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故事會 > 

邊塞劫

來源:網絡整理 作者:佚名

  1

  邊塞,斜陽鎮。

  夏日的午后,驕陽炙烤著大地,恒順當鋪的大門半開半合,一個瘦弱的中年伙計正坐在門后打瞌睡。十七歲的包先河踩著矮短的影子,邁進了當鋪大門。伙計起身強打精神,堆著笑臉說道:“小哥,請問您有什么事?”

  包先河雖年少,卻老成:“進當鋪還能有什么事?當然是當東西。”

  伙計追問道:“請問您想當什么?”

  包先河上下打量了一下伙計:“這個只怕你做不了主,請你們的二叔公出來說話。”

  一般的當鋪里,通常有四人:掌柜的掌管一切事務。“二叔公”是鑒別估價的人,他和客人談好價錢后,再由票臺先生寫好當票,最后由俗稱“追瘦貓”的伙計收撿入庫。伙計的臉微微一紅,竟然被這少年說中了,他不過是這個當鋪的“追瘦貓”,外號也叫瘦貓,就是個跑腿的。在恒順當鋪,其他三人都是股東,唯獨他是不久前被收留的打雜人員。

  瘦貓知道少年有見識,便賠著笑臉說道:“天熱,二叔公還在后屋休息,我這就去叫。”

  不一會兒,二叔公和票臺打著呵欠從后屋走進前廳。二叔公稍有不滿地問道:“這位小哥,請問您當什么?可否讓老朽掌一眼,也好給您出個價。”

  包先河伸手從懷里掏出一枚短刀。那枚短刀,普通得不能再普通了。二叔公輕笑了一聲:“這樣的刀,我們不收,不值一當。”

  包先河沒有看二叔公,只是直直地盯著刀鋒說道:“我要當的不是這把刀,而是另一樣東西。”

  包先河緩步走向桌邊,將左手小指放在桌上,右手突然舉起短刀,狠狠地斬了下去。一截小指夾帶著血跡從桌上跳起,又掉落在桌邊。血,從斷指間洶涌而出。包先河簡單地包扎了一下傷口,臉疼得煞白,卻緊咬牙關,一聲也沒哼。他撿起那截斷指遞到了二叔公的面前,強擠出一絲笑容,道:“這,可值得一當?”

  二叔公倒吸了一口涼氣,沒想到此少年年紀不大,骨子里卻有一股狠勁,可見來者不善。二叔公向一邊的票臺先生使了個眼色,讓他去叫掌柜,然后拱手說道:“這……恐怕不妥吧?”

  包先河并未接茬,舉著斷指說:“您看,一千兩白銀如何?”

  一根斷指就要一千兩白銀,這可不是一個小數目。二叔公沉吟了片刻:“小店能在斜陽鎮立足,也絕非平庸之輩,你的這個要求,恕難從命。”

  包先河緩緩說道:“在下來此,只為尋找家父多年前的故人,現雖然打聽到對方住處,但怕初次登門,空手失禮,所以有此一當,還望成全。”

  “你的事與小店無關,請回吧。”二叔公語氣僵硬,拒人于千里之外。

  包先河也不惱,反問道:“二叔公可曾聽說過斜陽鎮的‘中原三鬼’?這三人正是家父包振風的故人。”

  二叔公身軀微微一震,但隨即搖頭說道:“從來沒聽說過。瘦貓,送客!”

  說話間,內屋傳來一聲有力的咳嗽:“二叔公,給他銀子!”掌柜的和票臺先生已悄然入屋。掌柜的面沉如水,一臉凝重,二叔公只好點頭,吩咐票臺先生開出當票,將一張銀票交在了包先河的手里。

  包先河也不客氣,揣上銀票,離開了當鋪。瘦貓呆呆地站在門口。掌柜的怒喝了一聲:“瘦貓,還不趕快收拾!”

  瘦貓一激靈,趕緊應聲。

  2

  入夜,恒順當鋪內,瘦貓已回庫房睡覺去了。掌柜、二叔公和票臺先生三人坐在一盞油燈之下,誰也沒有說話,但他們心里都明白,今天當鋪發生的事,不是一個好兆頭。

  十年前,“中原三鬼”是江湖上無人不知的江洋大盜。三人都是頂尖高手,心狠手辣。三人劫殺的多是大戶,驚動了官府。于是官府令北神捕包振風將三人緝拿歸案。據說包振風和“中原三鬼”在青峰之巔惡戰了一天一夜,將三人都打落深崖,此案才算終結。想不到十年之后,竟然會有人在此邊塞再次提及“中原三鬼”,而且此人還是包振風的兒子,其中定有蹊蹺。

  終于,二叔公首先打破了沉默:“沒錯,包振風當年確實放過我們三人一馬,并讓我們來此容身。但如今,包振風已死于響馬沉刀客手里,他的兒子為何會找到我們,難道僅僅是為了一千兩銀子?”

  票臺先生一聲冷哼:“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我們給他一千兩銀子,也算是還了當年一個恩情。如果他還敢上門沒完沒了,大不了我們亮明身份,做回自己,他一個少年又能怎樣?”

  掌柜一聲長嘆:“想不到遠離江湖這么多年,江湖是非還如影隨形。既然擺脫不了,那么只有靜觀其變了。”

  三日之后,陽光依舊毒辣,包先河又一次來到了恒順當鋪的門前。

  掌柜、二叔公和票臺先生都冷冷地看著包先河。包先河倒也不怯,禮節性地微笑了一下,取出短刀和那張一千兩的銀票置于桌上,嘆了一口氣說道:“一千兩銀子,仍然見不到家父故人。二叔公,這一次,我要當另一樣東西。”

  二叔公面有慍色:“這次又要當什么?”

  包先河指了指自己的腦袋:“我項上的人頭,一萬兩,行嗎?”包先河說罷,提刀引頸。

  當鋪內,悄無聲息,沒有一人阻攔。包先河臉上露出一絲無奈的笑容,店內的人都以為他不敢自刎,而在等著一場好戲呢。包先河一手提著發綹,另一只手沒有一絲猶豫準備發力,仿佛真的要將自己頭顱割下。短刀劃過一道短暫的弧線,不出意外,這一刀劃過,他的人生也走到盡頭了。

  “叮”的一聲,一道白光閃過,包先河手上一陣酥麻,手中的短刀已被打落在地,脖間仍被劃傷,有血滲出。打落短刀的是一個茶碗蓋,茶碗蓋和短刀同時落地,四分五裂。

  掌柜捧著一只缺蓋的茶碗,霧氣裊裊。掌柜的深喝了一口茶,抬頭說道:“包公子,有事就直說吧。沒錯,我們就是‘中原三鬼’。”

  包先河眼中有淚漸漸蓄起,突然雙膝跪地:“鬼叔,家父曾一再告誡我,不要輕易叨擾各位前輩,但我報仇心切,還望原諒!”說罷,他含淚道出了此行原委。

  邊塞有一幫響馬,為首的人稱沉刀客,因常年攜帶一柄大環刀而聞名。沉刀客帶著一幫馬賊燒殺掠奪,無惡不作。一年前,北神捕包振風受命來邊塞剿滅沉刀客,然而卻在與響馬的較量中身受重傷,若不是他仗著那一身好武功,只怕是要身死當場。

  包振風負傷回家后,家人才知,他并非不是沉刀客的對手,而是在交戰之前已經中毒,縱有一身武藝也無法施展,最后才落敗而歸。不久后,包振風飲恨而亡。臨終之際,他告訴兒子,當年曾和“中原三鬼”有過交情。這三人貌似大惡,卻都是殺富濟貧的好漢,只可惜走錯了路,為官府所不容。這三人如今隱居于邊塞斜陽鎮的一家當鋪,以后如果遇上什么困難,可去尋找這三人,但有個前提,如果三人不愿表明身份相認,不可強求。

  包先河此次來斜陽鎮,要找到沉刀客報仇。他自知年幼,武功尚淺,而沉刀客來去無蹤,還有一幫馬賊跟隨,若想報仇,無異于登天。所以,他想來求助“中原三鬼”,但又必須謹遵父命,只好出此下策。

  包先河的目的很簡單,他也想好計策,欲將沉刀客引到當鋪中來,到時候,再合“中原三鬼”之力,將沉刀客斬殺,以報父仇。

  掌柜的眉頭緊緊地擰在了一起:“沉刀客帶著一幫馬賊橫行邊塞,我們一直都因為交著‘孝敬’才不受干擾。況且他行蹤飄忽,連官府也無法剿滅,憑我們三人之力,恐怕……”

  包先河跪地不起,手拾短刀:“鬼叔,我此來已抱必死的決心,如果不能報仇,我情愿死在您的眼前,還望成全。”說罷,包先河決絕地又將短刀橫于頸上。刀刃再次在他的脖頸間割出血痕。

  “中原三鬼”相互而視,終于,掌柜的起身嘆道:“不愧是北神捕之子。沖著你的這份血性,我們就幫你這一次,哪怕搭上老命和沉刀客一戰,也算還北神捕當年的一個人情。”

  3

  恒順當鋪最近接到一單大生意,四處舉債,只為收購一把寶刀。此刀名為赤刀,乃上古名刀,是當年武王伐紂時所佩之利刃,削鐵如泥,曾為周國重器,價值連城。

  這一日,斜陽鎮的古道上,一隊快馬卷起一路煙塵。為首的那人面目兇悍,手提大環刀,正是馬賊之首沉刀客。

  沉刀客一行徑直來到了恒順當鋪門前,勒住韁繩。掌柜的滿臉堆笑地迎了出來:“大當家到此,有失遠迎。小店的‘孝敬’本月已交,不知大駕光臨,有何貴干?”

  沉刀客哈哈一笑:“聽說你店收購了一柄寶刀,我帶著兄弟們來見識一番。”

  掌柜的面露為難之色:“只是普通的當品罷了,不值一看。”

  沉刀客面色一沉:“怎么,不舍得?”說罷,他抖了抖手中大環刀,鐵環相擊之聲不絕。

  掌柜的無奈地說道:“不敢。只是……小店庫房太小,能不能請弟兄們在店外候著,只請大當家一人隨我來?”

  沉刀客隨即下馬,吩咐眾馬賊:“你們在門外等我。”說罷,大搖大擺地跟隨掌柜的進了當鋪。

  庫房在后院之中,掌柜的在前方帶路,打開了庫房門鎖。沉刀客大咧咧地推門就進,忽覺門內一陣凌厲的刀風迎面撲來,沉刀客憑感覺提刀一擋。兩刀相交,火星四濺。沉刀客立即借勢向外倒退,而此時掌柜的劍已出鞘,虛虛實實分幾路刺來,這一劍,幾乎封死了沉刀客的退路。

  沉刀客果然名不虛傳,猛地丟去重心,狠狠地摔倒在地,堪堪躲過了劍刺。他就地滾落至后院,隨即迅速起身,一手執刀防范,一手兩指相扣成環,往口中送去。一聲尖利的唿哨,響破云天。

  院內二叔公大喝一聲:“不好,他在求救!”手中鐵棍夾雜著風聲攻去。

  庫房內的包先河,院內的中原三鬼,已將沉刀客圍在正中。沉刀客再也無暇他顧,只能提刀應戰。大環刀勢大力沉,中原三鬼的一劍,一棍,一矛,加上包先河的一刀,仍然占不到上風。來來往往,已不下十回合。

  若不及時將沉刀客拿下,等馬賊一擁而進,事情就麻煩了。掌柜一聲怒吼,中原三鬼同時欺身而進,分上中下三路向沉刀客攻來。沉刀客手中大環刀舞成一團,逼退三鬼,猛然縱身一躍,向院墻上躥去。

  沉刀客想逃!放虎歸山,后患無窮。電光石火之間,包先河扔去手中刀,全身躍起,全然不顧安危,竟抓住了沉刀客的腳踝,死死拖住。沉刀客再次落入院角,怒從心頭起,惡向膽邊生,大環刀急急砍向包先河。包先河手無寸鐵,眼看就要成了刀下之鬼。

  中原三鬼同時驚起,二叔公和票臺先生手執兵器,急撲向前。滯后的掌柜已不容細想,手中長劍脫手而出,直直地飛向沉刀客。沉刀客只好揮刀來擋,而此時,二叔公的鐵棍已砸向他的胳膊,票臺先生的矛也直向他腰間刺來。大環刀擊落了飛劍,沉刀客又硬生生用胳膊擋住了二叔公的鐵棍,另一只空手抓住了矛尖。這一擊,中原三鬼傾盡全力,沉刀客也是拼盡全力才接下了這一招。

  然而,倒身在地的包先河,已從懷中取出短刀,深深地扎入了沉刀客的腿中。

  一擊得中,包先河立即翻身而起。受了傷的沉刀客再也無力對抗四人,很快被擊倒在地,大環刀也丟落一邊。掌柜的命令道:“包公子,先將他綁好!二弟三弟,速去門外守住馬賊!”

  三人急急來到門外,卻見門外一番景象,更讓人吃驚。

  一眾馬賊正圍在門前,作勢要進門,可誰也不敢上前。因為大門外,瘦貓正手執門前偌大的石獅,舞得呼呼生風。此石獅,重若千斤,如是不小心被掃中,非死即傷。

  眾馬賊正猶豫間,又見中原三鬼手持兵器出現,當即明白沉刀客恐已遭毒手,其中一人一聲唿哨,眾馬賊瞬間作鳥獸散。

  掌柜的回望瘦貓,無奈一笑:“我兄弟三人瞎了眼,不知店中還有此等高人。瘦貓,你到底是什么人?”

  瘦貓放下石獅,一聲輕嘆:“神捕分南北……”

  票臺先生驚呼一聲:“你就是南神捕公孫躍?”

  瘦貓默默點了點頭,將石獅放歸原位。

  4

  沉刀客沒有死,被綁的他破口大罵:“你們算什么英雄,四個打一個,贏了也不光彩!”中原三鬼相視一笑,他們本不是英雄豪客,只為還故人一情,所以也不再辯解,剩下的事就留給包先河吧,更何況,還有南神捕公孫躍已表明身份。

  包先河手執尖刀,怒目而視:“沉刀客,你若不是下三濫,下毒給包振風,你會是他的對手?今天,我要將你碎尸萬段,為父報仇。”

  沉刀客哈哈大笑:“想不到,你是北神捕的兒子。也罷,落在你的手上,我無話可說。可是神捕之死,卻與我無關,給他下毒的并不是我。”

  “什么?那么下毒的人是誰?”

  沉刀客斜了包先河一眼:“小子,你只知道報仇,哪里知道人心險惡?毒殺你父親的人,連你父親自己也想不到,因為正是他們自己的邊塞守將。”

  “胡說!邊塞守將同為朝廷效力,為何要殺我父親?”

  沉刀客慘然一笑:“邊塞守將,一直和我們來往,他表面上要平定我們,實際上卻與我稱兄道弟。并不是我與他有甚交情,你想想看,如果沒有了響馬,一切安定,他又哪里向朝廷要得來銀子?都說江湖險惡,哪及得上人心險惡?告訴你這些,不是我沉刀客怕死,是因為我也佩服神捕,不愿落下殺他的罪名。小子,我說完了,你動手吧!”

  包先河尖刀落地。他無論如何也不愿相信,為父尋仇,竟然只尋找到這個可怕的真相。然而,已決定坦然受死的沉刀客,還有說謊的必要嗎?

  5

  南神捕公孫躍押走了沉刀客,一切都將昭然。關于中原三鬼.公孫躍笑言,北神捕已經結案,與他無關。

  不久后,養寇自重的邊塞守將東窗事發,服毒自殺。

  幾年后,邊塞之上,又崛起一支響馬隊伍,其首領是個年輕人,據傳他曾是北神捕的后人,姓包。

Tags: 邊塞

本文網址:http://www.vgzhbx.tw/gushihui/154840.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猜你喜歡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