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故事會 > 

地圖

來源:網絡整理 作者:佚名

  太行山,山險林密,歷來就是土匪出沒之地。大宋初年,一伙以“獨眼狼”為首的土匪,盤踞太行山內,無惡不作。官府為平民憤,命將領盧懷義率領三千精兵,駐扎在離太行山不遠的清平縣內,限期一年平定匪患。可一晃近半年過去了,剿匪進程依然是一籌莫展。

  這天清晨,兩名兵士懶洋洋地打開清平城門,幾乎驚得跳了起來。只見城門之上掛著一顆人頭,在旁邊還寫著幾個大字:把奸細給你送回來!有種就進山!兵士慌忙稟告給盧懷義。盧懷義趕到后,長嘆一聲,下令厚葬。原來此人是個臥底。幾天前,他還接到此人的密報,說二寨主已被策反,并畫成了一張獨眼狼老巢的地形圖,若能答應事成后,放過獨眼狼和二寨主,就將圖設法送出。盧懷義當即應允,命人將答復放在接頭地點。可現在看來,一切都成了未知數。

  盧懷義憂心忡忡地走回帳內,正在發呆,一名兵士稟報:有個和尚求見。盧懷義命兵士將和尚帶進來,一見之下,高興地站了起來:“云川,你這是……”說到這里,指了指這和尚的光頭。和尚哈哈大笑道:“不如此,我怎能離得了家啊?”

  原來,和尚名叫馮云川,是盧懷義一起長大的鐵哥們。自從盧懷義投筆從戎后沒多久,馮云川便舉家遷居到了離此不遠的昌平縣,那里的百姓也是深受獨眼狼之苦。當得知是盧懷義率軍駐扎在清平剿匪后,就想來幫忙。恐怕家人不同意,就剃光了頭,聲稱要出家為僧。家人阻攔不住,只得答應,這才跑了過來。盧懷義聽完,哈哈大笑道:“你鬼點子真多,來得正好。”說完,命人準備早餐。

  不一刻早餐準備完畢,盧懷義同馮云川一邊吃著,一邊說起了剿匪的情況。馮云川聽完后,搖了搖頭說:“太行山地形復雜,貿然進山圍剿,恐怕不行。要是能找到獨眼狼的老巢就好辦了。”盧懷義點了點頭說:“我豈能不知。本來獨眼狼那里,已成功安插了個臥底,可是……”說到這里,盧懷義嘆了口氣,把今天早上的事情詳細說了,最后說:“二寨主是否被策反,不得而知。”

  馮云川想了想,突然問道:“盧兄,自從你率軍駐扎在清平縣后,獨眼狼可曾出現過?”盧懷義搖了搖頭說:“獨眼狼狡詐非常,死活不露面,我多次派人進山搜尋,都是有去無回。”馮云川一拍桌子說:“這就對了。在這種情況下,其實獨眼狼就只有兩條路可走。第一,打敗你,但不可能。第二,就是化整為零隱匿起來,等你大軍一撤,再次集結。但有個問題,不知盧兄想過沒有,獨眼狼有上千的人馬,半年沒出現,他糧草是否支持得住呢?”

  盧懷義恍然大悟地叫道:“明白了,恐怕他的糧草已不多了,卻又不想分散隱匿,所以便把人頭掛在城門上,向我挑釁,意在激怒我,使我貿然進山剿匪,那時他在暗,我在明,設下埋伏,就能一舉將我打垮。”馮云川點了點頭:“所以此事還需慎重。”

  盧懷義又搖起了頭,長嘆一聲說:“恐怕等下去也不行。起碼現在土匪還在一起,我尚能一舉剿滅。若是等下去,萬一獨眼狼真的化整為零隱匿起來,就更難辦了。這可如何是好,進,是圈套;等,又等不得。”馮云川聽完也是一愣,是啊,盧懷義想的有道理,獨眼狼怕分散,盧懷義何嘗不怕。

  疑云叢生

  就這樣,一連兩天過去了。第三天,盧懷義下了決心:后日出兵,進山剿匪。馮云川聽完,有些異樣地看了眼盧懷義。

  兩天后的早晨,盧懷義擊鼓升帳,準備列隊出兵。這時,只見一位偏將走出來叫道:“將軍且慢,”說完拿出一封書信,呈給了盧懷義后說:“這是馮云川讓我交給將軍的,他說,請將軍務必看完后,再決定是否出兵。”盧懷義展開信看著,臉色就變了,猛然站起身叫道:“馮云川何時給你的書信?”偏將說:“昨日亥時。如今恐怕他早已走了。”盧懷義一屁股坐到椅子上,好久才開口說道:“散帳。日后再議出兵之事。”說完,失魂落魄地離開了。

  就從這天開始,盧懷義就跟變了個人一樣,白天兇神惡煞一般地練兵,晚上突然地說開了夢話,不是高喚馮云川的名字,就是咬牙切齒地罵“獨眼狼”,這可把他身邊的兵士嚇壞了,卻沒有人敢問。

  一晃一個月過去了。這天清晨,盧懷義剛起床,就見一名兵士慌慌張張跑進來:“報將軍,城門上又發現了一顆人頭!”盧懷義瘋了似的跑到城門前,定睛一看,猛然就撲了過去,放聲大哭——原來,這正是馮云川的人頭。整整一天,盧懷義將自己關在大帳內,大哭不止。直到酉時,才突然沖出大帳,傳令:明日出兵,進山剿匪。凡生擒獨眼狼者,賞金百兩!第二天,盧懷義血紅著眼,率大軍進入太行山內,神兵天降般殺到了獨眼狼的老巢前。一番征戰過后,獨眼狼被生擒,其余匪徒無一漏網。

  盧懷義坐在獨眼狼大寨“聚義廳”的交椅上,下令:把獨眼狼帶上來。不一刻,獨眼狼五花大綁地被推了上來。盧懷義咬牙切齒地說道:“獨眼狼,馮云川的尸身在哪里?”獨眼狼惡狠狠地叫道:“什么馮云川?老子殺人多了。你嚇唬誰?如今是殺是剮隨你便,老子要皺一下眉,就不是好漢!”盧懷義氣得渾身直抖,說:“好好,今天我就讓你輸得明明白白,”說完,抬起頭叫道:“請二寨主。”

  不一會兒,二寨主走了進來,對盧懷義施禮后,對獨眼狼說:“不瞞大哥,是小弟畫了張大寨的地形圖,讓人交給盧將軍的。”獨眼狼渾身哆嗦吼道:“我待你親如兄弟,沒想到是你!”說到這里,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上下打量著二寨主說:“老二,你說是你讓人送出去一張地形圖?”二寨主點了點頭。

  哪料,獨眼狼卻大笑了起來,說:“笑話!兩個奸細的人頭,都是狗娃送出去的。在剛才的廝殺中,狗娃為了救我喪了命,顯然狗娃不會出賣我。除此之外,我每天都派親信盯著,你根本就不可能有這機會!”二寨主沒吭聲,直到獨眼狼笑夠了才說:“大哥還是等我說完再下定論。”說到這里,二寨主轉過頭對盧懷義說:“馮義士是我殺死的。他的尸首在哪里,我也知道,但我不會說。因為我知道,我大哥會告訴你的。”聽聞這話,盧懷義和獨眼狼都愣住了,不知二寨主葫蘆里要賣什么藥。

  原來,那天馮云川離開清平縣城后,就化裝成了一位客商,進入太行山內,在里面連著轉悠了十好幾天。這天,正走著呢就覺得腳下一緊,人就被倒著吊了起來。馮云川暗自高興,謝天謝地,終于遇到土匪了。片刻閃出幾人,將馮云川放了下來,然后蒙上眼,五花大綁押著他,七拐八轉進入了獨眼狼的大寨。

  獨眼狼斜著眼問:“你是干什么的?”馮云川一口咬定自己是客商。獨眼狼嘿嘿一陣冷笑,讓土匪把馮云川推出去砍了。馮云川連忙看了眼獨眼狼身邊的二寨主,沒等土匪過來呢,就跳著腳罵了起來:“盧將軍一定會剿滅你們這群禍害,替我報仇的!”果然二寨主的眉頭就一挑,站起身叫道:“慢!”然后對獨眼狼說:“大哥,如今看來這小子是探子了。不如留一晚,小弟看看能否從他口中問出些官兵的情況,明天再殺也不遲。”

  就這樣二寨主將馮云川帶到地牢里親自審問。但馮云川一句話也不說,二寨主下令嚴刑拷打。可憐馮云川被打得昏死了過去。二寨主下令,用涼水澆醒,然后讓手下的人都出去休息,自己來到馮云川身邊問:“現在,你有什么話想說嗎?”馮云川有氣無力地說道:“有。我的頭發是粘上去的。揭下后,可把地形圖放進去,然后再把頭發粘回原處。只是不知等我死后,二寨主能否把我的人頭送回清平縣?”

  二寨主直勾勾地看著馮云川,突然轉回身大叫:“接著打。”說完,離開地牢找來紙筆,躲在一個僻靜的地方,畫了張草圖,又拿了些膠漿,都揣入懷中,這才返回地牢。馮云川又被打得昏死了過去。二寨主讓人把馮云川再次用涼水澆醒,咆哮道:“今天你要不說出軍情來,我活活打死你。說還是不說?”馮云川艱難地說:“我說,只告訴你一個人。”二寨主點了點頭,讓其他人退出,走到馮云川面前,探身問:“說吧,還有什么話?”馮云川笑了,說:“我是把命押在二寨主身上,信得過你才來的。盧將軍已答應事成后,放過你們。”說完垂下了頭。二寨主看了血肉模糊的馮云川好久才說:“好,那我也告訴你一句,你押對了,安心上路吧。”說完拔出了鋼刀……

  第二天,二寨主對獨眼狼說:“大哥,要不干脆把他的人頭掛回去,再激姓盧的一次。若他還縮著不發兵,咱就分散隱匿起來。”獨眼狼點了點頭說:“好,咱還有一個多月的糧食,但愿能把姓盧的給激來!”說完哈哈大笑了起來。

  就這樣,馮云川的人頭被送了回來。盧懷義已從馮云川的信中,知道了這個秘密。他顫抖著手,揭去了馮云川頭上的假發,得到了這張地形圖,這才準確地找到了獨眼狼的老巢,一舉殲滅了這群土匪。

  二寨主看著獨眼狼,聲音顫抖地說:“大哥,我知道你待我親如手足。但如今不是從前了。小弟曾勸大哥收手,可你不聽。我這么干既是為眾弟兄著想,也是為咱哥倆能活命。但剛才我知道了一件事,已不想再為活命求情了。大哥想知道是什么事嗎?”獨眼狼看著二寨主,不說話。二寨主嘆了口氣說:“是那位義薄云天的好漢:馮義士。我一直以為他是軍中人物,可沒想到,他只是個平民百姓。”

  聽到這句,獨眼狼呆住了,一臉的不相信。二寨主有些哽咽地接著說:“為了剿滅咱,百姓都居然拿性命做賭注,可見咱會是怎樣的下場!咱有什么臉面走出這太行山,咱是死有余辜!”說到這兒,二寨主突然拔出鋼刀,大叫道:“大哥,小弟走了!”寒光一閃,二寨主自盡身亡了!猛然間,獨眼狼如夢方醒般喊了聲“兄弟”后,就撲倒在二寨主尸體邊,放聲號哭了起來。盧懷義也被驚呆了,不知如何是好。好久,獨眼狼才止住哭聲,掙扎著站了起來說:“姓盧的你聽著,馮義士的尸身在寨后的枯井內。好生安葬他。”說完,突然向著身邊的柱子,一頭就撞了過去……

Tags: 地圖

本文網址:http://www.vgzhbx.tw/gushihui/155243.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