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故事會 > 

你必須道歉

來源:網絡整理 作者:佚名

  1.不能罵我娘

  這天晚上,老天下了一場大雪,一大早屋子就讓白色晃得耀眼,村民劉老實再也睡不著,爬起來打開門,拿起屋檐下的掃帚,將院子里的積雪掃成一堆,然后抄起鐵锨,準備把這些雪撂到院墻外。哪知才撂了第一锨,便聽院墻外“嗷”的一聲大叫,接著便是一長串臟話隔著院墻傳過來。

  劉老實沒想到這么早院墻外就有人,急忙打開院門,一看,有個人正在甩頭,拿手撓著脖子,把脖子里的雪掏出來,這個人不是別人,正是村長牛興武,這下把劉老實嚇得可不輕,他倒吸一口涼氣,連忙走向前,一邊拍打牛興武身上的雪,一邊賠著不是。

  牛興武一把推開劉老實,罵道:“瞎眼的貨,你真他娘的大膽了!”

  劉老實不住地打躬作揖,一個勁地說:“村長啊實在對不起,我真的不知道你在外面,我不是故意的。”

  牛興武繼續罵道:“你娘的個瘸子,看你干的好事,快進屋拿毛巾來給老子擦擦。”

  劉老實陰著臉,進屋拿了塊毛巾,遞給牛興武,牛興武只看了一眼,一把扯過來甩到劉老實的身上,罵道:“不要了,老子嫌臟!”

  劉老實不再道歉了,他陰著個臉,紅著眼睛瞪著牛興武,牛興武沖他一瞪眼,說:“咋啦?我堂堂一村之長,罵你幾句還不行?看你那個熊樣子,不服氣還是咋的?”劉老實臉憋得通紅,說:“你罵我沒事,哪怕揍我都行,但你不該罵我娘!”

  牛興武“撲哧”一聲笑了,說:“你娘的,在咱村這一畝三分地上,我還是第一次聽說我不該罵人。哼!我就罵你娘個瘸子,你能咋的?”

  劉老實正要辯解,身后突然響起一個響亮的嗓音,說:“村長罵得對,我就是個瘸子,怎么就不能罵?”

  劉老實轉頭一看,是娘從屋里出來了,他連忙上前,說:“娘,外面這么冷,你快進屋去。”

  老實娘沒接兒子的話,繼續對牛興武說:“村長,我家老實是個死心眼兒,你大人大量,別跟他一般見識,我給你賠禮了。”說著,他給牛興武鞠了一個躬。

  劉老實急得跺腳,喊道:“娘!”

  牛興武看了老實娘一眼,火氣消了不少,一下住了嘴,正要走人,劉老實連忙伸出雙手攔在牛興武面前,說:“村長,我娘沒有得罪你,你不能罵我娘!你……你得給我娘道歉!”

  牛興武剛消的火氣一下又躥了上來,一把推開劉老實,喝道:“滾一邊去,我沒空聽你瞎咧咧!”說完,揚長而去。

  劉老實看著牛興武晃著個肩膀走出老遠,才扶著娘進了屋。

  老實娘問兒子:“這一大早的,你怎么惹著這個瘟神了?”

  劉老實嘆了口氣,說:“誰知道這家伙一大早會在這里溜墻根啊!”

  說到這里,娘兒倆都不吱聲了,他們心里都明白牛興武為什么會一大早在這里“溜墻根”。

  說起來,這件事兒在村里也不是什么秘密,劉老實娘兒倆最清楚不過。牛興武一大早來溜墻根,準是為了找王秀花,王秀花就住在劉老實家的東邊,早兩年,王秀花的丈夫在外面打工,牛興武和王秀花的關系有些不明不白,但后來王秀花不理牛興武了,這次牛興武不知為什么又來了,看那樣子,沒準是在王秀花那兒碰了一鼻子灰,這才把一腔火氣全發在劉老實身上了。

  劉老實進灶間給娘做好了早飯,看著娘熱騰騰地吃了,這才說:“娘,他牛興武憑什么罵你?我不能讓他這樣罵過就算完,我得讓他向你道歉!”

  老實娘一聽,氣得把手里的碗往桌上一放,說:“你忘了我平時怎么跟你說的了?咱們平頭百姓,不要跟那種有權有勢的人斗。他罵我?我啥也沒少,他罵我他就得好處占便宜了?他能罵出個啥來?”

  劉老實說:“不行!誰也不能罵我娘,他牛興武就更不能罵!”

  老實娘氣壞了,說:“他罵我我當他放了個屁,你老是不聽我的話,要把我氣死了!”話沒說完,就喘了起來,喘得腰都彎了下去。

  劉老實連忙上來給娘捶背,說:“娘,你別著急!我聽你的就是了。”

  2.村長不道歉

  說起來,劉老實娘倆都是苦命人,劉老實自小就沒了爹,娘怕兒子受委屈,硬是沒再嫁,一手把劉老實拉扯大,劉老實對娘也特別孝順。只是因為家里窮,年輕時一直沒說上媳婦,三十五歲那年,鄰村倒是有個寡婦想嫁劉老實,只提了一個條件:讓老實娘自己單過。劉老實一聽就回絕了,說:“這輩子沒媳婦就算了,我不能沒有娘。”所以劉老實都五十歲了,仍舊打著光棍兒,這些年娘鉆天打洞四處張羅著給劉老實找媳婦,劉老實卻一點也不著急,還回絕了好幾個。有一次,他架不住朋友一個勁的追問,跟朋友說了實話:“我心里根本不想娶媳婦。為啥?娶了媳婦,生了孩子,家里一下子多出好幾張嘴,日子過得緊巴巴的,媳婦兒肯定會嫌我娘是累贅,不會給我娘好臉色。要是那時讓我娘吃苦受氣,還不如就一直跟我娘過,多掙點錢,讓我娘過過寬心適意的好日子。”在他心里,天大的苦都愿意自己一個人受了,但絕不肯讓娘受一點點委屈。

  今天牛興武一大早就***,還不肯道歉,劉老實越想心里越難受。雖說娘不讓他再找牛興武,但劉老實一想到牛興武罵娘的那個猖狂勁兒,心里就像刀剜一樣難受,想:你牛興武哪怕是皇帝老子,我也得讓你給我娘道歉!

  這天,劉老實跟娘說到地里看看麥子,娘囑咐他早點回來吃飯,劉老實嘴里應著,身子一擰出了門,徑直去了牛興武家。

  牛興武住在村東頭,是個二層小樓,寬闊的朱漆大門外一對石獅子蠻橫地張牙舞爪,一般人見了都繞著走。劉老實也是第一次來牛興武家,心里不免有些緊張,但他一想到娘受的委屈,就什么也不怕了。他深吸一口氣,舉手輕輕地拍著門環,但里面半天也沒回應,劉老實看看門沒上鎖,知道里面肯定有人,就接著拍門環,里面總算傳出牛興武的聲音:“門沒插,進來吧。”劉老實使勁把門推開一道縫,側著身子擠進去,便看到牛興武拿著一塊肉骨頭在喂家里的那條大狼狗,劉老實又往前走了一步,臉上硬擠出一絲笑來,說:“村長,你……你……上次罵了我娘—”

  牛興武沒吱聲,卻把拴狼狗的鐵鏈子解了下來,猛一拍大狼狗的屁股,那只狼狗咆哮一聲,直奔劉老實沖了過來,劉老實嚇得大叫一聲,連忙跑出門外,一把拉上了牛興武家的大門,站在門外,就聽到牛興武在院子里哈哈大笑,劉老實氣得跺了跺腳,怏怏地回了家。

  這天,劉老實在地里看麥苗,突然聽到牛興武用大喇叭通知村干部到村委開會,劉老實馬上趕到村委,站在門外,一直等到會開完,看到幾個村干部和牛興武一起出了門,連忙跑到牛興武跟前,說:“村長,馬上就要過年了,你啥時去向我娘道歉?”

  牛興武輕蔑地看了一眼劉老實,對身旁的干部說:“你們看看這個貨,是不是很可笑?他把雪扔到我的脖子里,我罵了他一句,他糾纏我到現在,沒完沒了!”

  劉老實說:“村長,我不是故意把雪扔到你的脖子里,我跟你道歉了,你還罵了我,我也認了,可你還要罵我娘,你怎么能不道歉呢?”

  劉老實這一說,牛興武臉上掛不住了,他沖劉老實吼道:“劉老實,你給我老實點兒,你再膽敢無理取鬧,膽敢干擾村干部辦公,我馬上讓你蹲派出所。”

  跟著牛興武的幾位村干部連忙勸劉老實先回家,肚量要大一點。他們這一勸,把劉老實的倔性子勸出來了,他梗著脖子把那天早上的事說了一遍,要大伙評評理,大伙都打著哈哈,說:“多大個事呀?不都是在氣頭上嘛!過去就算了。”村會計一邊說,一邊推他走。

  劉老實把推他的人用力推開,又問牛興武:“我娘又沒得罪你,你為什么罵她?”

  牛興武笑呵呵地說:“你娘沒教育好你這個不開竅的貨,就該罵!她又不是王母娘娘,我罵她咋了?”

  劉老實氣得渾身直哆嗦,指著牛興武,說:“你—你真是忘恩負義,我娘可是對你有恩的,你竟然這樣對她!”

  牛興武哈哈大笑,說:“你娘什么時候對我有恩?我怎么不知道呀?你現在當著大伙的面說說看,你娘對我有什么恩。”

  劉老實還是指著牛興武,結結巴巴地說:“你—你—”

  牛興武一瞪眼,大聲喝道:“好你個劉老實,真是個吃鼻涕流膿的貨,竟敢跑到村委來鬧事,今天看在大伙的面子上,我放過你這一回,下次你再這樣,我跟你沒完!”

  眾人一看牛興武生了氣,連拉帶拽把劉老實架走了。

  不僅沒能讓牛興武對娘道歉,還當眾受了牛興武一番窩囊氣,劉老實被人架回家后就病了,躺在床上起不來,娘見他這樣子,既生氣又心疼,端茶送飯照料了好幾天,劉老實這才好起來。

  時間過得真快,轉眼間就過完了春節,這段時間里,劉老實沒提讓村長牛興武向娘道歉的事,誰知節后的一天,劉老實從地里回來,竟然在半路上遇上了村長牛興武,劉老實站在牛興武跟前,看著牛興武,一聲也不吭。

  牛興武嘴上叼著一根煙,也看著劉老實不發話。兩個人就這樣對視了好一會,牛興武突然把煙一扔,笑了笑,慢聲細語地問劉老實:“你是不是還想讓我給你娘道歉?”

  劉老實點點頭,說:“是啊,年都過完了,你還沒有向我娘道歉。”

  牛興武摸了一下嘴巴,露出一臉的壞笑,又問:“是真的想?”

  劉老實又點點頭,說:“你必須給我娘道歉。”

  牛興武大聲說:“好,今天我就答應你,我可以給你娘道歉,但是,我也有一個條件。”

  劉老實不知牛興武想玩什么花樣,就問:“什么條件?”

  牛興武突然叉開雙腿,說:“你只要從我的胯下鉆過去,就像戲里那個韓信一樣,我就去給你娘道歉!”

  劉老實沒想到牛興武竟然用這招兒來羞辱他,愣在那里半天沒吱聲。

  牛興武卻不耐煩了,吼道:“你到底鉆不鉆?我可是給你機會了,如果你不鉆,這輩子休想我給你娘道歉。”

  劉老實心一橫,緊咬牙關說:“好,只要你向我娘道歉,我鉆!”

  牛興武把腿往外分了分,故意將胯部壓得很低,笑瞇瞇地看著劉老實。

  劉老實走到牛興武跟前,趴在地上,靠著膝蓋用力,低著身子,從牛興武胯下鉆了過去,整個人趴在地上,放聲哭了起來。

  劉老實哭了一陣子,爬起身一看,牛興武已經不聲不響走遠了,劉老實連忙趕上去,大聲問牛興武:“你啥時去跟我娘道歉?”

  牛興武還是一個勁往前走,只是悶聲悶氣說了一句:“你等著吧!”

  劉老實在家里等了半個多月,也沒見牛興武來道歉。他非常氣憤,越想心里越難受,可牛興武是村長,自己根本斗不過他。怎么辦呢?他想來想去,突然想到牛興武見了鄉長像乖兒子,把這件事告訴鄉長,鄉長肯定有辦法治他。

  第二天一大早,劉老實就趕到鄉里,找到鄉長,結結巴巴地把那天早上清雪惹出的事兒跟鄉長說了,鄉長耐著性子聽完,和氣地說:“你把雪扔到他頭上,他又罵了你娘,你倆都有錯,這是很小的一個糾紛,事情都過這么久了,你心胸就放寬一點,不要再計較吧!”

  劉老實急了,說:“我娘又沒惹他,他怎么能罵我娘呢?我連他胯下都鉆了,他為什么還不給我娘道歉?”

  鄉長聽說劉老實受了胯下之辱,不由得皺起了眉頭,說:“這事也不是什么大事,你也知道我事情很多,今天你先回去,下次開會時,我會狠狠批評牛興武,然后讓他跟你娘道歉,行嗎?”

  劉老實見鄉長表了態,連忙點頭同意,告別鄉長,回了家。

  3.我娘對你有恩

  劉老實回家就包了頓餃子,和娘每人吃了一大碗。娘問他:“今天既不逢年又不過節,你這是怎么了?”

  劉老實開心地說:“娘,今天遇上喜事,心里特高興,你說,能不吃餃子嗎?”

  娘一聽也跟著樂了,說:“啥喜事?你說出來讓娘也高興高興呀!”

  劉老實笑呵呵地說:“這喜事不說也罷,反正到時候,包你開心。”

  娘見劉老實這神秘樣,以為他的婚事有了著落,心里好不開心……

  從此,劉老實天天盼著牛興武上門來給娘道歉。,他得意地想:牛興武啊牛興武,現在鄉長都發話了,要你牛興武向我娘道歉,你能欺負我,但你敢不聽鄉長的話?

  劉老實等呀等,一直等了兩個多月,還沒等來牛興武道歉,正在琢磨要不要再去趟鄉里,提醒鄉長別忘了讓牛興武道歉,不想這天突然出了件大事:縣檢察院來人抓走了牛興武。過了沒多久,法院出了判決書,牛興武因貪污公款罪,被判處五年徒刑。

  劉老實乍一聽到這個消息,真是悲喜交加,喜的是政府為村里除了一霸,牛興武這個惡人終于遭了報應;悲的是牛興武五年后才能出獄,那時牛興武是刑滿釋放人員,他不會再那么霸道了,跟他講道理,他準會當面向娘道歉,可娘年紀大了,身子骨一天不如一天,真不知道能不能等到牛興武出獄那一天……

  這天,劉老實帶了些生活用品,專門跑到牛興武服刑的監獄,去看望他。牛興武自打進了監獄,村子里沒一個人來看他,沒想到劉老實竟然跑了幾百里路,帶著生活用品來了,大嘴一咧,竟嗚嗚嗚地哭開了。

  劉老實靜靜地等牛興武哭好了,又遲疑一會,才說:“我這次來看你,還有一件事兒,就是等你出去后,請你給我娘道個歉。”牛興武一聽,臉一下就紅了,說:“老實哥,真對不起,當時我一手遮天,欺負了你,真對不住你。那天早上我更不該罵大娘,等我出獄后,我一定當面去給她老人家賠禮道歉。”

  聽了這番話,劉老實的眼淚吧嗒吧嗒地流了下來,說:“我沒啥,主要是我娘,活一輩子,沒享我一天福,我不能再讓她跟著我挨人罵。你給她道個歉,我們之間就啥恩怨也沒有了。”

  這時,牛興武突然想起一件事來,問劉老實:“老實哥,那天你在村委門口說大娘對我有恩,我知道你不是亂說話的人,所以回去后想了好久,卻硬是沒想起啥時受過大娘的恩,你能不能告訴我,到底是咋回事?”

  劉老實說:“那件事已經有些時日,我娘一直不讓我說,你就別問了。”

  這一說牛興武急了,說:“有恩不報,那還算是人嗎?不行,你一定得告訴我!”

  劉老實支支吾吾好半晌,才說:“那是三年前的事了,有一次你從鄉里開好會回來,估計是多喝了不少酒,把摩托車開得東倒西歪的,偏偏又開得飛快,正巧我娘在一旁經過,看到路中間有一塊石頭,你若是騎著摩托車撞上去,肯定會撞得飛起來,于是,她拼著老命把那塊石頭搬了起來,將石頭往路邊放的時候,一個沒留神把腳砸傷了,后來治療沒跟上,她的腿就瘸了。唉,你當時喝得醉醺醺的,估計根本沒看見。”

  牛興武這才恍然大悟,說:“原來大娘真的有恩于我,我不但不報恩,反而還罵她老人家,我—我真是對不住她老人家了……”

  可是,劉老實的娘沒等到牛興武刑滿出獄,就因病去世了。劉老實肝腸寸斷,哭得死去活來,說娘吃了一輩子的苦,自己卻沒讓娘過上一天好日子,他在娘墳前念叨著娘吃過的苦,受過的冤,數著數著,數到牛興武罵娘那件事上了,劉老實哭著說:“娘啊,你養個兒子真沒用啊,不光沒享著福,還連帶著挨別人的罵啊!那個牛興武,以前不肯向你道歉,后來他落了勢,同意給你道歉了,可他現在還關在牢里出不來!娘啊,兒子再沒用,也不能讓你受這個冤屈,等牛興武從牢里出來,我一準讓他來你墳頭,讓他磕頭、道歉!”

  第二年,牛興武刑滿釋放,又回到了村子,劉老實當天就去牛興武家看望他,牛興武好不感動,臨走的時候,他送劉老實出了大門,分別時,劉老實紅著臉,說了讓牛興武去娘的墳頭向娘道歉的事,牛興武聽了,半天沒吱聲。

  劉老實回到家里,心里很是納悶,五年前牛興武親口答應出來后向娘道歉的,怎么一回來就反悔呢?

  這天天剛擦黑,劉老實又來到牛興武家,牛興武一見劉老實,就知道他還是為道歉的事來,就說:“老實哥,如果大娘還活著,我親自去你家,當面向她道個歉,這是應該的,可她現在已經去世了,陰陽相隔,這事兒,有點不好辦啊!”

  劉老實疑惑了,問:“你沒向我娘道歉,對我來說,就是我娘這輩子未了的一個心愿。你到她墳上道個歉,讓我娘了結這個心愿,怎么就不行呢?”

  牛興武沉吟好一會,說:“老實哥,大娘如果活著,我說幾句違心的話,安慰她,這沒事兒,可她現在不在了,頭上三尺有神靈,我不能對死去的人說假話啊!”

  這下劉老實不高興了:“你本來就應該給我娘道歉,哪用得著你說假話?你這不是強詞奪理嗎?”

  牛興武說:“老實哥,你既然這樣說,那我就對不住了。你上回說大娘為了我搬石頭砸傷了腿腳,讓自己成了殘廢,過后我翻來覆去不知想了多少回,沒想起有這件事;再說,就大娘那身子骨,搬得動一塊大石頭嗎?你這不是騙我嗎?”

  牛興武這一說,劉老實的臉頓時漲得通紅,一下站起來,手指著牛興武,哆嗦著說:“我娘就是對你有恩,我沒有騙你!”腳一跺,氣呼呼地回了家。

  4.掩不住的實情

  第二天一大早,劉老實就起了床,跑到牛興武家把他喊了出來。牛興武知道又是說道歉的事,搖搖頭,說:“老實哥,我佩服你對大娘的孝心。這幾年我在監獄服刑,也明白了不少做人的道理。做人得講良心,更要有原則。如果你當時不編個故事來騙我,再三說謊,說大娘對我有恩,我是一定會向大娘道歉的,但你錯在前面了,真對不起,我也不能違背自己的原則。”

  劉老實像根木樁似的立在牛興武跟前,說:“如果我娘真的對你有恩,你會不會到我娘的墳前,向她道歉?”

  牛興武說:“這還用說嗎?如果大娘對我有恩,那就證明你沒說謊,我如果再不向大娘道歉,那我還是人嗎?只怕連**都不如。”

  劉老實梗著脖子,說:“我娘的確對你有恩!”

  牛興武也犯了倔脾氣,說:“那你告訴我,大娘什么事對我有恩?只要你說的是真話,我不光要在大娘墳頭向大娘道歉,還要向大娘磕頭、賠罪!”

  劉老實急得把脖子扯得老長,說:“可是我賭咒發誓答應過我娘,這件事這輩子我只能爛在心里,對誰也不能說!”

  牛興武把兩手一攤,搖搖頭,說:“你不說我怎么能知道呢?老實哥,真的對不起,你的要求我做不到!”說完,轉過身子就要走。

  劉老實一把拉住牛興武,大聲說:“你要怎樣才能相信我娘真的對你有恩?”

  牛興武不想再理會劉老實,他眼睛看著前方,異常冷淡地說:“老實哥,你不要再說了!”

  劉老實突然掏出一只瓶子,打開瓶蓋,一仰脖子,把一瓶子液體喝了個精光,然后把瓶子一扔,大聲對牛興武說:“剛才我喝的是劇毒農藥,我用我一條命,換你相信我娘對你有恩,這總行了吧?”

  這時,四周已泛起一股刺鼻的氣味,就算劉老實不說,牛興武也知道劉老實喝的是劇毒農藥,他驚呆了,連忙大聲喊道:“不好了,劉老實喝農藥了,快來救人啊!”

  村民們聞訊全擁了出來,幾個精壯漢子七手八腳把劉老實抬上擔架,但劉老實喝的是毒性極強的農藥,又喝了整整一大瓶,雖然村民們很快將他送到了鄉衛生院,還是為時已晚,劉老實永遠離開了這個世界。

  村民們把劉老實葬在他娘墳旁。

  劉老實死了,鄉親們無不惋惜,說他是個好人,只是性子太倔了,太認死理了,但更多的人為劉老實感動,說他是死在對娘的孝心上。也有人說,牛興武也是個倔性子,也是個認死理的人,兩個愛認死理的碰到一塊了,才會發生這樣的悲劇。旁邊的人一聽,馬上反駁說:“他牛興武根本不是認什么死理,而是骨子里還殘留著當村長時的那種蠻橫霸氣,根本不把別人當人,要是他懂得給人讓一步,劉老實又怎么會死!”

  很快就有人附和說:“就是這么回事!他牛興武坐了五年牢,表面上蔫了,骨子里還是不把別人當人,劉老實就是他給逼死的!”

  這個觀點得到了廣大村民的認同,從此,村民們只要見到牛興武,就像見到一坨牛糞,全都繞開走。

  這天,牛興武正在村子西頭的一片樹林子里遛彎,突然,一個人風一般沖到他跟前,“啪”的一聲,給了他一記響亮的耳光!

  牛興武給打懵了,定神一看,跟前站著個怒氣沖沖的女人,不是別人,正是跟他有過曖昧關系的王秀花。

  這事說起來要扯到好些年前了,那時候,王秀花的丈夫外出打工,把王秀花一個人留在家里,牛興武對年輕漂亮的王秀花垂涎三尺,經常有事沒事往她家里跑,王秀花沒架住牛興武的甜言蜜語,就跟牛興武好上了,來往了好一段時間才斷開。這次牛興武冷不丁挨了王秀花一巴掌,倒也不敢發火,只是囁嚅著說:“你—你怎么打我呀?”

  王秀花圓瞪雙眼,說:“我打的就是你這個腦子被驢踢的東西!”

  牛興武說:“你這是怎么了?有話好好說嘛!”

  王秀花指著牛興武的鼻子,繼續罵道:“你這個忘恩負義的東西,你今天能活在這里,你知道靠了誰嗎?要不是劉大娘,只怕你今天尸骨在哪兒都不知道!”

  牛興武大吃一驚,說:“劉大娘?她替我做過什么?”

  王秀花往地上“呸”地啐了一口,說:“你這個豬油蒙心的東西,真是啥也不記得了!那你總該記得,我們最后在一起的那一回,我丈夫突然回來了,你被堵在里面,嚇得像條狗!”

  王秀花這一說,牛興武終于記起來了,那一次,牛興武偷偷跑去跟王秀花幽會,誰知王秀花的丈夫突然回來了。王秀花的丈夫天生一副火爆脾氣,又有一身蠻力,發起火來根本不計后果,敢跟人拼命,村里沒有不怕他的。這次他突然回來,正好把牛興武堵在里面,牛興武嚇得渾身發抖。這時,王秀花的丈夫正拿鑰匙開門,因為里面反鎖著,門怎么也打不開,他正在門外自言自語地犯嘀咕,正好這時,劉老實的娘過來喊王秀花的丈夫過去幫一個忙,牛興武這才得到機會,偷偷溜出了王家,打這以后,他和王秀花沒再來往過。

  牛興武想到這里,說:“那次劉老實娘過來喊你丈夫幫忙不假,但那是碰巧了,算不上對我有恩吧?”

  王秀花冷笑一聲:“碰巧?你真以為你做的那些骯臟事兒誰都瞞得過?大娘她每次都看在眼里,心里跟明鏡兒似的。”

  接著,王秀花說了件牛興武從來不知道的事。

  那次王秀花丈夫被劉老實的娘喊去,過了好半天才回家,他告訴王秀花,剛才老實娘給石頭砸了腳,劉老實沒在家,他把大娘背到村衛生所去了。

  第二天,王秀花帶了點東西去看老實娘,老實娘看看四周沒人,突然拉著王秀花的手,苦口婆心地說:“閨女,人就活一世的光陰,拉扯出一個家多不容易啊!你是個好孩子,趁沒走太遠,趕緊回頭,好好過日子吧!”王秀花聽了,一下羞紅了臉。后來她知道,昨天她丈夫回來時,老實娘知道要壞事,趕緊讓劉老實避起來,自己裝作不小心把豬圈上的一塊石頭扒拉下來,砸在腳上,然后喊王秀花的丈夫過來,把自己背到村衛生室,給牛興武和王秀花騰出了時間,但老實娘沒想到那塊石頭砸下來真不輕,又沒錢治,后來就成了瘸子。

  經過這件事后,王秀花斷絕了與牛興武的來往。

  劉老實見娘受了這么大的罪,很是為娘抱屈,娘卻告訴他,她不光是救了王秀花一個家,也救了牛興武一條命,吃再大的虧也值。她讓劉老實當她的面發了毒誓,這件事他得一輩子爛在肚子里,哪怕死也不能跟第二個人說。

  牛興武這才明白了事情的來龍去脈,他狠狠地扇了自己一巴掌,朝天喊道:“老實哥,我對不住你啊!”

  第二天,牛興武請來縣電視臺的記者,當著全村人的面,在劉老實和他娘的墳頭,辦了場隆重的祭奠儀式,牛興武一身孝服,長跪在劉大娘墳頭,喊道:“大娘,我狗眼看人低,我不是個東西,我胡言亂語傷害了您!現在我牛興武正式向您道歉,您就原諒我這個不知好歹的人吧!”

Tags: 道歉

本文網址:http://www.vgzhbx.tw/gushihui/154836.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