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故事會 > 

跑火船

來源:網絡整理 作者:佚名

  1。回家

  高河早知道會有這么一天。

  他終于要離開J市,登上前往河遙縣的火車。半月之前,河遙縣姑家的大表哥來了信,勸他再來河遙,看看十年未見的姑姑。

  信中說,姑姑年紀大了,又失明二十余載,居然還掛念身在遠方的侄子。

  高河想起姑家的親朋:和藹親切的大表哥楊年豐,聰明頑皮的二表哥楊年喜,活潑的小表姐楊曉梅。哦,還有娟兒。

  娟兒是童養媳,從小和大表哥楊年豐定了娃娃親,她與高河同歲,但考慮到她將來要做高河的嫂子,姑姑讓高河叫她姐姐,于是高河便叫她姐姐。

  娟兒本是個活潑好動的孩子,但高河的姑姑不允許娟兒隨意出門,她本是極端守舊的老太太,總是絮叨著:“閨女家的,整日街上去瘋,成什么樣子!想我當年做姑娘時……”

  火車轟鳴聲中,高河默默清點著舊時的記憶,盤來盤去,卻總是不自主地想著娟兒。也不知道他們現在怎么樣了。

  火車終于到站了,大表哥楊年豐和二表哥楊年喜來接高河了。二表哥眉目間冷冷的,倒是大表哥楊年豐熱情豪爽的性格,經年未變,這讓高河剛懸起來的心終于踏實了些許,于是跟著向停車場走去。

  楊年豐開車,楊年喜坐在后座,高河則坐在副駕駛上:“那個……小表姐還好吧?”

  “你小表姐好著呢,現在懂事多了,在家洗衣做飯,喂牲口,打掃,什么家務都會做。”

  “那真了不起啊,沒想到小表姐也變得賢惠了。”高河夸贊道,又向楊年喜看去,以為楊年喜會接著說些什么,可是楊年喜卻仍然沒有開口,只是靠在座椅上,微笑著。

  仿佛楊年喜自從出了火車站,就變成了啞巴。

  高河無奈,只好找些其他話題,于是想了想又問:“娟兒姐怎么樣,她還好吧?”

  高河的話剛出口,才想到或許應該稱呼為“表嫂”更好一些。

  然而,車內突然安靜了,沒有人回答他。楊年喜仍舊沒有要說話的意思。而楊年豐握著方向盤的手似乎顫抖了一下。

  然后,高河看到了,楊年豐向自己的臉上瞟了一眼,僅僅是一瞬,楊年豐就收回了目光,但高河還是察覺到了,那一瞬間內變得冰冷的目光。

  “娟兒她啊……”楊年豐緩緩地開口了,“她……死了。”

  高河的心臟“咯噔”地跳了一下。后座上,楊年喜的笑容越來越詭異。

  “怎么會……”高河問道,“怎么會呢,是什么原因?事故嗎,還是生病?”

  楊年豐的聲音很沉重:“是淹死的,在江上捕魚時,掉進江水里了。”

  “娟兒姐的水性不是很好嗎?”高河又問。

  吱嘎!一聲刺耳的摩擦聲響起。楊年豐突然狠狠地踩住了剎車,慣性讓高河的頭險些磕在車窗上。

  楊年豐盯著高河,直讓高河渾身不自在。楊年豐的表情突然變得死氣沉沉,說道:“車子快沒油了,先去加油。”高河木訥地點了點頭。

  后座上,楊年喜突然探過了身子,笑臉對著高河:“你問得太多了,哈。”

  姑姑家的宅院,坐落在河遙縣的邊緣,距離江岸不遠。

  高河下了車,時間已是深夜,烏云遮住了月亮,夜幕籠罩下,暗無燈火的三間高大的瓦房森森可怖。

  楊年喜說道:“因為家里已經不再種地,土地都承包給了別人,所以從前那些長工短工早就辭退了,現在偌大一個家,只剩下我們老小四個人。”

  高河“哦”了一聲,他自小便知道,姑姑家是河遙縣首富,所以才會有這么大的宅院。

  楊年豐打開車子的后備廂,把高河的行李提了出來,對高河說:“很懷念吧,十年沒回來了。你小表姐早就給你準備好了一個房間,就是你從前住的那一間。”

  高河尷尬地笑了笑:“那真是謝謝她了。”

  “她和你姑姑大概都已睡下了,我先帶你去房間,明兒一早你們再相見。”

  “好的,今天辛苦大哥了。”高河說道。

  楊年豐把高河帶進了房間,叮囑了幾句就走出了屋子。

  關上了房門后,高河環視這間屋子,屋子里布置得很溫馨。高河想起了小表姐,聰明活潑,而且又倔強的性格,雖然她的相貌高河已經有些淡忘,但那蹦蹦跳跳的身姿還印在他的腦海中,她喜歡野花野草,喜歡小狗小貓,喜歡任何可愛的東西。但是,她不喜歡娟兒。

  高河的思緒至此,不由得心驚肉跳起來。對啊,那個小表姐,曾討厭娟兒,她總是對娟兒心存芥蒂。

  當年,高河如何也想不透的道理,而今天他明白了。因為娟兒比小表姐更漂亮,更溫柔,更會做家務。無論是家里的雇工,還是鄰里街坊,口口稱贊的都是娟兒,小表姐自然才會討厭娟兒。

  高河胡思亂想著,覺得渾身疲累,于是脫了衣服,關了燈,躺在床上,被褥很舒適。

  旅途勞累,讓高河昏昏欲睡。迷糊間,小表姐的臉和娟兒的臉,不斷在腦海里交錯,這兩個女人……

  突然,小表姐的臉變得鐵青的。娟兒的臉,也流下了血。高河知道,這是在做夢,但卻又不想醒過來。

  2。往事

  深夜里,高河的姑姑并沒有睡,她在等待著,房門被推開,楊年豐走了進來。

  “媽。”楊年豐喚道。

  “他來了?”

  “來了,已經送他到房里,現在應該已經睡下了。”楊年豐站在門口說道。

  “他來得好哇……好哇……”老太太點著頭,頓了片刻,說,“明早我再見他吧,別讓他有戒心。”

  “好。”楊年豐應著。

  老太太緩緩地躺下身,側臥在床上,失明已久的眼睛溜溜地轉了轉。

  天剛亮的時候,村里的公雞開始打鳴了,狗吠此起彼伏。

  高河坐起來,他一整夜沒有睡得安穩。原本因旅途的勞累而疲憊的身體,現在更加酸軟無力。

Tags: 跑火船

本文網址:http://www.vgzhbx.tw/gushihui/154838.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猜你喜歡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