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故事會 > 

皮箱事件

來源:網絡整理 作者:佚名

  拉穆爾公司的青年職員阿默德,這天帶著四只皮箱從亞歷山大乘火車回開羅。

  出了車站,他叫了一輛出租車回家,誰知回到家,發現少了一只黑色皮箱。

  他左思右想,斷定那只黑皮箱落在出租車上了。他想馬上去報案,但又一想,也許司機還沒發現那皮箱,還是等到明天再說吧。

  到了第二天早上,見司機沒來,他便來到住地所在區羅達警察局報案。

  他走進警察局的值班警官辦公室,很有禮貌地對一個正在埋頭寫東西的警官說:“早安,先生。”

  那警官抬頭看看他,說:“什么事?”

  “我要報案。”

  那警官語氣很重地說:“隔壁。”

  阿默德仍彬彬有禮地問:“請問找哪位?”

  那警官生硬地說:“值班警官阿布杜爾。”

  阿默德說了聲:“謝謝。”就走進隔壁房間,見阿布杜爾警官正坐在辦公桌旁。他一見阿默德,忙拿起放在桌子上的警帽戴上,然后用探尋的目光打量著他。當他聽阿默德說是來報案的,就抓起一張紙,準備做筆錄。待阿默德坐下后,阿布杜爾警官抬頭望了他一眼,問:“名字?”

  “阿默德·謝費克·拉特菲。”

  “職業?”

  “拉穆爾公司職員。”

  “年齡?”

  “32歲。”

  “哪兒出生?”

  “埃德莫亞那。”

  “哪個區?”

  “羅塞塔區。”

  “哪個省?”

  “布拉海省。”

  “現在住哪兒?”

  “阿拉馬利克阿拉薩利赫街28號。”

  阿布杜爾警官問到這兒,停下筆,看著他問:“先生,你報什么案?說簡單些。”

  阿默德便說了他丟失皮箱的經過。但沒等他說完,阿布杜爾警官打斷他的話,說:“看在真主的分上,請等一下。你找不到那只黑皮箱了,你認為它掉在哪兒了?”

  “我記得把它落在出租車里了。”

  “完了?”

  “完了。”

  阿布杜爾警官瞪了阿默德一眼,說:“這也叫報案嗎?就憑你講的這些就能找到箱子?你還要多提供一些線索。”

  阿布杜爾警官接著一邊做記錄,一邊詳細地問起來:“你什么時候從亞歷山大回來的?”

  “我坐下午四點鐘的火車回來的。”

  “箱子的尺寸?顏色?”

  “第一只是大箱子,尺寸為1米半×1米,棕色;第二只1米×3/4米,也是棕色的;第三只小一些,半米×半米,黑色的;小皮包是棕色的。”

  “丟失的是哪一只?”

  “黑色的。”

  “里面裝的是什么?”

  “一件厚大衣、四件襯衫、五條領帶,還有一些私人文件。”

  阿布杜爾警官繼續說:“如果你不介意的話,請再說詳細一些,大衣、襯衫和領帶是什么顏色?”

  阿默德回答說:“大衣是平紋淡灰色,襯衫是白色,領帶的顏色各種各樣。”

  阿布杜爾警官突然摔下筆,說:“什么各種各樣?說清楚些,我們有必要了解。”

  阿默德只得耐心地回答:“一條是淺紅色的,一條是藍色的,一條是灰色的,還有一條是綠底黃褐色的,最后一條是白色的。”

  阿布杜爾警官說:“很好。現在我們轉入正題,你搭了輛出租車?”

  “是的。”

  “什么牌?”

  “福特牌。”

  “車牌號?”

  “4646。”

  “你怎么知道的?”

  “我習慣記搭乘出租車的牌號。”

  “司機的名字?”

  “我沒問。”

  阿布杜爾警官停下筆,想了想,又問:“你什么時候意識到把箱子給忘了?”

  “到家后一小時吧。”

  “有沒有可能丟失在別的什么地方?”

  “沒有。”

  “好,你在這份筆錄上簽字吧。”

  阿默德在筆錄上簽了字,出了警察局,長長地吁了口氣。

  一個星期過去了,兩個星期過去了,阿默德已經漸漸把丟失皮箱一事淡忘了。一天早上,公司經理把他叫到辦公室,遞給他一張紙條,說:“你念念。”

  他接過紙條,念道:“茲就第215號冒犯一案咨詢事宜,請阿默德先生前來警察局。簽訓人:阿巴西亞警察局警長。”

  經理奇怪地問:“什么是冒犯案?”

  阿默德茫然地說:“我……我也弄不清。”

  經理說:“你去一趟警察局,回來后馬上見我。”

  阿默德出了經理辦公室,百思不得其解地向阿巴西亞警察局走去。一到警察局,就直奔值班警察辦公室,遞上傳喚他的信,急切地問:“請問,這是怎么回事……”

  一位胖警官慢條斯理地說:“親愛的先生,很簡單,與你上個月丟了一只皮箱的報案有關。”

  阿默德欣喜地說:“啊,皮箱!你們找到了?”

  “沒有。”

  “那是什么事?”

  “因為你說的4646號出租車的車主住在我們這個區,所以羅達警察局把這個案子轉給了我們。”

  阿默德泄氣地問:“那又怎么樣?”

  “我要問你幾個問題。”警官說著拿起筆,又像上次一樣從姓名、年齡、職業等等邊記錄邊詢問起來。問過之后,又讓阿默德在筆錄上簽了名。

  誰知一個星期后,經理又把阿默德叫到他的辦公室,遞給他兩封信,第一封寫道:

  請通知阿默德先生前來本局,以便完成對他投訴案的調查。

  阿巴西亞警察局警長

  第二封寫道:

  請通知阿默德先生速來本局。

  羅達警察局警長

  阿默德看看經理,經理沒理他,他就輕手輕腳地離開經理辦公室,走上大街,一時不知道該先去哪兒。思考再三,才決定先去羅達警察局。

  他來到羅達警察局,直奔阿布杜爾警官辦公室,從口袋里拿出傳票,遞給他。阿布杜爾警官看了看,說:“哦——啊——請坐吧。”

  阿默德問:“你們找我什么事?”

  阿布杜爾警官說:“沒啥要緊事,不要急嘛。”

  “我能不急嗎?我還要上班,而且還得去阿布西亞警察局。”

  “為什么?”

  “因為你們把這個案子轉到那兒去了。”

  阿布杜爾好像才想起了有這事,他“哦”了聲,然后對阿默德說,叫他來,是讓他看看,他們找到了一件淺灰色大衣,是不是他丟失的。等他從一個小櫥子里取出一件衣服,在阿默德眼前顛來倒去讓他認領時,他一眼看出不是的。

  阿布杜爾聽他說不是的,于是,轉身回到辦公桌前,“唰唰”提筆寫道:“本案自拉穆爾公司職工阿默德先生來本局報到之日之時記錄。對我們找到的那件大衣驗看后,聲稱不是他丟的那件,至此,本案告一段落,由他正式簽字。”

  阿默德真是啼笑皆非,急忙拿起筆簽了字,問:“完了嗎?”

  “完了。”

  阿默德聽說沒事了,忙一看手表,已經快12點了,急忙轉身出門,一揚手,乘上一輛巴士,趕到阿巴西亞警察局。

  他徑直走進值班室,看到那個胖警官,問道:“這次又是怎么回事?”

  胖警官依舊慢條斯理地說:“事情有點復雜了。”他邊說邊把文件夾挪到面前,從里面抽出一份報告,說,“是這么回事。我們傳喚了4646號出租車司機,他講他那天沒有上班,而且還提交了那天他修車的證明。我請你來的原因,是想再問一下,你有沒有可能把車牌號給弄混了?”

  阿默德肯定地說:“不可能,我清楚記得是4646號。”

  胖警官說:“有沒有可能是6464、4664或6446號?”

  “不可能吧,我清楚地記得每個4字后面是個6字。”

  “有沒有可能是6464號?”

  經胖警官把數字顛來倒去一說,阿默德的腦子給弄混亂了,他猶豫不定地說:“有可能吧。”

  “什么有可能?”胖警官追問著說,“到底哪個號碼更有可能?”

  “我搞不清楚了,就算是6464吧。”

  “好吧,根據你改正的車牌號,我們再次立案調查。”

  于是,胖警官又做了筆錄,并讓阿默德簽了字。

  經這么一折騰,已是下午兩點半,上班時間早過了,阿默德只好回家。

  此后,平靜了一個星期,當阿默德把丟失皮箱的事快忘掉時,經理怒氣沖沖地把他叫進他的辦公室,厲聲說:“阿默德先生,你的事情還有沒有個完?你那個冒犯案到底啥時結束?”說完,把一張小紙條擲到阿默德面前,“你念念!”

  阿默德顫巍巍地接過紙條,念道:“英巴巴警察局通知:請阿默德先生速來本局,就有關冒犯一案查詢幾個問題……”

  阿默德念不下去了,呆在那兒,用乞求的眼光看著經理。

  經理神情嚴肅地問:“到底怎么回事?先說是羅達警察局,然后又說在阿巴西亞警察局,如今怎么又冒出個英巴巴警察局?”

  阿默德委屈地小聲嘀咕道:“先生,您好像認為我做錯了什么?可我……”

  經理不耐煩地揮手說:“好了好了,別說了,你快去一趟警察局,把這個事給了結了。”

  阿默德拖著沉重的步伐出了公司,叫了一輛出租車,來到英巴巴警察局。

  他窩了一肚子火,沖進值班警官辦公室,把那張紙條遞給一個瘦警官。

  瘦警官冷冷地說:“你是阿默德嗎?”

  阿默德也冷冷地回答:“正是本人。”

  瘦警官慢慢打開面前的文件夾,問:“上個月你到羅達警察局報了案,是嗎?”

  “對。”

  “然后你又去阿巴西亞警察局,說車牌號不是4646而是6464號,是嗎?”

  “對。”

  “你一會兒說車牌號是4646,一會兒又說是6464,我必須弄清楚,你還會說出別的什么號碼來。”

  阿默德不耐煩地問:“你到底要問我什么?”

  “我要從頭問起。”瘦警官從辦公桌抽屜里取出幾張紙,一邊準備記錄,一邊開口問,“你報什么案?”

  阿默德說:“我不報什么案,我沒丟東西。”

  “什么?”

  “我沒丟皮箱。”

  “什么意思?”

  “我是說我從亞歷山大回來時帶的四只皮箱,都完整無損,一個不少。”

  “請等等。你曾在羅達和阿巴西亞警察局報的案中,明確講你丟了一只——”

  “是個錯誤。”他繼續一字一句地說道,“先生——警官,我那四只皮箱安安全全地擱在家里,沒有人從我手上偷走什么東西。”

  “好吧。”瘦警官不再問下去了,他伏案疾書如飛地寫著字,寫好后,抬頭看看阿默德,說,“請簽字吧。”

  阿默德氣得實在一秒鐘也不愿多呆,他連看也沒看,順手簽了字,說:“完了吧,你不介意的話,我就走了。”

  瘦警官威嚴地問:“你想上哪兒?”

  阿默德不屑地說:“上班呀!事情不是完了嗎?”

  “完了?”瘦警察朝門外喊了一聲,“穆罕默德警官!”

  隨著聲音,一個警官出現在門口,舉手向他敬禮。

  瘦警官一指阿默德說:“請把這位先生帶下去!”

  阿默德驚恐地問:“帶我上哪兒?”

  那瘦警官不理他。他急忙看了眼自己剛才簽了字的那張紙條,只見上面寫著:

  將此人移送回他那個區的羅達警察局,以便對他騷擾政府機關罪加以訊問,并按刑法第135條處理。

  阿默德嘴里大喊一聲:“天哪!”差點當場厥倒……

Tags: 皮箱 事件

本文網址:http://www.vgzhbx.tw/gushihui/154859.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猜你喜歡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