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故事會 > 

差一票

來源:網絡整理 作者:佚名

  穆大林是個老實巴交的農民,寶貝女兒夢夢在城里工作,是穆大林平時最牽掛的人。這天,穆大林正在田里忙活,夢夢突然打來電話:“爸,告訴您個好消息,我給您帶人回來啦,我們一會兒就能到家!”八成是女兒要帶男朋友回家了,掛斷電話,鋤頭一扔,穆大林就往家跑,前腳剛進家門,夢夢他們也到了。只見夢夢和一個小伙子并肩走來,見小伙子高大帥氣,眉清目秀,穆大林滿心歡喜。夢夢笑著說:“爸,隆重介紹,這是文宇,您的準女婿!”文宇熱情地向穆大林伸出手。穆大林一邊握住文宇的手,一邊想著什么,他關切地問:“你們是坐啥車回來的?”夢夢插話道:“我們這趟回來一分錢沒花,搭的是文宇公司的順風車,他們公司在我們縣城有辦事處。

  爸,省下的錢給您買酒喝了。”聽了女兒的話,穆大林收起了笑容,握住文宇的手也隨之松開了。文宇尷尬地立在那里,一時有些不知所措。還好夢夢反應快,忙打圓場說自己餓了,催著老爸烙她愛吃的蔥油餅。穆大林似乎意識到剛才自己的失態,轉身進了廚房就張羅起來。簡單炒了幾個小菜,穆大林說要去買兩瓶啤酒,夢夢攔著他說:“爸,買什么啤酒呀,咱家不是有您自釀的葡萄酒嘛,拿出來給您準女婿嘗嘗啊!”穆大林有一手絕活,自釀葡萄酒,酒味醇香濃厚,他早就跟夢夢說過,以后她要是帶著男朋友回家,爸爸一準用好酒招待。可現在夢夢這么一說,穆大林怔了怔,說:“這、還、還沒到時候。”夢夢還想追問,又怕場面尷尬,只好作罷。

  吃飯時,穆大林有一句沒一句地問文宇:“平時工作忙嗎?要經常出差嗎?”文宇知道,穆大林是在試探自己有沒有時間陪他女兒呢,他忙說:“工作還行,不算忙,基本不用出差。叔叔您放心,我不會當‘空中飛人’各處跑,讓夢夢一個人的。”穆大林聽了,若有有所思,輕輕嘆了口氣。文宇心里直打鼓,難道自己說錯話了?那一餐飯,穆大林吃得心不在焉,夢夢吃得不聲不響。文宇大概也看出了什么,吃完飯沒多久,就識趣地告辭了。夢夢心里有氣,跟著也走了。

  轉眼一個多月過去了,這天,穆大林在家,院外突然傳來“滴滴滴”的汽車喇叭聲。穆大林走出院子想看個究竟,只見村口停了一輛白色寶馬車,一位姑娘從車窗里探出頭,正在向他招手。穆大林再一細看,哎喲喂!姑娘不是別人,是夢夢,駕駛座上坐著的是文宇。穆大林三步并作兩步跑上前,問:“你們這是干什么?回來了,還不進家門,在這里顯擺嗎?”說完話,穆大林氣呼呼地扭頭就走。夢夢追上來挽住穆大林的胳膊,說:“爸,您別生氣,這都是我的主意,上次蹭車回來見您不高興,我們倆就尋思著,借輛寶馬車,開到家門口給您撐撐臉……”“胡鬧!爸不是嫌貧愛富的人!”穆大林甩手進了屋,夢夢和文宇面面相覷,尷尬地跟了進去。屋里的氣氛有些尷尬,沉默了一會兒,文宇先開了口:“叔叔,我們這次回來是有事跟您商量,我和夢夢談戀愛快兩年了,如果您同意,我們想登記結婚。”說完話,文宇和夢夢都緊張地盯著穆大林。見穆大林眉頭緊鎖,半天不言語,文宇接著又說:“叔叔,今天開的寶馬車確實不是我自己的,不過我平時開銷不大,工資都存著呢,和夢夢結婚后,我有能力給她好的生活,一定讓您放心!”文宇說得誠懇,穆大林還是不言語。夢夢急了:“爸,您好歹有句話呀!我和文宇是真心相愛,非他不嫁!”這時候,穆大林才算開了口:“差一票,就差一票!”夢夢聽糊涂了:“爸,您說什么‘差一票’呀?又不是選舉投票!”穆大林接著話說:“還真說對了,我一直在給文宇投票呢,就差一票就能當選我的女婿了。”文宇忙問:“叔叔,哪方面我差一票,您說出來,我改。”“就是那……”穆大林欲言又止,“算了,說出來我還考驗個啥?再看看吧,不著急結婚。”穆大林沒同意婚事,讓兩個孩子心里都不痛快,匆匆吃過飯就回城了。一走就是兩個多月,夢夢夢賭氣似的,不再給穆大林打電話。

  這天上午,穆大林正在田間勞作,突然間村口的公路上傳來刺耳的剎車聲,緊跟著就傳來人們大呼小叫的聲音。一準是出事了!穆大林甩手就往村口跑。剛到村口,就看見一個小伙子懷里抱著一個渾身是血的孩子迎面跑來。近了,穆大林認出來了,抱孩子的人竟然是文宇。文宇也看到了穆大林,到了跟前,他急著問:“叔,家里有摩托嗎?我得送這孩子去醫院,他被車撞了。”穆大林二話不說,趕緊回家開來摩托,載著文宇和孩子就往鎮上的衛生院趕。一路上,他們誰也沒說話。到了衛生院,孩子立馬被推進手術室。醫院要求他們交兩千塊錢的押金,文宇毫不猶豫地掏出皮夾,抽出一張銀行卡讓刷卡。

  就在那一刻,穆大林發現一張紙片兒被皮夾帶出來,無聲地飄落在地,他彎腰撿起,看了一眼,臉上露出一絲不易察覺的笑容,之后他把紙片兒裝進了自己的衣兜。

  入院手續辦完了,文宇才告訴穆大林事情的來龍去脈:文宇要到縣里的辦事處開會,想順道來看看穆大林,沒想到還沒進村,就看到有輛輛車在公路上撞傷了一個孩子,司機開車跑了,文宇見孩子傷勢嚴重,耽誤不得,抱起孩子就跑……兩人正說著話,孩子的父母趕到了,對著他們千恩萬謝。見孩子有人照料了,穆大林領著文宇回了家,他特地宰了一只雞,還喜滋滋地端出了自釀的葡萄酒。文宇顯然明白喝葡萄酒意味著什么,他有種受寵若驚的感覺。飯后,穆大林進屋拿出一個紙袋,對文宇說:“帶回去吧!”文宇疑惑不解地打開紙袋一看,頓時就驚住了,紙袋里裝的竟然是一本戶口簿。“這……”文宇不知該說什么。穆大林哈哈大笑:“你們不是想登記結婚嗎?少不了這個。”“可是……”文宇支吾了半天,終于說出心里的疑問,“叔,我不是還差一票嗎?”穆大林又是一陣開懷大笑:“夠了,夠了,你今天一下子就得到兩票,超了一票呢!”文宇不解地問:“哪兩票?”“勇于救人一票,還有一票在這兒呢!”說著話,穆大林從衣兜里掏出那張他在醫院里撿起的紙片兒,放到桌面上。

  文宇一看,啞然失笑,這不是自己來時乘坐的高鐵票嘛!“這、這也算一票?”“我一直求的就是這一票啊!我見識不多,不怕你笑話,前不久,村里有個小伙子欠了銀行的錢不還,還拋下老婆跑了,后來法院把這人拉入誠信黑名單,我聽村里人說,有了這樣的誠信污點,連高鐵票都買不了……”穆大林說,自己一根筋,想著明明從城里回家,坐高鐵是最方便的,可偏偏文宇兩次來家里都沒坐上高鐵。他一想起村里那小伙的事,心里就一百個不踏實,總擔心文宇是不是哪里有問題也坐不了高鐵了。不過這回見到文宇那張高鐵票,他打心底里放心了。看著穆大林眉飛色舞地述說,文宇恍然大悟:這未來老丈人考驗女婿,又添新招啦!

Tags: 投票 女婿

本文網址:http://www.vgzhbx.tw/gushihui/154860.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