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故事會 > 

情海孽仇

來源:網絡整理 作者:佚名

  一、禍起游湖

  在澳大利亞最大的海港城市悉尼,有家實力雄厚的礦業公司。公司總裁麥士·哈珀是個精明能干的老人,他早年喪妻,為了獨生女兒芬妮,一直沒有再娶,將全副精力都放在公司建設上。不料,正當他準備大干一番的時候,卻不幸染病而亡。哈珀一死,他的女兒芬妮便成了億萬家財的繼承人。芬妮雖說才30出頭,卻已離了兩次婚,兩次婚變給她留下了一對兒女——女兒13歲,叫莎拉;兒子10歲,叫丹尼。

  芬妮雖然非常富有,可她的精神卻極度空虛、寂寞和憂郁,因而經常去網球場打球散心。

  日子一久,一個英俊瀟灑的青年男子引起了芬妮的注意。他的出現,給她那干枯的心田注入一股暖流,他就是網球明星桂克。當他穿著雪白的網球服,輕盈優雅地活躍在網球場上時,她常常在邊上看得如癡如醉,久久不忍離去。

  芬妮內心的奧秘漸漸被桂克察覺。有一天,他陪芬妮打完一局,趁她在藤椅上休息的機會,主動遞上一條毛巾,夸獎道:“芬妮,你進步真快,如果有個好教練,我敢肯定,你一會成為一個杰出的網球明星。”

  芬妮抬起頭,遇到了桂克那熾熱的目光,心頭便一下子狂跳起來,她借著擦臉,低頭明知故問道:“請誰當教練呢?”

  “你自己挑嘛。”

  “我……如果請你,你不會反對吧?”

  “請我”桂克樂得猛地捏住了芬妮的手。芬妮偷眼瞥了一下四周,臉龐陡然紅得像天邊的晚霞。桂克再也忍不住了,他俯下身子,毫無顧忌地抱住芬妮親吻起來。

  芬妮很快和桂克熱戀上了,并決定立即同他結婚。消息傳到礦業公司,立即掀起軒然大波。公司總經理**爾是哈珀的親密朋友。哈珀臨終前,曾將芬妮托付給他。比爾經過一番調查,覺得桂克這個人有點靠不住,便委婉地向芬妮提出了忠告。可是,這個時候的芬妮早已成了愛情的俘虜,她一點也聽不進去。**爾無可奈何,只得聽之任之。

  桂克和芬妮結婚的消息通過新聞媒介,很快傳遍全市,成了悉尼市的特大新聞。

  舉行婚禮那天,芬妮家的海濱別墅裝點得格外豪華。真是賀客盈門,熱鬧非常,連芬妮小時候最要好的同學杰莉也千里迢迢從外地趕來擔任伴娘。

  就在婚禮即將結束時,桂克忽然被一群記者圍住,他們提出一連串的問題。有的問他:“你和一個億萬富翁的繼承人結婚,是出于什么動機?”有的問:“你是不是看在錢的份上,才愛上了這個離過兩次婚的女人?”……這些問話弄得平時灑脫自如的桂克十分狼狽,他面對伸在面前的只只話筒,不知如何開口。芬妮在一旁看了雖很惱火,但礙于自己此刻的身份,不好發作,只得輕輕地推了推杰莉。

  杰莉心領神會,她“呼”地沖過去,把桂克朝身后一拉,聲音不大,但很威嚴地說道:“先生們,你們今天是來參加婚禮的,還是來調查新郎新娘隱私的?如果你們對后者感興趣,我建議你們出去了解!”記者們碰了個軟釘子,只好知趣地散開了。

  為了躲避記者們無休止的糾纏,新婚不久,桂克建議到外地去度蜜月,并提議邀請杰莉同行。芬妮一口答應。幾天以后,他們便來到哈珀家族的鄉村莊園——伊甸園。

  伊甸園有山有水,景色宜人。園的東面有一個浩瀚的湖泊,人們都叫它斯坦湖。由于長年的泥沙沖擊,四周形成了片片雜草叢生的沼澤地,每到傍晚,大群野鴨在此棲息,落日余輝閃爍金光,十分迷人。

  這一天,桂克主動劃了一只小船,帶了支獵槍,邀請芬妮和杰莉去斯坦湖游湖、觀景,順便打幾只野鴨助興。

  在絢麗的金色霞光中,三人坐在小船上慢慢向湖心駛去。桂克舉著獵槍,不時地尋找射擊目標。杰莉蕩著雙槳,哼著歌謠,輕松悠然。而芬妮則完全陶醉在這如花的美景之中,她站在船頭,端著照相機,連連拍照。

  想不到,就在這時,一條兇惡的鱷魚從側面悄悄向小船游來。在接近小船時,它突然一弓身子,小船立刻劇烈地搖擺起來,芬妮沒有防備,只覺得身子朝前一沖,慌得她“啊呀”一聲,相機脫手,她忙用單腳頂住船,就在她即將抓住木欄桿的一瞬間,只覺得腰眼里被人推了一下,她再也控制不住朝前滑動的慣性,“撲通”一聲,一頭栽入水中。

  芬妮一落水,只見鱷魚張開巨口朝她撲來,剎時間水面上涌起一股殷紅的水花,芬妮在水中拼命掙扎、呼喊,在昏迷過去的最后一刻,她聽到頭頂上一聲槍響。

  很快,已故礦業大亨哈珀的獨女芬妮遭遇不幸的消息震動了整個悉尼市,報紙、電臺、電視臺都作了報道。公司和警方出動了大批人員到湖泊地區搜尋,卻沒有找到尸體。不久,人們又捕獲了那條兇惡的鱷魚,剖開肚膛,也沒發現人的骨骸。據當地老人們回憶,斯坦湖里從未出現過鱷魚,而這條鱷魚,從品種看,明顯是從國外引進后放入湖泊中的。因此,警方和礦業公司都懷疑這是一起精心預謀的兇殺案。

  然而,警方經過長時間的調查,雖然認定桂克和杰莉是最大的殺人嫌疑犯,可苦于沒有證據,只得作罷。而早就對桂克疑慮頗深的**爾,立即召開了公司董事長會議,并作出一項決定:在芬妮尸體未找到,無法證實她已死亡之前,桂克沒有繼承權。

  面對如此巨額遺產,桂克對公司的決定豈肯罷休。他立即向法院提出上訴。在這種情況下,**爾出人意料地向報界出示了一份文件,原來,芬妮新婚前夕,經比爾的勸說,曾立了一份秘密的財產處分決定:如果她先于桂克而死,她的全部財產將留給兒子丹尼和女兒莎拉。桂克見到這份文件,氣得差點發瘋。

  二、換形尋仇

  那么,芬妮到底死了沒有呢?沒有!正當鱷魚的利爪劃破了她的臉、利齒咬傷了她的胳膊和腿時,幾聲槍聲驚走了鱷魚,使她幸免一死。她在劇痛引起的昏迷中,被湖水沖到了湖心一個小島邊的沼澤灘上,被一個隱居在小島上的老人救起后,用土藥治好了她周身可怕的傷痕。可是,他無法修復她那張丑惡無比、疤痕累累的的臉。當她第一次從洗臉盆的水中見到自己的形象時,驚懼和痛苦使她禁不住失聲痛哭起來。

  芬妮心里十分清楚,她是被人推下去的,這個人不是桂克,就是杰莉。要說動機,一個是為了竊取她的億萬家財,一個則是為了取代她的位置。但這兩個人,一個是她熱戀的丈夫,一個是她最要好的朋友。她一時無法確認誰是兇手,她決心要親自查個水落石出。

  在救命恩人的引薦下,芬妮化名塔拉,來到昆士蘭島上一座有名的私人整形醫院,不惜出重金,要求徹底改變原先的容貌,使自己變成一個誰也不認識的美麗女子。通過漫長而復雜的手術,經受了難以忍受的皮肉之苦,整容終于成功了。當醫生小心翼翼地為她拆去繃帶和石膏面具,喜滋滋地遞給她一面鏡子時,芬妮朝鏡子里一瞧,驚得差點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只見鏡子里現出一雙神采奕奕的眼睛和一張線條柔和的臉。既嫵媚灑脫,又透出一絲剛健堅毅的氣質。

  “這是我嗎?”她驚喜萬分,忍不住流下了激動的淚水。

  然而,在芬妮改變了自己的臉形之后,她的聲音,她的一舉一動仍舊是原來的她,她無法保證沒人會認出來!她的心又一下子沉了下去。她覺得要改變這一切,絕非一日之功。到哪里去尋找指導老師呢?芬妮一時愣住了。

  可是,這位醫生像是猜透了芬妮的心思,他掏出一封信遞給她,吩咐她去悉尼市,找當今最有影響的時裝模特兒經紀人萊恩女士。醫生說,憑著他的關系,萊恩女士肯定會愿意充當芬妮的代理人,只要她能吃得起苦,不消半年,不但會改變她的一切,而且她會成為超級名模。

  很快,芬妮回到了悉尼。她先在美容廳精心妝飾了一番,然后才按地址找到了萊恩女士。萊恩干這一行可算是頗有眼力和經驗的,她接過信,認真地看了一遍,又細細打量眼前這個身材修長、嫵媚動人、氣宇不凡的女子,心中暗暗叫好,當即一口答應下來。

  人生的劇烈痛苦,會給人以改變自己性格的巨大力量。芬妮就是如此。在萊恩的指導和訓練下,克服了種種艱難困苦,開始了多方面的鍛煉。半年之后,芬妮從形體、舉止到性格氣質都發生了明顯的變化,她再也不是當年那個雖然富有,但卻毫無自衛能力的女繼承人了。很快,她成為時裝界一顆耀眼的明星。“塔拉”的大名一再出現在一些有影響的雜志封面上。到這個時候,芬妮暗自慶幸,自己報復的條件終于成熟了!

  隨著“塔拉”的名聲日益提高,芬妮去網球場的次數也越來越頻繁。這天,芬妮又約萊恩一起去看網球比賽,她故意指著球場上的桂克問萊恩:“這個長得很帥的網球手,叫什么名字?”萊恩順著芬妮的手指方向看了一眼,臉上露出不屑一顧的神色:“他叫桂克,曾經是個很有前途的網球手。可惜后來他沉湎于女色,球技走了下坡路,球迷們也不再喜歡他了。一年多前,他娶了女富翁芬妮。可是令人奇怪的是,新娘在蜜月中掉進湖里讓鱷魚咬死了,卻又找不到尸體。”

  “噢。”芬妮假裝剛知道這件事似地點點頭,又故作不解地問,“那人們就沒有懷疑這是一起謀殺案嗎?”

  “當然有懷疑。那天,桂克和他的情婦杰莉都在那條小船上。警方懷疑兩人是同謀,是一起情殺案,可是沒有證據。”

  “杰莉?杰莉是他的情婦?”

  萊恩瞟了芬妮一眼:“我說塔拉,你是不是迷上他啦?怎么盡盯著他看?”

  芬妮連忙掩飾:“啊,不,我只是愛看網球而已。”

  然而,她倆在那里指指劃劃,被球場上的桂克看到了。他見是兩位漂亮的女人,立刻朝她倆送來個飛吻。

  芬妮見魚兒已經上鉤,待比賽一結束,便拉著萊恩來到俱樂部的酒吧喝飲料。不一會,桂克也來了。他一邊同人聊天,一邊直把眼睛朝“塔拉”身上瞟。

  萊恩覺察到了,小聲說:“這個浪蕩而又瀟灑的男人要向你進攻了,你要小心!”

  話音未落,桂克已經端著酒杯走了過來。“您好,我是桂克,您是……”

  “我是塔拉。”

  桂克大為興奮,不由地伸出手來,殷勤地說:“噢,原來是超級名模,怪不得有些眼熟。我們交個朋友吧?”

  芬妮坦然地站起身,握住了桂克的手:“榮幸之至。今晚有我參加的時裝表演會,你能參加嗎?”

  初次相識,桂克已經被這個美艷絕倫的時裝明星弄得神魂顛倒,他聽到芬妮主動邀請,頓時樂得手舞足蹈,一口應允下來。

  當天晚上,桂克出席了塔拉的時裝表演會,在朦朧變幻的燈光下,節奏強烈的樂曲聲中,塔拉斜披一件若明若暗的黑色輕紗,戴著一副黑鏡,配上柔美發式,顯得端莊而又輕盈,洋溢著典雅和灑脫相揉合的獨特風韻。在一群穿著奇異的模特兒之中,她儼然是幽藍的夜空中一顆耀眼的星辰,是一群仙女之中的皇后。桂克坐在前排,怔怔地望著她,眼中燃燒著情欲的火焰。

  時裝表演結束后是舞會,桂克迫不及待地上前,邀請塔拉共舞。在幽幽的燈光下,兩人四目相視,翩翩起舞。舞著舞著,芬妮發現舞廳角落里有一雙仇恨嫉妒的眼睛正緊盯著自己旋轉的身子。她一下子就認了出來,這就是自己曾經的密友杰莉。

  杰莉的出現,更使芬妮興奮不已,她只當沒發現什么,更加緊緊地摟住了桂克。桂克一時間被巨大的幸福撩得暈頭轉向,他喃喃地說:“塔拉,我們才相識不久,可是我好像感到,你我已經相識很久了,真是奇怪。也許,是你那獨特的魅力吸引了我!你、你有丈夫嗎?”

  芬妮一語雙關地說:“曾經有過,他是我夢寐以求的白馬王子。我非常愛他。可是美麗的夢幻最后成了一場可怕的噩夢,在痛苦中我醒了。”

  她頓了頓問桂克,“你呢?你的妻子呢?你愛她嗎?”

  “這……怎么說呢?”桂克輕輕移動舞步,神情有些恍惚地說,“在網球俱樂部第一次見到你時,我覺得你的聲音,甚至你的形體,都有些像我的妻子芬妮。可她無法同你相比,你是一只美麗的天鵝,而她只是一只什么也不懂的丑小鴨!”

  芬妮望著他那英俊的臉龐,心中不由得一陣酸楚,聽了他的話,一股厭惡猛地涌上心頭。她克制住自己的情緒,進一步試探道:“那如今你的妻子呢?”

  “死了。”

  “怎么死的?”

  桂克顯然不想談論這個話題,他摟住芬妮轉了幾個圈,這才淡淡地說道:“還不是掉湖里淹死的。”

  一曲舞罷,有人來請桂克接電話,桂克抱歉地打了個招呼走了。

  桂克剛走,杰莉出現在芬妮面前,她叉著腰,挑釁似地問:“你就是那個風騷的時裝模特塔拉?”

  芬妮見事情正按著自己的計劃進展,心中不由得一喜,她故作不認識似地反問道:“你是誰?”

  “我叫杰莉,奉勸你一句話,以后別碰剛才那個男人。”

  “為什么?”

  “他即將成為我的丈夫!”

  “啊,我聽說他是有妻子的呀。”

  “已經死了!”

  “啊,怎么死的?”

  “這你別管,反正我勸你不要再和桂克糾纏,否則,哼,沒你的好處!”

  芬妮想不到杰莉會變得如此蠻橫,氣得渾身發抖,她冷冷一笑:“看來,你想威脅我啰?”

  杰莉剛要繼續發作,忽然見桂克從舞廳門口匆匆走來,便壓低聲音,咬牙切齒地說:“那好,咱們走著瞧!”說完,扭身擠出了亂哄哄的人群。

  三、重返故宅

  芬妮通過與桂克和杰莉的正面接觸,了解了不少有價值的線索,可是她仍無法確認誰是真正的兇手,或者說誰是主謀。她雖然取得了成功,成了美的化身,成了紅極一時的超級名模,可是她并不快樂。每當她懷著矛盾的心理同桂克周旋時,那種復仇的火焰燒得她的胸腔幾乎要爆炸。眼看時間一天天過去,芬妮的追查卻沒有突破,她不由得焦急起來。

  這天,芬妮獨自在房里,正在思索著如何使自己的計劃有實質性進展時,忽然目光落在床頭小鏡框中那兩張男孩和女孩的照片上,她心中不由得一動——我何不設法到家里看看,既可重溫母子之情,又可深入虎穴,或許能發現更有價值的線索。

  芬妮打定重返故居的主意后,在與桂克的接觸中,有意無意地問及他的家庭情況。桂克以為這個美麗的名模真的愛上了自己,想了解自己的一切,大喜過望,于是便主動提出邀請芬妮去他家作客。

  這天,芬妮在桂克熱情的陪伴下重返故宅。當她步入客廳時,一切是那么熟悉,那么親切。屋子里熟悉的陳設,窗外那熟悉的、碧波蕩漾的悉尼港……觸景生情,在她腦子里頓時浮現出一年多以前,就在這里,她向心愛的人傾訴過無限的愛慕,她怎么也沒想到滿口甜言蜜語的桂克當時已把自己看作是一個不值一顧的丑小鴨了,人心是多么難以捉摸啊!

  芬妮正在呆呆地回想往事,突然她耳邊響起了一個小男孩的聲音:“我知道你是誰,你是塔拉,時裝明星。我姐姐很崇拜你,她從雜志上剪了很多很多你的照片。”

  芬妮一回頭,見是小兒子丹尼,一時間忘情地伸出手去,把他摟在懷里,欣喜地撫摸著兒子那頭柔軟的鬈發,久久壓抑的母愛終于似火山噴發,不可阻擋地滾滾而出。

  丹尼見時裝明星這么喜歡自己,高興極了,忙牽著芬妮的手,把她領進自己的臥室,自己跳上床,從床頭摸出一只照片夾遞到她手里說:“這就是我的媽媽,她很愛我們。”

  芬妮激動地拿著照片,忍不住問:“你想她嗎?”

  “想!我不相信媽媽已經死了。我總在想,某一天早上,她會突然回來,讓我大吃一驚!”

  芬妮的心一陣狂跳,她真想馬上對兒子說:“我就是你的媽媽呀!”可是話到嘴邊又咽了下去,她扶住丹尼的肩膀問,“丹尼,我聽說你還有個姐姐,她也喜歡你媽媽嗎?”

  丹尼這才像想起什么,一邊點頭,一邊將芬妮拉到姐姐莎拉的房間里。

  莎拉見芬妮進來,不理不睬,她緊繃著臉,只當沒看見似地兩眼盯著窗外。

  丹尼喜滋滋地介紹說:“姐姐,姐姐,這就是你平時喜歡的時裝明星,你們認識一下吧。”

  莎拉的臉上立即現出憎惡的神色,她尖刻地挖苦道:“你是他的情人嗎?情人應當有情人的去處。桂克把你帶到我媽媽的家里來向你求愛,他太可恥了!”

  芬妮想不到莎拉小小年紀,竟會說出如此成熟的話來,心中感到由衷的欣慰。她走近莎拉,溫柔地說:“請你相信,我不是他的情人,以后也不會。我喜歡丹尼也喜歡你。讓我們做個朋友,好嗎?”

  “做個朋友?你不會像杰莉一樣吧?”莎拉將信將疑地問。

  芬妮用眼瞧瞧門外,壓低嗓門反問道:“杰莉是誰?”

  莎拉又嘟起了嘴巴:“她是桂克的情婦,天天來我們家。”

  丹尼也緊跟著插嘴:“我聽人說,是他們害死我媽媽的,因此公司不承認他們有繼承權!”

  芬妮還想問下去,桂克推開門進來,請她過去用午餐,話題也只好到此打斷了。

  大家剛剛在餐桌前坐定,忽然一聲門鈴響,桂克打開門,見是杰莉,頓時顯得十分尷尬。他手足無措地想為雙方作介紹,杰莉一擺手,盛氣凌人地敵視著芬妮,怒氣沖沖地問:“你真要和我作對?”

  芬妮也不示弱,不陰不陽地反擊道:“難道你還不了解我的性格?”

  桂克見勢不妙,連忙把杰莉拖進自己的房間,一關上門,便厲聲問道:“你來干什么?”

  “她來干什么?”杰莉氣呼呼地反問。

  “我們剛剛認識,帶她來家里玩玩而已。”桂克怕爭吵傳到外面去,只得把口氣放軟了下來,“親愛的,我這是做給別人看的,為的是消除別人對我們倆的疑心。”說完,他又給杰莉一個長長的親吻。

  杰莉這才慢慢消了氣,她擁抱著桂克,喜滋滋地說:“親愛的,我的丈夫已經同意和我離婚,咱們快結婚吧!”

  桂克身子猛地一陣顫抖,慢慢地松了手。自從認識了塔拉之后,他對杰莉這個自私的風**人已經感到厭煩了。

  這時,丹尼走進來,告訴桂克說,塔拉小姐已叫了一輛出租車回去了。桂克見到手的獵物被杰莉弄跑了,氣得怒火中燒,他像一頭發狂的瘋狗,一個耳光把杰莉打倒在沙發上。

  杰莉做夢都沒想到桂克會如此薄情,她“哇”地一聲,吐出一口血水,沖著桂克狂叫道:“你這個魔鬼!有了新的情婦,就想拋棄我?你打吧,再打呀!”她搖搖晃晃地站起來,朝他撲過去。

  “你這個**的女人,竟敢對著我吼叫!”桂克咬牙切齒地說,一把撕開她的衣裙,從腰間抽出皮帶,朝著她那裸露著的潔白胸脯狠狠地抽去……

  第二天一早,桂克便急不可待地打電話給芬妮,對昨天的事表示歉意。芬妮在電話里情意綿綿地說:“我倒并不介意,只是杰莉老是糾纏不休,我很討厭她,咱們是不是出去玩玩?”

  桂克聽了大喜,忙問:“你看我們到哪里去好?”

  芬妮考慮了片刻,說:“我聽說哈珀家族的那座伊甸園很幽靜,如果去那里游玩,一定不會有人來打擾我們。”

  桂克一聽正中下懷,馬上表示同意。

  芬妮放下話筒,深深地噓了口氣。該動手了,她決心要讓芬妮的悲劇結束在它開始的地方!想到這里,她又給杰莉掛了個電話,把她將同桂克去伊甸園幽會的事告訴了杰莉。

  杰莉接到電話,氣得對著話筒破口大罵道:“你這個奪人丈夫的**,我不明白你為什么要告訴我,是奚落、嘲諷,還是挑戰?”

  芬妮聽了滿足地笑了,她又火上澆油說:“隨你怎么想吧,反正你要倒霉了。”

  杰莉恨得咬牙切齒地說:“我會來伊甸園的,我決不會讓你們快活的!”

  當天中午,芬妮和桂克來到了伊甸園。

  次日清晨,兩人一起騎馬游園。芬妮身姿矯健,一馬當先,桂克緊緊跟隨。雙騎飛馳,來到一條碧流潺潺的小河邊。

  芬妮翻身下馬,笑著說:“怎么樣?你的馬術不如你的網球,我贏了。”

  桂克說:“你沒看出我并不真想追上你嗎?”

  芬妮莞爾一笑:“這是掩飾,因為你從來不能容忍輸給一個女人!”

  桂克走到她身邊:“你總是讓人捉摸不透,像個神秘莫測的謎。”說著,他突然伸開雙臂,將芬妮擁進了懷里。

  芬妮猝不及防,趕緊一陣掙扎,才脫出身來,噘起嘴朝桂克瞪了一眼:“你弄痛我了,我不喜歡這樣。”

  桂克還沒碰到過這樣不馴服的女人,心中陡然升起了煩躁和氣惱,火燒火燎地說道:“我也不喜歡女人同我捉迷藏,兜圈子!我陪你來這里,既不是為了呼吸新鮮空氣,也不是為了觀賞湖光山色。我想要得到你,你難道真不明白嗎?”

  芬妮縱身上了馬,沖他嫣然一笑說:“很抱歉,每一次你碰我,我就要想起你有過妻子。”

  桂克聽她說出這話,忙不迭地表白道:“她算什么?!說實話,我當時娶她,就是為了錢。那時候,我在網球比賽中膝蓋受了傷,我的收入日益減少,對網球生涯的前途也失去了信心。正在這時候,這個***迷上了我,我想這是個擺脫困境的機會,所以才違心地娶了她。”說到這兒,他的語調充滿輕蔑和嘲諷的意味,“哼!在我眼里,她既老又毫無魅力。我非得喝個半醉,才能勉強提起勁來同她做愛。每當清醒后,面對那個丑陋的女人,我只感到厭煩和惡心!可是你就不同了,我愛得快發瘋了!”

  芬妮坐在馬上,俯視這個偽君子,她的心被這些無恥的侮辱深深地刺傷了,她恨不得揮起手中的馬鞭,狠狠朝他抽去。但她強忍著,把滿腔的憤怒全都發泄在那匹大白馬上,“啪”地一鞭抽得大白馬一蹦而起,像箭一般朝前奔去。

  四、善惡有報

  兩人回到莊園,抬頭一看,杰莉已經大模大樣地坐在那里了。

  桂克大感意外,兇狠地問:“你干嗎來這里?誰讓你來的?”

  杰莉瞥了一眼芬妮,惡狠狠地罵道:“為什么我不能來?我要來看看,你是怎么一個又一個地欺騙女人的?”

  桂克見杰莉揭了自己的老底,不由得惱羞成怒:“我不準你住在這里,你給我走,明天一早就離開!”

  杰莉不甘示弱,她嘿嘿一陣冷笑,提醒道:“別忘了,我的手中握著你的底牌!真要把我逼急了,你也別想得到這個女人。怎么樣?讓她馬上離開這里!”

  桂克再也耐不住滿腔怒火,揮手一個巴掌打得杰莉嘴角淌血,然后惡狠狠吼叫道:“如果你活得不耐煩了,那你就這樣干吧!”說完,推開門揚長而去。

  芬妮在一旁冷眼相看,一語不發。她知道,這兩條狗吵得越兇,對自己越有利。她回轉身,故意對著杰莉譏諷道:“桂克不是要娶你嗎?怎么變卦了?”

  杰莉用手背抹去嘴邊的血跡,倒了滿滿一杯酒,朝嘴里猛灌一口,走到芬妮面前,兩眼射出妒忌的火焰,歇斯底里地喊道:“你這個不要臉的**,你想捉弄我?”

  芬妮冷冷地說:“是的,因為你也曾經作弄過別人!”

  杰莉猛地一抬手把那杯酒潑到芬妮的臉上,那酒液順著她的臉頰向下流淌。芬妮身子動也不動,怔怔地望著杰莉,心里猶如被刀扎一般地疼痛,她的心在呼喊:“這就是我從小一起長大,親密無間、情同手足的閨蜜嗎?!”

  這天夜里,月色溶溶、秋風陣陣,銀白色的月光如同薄霧般籠罩著莊園。芬妮沐浴后,披著一件半透明的睡衣,如同一個圣潔的仙女,緩緩地穿過走廊,向桂克的房間走去。她聽到身后響起了輕微的腳步聲,她知道這是杰莉在悄悄跟蹤自己,卻裝作什么也不知道,因為她有意要讓杰莉親眼目睹桂克是怎樣拜倒在自己的石榴裙下,這是對杰莉的最沉重的打擊和報復。芬妮慢慢推開桂克的房門走了進去,此刻桂克身上只披一條浴巾,正在急不可待地等著她。門一開,隨著一陣夜風吹來,芬妮身上薄紗般的睡衣頓時飄落在地,露出了潔白柔嫩的胴體。桂克壓抑已久的肉欲促使他猛撲過去,將芬妮一把抱了起來,隨即用腳踢上了門。在門“砰”地關上的一瞬間,門外傳了一聲如豺狼垂死時絕望哀嚎的低微呻吟聲。

  桂克不顧一切地將芬妮扔到大床上,正要往她身上撲去。芬妮突然一個鯉魚打挺,坐了起來,用手一點對方的鼻子:“我已經都答應你了,你還急什么。現在你給我再老實呆二十分鐘,我辦點事就回來。”說完,一拉門,一陣風似地飄走了。桂克被這個怪女人的舉止弄得暈乎乎的,可又沒法阻攔,只得心急如焚地在屋里不住地打轉。

  再說杰莉親眼目睹了剛才這一幕,她徹底絕望了,明白這個絕情的男人只能帶給她死亡。于是她回到房間里,匆匆整理行裝,準備馬上離開。就在這時,房間里的燈突然熄滅,接著,屋頂上方的閣樓里突然響起了一個她曾經十分熟悉的聲音:“杰莉,聽得出我的聲音嗎?我們自幼情同姐妹,我愛你,相信你,可是你又是怎么對待我的呢?”

  “芬妮!”杰莉一聲慘叫,如同遇見了可怕的幽靈,她倉皇四顧,卻不見一個人,想開燈,可燈怎么也開不亮。一時間,她嚇得毛骨悚然,癱倒在沙發里,瑟瑟打抖:“芬妮,芬妮,你是人還是鬼?”

  “這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應該明白,一個人做了壞事,他不管是上天堂還是下地獄,都會受到應有的懲罰的。說實話,你們為什么要害我?”

  杰莉“撲通”一聲跪倒在地上,連連哀求道:“都是桂克,是他勾引了我,我們在婚禮宴會上相識后,他就悄悄占有了我,接著讓我和你們一起來伊甸園,然后……”

  二十分鐘后,芬妮面帶笑容地回到了桂克的房間,桂克發瘋似地又一次撲了上來,這次芬妮沒有再掙扎,而是順從地倒進了他的懷抱。就這樣,在新婚蜜月一年多以后,芬妮再一次把自己的身子獻給了這個男人。這是最后一次,但也就是有了這一次,過一會兒的報復和懲罰才更有撕裂人的靈魂的力量。

  一陣痙攣的激動過去以后,芬妮開口問道:“桂克,你真的愿意和我結婚嗎?”

  “是的,塔拉,我一時一刻都離不開你。”

  “那杰莉怎么辦?她會糾纏著不放的。”

  “別怕那個***,我會收拾她的。”

  芬妮這時突然靠近桂克的耳朵,殺氣騰騰地命令道:“桂克,我總不放心這個女人,你幫我除了她!”

  “啊?”桂克大吃一驚,“這,這,不行吧。萬一警察局查起來,不好辦呀。”

  芬妮冷冷一笑:“我教你個辦法,你花筆錢去外地買條鱷魚,放進斯坦湖里,然后我們約杰莉一起出去劃船打野鴨,到湖中心,見鱷魚浮出水面,你只要在后背一推杰莉,這事就神不知鬼不覺地成功了。”

  “什么,你說什么?”桂克只感到一陣寒噤,心繃得緊緊的,他狐疑地看了看面不改色的芬妮,心里“撲通撲通”直跳。怪事呀,這個女人教我的辦法,怎么和我當初害芬妮的手法一模一樣?要說這是巧合,天底下哪有如此碰巧的事。但要說她知道其中的奧秘,這完全不可能,這事除了自己和杰莉,天底下再也無人知曉了。

  桂克正呆呆出神,外面突然傳來了猛烈的敲門聲。芬妮搶先一步開了門,杰莉膽顫心驚地撲了進來:“快!桂克,快走,我們一起走!”

  桂克見又是杰莉,不由惱怒地一把推開她:“你***開!”

  杰莉嚇得面無血色,結結巴巴地叫著:“桂克,芬妮、芬妮的幽靈出現了!真的,她剛才還問了我,我都告訴她了。”

  桂克猛地躥了上來,雙手抓住杰莉的前胸,驚恐萬狀地問:“什么,你告訴誰了?幽靈在哪里?快領我去。”

  “我不是什么鬼魂!但我可以告訴你,你們的謀殺永遠不會得逞!”隨著熟悉的聲音,側門一響,芬妮出現在門口,同過去一樣的服飾、一樣的發型、一樣的姿態,除了整容過的臉外,活脫脫的一個芬妮又回來了。

  “你——原來你就是芬妮……”剎那間,桂克恍然大悟,他又羞又惱,覺得自己是徹底被一個以往一直覺得軟弱的女人給耍了!過去他拋棄芬妮,謀殺芬妮,現在卻又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上帝,這就是報應嗎?!

  芬妮見兩人目瞪口呆地看著自己,便堅定地說道:“是的,在那場卑鄙的謀殺中,我僥幸活了下來。當我一想起我最親愛的丈夫和女友竟然就是謀殺我的兇手時,我曾痛不欲生,當我在鏡子里看到自己殘破丑陋的臉時,我也想到過自殺。但是,我最終戰勝了絕望。由于這場災難,我認清了你們,認清了世界和人生,也認清了我自己。從那時候起,我就下定決心,要以全新的自己來重新登上人生的舞臺,來向邪惡復仇!今天,我真的來了!”

  桂克知道事情已經敗露,他眼珠一轉,突然一轉身揪住杰莉,說:“芬妮,我對不起你,這全是杰莉這個壞女人……”

  杰莉見桂克把全部責任推在自己頭上,忙大聲地申辯:“不!這是無恥的欺騙,是惡毒的陷害!芬妮,你別聽他的……”

  芬妮厭惡地瞧著扭打成一團的兩個仇人,冷冷地說道:“游戲該結束了。我已經報了警,警察馬上就要來了。在那場狠毒的謀殺中,究竟誰是‘主角’,你們盡可以對警察說去!”

  這時候,遠處隱隱傳來直升飛機的轟鳴聲,桂克知道大事不好,忙一把拉起杰莉,慌不擇路地直奔莊園的飛機庫房。

  芬妮雙臂交叉,靠在門框上,面無表情地看著這一切。桂克砸開庫房門上的鎖,和杰莉一起爬進那架小型飛機的機艙。飛機沖出庫房,搖搖晃晃地強行起飛。剛飛到半空中,芬妮預先裝好的炸彈被引爆,飛機“轟”地一聲爆炸了。一團耀眼的火光消散以后,只剩下一些飛機殘骸在原野上燃燒,冒出縷縷黑煙。

  不一會,兩架警方的直升飛機降落了。芬妮欣喜地發現莎拉和丹尼張開雙臂,嘴里歡叫著“媽媽!”飛奔過來。芬妮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一把將兩個孩子攬進懷里,淚如泉涌……

Tags: 情海

本文網址:http://www.vgzhbx.tw/gushihui/154876.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猜你喜歡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