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故事會 > 

鴛鴦錯

來源:網絡整理 作者:佚名

  失蹤的小少爺

  杜府年僅六歲的小少爺失蹤了,這事在固城縣鬧得沸沸揚揚,但轉眼大半個月過去,官府依舊查無音訊。聽說就連杜老爺,也漸漸放棄了,原本就不大好的身子,更是病的連門都出不了了,家里家外都靠大兒子杜洪錦操持著。

  杜老爺是固城縣的商賈,家資巨富,原本家有寵愛的妻子,還有兩個乖巧可愛的兒子,讓很多人羨慕的紅了眼。可自從三年前妻子去世,杜老爺悲痛之下,身子便大不如前了,如今小兒子無故失蹤,眼看著怕是兇多吉少了,好好的一個家變得七零八落,有人扼腕嘆息,有人幸災樂禍。

  不管外人如何家長里短,單是杜府內部,便炸開了鍋。

  杜洪錦一拳砸在檀木桌上,茶壺被掃到地上摔了個粉碎,從廊外經過的下人們都嚇得提心吊膽。剛剛杜老爺跟大少爺吵得很激烈,他們隔著很遠都能隱隱聽見不小的動靜。

  “弟弟的事你不管,我管!總之,活要見人死要見尸。”杜洪錦撂下這句話扭頭摔門而去。

  小兒子失蹤,杜老爺病倒后,家里的生意就一天不如一天。杜老爺對小兒子是不抱什么希望了,但是幾輩人攢下來的祖業不能就這么斷送了,他的意思是讓杜洪錦別整天往外跑,專心打理生意上的爛攤子,兩個人因此爭執了起來。

  生意上的事情再重要,能重要得過自己的親人?弟弟的事情不弄清楚,那就是他心頭的一根刺。可是杜洪錦看著年邁的父親病態蒼白的臉色,又不忍心再抱怨什么,他心緒難平,便徑直出了杜府,尋了個館子喝悶酒去了。

  禁園的秘密

  日落西沉,華燈初上,杜洪錦喝得酩酊大醉,他腳步踉蹌地回了杜府。杜老爺大概已經歇下了,偶爾遇到一兩個小廝都是躡手躡腳地走著,連說話的聲音都細若蚊嚶,整個府內安靜得近乎蕭索。杜洪錦想到弟弟在時嘰嘰喳喳的熱鬧景象,眼眶驀地一熱,怕被下人看了笑話去,連忙揮手將他們打發了,自己暈頭轉向地往房間走去。

  也許是以前走慣了的路,直到杜洪錦看見門前扣了一把銹跡斑斑的鐵鎖,才發現自己竟然走到了禁園。

  禁園原名蓮花筑,是杜老爺專門為自己的寵妻建造的,她平生喜蓮,杜老爺便在園子里修了個很大的池塘,里面栽種了各色各樣的蓮花,每每盛開,總會引得不少人前來喝茶賞景。但自從妻子去世后,杜老爺就拔光了蓮花,填平池塘,一把大鎖扣在門上,再未踏進過蓮花筑一步,從此成了禁園。

  杜洪錦拍了拍額頭,剛要抬腳離開,卻冷不丁怔住,那把鐵鎖有很明顯的被人撬動過的痕跡,他脊背上微微出了一層薄汗,心跳得厲害。他退后幾步,然后猛沖幾步起跳,單手扣住墻頭,利落地翻身而入。

  蓮花筑內滿園蕭瑟,遍地殘枝落葉,蛛網密布,早已不復當年盛景,夜風刮過,帶出一種幽暗的陰森感。杜洪錦頓時酒意全無,他伸手抹了一把臉,壯著膽子在園內查看。說來也巧,也許是黑夜里視覺不清晰,觸覺便格外的敏感。杜洪錦走了沒有幾丈遠便發現了腳底的土壤有些蹊蹺,踩上去跟別的地方不同,像是被人翻動過,他立馬找來工具開始挖坑。

  等看清坑里埋的是什么,杜洪錦“啊”的一聲跌在地上,臉色煞白,驚駭不已,那里面埋著的,正是他的親弟弟,杜府失蹤了大半個月的小少爺。

  杜洪錦連忙將事情告訴了杜老爺,杜老爺當場差點抽過氣去。兩個人守著孩子幼小殘破的身體慟哭不已,當夜整個杜府內燈火通明,一盞盞燈籠亮的都近乎發白了。

  杜洪錦雙眼通紅,咬牙道:“父親,天一亮我就去報官。”誰知杜老爺沉思半晌,竟是將他攔住了:“且慢,我知道兇手是誰。”

  王老六的勒索

  杜老爺拿出一封信,寫信人的字跡很丑,但并不潦草,看得出是用心寫的:“這月初八,城西拐子廟,紋銀三百兩,否則小心你兒子……”

  這句話后面的紙缺失了一角,不過落款還在,名字叫王老六。

  “這是勒索。”杜洪錦道,“最后那句話就這樣結束了還是中途遺失了一部分?”

  “不清楚。”杜老爺閉了閉眼,渾濁的眼淚從眼角淌下來,“等我去找王老六的時候,他已經死了。那個時候我就覺得,孩子怕是保不住了,洪錦,我現在就只有你了,你一定要好好的……”

  眼看父親的情緒越來越激動,杜洪錦連忙輕聲勸慰,自己卻是久久不能平靜,心頭疑竇叢生。

  據說王老六是醉酒失足跌進河里淹死的。當時固城縣因為杜府小少爺的失蹤鬧得沸沸揚揚,因此并沒有太多人關注王老六的事。但現在看來,他的死真是意外?弟弟真的是王老六殺死的?尸體為什么會被埋進禁園?杜洪錦決定去親自查看一番。

  第二天杜洪錦是直接拿著那封勒索信上門的。王老六的妻子看見那封信就開始哭,她雖不識字,卻認出那的確是王老六的筆跡,但是再問更多的,就什么都不知道了,她甚至不知道王老六還勒索過杜府的小少爺。

  杜洪錦有些失望,但王老六的妻子卻真害了怕,她怕杜洪錦會把她告上官府,見他要走,急忙拉住他的袖子道:“這事肯定哪里弄錯了。我們家王老六雖然貪財,但也膽小,他怎么可能勒索殺人?這封信一定是別人騙著他寫的……”

  “哎,等等。”王老六的妻子說到這里忽然想到了什么,“他出事前還真是跟一個叫莊文成的人走動頻繁,兩人每次見面后都要鉆進房間里寫半天,他平時可不是個愛寫字的人。但是老六出事后,那人就沒再來過。”

  杜洪錦心頭一跳:“他寫的東西還在嗎?”

  “在的在的,我都當遺物收著呢。”王老六的妻子轉身就去取東西了。

  杜老爺的丑聞

  王老六記錄的,是杜老爺當年的一段丑聞。

  杜老爺年輕的時候也是個英俊風流的人物,他曾有個過命的結拜兄弟,那個人就是王老六妻子口中的莊文成,只是后來兩個人同時喜歡上一個女人,并差點為此反目成仇,說是“差點”,是因為莊文成最終成全了杜老爺,一個人走了。

Tags: 鴛鴦

本文網址:http://www.vgzhbx.tw/gushihui/154852.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猜你喜歡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