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故事會 > 

螺螄米粉宴

來源:網絡整理 作者:佚名

  唐憲宗元和十年,柳宗元被貶官來到柳州任刺史。這柳“市長”到任之后,大力興利除弊,重修孔廟,興辦學堂書院,破除巫神迷信,開鑿飲用水井,釋放抵債奴婢,種柑栽柳造林……柳州百姓對他交口稱贊。

  這一日,柳宗元一身布衣裝束,不帶跟班隨從,步出州府衙門。他聽聞東門附近有一家頗具特色的柳老三螺螄米粉店,每天顧客盈門,供不應求,便微服私訪,一為體察民情,二為一飽口福。

  離東門百十步遠的一家店鋪門前,高揚著“柳老三螺螄米粉”的布幌招牌。可是,店門緊閉,并無食客。柳宗元近前一看,門板上貼的《停業告示》讓他甚是掃興。就在這時,店門“吱呀”打開,走出一位須發斑白的老人。

  柳宗元施禮問道:“老人家,不是說這家米粉店生意火爆嗎?我此番慕名而來,卻吃了閉門羹。敢問一聲,怎么就停業了呢?”

  這老人正是店主柳老三。他嘆口氣說:“我這小本生意,只為養家糊口。雖說能賺些錢,可那是水中月、鏡中花,看得到,得不到。入不敷出,難以為繼,只好從今日起停業了……”柳宗元好生奇怪,忙問:“此話怎講?”“一言難盡!”柳老三又是一聲長嘆,說:“聽客官口音,大約是山西人氏。既是遠道慕名而來,請到敝店小坐一時。好在昨日尚余些許食材佐料,小老兒就當你是最后一位顧客也罷。”

  進到店里,柳宗元四顧打量,只見店鋪不大,擺著4張八仙桌,客位不多,卻清雅干凈。柳老三親自掌勺,不一會就給柳宗元端上一碗熱氣騰騰的螺螄米粉。這碗米粉,湯面上浮著通紅的辣椒油花,用螺螄和豬骨頭熬制的高湯,散發著特殊的香氣,和著一股酸筍味在店中彌漫,撒在白嫰粉條上的油炸花生米、油爆腐竹絲、叉燒肉片、酸筍、蔥花、香菜……色香味俱佳,令人食欲大振!柳宗元大快朵頤,吃得額上汗水津津,一邊吃,一邊贊不絕口。柳老三與柳宗元一番交談,越談越顯近乎,便把心頭的苦水一股腦兒倒了出來。不過,柳宗元并沒告訴他自己的真實身份,謊說是來柳州采購八角茴香的商人。

  原來,柳老三一家9口人,靠祖傳廚藝,經營著這個獨具地方特色的螺螄米粉店。兩個兒子負責到柳江河灣拾螺螄,到附近山溝的竹林采甜筍;老伴和兒媳負責蒸制米粉,腌制酸筍;柳老三負責用祖傳秘方熬制高湯、配制佐料……一家人起早貪黑勞碌奔波,生意倒也興隆。可是,那些地方官員、衙門捕頭、牢頭、衙役和地保,以及街上的潑皮混混,三天兩頭都來光顧,吃了螺螄米粉,一個個都賒欠記賬,全都成了“老賴”,任你苦苦追討,就是討不回來。這些人,舊債不還,依舊隔三差五來吃白食。柳老三哪敢得罪他們啊!眼看無法經營下去,只好歇業。

  柳宗元問:“為何不去報官?”

  “報官?”柳老三苦著臉說,“如今,官官相護,官紳相濟,告也白搭!光是州府里那些人,就欠了我近50兩銀子呢!你想啊,到老虎那里告狼的狀,會有什么好結果啊!”

  柳宗元拍案而起,說:“不是說這里來了個也姓柳的新刺史嗎?我就不信他不管這事!老哥,我這就代你寫一紙訴訟,你可前往州府衙門擊鼓告狀。”

  好在店里有現成的筆墨紙張,柳宗元揮筆疾書,不一會就將訴訟寫好了。隨后,他掏了把散碎銀子付錢。柳老三哪肯收下?左推右推,終是推脫不掉。他朝柳宗元一連三作揖,濕潤著眼睛喃喃說道:“好人,好人哪……”

  柳宗元走后,柳老三拿著狀紙,還是有些拿不定主意。早些時,他曾聽坊間議論,說新來的柳刺史因為跟一些人向朝庭提出要改革朝政,興利除弊,惹得皇上大動肝火。這些人被罷官的罷官,謫貶的謫貶,柳宗元也被貶到這“南蠻”之地來了。雖說他到了柳州,為百姓做了不少好事,可畢竟是初來乍到,根基未穩,只怕是強龍難斗地頭蛇呢!不過,柳老三腦子轉了幾轉,似有電光石火閃亮:這位素不相識的柳刺史,說不定300年前和我柳老三是一家子呢!……他頓時有了主意,暫且不忙告狀,先來個丟塊石頭試水深——試探一下。

  當下,柳老三讓兩個兒子去把在街坊上有些頭面的張快嘴、李長舌請到店里來,他將剩下的食材又做了兩碗螺螄米粉,還炒了幾個小菜,捧出一壇子糯米酒。柳老三舉起酒碗,先干為敬,說:“今天,我特請二位助一臂之力……”他如此這般說了一通,李長舌、張快嘴撈衣綰袖,答應幫忙。

  不幾天,柳州城里風傳:新來的柳刺史是柳老三的堂兄弟,凡在柳老三螺螄米粉店賒賬欠債不還的,到時候準沒有好果子吃!這話放出不久,果然立收成效,不少人陸續償還了欠款。只是,仍不見州府衙門的捕頭、師爺、牢頭、司庫這伙“欠債大戶”的動靜。柳老三知道,這幾個“大戶”是州府中的實權人物,一個個牛著呢!不過,能追回一半債務,他還是笑歪了嘴。

  就在柳老三樂得要給財神爺燒香磕頭的時候,張快嘴和李長舌一前一后趕來了。他倆告訴柳老三,那幾個“牛人”像是查過柳老三族譜似的,要拿他柳老三“開刀”呢!有道是:兔子被逼急了也蹬腿。柳老三先是一驚,而后上了火氣,操起砧板上的菜刀猛力一剁,吼道:“奶奶的,這不是要把人逼上死路嗎?拿老子開膛破肚?——我等著!”

  話剛落音,店門就被人推開了,進來的是州府衙門的師爺和捕頭。師爺搖頭晃腦地說:“你等誰啊?就等著坐牢去吧!——死田螺充活田螺,以瘟豬肉制作叉燒,坑蒙顧客……”柳老三大叫冤屈,說他一貫正道經營,絕無此事。捕頭冷笑道:“別忙把門封死。我們今天先給你吹吹風,一旦查實,罰你個傾家蕩產!再有,冒充官親,該當何罪?你自個掂量去吧!”接著,又冷冷地掃了張快嘴和李長舌一眼,嚇唬道:“別以為你倆能口吐蓮花,當心幫別人散布謠言,蠱惑百姓,遭受株連!”

  這不是使下馬威嗎?3個人面面相覷,剛才還氣壯如牛的柳老三,被師爺和捕頭擊中了軟肋,就有點發怵了:自古來,民與官斗,胳膊哪擰得過大腿啊?他定了定神,坦然承認:“不錯,那話是我教他倆散布的,我只想用這法子討回欠債。若要蹲監坐牢,我認!”

  “你就騎驢看唱本——走著瞧吧!”師爺丟下一句話,和捕頭揚長而去。

  師爺和捕頭前腳剛走,又來了一位白發老叟,自我介紹說,他是柳刺史的老管家,奉柳大人之命,3天后的午時三刻,要在這店里設螺螄米粉宴席,宴請州府同道和地方紳士名流。

  柳老三心想,午時三刻,不就是官府處決罪犯的時辰嗎?看來,柳刺史分明是興師問罪來了!他推托已經停業,沒有食材,做不了螺螄米粉。老管家說:“務必請給面子,立馬采購!”并掏出一錠銀子,作為定金。柳老三略一思忖,心說,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只好答應了。

  待老管家離去之后,李長舌和張快嘴被嚇得發白的臉色許久沒還原過來。柳老三說:“***的成了縮頭烏龜,我柳老三豁出來了!是朋友的就請再幫個忙,到時看好戲就是,大不了魚死網破!”他畫了個草圖,讓他二人去請工匠趕制一口特殊的火鍋,然后,分派兒子、老伴、兒媳趕緊備料……

  3天后的下午,店里的八仙桌上擺好了碗筷,正當中擺著一火鍋煮好的螺螄米粉。剛過午時三刻,師爺、捕頭、牢頭等一幫人眾,簇擁著柳刺史進了店里,同來的還有地方上的一些頭面人物。柳老三一看,這柳刺史竟然是那天接待過的山西客官!他握著柳老三的手說:“好你個堂哥哥啊,我們又見面了!”柳老三不動聲色,打量著柳宗元。張快嘴和李長舌為他捏了一把冷汗,他倆剛才瞧見,柳老三腰間掖了把剔骨刀……

  柳宗元示意一行人就座,忽然發現桌上的火鍋造型可不一般,與其說像一錠金元寶,不如說更像是一艘船。他朝柳老三笑道:“堂哥哥啊,你這船型火鍋,圖的是生意興隆通四海,財源茂盛達三江的好彩頭吧!”柳老三隨聲沖道:“興隆茂盛個屁!我這艘船都快沉了!”柳宗元還是一副笑模笑樣,斟了兩碗酒,給柳老三遞上一碗,跟他“叮”的一碰,仰脖一飲而盡。柳老三也鉚著勁,一口氣喝了個一干二凈。反正今天這“鴻門宴”他是要鬧定了!

  柳宗元左一聲堂哥哥,右一聲堂哥哥,跟柳老三連干了3碗酒,讓師爺、捕頭他們犯了狐疑。他們查過,柳宗元祖籍山西,柳老三是廣西柳州土著,根本不是什么堂兄弟呀!這時,柳宗元吃了一口螺螄米粉,突然伸長舌頭“哇哇”大叫:“哎呀呀,麻死人了!辣死人了!我說堂哥哥啊,你今天的螺螄米粉不同尋常啊!”

  這一鍋螺螄米粉,柳老三故意超大量放了指天椒、海椒、胡椒、生姜,他要整整這伙人:老子偏要麻你個夠,辣你個夠,嗆你個夠!柳宗元這么一驚一乍,可把張快嘴和李長舌差點嚇爆了膽,也把師爺、捕頭一伙人唬得差點掉了魂。師爺朝柳老三喝道:“你簡直無法無天,想找死啊!”柳老三朗聲大笑:“你們才是和尚戴帽——無法無天呢!”說著從懷里掏出賬本,拍在柳宗元桌前,數落這伙人當中的“老賴”,誰誰欠下了多少螺螄米粉錢。他做好了準備,要是師爺、捕頭他們還欺人太甚,他就掀翻火鍋,要他們當場“翻船”!

  店里的氣氛驟然緊張起來,柳宗元看過賬本,掃視了師爺一伙,正色道:“今天請大家來,就是讓你們聽聽店主的呼聲,聽聽老百姓的心聲。其實,柳老板特制的船形火鍋,還有更深的寓意:水可載舟,亦可覆舟。他在給我這個新任刺史,也給大家敲警鐘呢!本官于午時三刻設下螺螄米粉宴,就是要警示大家:欠債還錢,天經地義;魚肉百姓,國法難容!在座諸位,本官今日嚴令:凡賒欠尚未交錢的,限3天之內,全部償還。今后若有向黎民百姓白吃白拿、敲詐勒索者,嚴懲不貸!”

  話聲剛落,就響起了“噼噼啪啪”的掌聲,那是張快嘴和李長舌領頭拍的。師爺、捕頭一幫“老賴”們諾諾應承,一定交清賒欠的銀錢。

  被柳宗元看透了船型火鍋的用意,柳老三不知是因為酒力還是因為激動,漲紅了臉。他悄悄地扯了扯衣尾,生怕遮不住別在腰間的剔骨刀。柳宗元眼尖,把他的小動作全看在眼里,笑道:“哈,堂哥哥,你在搔癢癢呀?”柳老三“撲通”跪下,結結巴巴地說:“柳大人,小人我……多有冒犯……不該冒充你的堂哥……”柳宗元將他扶起,說道:“我理解你的苦心,為討回欠賬,你只好狐假虎威,不過,倒也威震柳州呀!”這番話,說得柳老三心里發熱,臉上又怪難為情的,也讓在座的那些“老賴”們汗顏。

  柳宗元為何設下“螺螄米粉宴”?原來,一連好幾天,不見柳老三來衙門告狀,狂想他定是心有顧慮,就把這“鴻門宴”擺到這里來了。不過,這并非是針對柳老三的,而是針對州府里的一些官吏。

  如今,柳宗元見師爺、捕頭一伙人不是呆若木雞,就是如坐針氈,便話中有話地說:“大家往日不是特喜歡這里的螺螄米粉么,怎么就客氣起來了呢?放心,今天由我做東,決不賒欠,你們就敞開肚子吃吧!”柳老三趕忙說:“算是我招待大家吧,只是,料下得太重,太麻、太辣、太嗆,對不住柳大人您了……”柳宗元捻須哈哈大笑:“堂哥哥啊,你還是叫我堂兄弟吧!”

Tags: 螺螄 米粉宴

本文網址:http://www.vgzhbx.tw/gushihui/154879.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猜你喜歡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