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故事會 > 

死亡日記

來源:網絡整理 作者:佚名

  1 觸目驚心的死亡日記

  周日下午,民生派出所值班員劉凱接到了一個奇怪的電話。當他拿起聽筒時,對方并不出聲,劉凱喂了幾聲,那邊卻突然掛了機。

  幾分鐘后,桌上的電話又響起來,一看來電顯示仍是剛才的號碼。劉凱再度接起,對方仍是一片沉默。劉凱有些生氣,嚴厲地說:“你知不知道報警電話不可以隨便亂打?”

  也許是這話起到了威懾的效果,話筒里傳來一個微弱的聲音:“你好,我……我有一個重要情況想向你們報告,人命關天!”

  “什么情況?”劉凱連忙追問,同時按下了電話錄音。

  “我、我撿、撿到個皮包,在里面發現了一本日記,上面詳細記錄著一個殺人計劃!”,對方吞吞吐吐地說。

  劉凱覺得事關重大,吩咐立刻把東西送到派出所。可是對方卻哼哼唧唧地說自己還有事,暫時把皮包放在東華路開開倉買,讓劉凱自己過去取。說完不待劉凱回應就掛斷了電話。

  打電話人的態度很奇怪,他會不會是在和警方開玩笑呢?不過,劉凱還是不敢怠慢,立刻按照電話中的指示來到與派出所相隔兩條街的東華路,那里果然有家名叫開開的倉買。

  出示證件后,收銀員從柜臺下取出一個黑色的男式提包交給劉凱。

  劉凱翻了翻,發現里面除了一本紅色塑料皮的日記本并無其他東西,便抬頭問收銀員:“剛才把包放在這里的人長什么樣?”

  收銀員歪頭想了想說:“三十歲左右吧,個子不高,挺瘦的,左眼角這兒有道疤。”“什么口音?”“嗯,聽不出來,反正不是本地口音。對了,他那雙眼睛看人賊溜溜的,總覺得不像好人。”劉凱點點頭,告訴她什么時候再見到這個人就給自己打電話,然后帶著皮包回到所里。

  坐定后,劉凱掏出日記信手打開其中的一頁,頓時被里面的內容嚇了一跳:這一整頁紙上布滿了大大小小的“殺”字,有些筆畫因為用力過猛將紙面都劃破了,可以想見書寫人當時的情緒有多么激動。

  劉凱連忙將日記翻到第一頁從頭看起來。

  第一頁上記的并不是篇日記,而是一份清單。寫著:黑心李欠款數額——一月2000、二月1500、三月……最后合計是35000元。

  再翻到下一頁,上面就有了詳細的日期,從潦草的字跡可以看出日記的主人當時心境惡劣,開篇第一句就是:今天去找黑心李了,我明明知道他在里面,可外面的人就是攔著不讓我進,說老板出差了!

  后面則是一連串的臟話,將前面提到的這個黑心李的祖宗八代都捎上了。

  之后的十余篇日記相隔時間都很長,記錄著這位日記主人數次去找他口中提到的黑心李討要欠款,卻屢屢受挫,日記越往后就越趨于絕望和狂怒,最后一篇日記的口氣中充滿了殺機,寫道:今天往家里去了個電話,老婆哭著說因為沒錢,囡囡昨天已被迫辦理了出院手續,看來只能在家等死了!黑心李!你不給我活路,你也休想好過,我要你一家人來為我女兒陪葬!

  在寫滿“殺”字的那頁紙后,詳細記錄著一個殺人計劃!計劃之周密殘忍讓劉凱脊背一陣發涼。

  殺人計劃中的襲擊目標有八個之多,分別用母親、女兒等稱謂代替,不難看出都是那位“黑心李”的親友。而被排在第一位的則是“母親”,兇手計劃趁她早晨去江邊晨練時將其推入江中,接著就直奔“女兒”所在的小學校,在上學路上將其攔截,弄到偏僻處殺死……最后一個才是“黑心李”!滿心的仇恨甚至讓日記主人設下如此情節:我要剁下每個人的一只手,將它們丟在黑心李面前,讓他在恐懼與自責中慢慢死去!

  殺人計劃末尾一字似乎是用血寫成的,暗褐色的“殺”字讓劉凱禁不住心驚肉跳。他抬頭看看墻上的電子日歷,今天是26日,而兇手預計動手的時間是28日,也就是說,留給警方阻止這場冷酷謀殺的時間只有一天半!

  2爭分奪秒的生死營救

  兩個小時后,派出所全體干警都趕了過來,日記在每個人手上傳過,會議室的氣氛顯得壓抑而沉悶。

  “先不管殺人計劃是真是假,只要有這種可能存在,我們就要想盡一切辦法趕在嫌犯行兇前找到他,不能讓慘案發生。”柯所長嚴肅地說,“現在時間就是生命,而我們則是在與死神賽跑!”

  大家首先想到的就是,送交皮包的人不知能否提供更多有用的線索。可是經過調查,打到派出所的電話來自街邊的一個IC卡電話亭,要想通過報案人來尋找嫌犯怕是不可能了。現在尋找嫌犯和受害人的唯一線索就只有他們手中的日記了,可是大家將日記從頭翻到尾,讀了再讀,卻沒能發現有價值的信息。

  首先,整篇日記中沒有提到一個具體的人名,比如要仇殺的主要目標自始至終被稱以“黑心李”,其他受害人也都用與黑心李的親緣稱謂代替。而李是個大姓,即便警方想據此縮小搜尋范圍都是不可能的。

  其次,日記也沒提到具體的地名,包括要襲擊黑心李女兒的學校名。另外除了能看出這是一起打工者與老板間因拖欠薪金而起的紛爭外,他們究竟從事的是哪一行業也無從得知。如此看來,要想憑日記在短時間內找到他們無異于大海撈針!

  經過反復商討,大家都認為其中唯一有點價值的線索就是日記提到先去江邊對李老板母親下手后再去小學校找他的女兒,這說明,該小學應該在江岸附近,而在本轄區內只有一所宏偉小學離江邊有大約二十分鐘的步行路程。只是,該校幾千名學生,誰才是兇手鎖定的目標?況且,雖然日記是在本轄區被發現的,也難以保證嫌犯要動手的地點一定在本轄區。

  可是即便希望渺茫,為了八條生命他們也別無選擇。警方立刻與宏偉小學的校方取得聯系,然后開始逐一排查姓李的女學生,直到天黑,排查工作才告結束。除了一名叫李倩倩的三年級學生,其他人都被排除在外了。

  從學生檔案看,李倩倩的父親是一家建筑公司的老總,而建筑行業拖欠打工者工資的事屢見不鮮,所以是她的可能性很大。

  沒想到這么快就有了結果,干警們繃了一下午的神經終于放松下來,臉上露出了舒展的笑容。

  校方聯系了李倩倩的父親李國偉,半個小時后他就驅車趕到了派出所,劉凱接待了他。劉凱首先訊問他的公司是否有拖欠工人薪水的情況,李國偉面色尷尬地說:“哪個工程沒有這種情況啊,又不僅我們一家。”“那么看來是有了?”劉凱心頭一陣激動,李國偉推了推眼鏡低下頭,算是默認了。

  “那么,曾有誰三番五次上門向你討要薪水嗎?”劉凱接著問。“這……”李國偉有些猶豫,劉凱鄭重警告他說:“希望你不要隱瞞,這可關系到你們一家老小的生命啊。”

  “我明白。”李國偉抬起頭有些為難地說,“可是、可是這樣的人太多了。”劉凱聽了頓時對他充滿了不屑,他將那本日記丟到李國偉面前,冷冷地說:“你先看看吧,你是怎樣將一個善良的靈魂逼到罪惡邊緣的。”

  李國偉微微顫抖著手打開日記本,一篇篇讀下來,他的臉色越來越難看,當翻到寫滿“殺”字的那頁紙時,一絲冷汗從額頭滲了出來。他哆嗦著兩手揭過這一頁,后面就是那份詳細的殺人計劃了,李國偉剛讀了個開頭,忽然跳了起來,驚喜地大叫道:“他說的人不是我!不是我!!”

  劉凱聞聽心里卻格登一下子,連忙追問:“你憑什么確定日記中提到的人不是你?”

  “你看你看,”李國偉激動地抖著手點著第三行字說,“我母親早在我幼年時就過世了,怎么還會成為兇手的目標呢?”劉凱聽了一陣沮喪,不過仍不死心地問:“說不定他指的是你岳母或干娘呢?”李國偉很堅定地搖了搖頭,又指著后面一段說:“再說我也沒有什么二叔呀!”看來真的是弄錯了!

  李國偉滿臉釋然地站起身,走到門口時,卻被劉凱叫住了。

  劉凱一臉嚴肅地說:“李先生,雖然這次警方搞錯了,但是希望你能以此為鑒,不要讓同樣的悲劇發生。”

  李國偉一愣,尷尬地點點頭,灰溜溜地走了。

  3柳暗花明出現新轉機

  嫌犯沒找到,卻白白浪費了半天時間,現在離最后的死亡期限只有一天了!

  深夜,派出所的小會議室里燈火通明,十余名干警都在絞盡腦汁試圖從日記中找出些蛛絲馬跡,可是,一無所獲。

  最后,柯所長指示,一邊將這個情況通報給其他派出所,一邊在本轄區內挨戶排查,對姓李又從事商業經營,有個上小學女兒的人一定要詳加調查。

  天剛蒙蒙亮,除了劉凱一人留守所里外,只胡亂睡了三四個小時的民警們全都分頭下到各自片區進行挨家走訪。

  留守在所里的劉凱坐立不安,到了下午兩點多,仍然沒有一點好消息傳來,眼看離罪惡將要發生的時間越來越近,他只感到五內如焚。

  這時,門外傳來一陣嘈雜聲,劉凱以為是死亡日記的事有什么新進展了,一下從椅子上跳起來沖出去,卻見幾個人扭著一個男人一路拉拉扯扯地走了進來。

  “警察同志,我們在車站抓到了個小偷。”其中一個人見到劉凱便大叫道。

  劉凱聽了不免有些泄氣,不過還是按照程序先將嫌犯銬住,再對現場證人提取了筆錄。等其他人都離開后,劉凱開始審問眼前的小偷:“你的名字。”

  “警官,我的錢包被人偷了,餓了好幾頓,實在沒辦法才去偷人家的錢,我可是初犯呀,你就行行好,饒我這一次吧。”對方操著明顯的外地口音哀求道。

  “姓名。”劉凱不理他的狡辯,繼續嚴肅地問。“張春生。”小偷有氣無力地說。“年齡、籍貫。”劉凱邊問邊抬起頭瞅了對方一眼,突然,他像是被誰打了一拳似的愣在那里,眼睛死死盯著張春生左眼角上的那道疤,張春生被他看得心里直發毛。

  劉凱瞪了張春生足足有一分鐘,突然拿起桌上的電話撥了出去。不一會兒,開開倉買的收銀員就趕了過來。

  “你認一下,昨天把皮包交給你的人是不是他?”劉凱問。收銀員看了張春生一眼,立刻很肯定地說:“沒錯,就是他。”

  劉凱這時才恍然大悟:怪不得那個報警的人會如此奇怪,原來這個皮包是贓物!他看著張春生用調侃的語氣說:“初犯?呃?”張春生頓時像只泄了氣的皮球垂下了腦袋。

  “不過總算你還良心未泯,能將日記的事及時報告給警方。現在希望你能配合我們盡快找到日記的主人,來阻止一場慘劇的發生。”劉凱緩和了口氣說。張春生連連點頭稱是。

  據張春生交待,當時他正在街頭四處轉悠著尋找下手目標,正好有一輛別克停在了旁邊,車上走下兩個人,張春生驚喜地發現后面車窗半開著,坐椅上放著一個皮包,于是,等那兩人走遠,他就將皮包“順”了出來。

  “那兩個人什么樣子?”劉凱急切地追問道。張春生搖了搖頭,說:“不記得了,當時我只顧車上的包,并沒留意那么多。”劉凱剛剛燃起的一點希望頓時熄滅了,不過他仍不死心地問:“你再想想,還有沒有其他線索,能幫我們找到皮包的主人?”

  張春生皺著眉想了半天,劉凱緊張地盯著他,心都提到嗓子眼兒了,可是,最終張春生卻默默搖了搖頭。劉凱不禁大失所望,有氣無力地問:“當時,他們的車子停在什么地方?”“在新陽路的沃爾瑪對面……噢,我記起來了!”張春生突然叫道,“我拿了包走出百米開外,曾回頭瞅了一眼,正看到有個交警向那輛車走過去了。我當時還以為被交警發現了,正想快點跑,誰知,他站在車前記了些什么,現在想想,可能是那輛車違章亂停了吧?”

  劉凱聽到這話不禁精神一振,連忙拿起電話與負責管轄新陽路一帶的交警隊取得了聯系。經過一番查找,喜訊傳來,張春生猜得沒錯,那輛車果然因違章停車被開了罰單。在這山窮水盡的時候,沒想到竟出現了意外轉機——劉凱從交警隊那里得到了那輛別克車的車牌號!

  有了車牌號,警方很快查到了那輛別克車的主人名叫張立波。可是他今早臨時有事去了外縣,一時無法取得聯系。不過據家里人講,他臨走前曾說會乘半夜的火車趕回家,也就是說,時間變得更加緊迫了,而警方現在全部的希望都寄托在了這個名叫張立波的人身上。經過與張立波家人接觸,已經可以確定他并不是丟皮包的人,那么他能為人們揭開死亡日記的真相嗎?余下的幾個小時時間,所有人都在焦灼中等待,時間過得異常緩慢,仿佛停滯了一般。

  好不容易挨到午夜時分,一直守候在張立波家的警察驟然聽到大門傳來鑰匙開鎖的聲音,立刻從椅子上跳起來,門一開,一個高大的身影出現在門口!

  4差半步局勢急轉直下

  經過張立波的回憶,他想起當時自己是和一家公司的業務員在一起,這人名叫呂良。當他們回到車上時,呂良確實大叫自己的皮包不見了,張立波當即要報警,卻被呂良制止了。他說包里沒有什么值錢的東西,不想找麻煩,何況報了警也未必就會有效。

  皮包的主人終于找到了!可是怎么才能盡快找到呂良呢?張立波記起呂良曾提到他租住在北京街那片棚戶區的一間平房內,柯所長當即派人前往北京街拘捕呂良!雖然僅憑一紙殺人計劃并不能將呂良定罪,不過時間緊迫,別無他法。誰料,趕到北京街的警察卻撲了個空:呂良早在幾天前就已經離開出租屋,不知所蹤了!

  現在唯一能做的就是盡快找到日記中提到的受害人。通過向呂良的鄰居們打聽,他們得到了重要線索:原來,這個呂良曾在一家私營經貿公司做業務,可是從去年開始,公司就一直拖欠著他的業務提成,后來干脆將他開除了事,呂良幾次上門討要都碰了釘子。民警們又馬不停蹄地查找呂良雇主的情況,黎明時分,終于得到了確切的信息,只是讓所有人大跌眼鏡的是,該公司的老板,即他們費盡心機找的日記中提到的黑心李,竟是個女人,名叫李艷梅!呂良記日記時可能并未考慮那么多,隨手將本應是女字旁的“她”寫成了“他”,給警方增添了很多麻煩,而這個李艷梅的女兒恰恰就在宏偉小學,只是不姓李罷了。

  這時,天已經亮了,街道上開始出現一些早起晨練的人,呂良是不是已經動手了呢?柯所長火急火燎地親自驅車趕到李艷梅的家。

  李艷梅,四十歲上下的年紀,薄嘴唇高顴骨,給人的第一印象就陰冷刻薄。門一開,柯所長劈頭就問:“請問你母親是否已經去晨練了?”李艷梅有些意外,她挑挑眉毛,并不急于回答,而是用懷疑的眼神打量著他們。

  柯所長急得又問了一遍,末了還加上一句:“請相信我,這是人命關天的事。”“她今早身體有些不舒服,就沒有出去。”李艷梅終于開口了。聽到這話,大家懸著的心才真正放了下來,柯所長松了口氣,舒緩語氣問:“你認識呂良吧?”聽到呂良的名字,李艷梅臉上立刻籠罩起一層寒霜,冷冷地說:“是呂良讓你們來替他討公道的吧?告訴你們,我不欠他一分錢。如果不服可以去法院告我,而且得拿出證據才行。”

  站在柯所長旁邊的劉凱打量著別墅內豪華的裝修,再看看這女人滿身的珠光寶氣,不由替呂良感到憤憤不平,揶揄地說:“做人要講良心,否則遲早要遭報應的。”

  李艷梅撇撇嘴,拉長聲調說:“老娘這輩子還就不怕什么報應。”柯所長瞪了劉凱一眼,然后很有節制地說:“你別誤會,我們的確是為呂良的事而來,不過完全是為了你家人的安全,我們可以進去談嗎?”李艷梅仍一臉的戒備,很不情愿地將身子側到一旁,讓眾人進了門。

  坐下來后,柯所長向李艷梅講述了整起事件的來龍去脈,最后將那本日記遞給她。

  李艷梅將信將疑地接過日記,果然不出劉凱所料,隨著日記的翻動,李艷梅的臉色慢慢發生著變化,當看完最后那讓人觸目驚心的一頁后,李艷梅已經完全沒有了初時的高傲,她惶恐不安地叫道:“瘋了!瘋了!這個人簡直瘋了!”

  柯所長冷靜地說:“這件事由你而起,只要你愿意,完全可以有個圓滿的結局。”

  誰知李艷梅卻一揮胳膊叫道:“休想,你們警察是干什么吃的,明知他有這么惡毒的企圖還不趕快把他抓起來!”

  話還沒說完,桌上的電話響了,李艷梅怒氣沖沖地接起電話,聽了兩句,臉色驟變,隨之腿一軟,跌坐在沙發上,半晌,才聲嘶力竭地尖叫道:“他把晴晴抓走了,天啊!”

  柯所長聽了也吃了一驚,忙問:“你不會是說你的女兒吧?可現在還沒到上學時間啊?”“學校今天有個文藝匯演,讓參加演出的小朋友都早些到校,所以晴晴今天去得比往常要早。”李艷梅哭著說。

  原來電話是李家司機打來的。他照常去送晴晴上學,返回的途中發現晴晴把演出服落在了車后座上,就掉頭回到學校,誰知晴晴的老師卻說并沒有見到孩子,這時晴晴的兩名同學站起來報告,說他們看見剛才在校門口有個男人把晴晴領走了。

  柯所長聞聽,心頭一緊,沒想到緊趕慢趕還是晚了!

  此時的李艷梅已完全沒有了初時的囂張氣焰,她撲倒在柯所長面前,悲悲切切地哭求道:“求你們救救晴晴,欠呂良的錢我都還給他,只要他放過我女兒……”

  柯所長不由嘆了口氣,扶起這個讓人又恨又,冷的女人,說:“放心,保護人民的生命安全是我們的職責。”

  5兒女連心究竟誰之責

  柯所長立刻將此事向上級作了匯報,上面很快派了一個專案組來負責辦理此案,并責令民生派出所予以全力配合。

  李艷梅很清楚女兒現在是兇多吉少,卻不愿意往最壞方面想,心里還存在一絲僥幸,想著也許警察會將晴晴解救出來。可是,柯所長并不樂觀,按照呂良的殺人計劃,小女孩現在很可能已經遇害了。

  要想在茫茫人海中追尋呂良和晴晴的下落,無異于大海撈針。整整一個上午過去了,警方的搜尋毫無進展。所有人心里都清楚,時間越久就意味著小女孩生存的希望越渺茫,李艷梅已經承受不住打擊臥床不起了。

  正在大家都要放棄希望的時候,李家的電話突然響了起來,來電是個陌生的號碼,會不會和晴晴有關呢?所有人都緊張起來,特偵組立刻啟動了電話監聽和跟蹤裝置。

  李艷梅哆哆嗦嗦地拿起聽筒,顫微微地說了聲:“喂?”對方卻是一片沉寂,過了幾秒鐘才傳來一個冰冷的聲音:“李老板,你女兒在我手里,要想讓她活命,你就準備二十萬吧。”還沒等李艷梅作出反應,對方就掛掉了電話。

  由于打電話的時間太短,警方沒能確定呂良的具體方位,不過,總算有了個好消息,晴晴很可能還活著!

  特偵組的夏隊長安慰不住抹眼淚的李艷梅:“看來呂良改變了初衷,由殺人改為綁架了,目的也由泄憤改為勒索錢財,這樣我們就爭取到更多時間來解救你女兒。綁匪很快會再打電話過來,你一定要盡量和他周旋,以便我們能準確鎖定他的位置。”

  李艷梅無助地點點頭,無限悔恨地說:“他現在就是要一百萬,只要晴晴沒事,我都愿意給,這都怪我呀!要是晴晴有個三長兩短……”說著說著,又止不住痛哭失聲。

  “早知今日,又何必當初呢?”劉凱禁不住搖頭嘆氣說道,卻被站在一旁的柯所長狠狠掐了一把。

  一下午又過去了,呂良沒有絲毫動靜。難道他又改變主意了?而此時,呂良的背景資料也都調查清楚了,他獨自到城里打工已有四五年時間,據幾個與他共事的人回憶,他曾說過自己家鄉在山西一個偏遠的小縣城,妻子在家照顧年邁的父母和年幼的女兒,呂良已經好幾年沒回過家了,為了能多賺些錢寄回去,他干活很賣力,平時也省吃儉用從不舍得亂花一分錢。去年,家里傳來消息,說呂良的女兒患了重病,急需用錢,呂良從此更加拼命地工作。李艷梅欠他的三萬多元餞對一般人來說可能算不得什么,但對呂良來說就是女兒活下去的希望,這也是為什么,他會因此而走上絕路!

  了解到呂良的情況,所有人都無限感慨,直性子的劉凱又忍不住想斥責一番李艷梅,被柯所長攔住了,他現在只希望呂良不要真的干出什么無法彌補的傻事來。

  半夜時分,電話鈴突然響了起來,本已癱臥在床的李艷梅不知哪里來的力氣,竟一下從床上跳了起來,在夏隊長的示意下緊張地拿起電話。

  打電話的果然是呂良,只聽他惡狠狠地說:“你記下這個卡號,天亮后立刻將錢存進卡里,超過八點鐘我要是收不到錢,你就別想再見女兒了!”

  李艷梅想按照警方的指示盡量拖延時間,連忙說:“你等一下,我去找支筆來。”誰知呂良卻說:“不用了,我想警察一定正在錄音呢,你聽好了……”接著報出一串數字,隨即就“啪”地掛斷了電話!

  看到在一旁負責監聽的警察無奈地搖搖頭,李艷梅明白,這次,他們又讓狡猾的呂良給溜掉了!

  6愛是阻攔罪惡的屏障

  天一亮,李艷梅就迫不及待按照呂良的吩咐將錢存進了銀行卡里,只要女兒平安,她已經別無所求了。而警方調查后得知,那張卡的主人正是呂良!他們將此事通知給各個銀行,只要發現呂良來取錢就立刻通知警方,只不過,要是呂良利用自動提款機,或是跑到外地再提款,恐怕就不大好辦了。夏隊長同時也在火車站、長途汽車站等出城要道布控,以防呂良潛逃出城。

  讓所有人都始料未及的事出現了,直到下午三點多,卡上的錢都分文未動,而呂良也再沒打過電話來。他會不會突然改變了主意,撕票了?李艷梅哭得死去活來,已經昏過去好幾回了。

  特偵組緊急研究決定,如果再沒有呂良的消息,就通過媒體向全體市民發出呼吁,讓大家一起幫助尋找呂良和晴晴的下落。只不過為了避免刺激呂良,怕他狗急跳墻,最初沒敢實施這個方案。

  時間一點點過去,仿佛帶著晴晴的生命在一點點流逝。呂良像是突然從人間蒸發了,再也沒有一點消息。已經在屋內轉了很多圈的夏隊長終于忍不住抬手叫過劉凱,吩咐他去和當地報社以及電視臺聯系一下,緊急發布警方的通緝令。在他看來,小女孩恐怕已是兇多吉少!

  劉凱領命轉身向門口走去,一開門,卻不期與一個領著小女孩的男人撞了個滿懷。小女孩見門開了,甩開男人的手,叫著“媽媽”跑進屋內,隨即,里面傳來李艷梅一聲驚喜的歡呼:“晴晴,真的是你!”

  劉凱打量了一下眼前的男人,只見他面色疲憊,滿臉的胡子應該有些日子沒刮了,突然心中一動,試探地問道:“你是呂良?”沒想到,那男人點頭承認了!劉凱這下變成了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了。

  呂良在眾人不解的目光中從容走進屋內,因為極度震驚,竟然沒有一個人想到要將這個危險的兇犯銬起來。

  “我也有一個女兒,已經七歲了。”面對眾人疑惑的目光,呂良沉痛地說,“可是,她卻無法像同齡小朋友那樣開開心心地去上學,因為她患上了尿毒癥。為了高昂的治療費用,我不得不拼命賺錢,不料辛苦賺到的錢卻被黑心老板扣下了。”呂良說著,抬起頭狠狠地瞪了李艷梅一眼,李艷梅臉上頓時一陣紅一陣白。

  眼看女兒病得越來越重,卻無錢醫治,呂良被絕望和憤怒逼得失去了理智,寫下了那篇死亡日記,后來,日記隨著皮包不翼而飛,不過呂良還是決定按原計劃動手。但是,他在江邊卻沒有看到李母,只好直奔第二個目標——晴晴所在的宏偉小學。很快,他就看到晴晴存校門口下了車,等李家的司機駕車離開后,呂良就來到還沒有走進校門的晴晴身邊,告訴她有個小同學在那邊摔倒了,讓晴晴過去看看是不是她的同學。天真的小女孩不知道是個圈套,便好心地跟著呂良轉到旁邊一條偏僻的胡同里,結果被呂良捂住了口鼻,隨即就暈了過去。

  呂良本想直接將晴晴殺死,不過在掏出刀子準備刺出去的那一刻,他卻突然膽怯了:面對這樣一張稚嫩的臉,生性善良的他無論如何也下不了手。最后,他改變了主意,決定綁架李艷梅的女兒,向她索要巨額贖金。

  “可是,你沒有去銀行取錢,反倒把晴晴送回來了,是什么讓你改變了主意?”劉凱奇怪地問。

  呂良沒有回答,默默從口袋里掏出一張報紙展開,眾人低頭一看,卻見整版的篇幅都是報道一件眾人愛心救治身患尿毒癥小女孩的事。“這就是我女兒。”呂良指著照片上的女孩顫抖著聲音說,“自從下定決心報復,我就停了手機,與家里也失去了聯系,是剛才偶然路過報攤時才知道這件事的。如果真按照殺人計劃執行,我就對不起這些好心人啊!”呂良說著說著,彎下腰,手捂在臉上痛哭起來。

  這時,一旁的李艷梅用懺悔的語氣說:“這都是我的錯,我會把欠的錢還給他,而且決定再捐兩萬給他女兒。另外,既然錯誤沒有造成,希望你們不要追究他的刑事責任了,讓他同去好好照顧女兒吧。”

  柯所長沉吟片刻說:“法律面前人人平等,這件事雖沒造成嚴重后果,但呂良的行為電已觸犯了法律,還是要受到相應懲罰的。不過,你放心,回去后。我會號召大家為你女兒募集捐款,你應該相信,這個世界雖然有黑暗,但還是充滿愛心與陽光的。”

  劉凱在一旁心有感觸地補充道:“可不是,要說真正使呂良懸崖勒馬,把他從罪惡邊緣挽救回來的,就是人們的愛心呀!”

Tags: 死亡 日記

本文網址:http://www.vgzhbx.tw/gushihui/154868.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