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故事會 > 

母愛難越

來源:網絡整理 作者:佚名

  懸崖峭壁,黑水急流,兇險浮橋,任何險礙窮小伙何大山都能輕松逾越,而唯有一樣例外,那就是——

  何大山跑了!

  消息一傳回警隊,宋隊的臉色頓時陰沉得像黑鍋底。我偷偷扯扯執行任務的警員小張,悄聲問怎么跑的,小張耷拉著腦袋正要回答,宋隊卻一拍桌子霍地站起:“怎么跑的?除了兩條腿,他還能飛啊?馬上調集人手,全力抓捕!”

  一聲令下,一張追捕大網迅即鋪開。我和小張分到了一組,連夜趕往何大山的家鄉。路上,我百思不得其解。據案發后掌握的情況看,這個在建筑工地上打工,只知道出大力的山里小伙子何大山可謂憨到家了。

  一次,領導到工地視察,老板為拍領導的馬屁,特意舉行了盛大的歡迎會,并高聲問工人:“誰最值得我們敬重和愛戴?”事先老板早已安排好,讓大家齊聲回答:“領導!”可何大山“一鳴驚人”:“俺娘!”就這么個憨人,怎么會從七八個警察的眼皮底下跑了?

  小張沮喪地說,宋隊低估何大山了,他真是飛走的!“飛走的?”我不由一怔。原來,何大山悶聲不響地和鋼筋水泥打了半年交道,工程完工了,老板卻遲遲不發工資。氣憤之下,何大山揣上尖刀來了個暗中跟蹤,一路跟到地下舞廳。老板剛和小姐黏乎上,何大山便撞開門闖了進去。

  “給俺錢!俺娘等著治病呢!”話一出口,尖刀一亮,老板麻利地乖乖掏錢。何大山點了兩遍,差五百。一扭頭看到小姐正往枕頭下藏錢,就伸手去搶。

  “你掙錢不容易,我掙錢容易嗎?這是他給我的錢!你別搶——”小姐可比老板勇敢多了,一邊拼力爭奪,一邊大聲呼救。何大山慌了,手忙腳亂地去捂小姐的嘴,不想尖刀劃破了人家的臉,砸了人家賺錢的招牌!這下性質嚴重了,搶劫,毀容!接到報警,小張料到何大山會回工地,于是帶隊設伏。眼看包圍圈逐步縮小,即將甕中捉鱉的當兒,何大山卻撐著一根樺木桿從工棚的天窗“飛”出,越過他們的頭頂消失在混亂的人群中……

  “你猜,何大山回工地拿走了什么?”小張問我。冒著被抓的危險潛回工地,肯定是要拿很重要的東西!小張搖搖頭,納悶地說:“他的工友說就拿走了一摞手套。一塊錢一雙的那種。工地上每月都發,他一次都沒戴過。”

  為什么單單拿走手套?我一頭霧水。第二天清晨一下車,舉目四望,我和小張不禁啞然失笑。何大山所居住的村子叫斷魂谷,只有幾十戶人家零散地搭建在山坡上。踏著崎嶇難行的山路走到村口,恰巧碰到一位老人,我倆趕緊上前問路。老人指著腳下說,斷魂谷三面是陡壁,一面是兇險的黑水河,進入村子最方便的路就是這條。另外還有兩條通往山外的路,是山民硬生生地從懸崖上踩出來的,如果沒有猿猴般靈敏的身手,想翻過去,難!我遲疑地問:“黑水河上有沒有橋?”老人笑呵呵地回答:“橋倒是有一座,不過連猴子都不敢過,更別說人了。”我正要問為什么,小張開口了:“老人家,你知道何大山的家住在哪兒嗎?”老人抬手指指遠處山坡上的一間低矮房舍:“那家就是。大山這小子去了城里有半年了,沒聽說回來。”

  辭別老人,我和小張決定先摸摸附近的情況,便翻過一道陡坡來到了黑水河邊。我的天,這也叫橋?四根銹跡斑斑、晃晃悠悠的鐵索橫貫兩端,底部的兩根上鋪著一層早已腐朽的木板,而且橋面寬不到一米。橋下是浪花飛濺的急流,看著都眼暈!我試探著踩上一只腳,“咔嚓”一聲響,一塊木板登時斷裂!一股寒氣倏地從我的心頭躥起。老人說得沒錯,這是條通向閻羅殿的死路!

  摸清了地形,小張通過衛星電話向宋隊做了匯報,要求正在趕來的警員守住三條山路,我們則去何大山家蹲點。如此安排,可謂天衣無縫,只要何大山露面,立即收網,絕對無路可逃!悄悄靠近何家院門后,我沖小張使了個眼色,猛地踢開門,舉槍沖了進去!

  “不許動,警察——”

  破敗不堪的院子里,只有一位鬢發斑白的瘦小老太太盤腿坐在地上晾曬草藥。看到我們持槍闖進,老太太一時間驚呆了。屋里屋外搜了一遍,沒發現何大山的影子。

  “老人家,我們是警察。你是何大山的母親吧?”我收了槍,走近老人問。聽到問話,老人這才緩過神來:“是,是,俺是大山的娘。大山他……惹事了?”“他涉嫌搶劫——”“搶劫?這個犟種,走前俺再三叮囑他要走正道,他怎么能做傷天害理的惡事?”不等我說完,老人便緊緊抓住我的手,老淚縱橫,“都怨俺,都怨俺啊!要不是俺這樣,他也不會到城里去。警察同志,大山他不懂事理,你們就饒他這一回吧。他搶了多少,俺賠,俺賠——”

  “據我了解,情況不是很糟糕。我們希望你能配合我們,找到何大山作進一步的調查。”也許是看著老人可憐,小張接過話解釋說,“如果他繼續逃避,或者再次作案,后果就難料了。”

  老人顧不上擦淚,一個勁地點頭:“俺信俺信。等大山回來,就讓他跟你們走。老娘的話他能聽。警察同志,你們坐下等,俺去給你們倒水。”老人說完,欠身走去。她這一走,我和小張登時驚得目瞪口呆!那是怎樣的一種走法啊,雙手撐地,以掌代腳,拖著身子挪向屋內。此時,我終于明白了何大山為什么急于拿到工錢,為什么只取走手套,老人又為什么說都怨她了!

  “警察同志,有句話俺不知道該不該說。大山啊雖然犟,可打小心眼不壞,斷魂谷的鄉親們也都這么說。大山八歲那年,和他爹上山打獵,他爹不知怎么滾下了崖。他爹走前告訴他,要一輩子好生地照顧俺。這孩子記下了,長這么大從沒惹俺生過氣。一年前,趕上滑坡,俺被埋在了石頭下。是大山不停地扒啊,扒啊,扒得指甲蓋都沒了,才把俺扒了出來。俺的腰被砸了,走路不靈便,大山就說出去掙錢,給俺治病——”老人邊流淚邊說,直說得我心里酸酸的。突然,老人放開嗓門喊:“犟種,還不滾進來?”

  是何大山!我和小張一激靈跳起,疾步沖向院外。何大山只在墻頭上露了下臉,一眨眼便逃進了山谷。他在大山里生活了二十年,走起山路來如履平地,我們根本無法追上。好在我們注意到,他逃竄的路線正是那條最容易走的山路!小張馬上聯系宋隊,得知抓捕隊員已經到位。“好,我們這就趕過去支援!”掛斷電話,我和小張朝著何大山逃走的方向,以最快的速度追了下去。

  追到半路,小張驀地站住了。“壞了,我們中何大山的調虎離山之計了!”

  對啊,何大山那么孝順,出去打工掙錢是為了給老娘治病,甚至為了老娘“走路”不磨手,甘愿冒險,回去取手套,他沒有理由扔下娘不管!就是跑,也該把錢和手套給老娘留下!我恍然大悟地一拍腦門,又和小張折身往回趕。等氣喘吁吁地再次沖進那座破落的房舍時,老人也不見了!肯定是何大山甩開我們后又返回來,把老娘背走了!

  就在這時,宋隊帶著人奔來。三下一會合,全沒看到何大山!宋隊問:“還有沒有別的路可走?”“有,可那條路要想通過,除非會飛。”小張回答。宋隊一聽,臉色又陰了:“難道你忘了,上次他就是飛走的!還不快追!”

  十分鐘后,我們追到了黑水河邊。果不其然,何大山腰里扎著一摞手套,手里握著一根粗實的布繩,正站在令人膽戰心驚的鐵索橋前。而更讓人難以置信的是,他的老娘,那位腰身以下殘疾的老人正坐在不停顫晃的橋上!

  “警察同志,俺信你,信你不會騙俺這個老婆子。俺不會讓這個犟種再跑,再去犯錯誤了。”老人沖著我們招著手,手掌上磨出了血!老人說我們一追出去,她就猜到兒子肯定會走黑水河的鐵索橋……聽著老人的訴說,我能想到她是怎么一寸一寸地“走”到這兒,又是怎么顫顫巍巍地“走”上已不堪負重的橋面,坐下來幫我們攔截她兒子的!

  “娘,你別犯糊涂啊!俺被他們抓走了,誰給你治病?”何大山急得哇哇大哭,一個年輕的小伙子竟哭得涕淚紛飛,“娘,你快過來!俺把你綁在身上,俺能帶你攀過橋!等給你治好病,俺就去自首!”

  何大山邊哭邊握住鐵索,要往橋上邁。宋隊一揮手,追捕隊員四散開來,齊齊舉槍瞄準了何大山。老人突然歪斜著身子高聲呵斥:“混賬!你要敢過來一步,俺就栽下去,再也不見你這個犟種!”

  “娘,別啊!求求你,千萬別啊,娘!俺聽你的,你要俺怎么做,俺就怎么做……”

  “扔了繩子,回身——”老人不容置疑地說。

  何大山聽話地扔了布繩,慢慢地回轉過身。

  “跪下!”

  “撲通——”何大山雙膝著地,重重地跪倒在堅硬的山石上——

  抓捕任務圓滿結束。走在回程的路上,宋隊一直沉默不語。我清楚他在想什么。懸崖峭壁,黑水急流,兇險浮橋,任何險礙何大山都能輕松逾越,而唯有一種無形的東西讓他無法翻越,那就是——親情!

Tags: 母愛

本文網址:http://www.vgzhbx.tw/gushihui/154883.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