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故事會 > 

當手掌

來源:網絡整理 作者:佚名

  平地風波

  故事發生在民國初年,轉眼又到了三伏天。這天中午,蕪湖城信義典當行里生意很清淡,老板劉夢奎擦著滿頭的汗,忽然想起自己的結義兄弟胡一亭離開蕪湖已經三個來月,不知他現在怎么樣了。正在想著,忽然聽到柜臺外有人在喊:“掌柜的在哪里?”

  劉夢奎趕緊站起身,看見一個男人繃著臉站在外面。這個人大蒜鼻子豹子眼,瓦盆似的大臉上有幾顆麻子,大暴牙兇狠地突在嘴唇外面。劉夢奎心里一沉,感到來者不善,忙賠著笑臉問道:“客官有何吩咐?”

  大暴牙扯著腮幫子,大咧咧地說:“到當鋪自然是當東西,難道是逛窯子不成?”

  劉夢奎問:“你兩手空空,不知當什么?”

  大暴牙不作聲,手里忽然就多了把菜刀。他把左手放在柜臺上,手起刀落,將一只左手齊腕砍了下來。

  店小二嚇得一聲大叫,抱著頭蹲在地上,尿了褲襠。劉夢奎也是大吃一驚,哆嗦著身子說不出話來。一旁看熱鬧的人更是目瞪口呆。大暴牙把砍下來的手掌遞進柜臺里,說:“掌柜的,我剛從賭場下來,輸了個溜溜光,你看這只手能當多少銀子?”

  劉夢奎開了幾十年當鋪,從來沒有遇到當自己一只手掌的,他知道今天遇到大麻煩了,趕緊走到店堂,拿著一塊布要給大暴牙包扎傷口。大暴牙卻一點也不領情,他伸手點了自己身上幾處穴道,竟然一滴血也沒淌出。他痛苦地齜著牙,大聲說:“老板,你這店堂上可是寫著‘誠信為本,老少無欺’,你不會不讓我當這只手吧?”

  劉夢奎說:“好漢爺,您這是何苦?這手掌您帶回去,需要多少銀兩開口就是。”

  “怎么著?嫌我這只手不干凈?”大暴牙痛得頭上直冒汗,朝劉夢奎瞪起了眼珠子。劉夢奎趕緊賠小心,讓他開價。大暴牙說:“不多,我只要十兩銀子,如果你覺得這只手值不了,我把另外一只手也砍下來。”

  劉夢奎連忙說“值”,吩咐手下馬上給了他十兩銀子。

  大暴牙煞有介事地讓劉夢奎開當票,劉夢奎問他姓名,大暴牙咧著嘴說:“我叫大暴牙。”

  不一會兒,當票寫好了——

  民國五年六月十五日,押大暴牙左手掌一只,當紋銀十兩,當期三個月,過期不贖,所當之物歸本鋪所有。

  大暴牙拿到銀子和當票很是滿意,他讓劉夢奎拿來一只青花瓷罐,親自將那只砍下的手掌放進罐里,封好口,囑劉夢奎好生保管,就算過了當期也不可隨意扔了。

  遠走甘縣

  大暴牙走了,劉夢奎卻好半天緩不過勁來。一群木雞似的看客直到大暴牙走遠,這才醒過神來,議論紛紛。

  一個名叫羅二的前清秀才走到劉夢奎的跟前說:“劉老板,只怕你的災星到了,剛才那個人你沒認出來?”

  劉夢奎愣愣地看著羅二。羅二頓了頓,說:“這大暴牙不是別人,就是幾年前猖狂一時的土匪頭子馬彪。”

  劉夢奎搖搖頭,說:“馬彪三年前就被官府抓住正了法。再說馬彪的畫像我在官府的通緝文告上見過,根本沒有暴牙。”羅二笑道:“死的那個是官府被上頭逼急了找的替死鬼,真正的馬彪仍逍遙法外。那滿嘴的大暴牙是馬彪為掩人耳目偽裝的。”

  看熱鬧的人這才恍然大悟,生怕馬彪再返回似的,一個個溜之大吉。

  劉夢奎這才意識到更大的麻煩還在后頭。這當票上寫得清清楚楚:三個月之后馬彪還要來贖當。眼下正是三伏天氣,再過三個月,那只手掌怕爛得只剩骨頭了,怎么給他贖回?還不了大暴牙的手掌,不弄你個山窮水盡家破人亡他能甘休?這馬彪可真是心狠手辣呀!

  劉夢奎越想越覺得害怕。接下來的日子簡直度日如年。眼看三個月當期一天天過去,劉夢奎一咬牙,決定離開這個是非之地,回到祖上故地甘縣。他將沒有到期的當品如數退還物主,連本錢也不要了,在一個黑沉沉的夜晚帶著家人匆匆離開了蕪湖。

  經過千里迢迢長途跋涉,劉夢奎終于在一個月后攜妻帶女到了甘縣。半路上,妻子一再要他扔掉那只裝著馬彪手掌的青花瓷罐,但細心的劉夢奎想著萬一哪天遇上兇殘的馬彪,有這只手掌也有個應付,所以一直不肯扔掉。來到甘縣,他已沒了開當鋪的本錢,就找了家藥店,謀了個賬房先生的差事。

  二十年之后,劉夢奎又憑著一點點辛苦攢下的本錢,終于在甘縣正街買下一間店鋪,重新掛起當年從蕪湖帶來的“信義典當行”牌匾。

  這時的劉夢奎已是年過花甲,兩鬢如霜。

  兄弟重逢

  這天,一位在甘縣大街上散步的老人站在劉夢奎店鋪門口,盯著信義典當行的招牌看了好久,走進店鋪。這位老人七旬有余,精神矍鑠,滿面紅光。跟在他身后的漢子年近六旬,依舊十分壯碩,走起路來虎虎生風。

  老人一臉激動地盯著鋪子里的劉夢奎,高聲喊道:“夢奎,你是夢奎!一別二十年,你認不出我了嗎?”

  劉夢奎吃驚地抬起頭,對著老人端詳片刻,驚喜地喊道:“大哥,果真是你?”

  來人正是他的結義兄弟胡一亭,當年紅透半邊天的黃梅戲三慶班班主。這次他剛帶著三慶班在甘縣落腳,飯后到街上閑逛,看了信義典當行的匾額好生疑惑,走進來一看,果真是離別了二十年的結義兄弟劉夢奎。

  故友異地重逢,萬分感慨。胡一亭見劉夢奎兩鬢染霜,一臉落寞,這家小小的信義典當行跟當年在蕪湖的那家有天壤之別,便問他如何落到這步地田。劉夢奎長嘆一聲,便將二十年前馬彪如何化裝成大暴牙用一只手掌敲詐自己,自己又如何帶著全家人逃到甘縣的經過說了一遍。

  跟著胡一亭的漢子在一旁聽罷,大吃一驚,問道:“劉老板,那個青花瓷罐你沒有打開看過?”

  劉夢奎苦笑道:“一只土匪的臟手,看它何用?”

  這漢子突然“撲通”一聲跪在劉夢奎面前,“咚咚咚”叩了三個響頭,額頭都淌出血來,說:“劉老板,我對不起你,想不到我當年一個惡作劇,害得您吃了二十年的苦頭。”

  劉夢奎大驚,趕緊扶起漢子。漢子便問他當年那個青花瓷罐還在不在,劉夢奎說:“在呀,我把它從蕪湖帶到甘縣,埋在屋后的桂花樹下。”

  漢子喊道:“快把罐子挖出來,打開看看!”

  劉夢奎將那瓷罐從桂花樹下挖出來,打開一看,驚呆了,罐子里是十五根擺成手掌形狀的金條,金條下壓著一張發黃的字條,上面寫著——

  夢奎:

  我欠你的情,也欠你的錢,你再三不要,可目前你身陷困境,做哥哥的又豈能置之不理。我只有讓班里會變魔術的王老幺用這個方式給你。這下你不要也得要了。哈哈哈……

  愚兄:一亭字

  原來,當年胡一亭帶著三慶班剛到蕪湖時,只是一個鄉下草臺班,人稱“花子班”。但劉夢奎慧眼識珠,堅持給三慶班捧場,還不時出高價請三慶班到家里唱堂會,硬是幫三慶班在蕪湖站穩了腳跟。后來,土匪馬彪綁架了胡一亭的女兒,索要五百兩贖銀。此時三慶班剛成氣候,出不起這么多贖款,又是劉夢奎仗義出手,拿出五百兩銀子從馬彪手中贖回了胡一亭的女兒。胡一亭稍有起色,就要還劉夢奎那五百兩銀子,但劉夢奎執意不要。后來三慶班如日中天,而劉夢奎的信義典當行卻一年年走下坡路,慘淡經營。胡一亭一直想幫劉夢奎一把,但劉夢奎是個心氣極高的人,只想憑自己的能力走出困境。

  后來胡一亭應上海一家大戲院之邀離開蕪湖,一到上海就一炮打紅,財源滾滾而來。胡一亭又想起結義兄弟劉夢奎生意一天不如一天,只怕要不了幾年就要關張。他苦思良久,想出一個法子,讓班里善變魔術的丑角王老幺帶去十五根金條,偽裝成一件物品當給劉夢奎,再留條提示。他想,有了這十五根金條,劉夢奎一定能渡過難關。

  王老幺有一手變魔術的絕活,他生性喜歡開玩笑,本來他計劃將十五根金條藏在草帽里當給劉夢奎,不想坐船時江上一陣大風將頭上的草帽刮走,又在六月天里給熱個半死,于是便想開個玩笑,嚇嚇劉夢奎。他買了些面粉和配料,在旅店關起門來捏捏弄弄,把十五根金條做成一只手掌,又把自己裝扮成大暴牙,“砍”下自己的手掌當給了劉夢奎,而劉夢奎又因故一直沒有打開那個青花瓷罐,這才引出一連串的事情來。

  胡一亭雙眼含淚,讓劉夢奎再看看身旁的漢子。劉夢奎仔細一看,果然依稀有些當年大暴牙的模樣。漢子哭著說:“劉老板,當年哪有什么馬彪,那個大暴牙就是我裝扮的呀!”

  真相大白,劉夢奎、胡一亭和王老幺三個人緊緊相擁,抱頭痛哭。

Tags: 手掌

本文網址:http://www.vgzhbx.tw/gushihui/154841.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猜你喜歡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