有笑的樣子,他抽出一支煙,點上。

  張海的舉動立刻引起了黃曉蕾的強烈不滿:“公共場所不能抽煙,基本規則你都不懂嗎?”張海急忙說:“不好意思,我到外面去抽。”

  二十分鐘后,吃飽了的李蓓突然問道:“抽煙那人呢?”黃曉蕾電話打過去,張海說:“我有事先走了。不好意思,你們想讓我買單的計劃恐怕落空了。”

  黃曉蕾氣惱地說:“這不是錢的問題,是風度的問題。你還是個男人嗎?”但她話還沒說完,對方早將電話掛了。

  黃曉蕾抓狂地說:“他居然認為我想占他一頓飯錢的便宜,太可惡了!天下沒有一個男人經得起考驗嗎?”

  李蓓說:“男人都是要面子的,剛才你那樣對人家不理不睬,一般的男人還真的都受不了。我剛才旁敲側擊,希望提醒你,不要讓人家來只是為了買單,要和人家說幾句話。可是你……”

  黃曉蕾說:“我一向認為,女人有兩種。一種是水蜜桃一樣的女人,她們是很溫柔,也很容易征服,但骨子里卻是個硬核,想進一步發展會很難,一起生活也不會像開始那樣甜蜜。另一種女人像核桃,雖然有一個硬硬的殼,但只要你能持續不斷地付出真心,就能化解掉她剛硬的外殼,受益無窮,一輩子和和美美。可惜,現在的男人,都是目光短淺的人,沒有耐心和誠意,只對水蜜桃有興趣。”

  幾天后,黃曉蕾又一次在海天酒樓相親。男主角沈寶維長得帥氣逼人。黃曉蕾故意讓沈寶維點菜。沈寶維沒有讓她失望,又把菜單遞給她,很有風度地讓她挑自己喜歡吃的點,并說,她喜歡吃什么,他都會跟著喜歡。

  吃菜的時候,沈寶維低調地介紹了一下自己的背景,在外地開了一家公司,正準備在這里開個分公司。因為一直忙于事業,加上不喜歡公司那些幼稚的小女孩,所以到現在還是單身,他最喜歡的就是成熟理智大氣的女人。

  這些話說得黃曉蕾心花怒放,不由得對沈寶維多了幾分好感。

  吃過飯,黃曉蕾和沈寶維去逛街。路過一家珠寶店,沈寶維要給黃曉蕾買鉆戒,黃曉蕾不肯要。沈寶維說,那就幫他選個。黃曉蕾沒法推辭,一同走進店里。

  黃曉蕾還從來沒戴過鉆戒,當她看到一款標價三萬元的鉆戒時,眼睛直了。這個鉆戒簡直和她夢中的一樣。沈寶維直接拿出信用卡,要買這款。服務員熱情地介紹說:“先生真有眼光,這款鉆戒是限量銷售的珍藏版,全市只有這一枚呢。今天是我們店慶三周年,這款鉆戒打9。6折,您只用付兩萬八千八就行。”

  沈寶維大手一揮:“不用打折,我付三萬。”

  黃曉蕾和服務員都愣住了。有錢也不用這么浪費吧?

  沈寶維解釋說,什么都可以打折,但愛情不能打折。鉆戒是愛情的信物,怎么可以打折呢?

  聽了這話,黃曉蕾心中最柔軟的地方被觸動了。她原本以為,商人都是很迷信很貪財的,兩萬八千八這個數字很吉利,沒想到……

  當天傍晚,黃曉蕾和沈寶維在湖邊暢談了許久。天晚了,沈寶維送黃曉蕾回家。送到家門口的樓下,沈寶維把鉆戒遞了過來。黃曉蕾猶豫了一下,說:“我還沒準備好,下次吧。”沈寶維點點頭:“我可以吻你嗎?”黃曉蕾羞澀地閉上了眼睛。沈寶維輕輕在她額頭吻了一下。等黃曉蕾睜開眼睛,發現沈寶維已經離開了。

  黃曉蕾失眠了。第二天上班的時候,她第一次有些心不在焉。她不時地掏出手機查看一下,生怕漏掉什么電話或消息,但一直到下午下班,手機也沒有一點反應。她急忙撥打10086,確定手機沒有欠費后,她有些悵然若失。

  一連一周,沈寶維都沒有和她聯系過。這是什么意思呢?難道是因為當初的拒絕傷了他的心?可是她明明說過,下次就可以啊,難道他沒聽到?黃曉蕾忍不住給李蓓打電話,讓她幫忙分析。李蓓把各種可能都說了,但卻和沒說一樣,讓黃曉蕾更加茶不思,飯不想。李蓓勸黃曉蕾主動給沈寶維打個電話問問情況。黃曉蕾拉不下面子,思來想去,失眠的她在深夜給沈寶維發了條短信。短信剛發出去,電話就響了。

  電話是沈寶維打來的。他告訴黃曉蕾,由于近來太忙,所以沒顧上給她打電話,剛才正準備打電話呢。聽到沈寶維這樣說,她很高興,表示不介意。兩人相約第二天在海天酒樓見面。

  沈寶維依舊是風度翩翩的樣子,手捧一捧鮮艷的紅玫瑰等在那里,黃曉蕾激動地接過玫瑰,沈寶維趁機抱住了她,在她耳邊說:“我好想你啊。你想我了嗎?”黃曉蕾羞澀地點點頭。

  兩人點了菜,互相望著對方。沈寶維掏出鉆戒盒子,打開,然后伸手拉過黃曉蕾的手,戴上。一切都那么自然。黃曉蕾也沒有抗拒。

  吃過飯,走出酒店大門。沈寶維深情地望著黃曉蕾說:“不好意思,我要回去一段時間,大概三個月以后會再來這里。到時再請你吃飯。”黃曉蕾急得差點掉淚:“你怎么剛出現就要走啊,不能多陪我一會兒嗎?”沈寶維耐心地解釋:“我真的有急事。不過我向你保證,三個月以后,我可以天天陪你。”黃曉蕾還要說什么,沈寶維緊緊地抱住她:“相信我,寶貝!”

  第一次被人叫寶貝,黃曉蕾產生了幸福的眩暈。為了能多呆一會兒,兩人步行回去。路經一個偏僻的地方時,突然跳出來四個大漢,虎視眈眈地攔住了他們的去路。

  為首一個刀疤臉奸笑著說:“聽說你本來買好火車票要跑的,沒想到卻突然又拐回來,原來是來會情人啊?哼哼,看來這女人對你還蠻重要的。好了,現在給你兩條路,要么立刻還錢;要么把你情人先押在我這里,等你還了錢,再還給你。”

  沈寶維急忙將黃曉蕾護在身后,說:“我只是一時資金周轉不靈,晚幾天我會多加利息還給你。這事跟她沒關系,她和我只見過兩面而已。求你們千萬不要為難她。”

  對方哈哈大笑,說:“都這樣了,還說沒關系。騙誰啊?兄弟們,給我上。”

  一群人沖過來將沈寶維按倒在地開始拳打腳踢。黃曉蕾急忙大喊:“你們住手,他欠你們多少錢?”

  刀疤臉這才示意大家停手,說:“看來這位小姐還不錯,不枉他對你這一片心。不過,他欠我們二十萬,你還得起嗎?”

  黃曉蕾說:“我銀行卡里有五萬,你再寬限幾天,我給你湊夠二十萬。”

  刀疤臉說:“行,看在你這么仗義的份兒上,就再給你們一天時間。”

  刀疤臉接過了銀行卡,又問了密碼,這時,他的眼睛盯到了鉆戒上,又說:“鉆戒不如也先押著吧?”黃曉蕾無奈,只好去摘鉆戒。沈寶維卻像惡狼一樣,撲過去,一把將刀疤臉推開,說:“誰也不許碰她,不許碰鉆戒。那是我們愛情的見證,不容許別人來染指。”

  刀疤臉笑著說:“沒想到你小子還挺癡情,不過我警告你,如果明天還不了債,就要你的命。”

  等這幾個人離開,沈寶維這才又對受到驚嚇的黃曉蕾說:“對不起,都是我害了你。你快走吧,別管我!”

  黃曉蕾卻說:“不,我已經把你當男朋友了,我怎么能坐視不管呢?你不用擔心,錢肯定能還上的。”

  沈寶維感動地熱淚盈眶:“謝謝你!等我資金周轉開了,一定加倍還你。”

  黃曉蕾正要說話,張海卻大笑著走了過來。

  張海笑著說:“都說剩女是高智商、低情商的動物,果然沒說錯。你知不知道,你千挑萬選而來的人是個騙子?”

  黃曉蕾憤怒了:“你憑什么說他是騙子?就算他是騙子,我也心甘情愿。我不缺錢,缺的是一顆真心。好歹他還給我買了這枚三萬塊的限量版鉆戒,你呢?連一頓飯錢都舍不得掏,我最瞧不起你這種小男人!”

  張海不以為意地搖搖頭:“可憐的女人啊,居然被一枚假鉆戒玩得團團轉!難道天下的女人都是寧愿被甜言蜜語的男人欺騙,也不愿意對一個誠實的男人客氣一點嗎?我不是不愿意掏一頓飯錢,我只是不想助長你那種無視他人尊嚴的氣焰而已。”

  黃曉蕾沒再理他,只轉頭盯著沈寶維。沈寶維看看張海,又看看黃曉蕾:“既然騙局被揭穿了,那我也不再演戲了。再見!”

  黃曉蕾吼道:“站住,我只想問你一句,你到底有沒有愛過我?”

  沈寶維撩了一下頭發,不慌不忙地說:“像我這樣風度翩翩,又擅長甜言蜜語的男人,是永遠都不會缺少女人愛的。所以,我不會在乎什么愛,我只在乎一個女人的利用價值。”

  黃曉蕾將鉆戒摘下來,扔給他說:“把你的假鉆戒一起帶走吧!”

  沈寶維吃驚地說:“你怎么就肯定這是假的?這是我們倆一起去買的啊?”

  黃曉蕾冷笑著說:“昨天晚上,我又去了那家珠寶店。我本想也買一枚鉆戒,到時候送給你。沒想到,那個店員認出我以后,不打自招地說,他那天收了你兩百塊錢小費。什么打9。6折,什么不要打折都是事先設計好的;而且當天晚上,你就把鉆戒退了。”

  沈寶維驚詫地說:“原來你已經知道,那你還……”

  黃曉蕾說:“我知道。但我想,你肯這樣用心來騙我,說明你還是很在乎我的。沒想到……”

  沈寶維說了聲“對不起”,就低頭離開了。

  張海走過來,將銀行卡遞上去:“我雖然沒付那頓飯錢,但卻替你挽回了五萬塊錢,你是不是應該謝謝我?”

  黃曉蕾沒接銀行卡,她冷笑著說:“別演戲了。你以為我看不出來?這一切都是你策劃的,沈寶維不過是奉命行事而已。你們倆對視的眼神,我看得清清楚楚。”

  張海大吃一驚,黃曉蕾實在太精明了。他尷尬地解釋說:“我這樣做,只是想讓你重新對我有好感。我還想讓你知道,能夠敲開你冰冷外殼的人,未必就真心愛你。不會甜言蜜語的男人未必就不適合你。”

  黃曉蕾有些疲憊地說:“這張卡就留給你做個紀念吧。不過希望以后我們永遠都不要再見了。忘了告訴你,這卡里只有五百塊錢。算是補償你請演員的錢吧。”說完,她大步離去,張海愣在了那里。

  李蓓請黃曉蕾吃飯,黃曉蕾把自己的遭遇告訴李蓓,并傷感地說,自己為什么遇不到一個好男人。李蓓卻說:“曉蕾啊,對不起,有件事情我應該告訴你。”

  原來,張海是李蓓的遠房表弟。李蓓得知他還是單身,就有意在張海面前說黃曉蕾的好話,張海就對黃曉蕾產生了興趣。誰知,在酒樓見面時,黃曉蕾的態度讓張海感到受了侮辱,就借故離開,鬧了個不歡而散。當張海事后知道黃曉蕾是為了考驗自己時,又對黃曉蕾產生了好感。但自己已經不方便再出面,就請一演員朋友出演了這一幕。誰知,弄巧成拙,被她識破。

  李蓓又說:“其實,男人也有兩種,一種像水蜜桃,華而不實;一種像核桃,雖然樸實,但卻很有內涵。張海不是不會甜言蜜語,從他給那個演員的臺詞中就可以看出來。只是,他想以自己的本色來打動你。”

  黃曉蕾的心動了一下,她不愿做水蜜桃,也鄙視只喜歡水蜜桃的男人,卻從來沒反思過,自己也只在意水蜜桃型男人,從來沒對核桃型男人多看一眼。怪不得一直沒遇到自己的有緣人呢。想到這里,她的臉紅了。她給張海發了一條短信:兩顆核桃能碰撞出愛情的火花嗎?

  很快,短信傳來一個字:“能!”

Tags: 核桃 水蜜桃

本文網址:http://www.vgzhbx.tw/gushihui/155247.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