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故事會 > 

惡大膽兒尋刺激

來源:故事會 作者:田鳴

  雙江鎮上有三個年輕人,一個叫趙大,一個叫周二,一個叫馮三。

  三個人結拜成“鐵哥們”,平時盡干壞事:騎摩托直往人群中沖;偷汽車朝橫垅里碾兔子;撩姑娘衣;掘霸王墳;尤其打起架來,如下山猛虎,打得越慘越覺得夠刺激。雖說他們拘留所里進過,小號里也蹲過,可一出來,依然是無所不敢作,無所不敢為。市民們無不咬牙切齒咒他們為“惡大膽兒”。

  三個人聽了不以為恥,反以為榮,竟以“惡大膽兒”自詡。雖說,三個惡大膽兒結為鐵哥們,可他們之間都各不服氣,都自認為只有自己才稱得上正宗。

  有一天,周二要去郊區一個賭場賭錢。臨走時,趙大說:“你一定要半夜時分摸黑回來,一定得從歪脖樹墳場回來。敢不敢?若敢從那回來,那才夠刺激。”

  周二不屑地一笑:“這有啥不敢的,一言為定。”

  到了晚上十點多鐘,趙大找上馮三,來到歪脖樹墳場。

  馮三忽然發現那歪脖樹上吊著一個死人,問道:“這是咋的啦?”

  趙大說:“這不正好?咱就在這等老二,嚇他一嚇,那才夠刺激呢。”他邊說邊從提兜里掏出一束衛生香,背過去點燃,夾在死尸手指縫里,說:“這樣不是更有趣嗎?來,咱邊喝邊等。”趙大拿出香腸、茶葉蛋和一瓶二鍋頭,和馮三對飲起來。

  酒過三巡,酒瓶底已朝天了。

  趙大說:“我再回城弄點來,就怕你一個人不敢呆在這……”

  他話沒落音,馮三好像受了極大侮辱:“哼!我打從娘肚子里爬出來就不知道什么叫‘怕’,你快去辦酒菜就是了。”

  趙大抬腳剛要走,忽又停下說:“聽人說吊死鬼會炸尸,要真的炸了尸可咋辦?”

  馮三不耐煩地說:“俺早就發過狠,遇到男鬼就跟他干,遇到女鬼就跟她睡。要真的炸尸讓俺看看,那才***夠刺激呢。”

  趙大一走,馮三仰天躺下來尋思道:哼,泰山不是堆的,大膽兒不是吹的,除了俺誰還敢獨自陪吊死鬼睡覺?***夠刺激。真盼吊死鬼馬上炸尸,他好上前把他捉住,以顯示自己是正宗的“惡大膽兒”!馮三想著想著,不知不覺瞌睡上來,便昏昏睡去了。

  這時,周二賭錢回來,煙癮來了,卻沒火,走到歪脖子樹旁,見樹下站著個人,手中有火,他趕緊掏出一支煙,湊上去說:“喂!對個火!”

  見對方不應聲,周二不客氣地一把掠過火,對著煙,猛吸了兩口,說:“不客氣了。”說著把火還給那人。

  可那人卻不接火。周二上前一撥拉,咦!怎么還蕩悠起來了?

  周二借著星光一瞅:“喲,這是誰這么想不開?天大的事也不能來上吊哇。嗯?這是衛生香,你也嫌蚊子咬?”他邊說邊把香火又重新夾進死尸那又硬又冷的手指縫里,嘟囔著回城去。

  馮三蒙嚨中覺得有人走過,強睜醉眼,見一個黑影,手中拿個火兒,晃晃蕩蕩往城里走。馮三打個激靈之后,突然又感到一陣興奮:哈哈,果然炸尸了!他“噔”地躥起來,踉踉蹌蹌朝黑影攆去。

  周二正為之感嘆,猛聽身后有人追來,以為是方才得罪了吊死鬼,他攆來了!周二暗叫一聲:媽呀!就高一腳、低一腳拼命往前跑。

  馮三盯住那火亮光,邊攆邊從懷里掏出平時作案的工具——一頭帶鐵鉤的尼龍繩。他追啊追,眼看要追上了,他一甩手將繩子猛地往周二脖子上一套,一返身,雙臂一用力,叫一聲:“嗨!你回來吧!”就把周二反背起來往回走,邊走嘴里還邊罵著:“***炸尸想逃出我馮三手心兒?好了,這下俺背你玩個痛快!”

  周二這時才知道,馮三把他當成吊死鬼來追了。可眼下,無奈尼龍繩勒在脖子上說不出話,他拼命掙扎,可是越掙馮三越用力,直勒得他心發悶、頭發漲、眼前直冒金星。

  再說,就在馮三追周二時,趙大拿了酒菜回來了。趙大見馮三不在,猜想他準是膽小逃走了。他走過去,拍了拍死尸,說:“寶貝兒,你幫我嚇走了老三,有功,有功。”說著他雙手一舉,把死尸從繩套中解下來,靠樹干立穩。然后脫下鞋往自己下巴上一墊,雙手抓住套子,雙腳一踮,把頭伸進套中,自己懸空吊起來。趙大心想:等會周二和馮三回來,我再給你們來個強刺激,嚇你們個半死,這下子我趙大可是個地地道道的正宗惡大膽兒了。

  不一會兒,趙大見馮三竟像背死狗一樣背著周二回來了,他嚇得張嘴大喊:“快放下你二哥!”哪知喉嚨里只發出一陣怪叫,不料又忘了脖子上套著的繩套,慌亂中,競手舞腳蹬地掙扎起來。

  這一掙扎可壞了,墊在下巴上的鞋脫落了,繩子一下勒緊了他的脖子,他只覺得腦子里一片空白,大叫了一聲,就什么話也說不出來。

  這時候,正好馮三把周二背到樹跟前,聽到背后這“撲嚓”一聲,不禁感到驚詫:難道吊死鬼也會拉屎?再見眼前有個手拿火亮兒的黑影靠樹而立,頓時大吃一驚:怎么我抓錯了?吊死鬼原來沒跑?

  就在驚訝之際,他又猛地聽到頭頂上一聲怪叫,抬眼一看,一個吊死鬼正張牙舞爪地向他迎面撲來。他頓時嚇得兩腿一軟,一口氣沒上來,瘁然倒在了地上。

  第二天,人們發現,周二滿臉苦相,舌頭耷著,脖子上搭根尼龍繩,朝天躺在馮三身上;馮三趴在地上,雙眼圓睜,一副極度驚恐神情;趙大吊在樹上,看上去似有什么事使他遺憾終生。那靠立在樹干上的穿著華麗壽衣的女尸,她面對三具尸體,冰冷的臉上好像帶著揶揄:“這才夠刺激。”

Tags: 大膽 刺激

本文網址:http://www.vgzhbx.tw/gushihui/154867.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猜你喜歡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