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故事會 > 

砒霜醫

來源:網絡整理 作者:佚名

  清朝康熙年間,中牟縣謝莊鎮有一個名叫尤平的醫生。他不學無術,醫術平庸,卻喜歡到處賣弄,目的就是提高自己的名氣,讓自己家中開的藥房多賣出一些藥,多賺一些錢。

  當時,中牟縣縣令曾益新有一個寶貝女兒,芳齡才14歲,偶因感受風寒得了疾病,經人推薦,請來尤平為她診治。尤平號脈之后,診斷為腹中有熱,就給她開了一劑疏風清熱的防風湯。沒想到曾縣令的女兒頭天晚上服用了尤平開的防風湯,第二天早晨就一命嗚呼了。

  這曾縣令痛失愛女,心中大為悲痛,認為尤平是個典型的庸醫,害死了自己的愛女。于是,在暴怒之下,曾縣令命人將尤平抓到縣衙來治罪。這時,有一個平素與尤平相識要好的縣里的小吏提前給尤平通風報信,尤平急忙收拾行李,帶上自己的妻兒老小,舉家逃到了外地,投靠在一個遠方親戚家,不敢回謝莊鎮。

  兩個月后,曾縣令從中牟縣調任到他處,尤平聽說風聲已過,于是,他便帶上自己的妻兒老小回到謝莊鎮。他的小舅子胡一貼接尤平一家回到家中,并幫助他重操舊業。經過一番打掃和裝飾,尤平的診所和藥房終于重新開張了。開張的那一天,周圍的鄰居和他的親朋好友都帶上禮金前來道賀。中午的時候,尤平在院中大擺宴席,招待客人,一直到黃昏時分,眾人還沒有散去,依然在喝酒劃拳,吃喝說笑,鬧騰不已,這時,忽然有一個人在外面大聲敲門,尤平的小舅子胡一貼開門一看,原來是前來購買治療麻疹藥的。于是,胡一貼便去給尤平稟報。可是,尤平此時和七八桌的客人喝得興致正盛,他隨口對胡一貼說道:“藥柜內的第四格第三個瓶子里就是治療麻疹的藥,那藥是紅色的,你去拿出來給他一些就是了。”尤平的小舅子胡一貼此時也已經喝得腳步踉蹌,頭昏腦漲。他答應著來到藥柜前,看見藥柜中有幾個瓶子,就隨手拿了一個瓶子出來,將這個瓶子打開一看,正好是紅色的藥粉。于是,他就包了一些交給來人,讓他拿回去了。接著,胡一貼又回到酒桌上吆五喝六地大喝起來。

  等到深夜時分,尤平家的酒宴散去,客人們都離開了,尤平這才開始檢點起藥柜里的藥瓶來。結果他看見一瓶藥放在藥柜外面,打開一看,里面放的全是低純度的砒霜,這種砒霜名叫紅信,毒性極強,若是用得不當,是會出人命的。于是,尤平就問家人,是誰將這瓶紅信粉放在外面的。胡一貼趕來一看,不由大驚失色,他驚慌萬分地對尤平說道:“姐……姐……姐夫,剛才不是有人來買麻疹藥嗎?你說讓我給他拿紅色的藥粉,我看這個瓶子中的藥正是紅色的,就給他包了一些,讓他拿走了,哪里知道這……這……居然是紅信粉啊!”尤平一聽,臉色大變,急忙問道:“你……你快說,來買藥的是什么人?你給了他多少藥?”胡一貼想了一下說道:“來人好像是駐扎在謝莊鎮東西場村軍營中當兵的,我收了他十文錢,給了他五錢的藥。”尤平一聽,頓時臉色煞白,他愣了半天,長嘆一聲說道:“完了,完了,看樣子我畢生都不應該干這一行啊,唉,這也是命啊!明天我必然要惹上一場大官司,也不知道這身家性命能不能保得住!”尤平的妻子胡氏一聽,也嚇得大哭了起來,她一邊哭一邊數落著自己的弟弟胡一貼。胡一貼回過神來,急忙對他們說道:“別埋怨了,埋怨也沒用,當務之急,姐夫,我們倆必須要連夜逃走,先住在咱的鄉下親戚家,以后看看情況怎么樣再說。”尤平夫妻倆一聽,也只能這樣了。于是,尤平和他的小舅子胡一貼兩個人趕緊收拾好行李,趁著夜色逃出了謝莊鎮。

  當時,駐扎在西場村的軍營中有個提督,名叫尚德福。他剛從北疆調回此地上任,沒想到一到這里,他的身體就感到嚴重不適,每天總是頭昏眼花,無精打采,臥床不起,四處請醫生,都不見效。他的夫人認為他的癥狀和麻疹初發時非常像,所以,就差遣一個軍士來謝莊鎮找尤平買治麻疹的藥。等藥買回來,尚德福服下去,不到一會兒,他的腹中就發出了雷鳴般的響聲,片刻之間,他就從床上坐了起來,感覺自己神清氣爽,精神倍增,手腳也有了不少的力氣,不由得口中連連贊道:“神藥!神藥!”于是,尚德福和夫人連忙把那個買藥的軍士叫了進來,細細詢問他,這藥是從何處買的。問完之后,尚德福說道:“這個醫生才是真正的良醫啊!以前的醫生都是些庸醫。我看應該將這個醫生招入到我的軍中,幫我仔細診斷、根除疾病才是。”他的夫人在一旁連連稱是。

  于是,第二天天一亮,尚德福便命令自己的中軍參將帶著十幾名軍士,帶著一身新衣服,備好了白銀一百兩,前去請尤平。中軍參將帶人來到尤平家,卻見大門緊閉,鐵鎖把門,派人上前敲門,里面卻遲遲沒有人答應,無奈之下,只好叫來左鄰右舍詢問。鄰居們七嘴八舌地說道:“昨天他家的藥鋪才開張,不知今天怎么又關閉了。想必是被遠處的人請去看病了吧,但是,他的妻子還在家中,我們去幫你問一問。”說完,幾個鄰居就來到尤平家的大門前,大聲喊胡氏開門。

  卻說這胡氏在家中心里一直惴惴不安,忽然聽見有人在外面大聲叫門,她悄悄從門縫里往外一看,只見門外盡是披著鎧甲手拿武器的軍士,其中一個騎馬的軍官正在向鄰居們詢問著什么。胡氏只想著是昨晚東窗事發,心中更是驚懼萬分,一時只知道坐在家里低聲哭泣,哪里還敢前來開門?鄰居們耳聽得胡氏的哭泣聲,都覺得莫名其妙,于是,大家在門口低聲勸慰道:“外面的官軍都帶著禮物來你家,看來沒有什么惡意。你先把鑰匙扔出來,開開門再說,即使是出了什么事,也不會連累你這個當妻子的。”胡氏聽后,想想也實在沒有更好的辦法,不得已才扔出了鑰匙,讓人打開了家門。

  中軍參將一進屋,便將禮物放下,笑著問胡氏道:“尤平先生到哪里去了?我奉我們提督大人的命令,召他前去給我們提督大人看病。”胡氏一聽,這才將提了老半天的一顆心放回肚子里,于是,她便對中軍參將說:“我的丈夫下鄉看病去了。”中軍參將把謝莊鎮的鎮長叫過來,命他前去找回尤平。鎮長問清尤平鄉下親戚家的住址,請鄰居寫了一封書信帶上,前去請尤平回來。

  尤平見鎮長來尋找自己,心中不知是怎么回事,等他打開鄰居寫的書信一看,方知事情的原委。沒想到誤給紅信這種毒藥不僅沒有吃死人,居然還能使提督的頑疾大有起色,尤平一時也是感到莫名其妙,糊里糊涂。于是,尤平和胡一貼便和鎮長一起回到謝莊鎮的家中。中軍參將一見尤平回來,馬上請他上馬去西場村見提督尚德福。

  到了尚德福的提督府,尚德福請尤平上座,向他請教自己究竟得的是什么病,應該如何根除這種頑疾。尤平給尚德福號脈之后,實在不知他得的到底是什么病,于是,他便胡亂以虛寒應對,說是用黨參、白術、茯苓、肉桂、附子搓成丸藥服下,就能治好了。尚德福聽后,深信不疑,馬上命人又賞給尤平百兩紋銀,并無比恭敬地對他說道:“尤先生,這些銀子暫且算作是藥材的費用,若是不夠,等我的病痊愈之后再去重重謝你。”尤平聽罷,口中連連稱謝,不敢多說半句話,連忙告辭而回。

  等到尤平一回到家中,他就對妻子胡氏說道:“用這么重分量的紅信治療疾病,不僅沒有治死人,反而還有療效,這真可以算是天下的一大奇事啊!不過,這樣的事情也很蹊蹺,以后再也不能用這個辦法去治病了。可是,我又診斷不出提督得的究竟是什么病,這該如何是好呢?”胡氏想了一會兒,對尤平說道:“我看你是不是應該向提督大人身邊的親隨打探一下,看看他的病是怎么得上的?”尤平聽自己的妻子這么一說,也覺得這個方法很不錯。

  于是,尤平出門,先在謝莊鎮最大的酒樓福星樓上備好一桌上好的酒席。然后,他來到軍營,借口相謝,把中軍參將請了過來。兩個人坐下,一邊吃喝一邊聊起天來。酒過三巡之后,中軍參將的話就逐漸多了起來。尤平見時機已到,便旁敲側擊地打聽起提督的病來。中軍參將打開了話匣子,說了一番話后,尤平才逐漸琢磨出來提督尚德福的病因。原來,這提督尚德福一向嗜酒如命,而他早年發跡前,只是一個普通士兵,長年駐守在北疆之地,北疆的冬季實在是奇寒,所以,尚德福經常早晚飲用當地的烈酒來御寒。這種酒是小商販摻了少許紅信釀制出來的,因此,一旦下肚,渾身就感到發熱。后來,尚德福升官之后,調離了北疆,來到中牟縣這個中原之地,中牟縣這里卻沒有摻有紅信的劣酒,所以,尚德福就得了這種病。這病因一找到,治病就容易多了。尤平等中軍參將酒足飯飽之后,恭恭敬敬地將他送走,自己急忙回到家中,先找出各種滋補之藥,再加上少許的紅信粉,搓成了藥丸。第二天一大早,尤平就將這種藥丸獻給提督尚德福。尚德福服下之后,見效神速,他的病居然霍然而愈,一直沒有再復發過。尚德福愈發驚嘆尤平的醫術精湛,于是,無論他手下四營八哨的士兵或家屬得病,都必定要請尤平前來診治,如果治好了,就重重酬謝;如果沒治好,尚德福就會對他們說:“連尤先生都治不好的病,只能說是命中不該痊愈啊!”

  尤平的名聲頓時逐漸傳了開去,每天登門求他看病的人絡繹不絕。很快,尤平家就成了謝莊鎮上的大富之家,他重新修建了豪宅,尤平親自為自己家的大門寫了一副對聯貼在大門上,這副對聯是:“運退防風丟命,時來砒霜活人。”于是,謝莊鎮的人們都稱尤平是“砒霜醫”。

Tags: 砒霜

本文網址:http://www.vgzhbx.tw/gushihui/154832.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猜你喜歡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