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故事會 > 

必須大聲說話

來源:網絡整理 作者:佚名

  趙四家的老屋,孤零零地立在西北大山深處的一道山梁上。過去他常為自己住在這種“鬼不下蛋”的地方感到煩惱和沮喪,可如今,他突然發現自家的老屋是個“寶”。

  原來,前不久大山里開進了一支部隊,足有一千多人。在山溝里扯上了一大片軍用帳棚,升起了裊裊炊煙,就像多了一個草綠色的“村落”。聽當兵的說,他們要在大山里訓練兩三個月,而且今后每年這時都要來這兒“扎營盤”。

  趙四雖然是山里人,但打小有股子機靈勁,再加外出打工走南闖北了多年,也算是見多識廣之人。他很快發現了這里頭的“商機”:這么多軍人窩在山溝里,對外聯絡都靠打電話,自家老屋位置高,接收信號效果好,如果設立一個臨時電話亭,那鈔票還不“嘩嘩”地往口袋里流啊?

  主意打定,趙四當天就往山外趕。他來到縣城電信公司如此這般地經過一番咨詢和周折,就搬了個接收衛星電話的“鍋”回家來,有償提供給駐訓的官兵打長途。

  你別說這一招還真是“靠譜”。他裝好衛星接收電話的當天傍晚,就有很多當兵的上山來打電話。此后每天傍晚,打電話的軍人都在他家門前排起了長隊。趙四又進了些副食品、飲料之料的,干脆在老屋開起了小賣部。這一來,打電話的人一個接一個,買東西的人絡繹不絕,家門口的“業務”紅紅火火,趙四的錢袋子很快就鼓了起來。這讓他在老婆兒子面前說話時,喉嚨都響了好多。那天兒子說:“爸爸,你去年就說過,等以后有了錢一定給我買一輛自行車。這話算數嗎?”他頭一昂說:“爸爸說話能不算數?一定買!”就這一句話,樂得兒子在門前一連翻了三個跟斗。

  可是,不愉快的事情還是發生了。問題就出在那個大個子兵身上。大個子兵一口外地口音,土話聽上去就像外國話。他幾乎每周六的七點前,都會雷打不動地來排長隊。每次排隊都一個勁地往前挨,還不住地看手表,一副猴急樣兒,一看就是每周相約“定時”打電話談情說愛的。

  趙四也是打年輕那會兒過來的,對大個子的心情能不理解嗎?可惱的是大個子兵不太識相。比方說吧,大家都等著通電話呢,可如果七點之前輪不到他,他好像就控制不住情緒了,一個勁地催前面的人“快點、快點”!那回他居然和已經拿到電話機的小兵做交易:“大胖,先給我打好不好?我來不及了!你這一周的臭襪子全包給我洗了!”

  那叫大胖的兵大概是生氣了,把電話聽筒一扔就下山去了。大個子的這一舉動,弄得排隊打電話的人全看不下去,議論紛紛起來,還有人高聲說:“你算哪根蔥啊?怎么這么沒素質啊?”可高個兒充耳不聞,拿起電話機眉開眼笑地就喊了起來:“啊呀!我說王小紅哎,我的大美人哎!”

  他的嗓門實在太大,排在他身后的幾個兵起先被嚇了一跳,接著又“哄”地笑了起來。是啊,談戀愛說的都是“私房話”,你看其他戰士和女友通電話,都是捂著電話機輕聲細語地說,哪有像他這樣的?可他對別人的議論仿佛渾然不覺,而且聲音越說越響,“哈哈哈”的笑聲更是振聾發聵。那旁若無人的張狂樣兒,確實有點讓人看不下去。

  打這以后,大高個就成了電話機旁“最不受歡迎的人”。每周六只要他一拿起電話機,放開嗓門一喊:“我說王小紅哎!我的大美人哎!”就有人搖頭,有人發笑,還有人不屑:“有個漂亮女友就值得敲鑼打鼓似的炫耀嗎?”甚至有人說:“得得得,今天就讓他一個人得了,咱們走吧!”

  見此情景,趙四對大高個是越來越煩了。更讓他頭痛的是聽說離他家不遠的山民王木桶,還到縣城電信公司打聽過安裝衛星電話的事,而且聽說他還到軍營附近放風聲:“不愿意到趙四那兒打電話的,以后可以到我這兒來!”

  說話間又是一個星期六,大高個這回來得比平常遲,等到他心焦火燎地趕到時,已是七點零五分,只見坐在一邊的小個兒戰士直埋怨:“你不是叫我替你排隊嗎?可排到了你沒來,白排了!”高個兒上前就要拿電話機,輪到打電話的戰士不樂意了:“你怎么插隊?這么不文明呀?”高個兒賠笑說:“我是叫人替我排隊的,不算插隊的!”那戰士也是火爆腸子,眼看要吵起來了,趙四為了息事寧人就說:“算了,讓高個兒先打吧,他確實是叫人排了隊的。”

  那高個兒接過電話機又吼上了:“我說王小紅哎!我的那個大美人哎!……為什么遲了?我是托人給你買禮物了……你戴上是最好的!明天就給你寄出……”

  他還在對著電話機大喊大叫,趙四實在受不了,心頭壓抑了很久的火氣“呼呼”地直往上躥,他走上前去朝大高個的肩頭重重地拍了一下:“我說這位同志,打電話可不是吼秦腔,你能不能顧及一下別人的感受啊?”

  大高個兒正聊得熱火,被趙四打斷了顯得有點不高興:“老板,我沒少付你電話費吧?”趙四徹底火了:“你知不知道已經嚴重影響到我的生意了?我才不稀罕你那點電話費呢!請你以后不要來了,我這兒不歡迎你!”

  正在這時,在屋里做作業的兒子跑出來抗議了:“爸爸,我們老師都說解放軍叔叔是最可愛的人,他們保家衛國很辛苦的,你用這種態度和解放軍叔叔說話是不對的!”

  趙四正沒處發火呢,哪容得了兒子當眾頂撞他。他一個巴掌將兒子拍倒在地:“去你的小兔崽子,誰叫你多管閑事,還不回屋寫你的字去!”兒子倒在地上大哭起來:“嗚嗚嗚!爸爸你太不講理了,明明自己錯了,還打人!”

  高個子的臉一陣紅,一陣青,又一陣白。他過去扶起地上的趙四兒子,幫他拍干凈了土,又朝趙四敬了一個軍禮:“星期六我還會再來,但不用再大聲通話了,這是最后一次,我向你保證!”說完他頭也不回地下山去了。

  這不愉快的插曲算是過去了,可趙四想起自己剛才打了兒子,心里不由得涌起了一股子歉意。寶貝兒子向來聽話,從小到大,自己都沒舍得捅他一個手指頭。再說昨天孩子的話也沒說錯啊,自己怎么就下得了手打娃呢?這真是……唉!怪來怪去都怪那個大高個兒兵!

  趙四越想心里越不得勁,他一心想彌補自己對兒子的過失,可又拉不下臉來向兒子認錯,他突然想起自己前一陣子,曾承諾要給兒子買一輛自行車,得!這下有門了!

  一輛漂亮的自行車,很快就擺在了家門前。放學回家的兒子驚喜地大叫:“哇!這是我的嗎?今后我也可以騎車上學嘍!”顯然,他對父親的不滿情緒已煙消云散。見此情景他媽媽也開心地笑了:“傻兒子,你還不會騎呢!”兒子一揚頭說:“別小看我,學會騎自行車還不容易嗎?”

  第二天是星期六,吃過中飯,兒子就興沖沖地扛著自行車到不遠處的一塊空地上練車去了。趙四在家正一邊哼著歌兒,一邊填寫著單子準備下山進貨去,突然聽到妻子在高呼:“娃他爹,快快……快來呀!娃……掉崖下去了!”

  趙四一聽,全身的汗毛一下子豎起來了:兒子練車那地方,是他們平時的曬麥場,那兒一邊靠近山路,另一邊是“百丈崖”,兒子從那兒掉下去還有命嗎?自己剛才看見兒子去練騎自行車,為什么沒想到這一點啊!趙四現在懊悔得尋死的心都有了。他三步并做兩步跑到曬麥場,卻看見一副奇怪的景象:兒子好端端地站在那兒,妻子卻趴在懸崖邊正在呼天搶地,嚎啕大哭,這到底是怎么啦?

  看見丈夫來了,妻子連滾帶爬、連哭帶喊地朝著他過來了:“快快喊人救人啊!兒子掉下去了……不不不,是救我們兒子的解放軍掉下去了!快點通知部隊救人啊!”

  趙四連忙打電話通知部隊施救。部隊首長帶著幾十個當兵的來到了“百丈崖”邊。經過兩個多小時的努力,救人的解放軍終于被七手八腳地救了上來,可臉色蒼白、嘴里還“咕嘟咕嘟”不住冒鮮血的他,已不會說話了,他看了一眼趙四的兒子,又吃力地指了指自己身上的軍用挎包,然后頭一歪就在首長的懷中斷了氣。

  趙四的兒子大哭起來:“解放軍叔叔!您醒醒啊!您不能死啊!”趙四這才看清了救他兒子的那個戰士的臉龐——他竟然是那個大高個兒兵!趙四全身都木了。

  兒子哭著說出了事情的整個經過:他騎著爸爸剛買的自行車在曬麥場上練車,騎得正歡時,一不小心沖到了崖邊,驚慌中他忘了剎車,正在萬分緊急時,路過的高個兒解放軍沖過來救他,他情急之下沖到前面,用自己的身體擋住自行車車頭,因重心不穩,被車頭的慣性撞下了崖壁。

  戰友們將挎包打開,里面是一封信和一個小包裹,上面寫著收信人的名字——王小紅。這下大家都明白了,大高個是趁星期六請假到山外去給女朋友寄包裹的。

  趙四想著自己昨天還對大高個兒出言不遜,今天高個兒兵卻用自己的命換了他兒子的命,不由得放聲大哭!

  兩天后,追悼會在部隊訓練場隆重舉行。趙四聽說部隊要安排專人送高個子兵骨灰回老家,就主動提出一同前往。一路上,兩位解放軍戰士輪流捧著大高個兒的骨灰盒,趙四的口袋里則揣著大高個兒的遺物:一封信和一個小包裹。撫摸著上面的“王小紅”三個字,他的心情非常惶恐和愧疚,因為不知道該如何面對大高個兒的心愛之人。

  他們先來到了村委會。村干部望著大高個兒的骨灰盒半天不會說話。他默默起身走了,過了一會就回來了,說了一句“人給你們帶來了啊!”就不說話了。

  趙四他們聽說王小紅來了,一齊起身朝門口望去。這一看,趙四吃驚得簡直要昏過去,因為來的不是想象中的妙齡女郎,而是一個瞎眼的干瘦老太太!

  趙四愣了,這……有沒有搞錯啊?可村干部卻說沒有搞錯。他把趙四他們請到邊上一間屋子說出了原委:大高個兒名叫張明輝,今年22歲,一年前剛當兵入伍,他也沒有談過女朋友,唯一的親人就是奶奶王小紅。

  大高個兒的父母七年前在一場車禍中死亡,奶奶由于痛失親人,腦子變得一陣清一陣渾。她原本耳朵就不好,后來眼睛也哭瞎了。多年來孫子張明輝一直是家中的“頂梁柱”,他是出名的孝孫,為讓奶奶心情好,他千方百計逗奶奶樂,平時不叫奶奶叫名字,還叫奶奶“大美人”。

  說到這兒,村干部提出了一個請求:“能不能不要把這噩耗告訴老人?因為……這會要了老人的命的。王小紅今后的生活,由我們全村人照顧,我們都拿她當親人。”

  正在這時,奶奶由婦女主任扶著,顫顫巍巍地過來了,她高聲笑著說:“我家輝輝前天剛打電話告訴我,說給我買了個好東西寄出了,今天又托部隊上的人來看我!不是我夸口,十里八鄉數我孫子最孝順了!”

  趙四這才想起大高個兒的包裹還有一封信,都在他這兒。他連忙拿出來交到老太太手上。老太太摸到這些東西好像抱住了孫子一樣高興,她眉開眼笑地說:“這位同志,我不識字,眼又瞎,你給我念念信好嗎?”

  趙四連忙拆開信念起來:“尊敬的王小紅奶奶,世界上最美最美的大美人,孫子好想念您!

  “每個星期六的19:00,我就盼望聽到您的聲音。我知道這個時候您也在支書家里著急的等著聽到我的聲音,這是我們倆的精神食糧啊!只可惜王小紅奶奶耳朵太不好,害得我每次通話都要大喊大叫,這樣對別人影響不太好,因此我用一年來積攢的津貼費,托人到縣城購買了一個助聽器,有了它,您耳朵就會亮亮的了,我打電話也不要大喊大叫了……”趙四再也讀不下去了,他把信和那個裝著助聽器的小包裹往旁邊的解放軍手中一塞,沖到門外的大樹下哽咽不止,還不住地用頭撞著樹干……

  一天又一天,很快一個多月過去了。趙四的電話亭子,生意依然那么好。只是每個星期六晚上七點整,趙四就不再做生意,他要完成一周內最神圣的一件事——給遠方的老人打電話。他認認真真地撥通電話,然后忍著淚,學著高個兒的口氣笑著大聲喊:“王小紅哎!我的大美人哎!”

Tags: 大聲 說話

本文網址:http://www.vgzhbx.tw/gushihui/154870.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