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故事會 > 

定風猴

來源:網絡整理 作者:佚名

  1。出差

  盡管劉星身體壯實,但在空調房里被人兜頭一盆涼水淋得透濕,還是忍不住打了個大噴嚏。

  這一定是主編老鄭想捉弄他,說什么他身材健美,適合給這期雜志拍個性感的“濕身照”。

  第二天,劉星發燒了。老鄭來電話慰問:“真感冒了?我給你介紹個老中醫,只要你找他,我給你報銷。”

  “那到時找你報銷。沒事我掛了。”

  “有事,你老家是不是在野鴨村?”

  劉星心里煩這老鄭啰唆,應付道:“是的,怎么了?”

  “最近網上不是在熱烈討論野鴨村的水鬼殺人事件嗎?我想做個報道,就在你的‘神秘民俗’專欄里做。”

  劉星腦門熱得發燙,嘟囔道:“我病著呢,叫別人去吧。”

  “所以我給你找個老中醫看啊,劉星,我告訴你,你要不去,這個月的獎金就扣了!”

  劉星沒辦法,只得拿著老鄭給的地址,找到了那個老中醫的診所。

  看到劉星遞上前的名片,黎大夫伸出手說:“哦,老鄭介紹來的。請坐。”劉星正要坐下,突然一只猴子躥了上來,把他嚇了一跳。黎大夫笑著說:“這是我養的,沒事兒,來,給客人敬個禮。”

  那猴子真人模人樣地給劉星敬了個禮。黎大夫賞給它一粒白色的丸子,讓它到一邊去玩。

  望聞問切之后,黎大夫將劉星的生活信息摸得一清二楚。當得知他是租房住的單身漢后,黎大夫讓他每天到這里來喝藥,就省得自己煎了。

  遵照醫囑,連續三天,劉星都到黎大夫診所喝藥,兩人很快熟識。劉星問黎大夫,為什么他開的中藥有一股清香之氣,記得自己老家的劉大爺,開的藥那可不是一般的苦啊。黎大夫告訴他,他的藥里有一味叫白芷,有植物麝香的稱謂。藥湯里的一部分香氣,就是來自白 芷。眾所周知,麝香是非常貴重的中藥,用于開竅,幾乎可以說是神藥,但麝香每公斤售價高達六萬元以上,普通人家是難以承受的,而白芷就是麝香的替代品,并且極便宜。

  喝完黎大夫的中藥,劉星的病全好了。不知是不是藥的功效,他的身體竟然有一股淡淡的香味。這讓劉星很是苦惱,他一個大男人,這成什么樣?

  2。鴨爪塘

  劉星這次出差的地方是野鴨村——他二十年未回過的老家。關于野鴨村的記憶,基本已經從他的腦海中淡出,唯一還有印象的就是鴨爪塘附近劉大爺家的診所。

  烈日下,綠油油的水田在車窗外不停地倒退。坐在劉星旁邊的黎大夫,一路無語,緊鎖眉頭,小猴兒也乖乖地坐在他的腿上。

  黎大夫聽說劉星要調查水鬼的事,也說要去看看。劉星無法拒絕,只好帶上了他。

  一個月前,有幾個游客到野鴨村的鴨爪塘游泳,其中一人潛水后半小時沒有浮起來,其余幾人慌忙打電話報警。因為鴨爪塘與鶴江相連,最后派蛙人下去才打撈上來。據圍觀者說,溺水者頭上的孔竅都被塞上淤泥,右足底有一個三芒傷口。

  水鬼的事,其實還得從野鴨村的過往中去探尋。早在七十多年前,鬼子在鴨爪塘與鶴江之間修建起一座碉堡。年輕人經常被抓去做防御工事。等工程竣工,這些壯丁無一幸免地被扔進河中。據后來撈過尸體的人說,這些尸體全都像被抽干了血一樣,腳底板有一個像是被 三棱刺刀扎過一樣的傷口。從那以后就開始有了水鬼的傳說,有人說,這是東瀛鬼道的人帶來的水鬼。但野鴨村卻無一人受到水鬼的侵害,于是,關于野鴨村人受到水神保護的說法,就這樣流傳開來。

  夕陽西下時,他們來到了目的地,車門剛開,一陣熱浪就撲面而來。遠處的山林傳來了似乎永遠也不會停歇的蟬鳴。

  劉星近二十年沒有回過野鴨村,也沒落腳的地方,于是兩人決定直接到鴨爪塘附近露營,這樣調查起來也方便。劉星邊收拾露營的東西邊問:“黎大夫,你怎么對水鬼這么感興趣?”

  “我倒不是對水鬼感興趣。”黎大夫撫摸著小猴的腦袋說,“我是為了找一味藥。”

  “什么藥?”劉星趕緊問道。

  “我也不知道什么藥。”

  劉星一時被氣得語結,但見黎大夫面色凝重,不像是尋他開心。劉星突然靈光一閃,緊張地看著他:“莫非,這藥和這次的水鬼事件有關?”

  黎大夫閉上眼,點了點頭。

  3。露營

  塘邊居然還有別的帳篷,不過看樣子,他們已經打算離開了。

  劉星過去套近乎,一位領頭的小伙子很健談,說起昨天的遭遇,他瞳仁深處還帶著深深的恐懼。

  這群人是農業大學的學生,聽到水鬼事件后,決定前來一探究竟。

  白天的時候,他們什么也沒發現,到了深夜,帳篷周圍突然響起了奇怪的聲音,像是女人在哼著哀怨的歌。不一會兒,就有淤泥不停地從水里扔上來,眾人以為是有人惡作劇,都跑出去看,卻看到水里有個人一樣的東西,一半身子裸露著浮出水面,一半在水里。這東西 的兩只眼睛發著綠光,有人拿著手電筒照去,只見那東西長著人一樣的臉,張著血紅的嘴,白森森的獠牙泛著光。女孩子們嚇得一聲尖叫,那東西馬上鉆入水里,兩三下劃動就不見了,只留下幾片漣漪向岸邊蕩來。

  這幫學生經此一事,一晚上不敢睡,團坐在帳篷里,好不容易熬到天亮,馬上收拾家伙準備走人。

  劉星心里發憷,可黎大夫聽完,卻立刻決定在這里安營扎寨。

  夜幕降臨后,塘里蛙聲鼓噪,螢火蟲在月色下舞著華麗的舞蹈,如果不是有未知的水鬼在,這里會是絕佳的露營地點。

  隨著蟬鳴音量的漸漸降低,夜色越來越凝重。快到午夜了。劉星跟著黎大夫埋伏在帳篷外的不遠處。

  “啪”的一聲,帳篷被什么東西砸了一下。

  黎大夫揮手招來小猴兒,讓劉星也跟著上去,月色下的水塘里有一只東西果然浮出水面,突然又一坨塘泥扔了上來,差點兒打在兩人身上。

  黎大夫不知從哪里拿出一根木棍,拉著小猴就朝那怪物走去,劉星也隨手從地上抓了塊石頭跟上去。

  那怪物見有人來了,唧唧叫了幾聲,接著從水里突然又躥出兩只來。這三只東西見他們靠近,大概是怕不敵,便逃也似的沿著岸邊游走。劉星見它們要逃,心里反而不再害怕,兩腿一動,也跟著跑過去。黎大夫想叫他,已經來不及了。

  三只怪物游到一條水渠邊上,“噌”地跳入水渠,兩三下便劃到對岸了。當下劉星就傻眼了,這水渠少說也有三四米寬,他可跳不過去,再說,寧欺山莫欺水,誰知道這水里有什么東西。

  卻見那三只怪物把岸上排成一排的死魚一一叼走,不慌不忙地從劉星眼皮底下溜走了。

  4。斗猴

  劉星向后揚起手,蓄力準備扔石塊,突然之間萬籟俱寂,他扭頭見到岸邊有個人把食指放在嘴唇上:“噓——”

  這不是早上那個大學生嗎,劉星心下奇怪,這家伙早上不是走了嗎?他還在尋思琢磨的時候,那大學生招手讓他過去,劉星毫無戒備地過去了。

  他正想開口問話,小腿肚子上突然傳來一陣劇痛,再看,哪還有什么大學生的影子。

  遠遠地,只聽到黎大夫喊了聲:“小心。”劉星還沒反應過來,整個人就被拉下水了,有什么東西抓著他的小腿拼命往水里拽。慌亂之中,他下意識地隨手一攬,剛好攬到岸邊的榕樹根,隨即用盡力氣抱緊,可是水里的那東西力大無比,不到一秒鐘,樹根就被拉得稀里 嘩啦,左右搖擺,劉星覺得身子馬上就要被拖離。

  “咕咚咕咚……”劉星吞了滿口的水,眼看就要被拖下去了,這時突然兩只大手把他牢牢箍住,是黎大夫及時趕到了。

  水里的東西不滿受這一阻,繼續加力。黎大夫也不是好惹的,只聽“嗨”的一聲,他腰馬合力,將劉星往上一提。兩股力在劉星身上撕扯,那東西的爪子深深地刺入劉星腿中,血汩汩地往外流,那東西像是遲疑了一下,減小了力度。就在這一瞬間,黎大夫一把將劉星拉 上了岸。

  劉星面朝天地被黎大夫拖著上岸時,就看見一只黑影帶起一陣香風從他頭頂掠過,“砰”的一聲,跳到水里了。是小猴兒,劉星認得那陣香味。

  小猴兒躍進水里,與那東西扭打在一起,老半天都沒有分出勝負。黎大夫見小猴兒拿不下那東西,臉色一緊,掏出了幾個瓶瓶,伸手一揚,把瓶子里的東西全撒了出去。水鬼“吱”的一聲尖叫,像是給開水燙到似的,轉身就鉆入水底。

  小猴兒雖會游泳,卻不會潛水,只能眼睜睜地看著那東西逃走了。

  黎大夫搜索一番,指著塘對岸老遠的地方,一拉劉星,說:“走,在那邊。”

  大約跑了有十幾分鐘,到對岸了。岸上果然有水跡,兩人循著水跡一路搜索,橫穿過一條大路后,水跡干了。小猴兒走在前面,不停地嗅著水鬼殘留在空氣中的氣味。

  小猴帶著兩人穿過一片樹林,前面突然開闊起來。遠遠地能看到一間瓦房,窗口還透著光。

  5。水鬼

  劉星突然想起來,這是劉大爺的屋子,小時候自己還來看過病的。小猴兒在房前停下,指著里面吱吱地叫了兩聲。劉星小聲地說:“我來吧,我認識里面的人。”

  敲門之后,里面出來一個老頭兒,滿頭銀發,月光下乍一看,跟神仙一樣。劉大爺盯著劉星看了好一會兒,終于認出了他:“劉星?果然是你!你跟你爸長得一模一樣啊。”

  劉大爺孤身一人,屋里沒有開過診所的痕跡,只在角落有個銹跡斑斑的藥碾,似乎訴說著往日的故事。客廳正中懸掛著一根紅色的電線,幾只飛蛾不停地拍打著昏黃的燈泡。

  “大爺,您怎么沒有開業了?”劉星發問。

  “唉,說來話長,我這是祖傳的手藝,沒有醫師證,結果被人告發,還罰了幾萬元。你說,我還敢開嗎?”劉大爺一臉的辛酸,手藝人不以自己的手藝謀生,得是多大的痛苦啊!

  劉星還想跟劉大爺拉拉家常,那邊黎大夫卻是耐不住了。他單刀直入地問道:“劉大夫,咱們是同行,肚里點燈,明眼人不說瞎話,你把水猴兒藏哪兒了?”

  劉大爺一臉的疑惑,目光在兩人身上來回掃視,最后鎖定在濕淋淋的劉星身上。劉星便將來家鄉尋訪水鬼,剛才差點兒被拖下水的經過說了。

  “那水鬼中了我的香芷水,我家小猴兒聞著味來的,就在你屋里。所以……”黎大夫站起來說道。

  “所以怎樣?你認為我藏了水鬼?”

  “難道不是?敢讓我的小猴兒搜一下嗎?”

  劉大爺被黎大夫這樣一堵,氣得站了起來,嘆了一聲又跌坐回椅上:“罷了罷了,紙包不住火,能守得這秘密這么多年,也算是它的造化了。”

  6。真相

  劉大爺對著里屋發出一串古怪的音節,不一會兒,一團毛茸茸的東西爬了出來。這就是傳說中的水鬼?它渾身長滿綠毛,嘴和兔唇相似,這就和死者的傷口形狀吻合了。

  黎大夫一下警戒起來,抓緊木棍,小猴兒也焦躁不安。“沒事,這東西在岸上沒那么大力。”劉大爺揮揮手道,“它有很多個名字——定風猴、電風猴、水猴子、水鬼,南朝的《幽明錄》里叫它水蟲、蟲童或水精,再古老點的時候,黃河流域一帶的先民叫它水虎或是河 伯,它的存在,在生物界至今都是一個謎。”劉大爺娓娓道來,“黎大夫,你既然追蹤而來,必定知道定風猴的價值了?”

  “消癥化瘕,攻堅散結,不論有形無形之腫塊,俱能一消而散。活血化淤之力,即使如水蛭虻蟲之流亦不及其百分之一,這就是定風猴臍膠的功效。”黎大夫脫口而出。

  “好,好,好……這功效,我父親摸了十幾年才搞清楚。你竟然三言兩語就說得清清楚楚。”不過,他繼而又搖頭道,“你是白來一趟了。定風猴的臍膠,你是難以拿到的。”

  定風猴平時只吃些魚蝦蟹,大點的獵物也只是水獺。一旦它感覺受到威脅,才會拖人下水并噬咬人的腳心吸血。它身上有珍貴的活血成分,比螞蟥分泌的蛭素的威力強上一百倍不止,所以一旦被定風猴咬到,傷口便血流不止。而定風猴的臍膠,平時是強烈的致幻劑,只 有在吸了人血之后,才能入藥。所以,用臍膠治病,等于是一死換一生。

  劉星這才明白,剛才定風猴為什么會攻擊自己,它是看自己追趕水獺,以為要搶奪食物,而大學生的幻象,不用說,正是定風猴臍膠的功效了。

  “那你為什么不把它養起來?用血站的血來供養它?”劉星好奇道。

  “這東西桀驁不馴,視自由為唯一。一上岸,用不了三個小時就會死去,就算在水中,如果不是活水,它也會絕食而亡。”劉大爺嚴肅地說,“而血站的血對于它來說,簡直就是毒藥。”

  是啊,如果能圈養,那豈不是要發財了。一想到這里,劉星不由望向黎大夫,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

  “你不是第一個來找定風猴的人。自從我父輩知曉了與定風猴溝通的方法之后,就與我約定,要盡全力保護定風猴,同時也不讓它傷人。可惜以我一己之力,只能勉強保護野鴨村的人不受定風猴所害,至于上游三縣,卻是無能為力了。”

  劉星問劉大爺:“我特想知道,您是怎么引誘定風猴上岸的?”

  “反正將來也是帶進棺材的,還不如說給你聽。”劉大爺想起自己孤身一人,言語中不知不覺便帶有一絲凄涼。“這事啊,說來話長,還得從我父親那會兒說起。”

  7。突變

  “在鬼子侵華之前,國內很多醫家都推崇漢方醫學,父親在這些名家的影響下,也開始學習漢方醫學,順便也學了鬼子話。一次,他被抓去碉堡做工,無意聽到鬼子兵在閑聊,說是一個神主能將生活在鶴江的河童引誘到護城河來,到時把勞工全喂河童。我父親聽到后不 敢聲張,那晚他偷偷藏了兩塊碎木塊在褲襠里,當被扔進護城河的時候,趕緊把木塊綁在足底。當他浮出水面透氣的時候,就聽到那個所謂的神主發著古怪的音節。很快,河里的老鄉一個個都被拖進水底。父親還沒反應過來,身子一沉,也被拖到水底了,只感覺足底的 木板被咬得咔咔作響。不一會兒,那河童便失去了耐性,去找另外的人吸血。父親趁亂趕緊游到一個角落,借著夜色,逃到深山里。后來鬼子被趕跑了,三處相連水系卻鬧起了水鬼。幸運的是父親把那神主的發音記了下來,竟然成功地把水鬼招來。”

  定風猴怕猴子和蜘蛛。而蜘蛛喜歡白芷,所以定風猴不喜白芷。劉家就用這個秘法,跟定風猴相安無事了許多年。

  “為什么不殺了它,難道那些死了的人就白死了?”劉星為那些死去的人不平。

  “也不能這么說,被定風猴殺掉的人,大多是有原因的。”

  “有原因?”

  “是的,定風猴全身的毛孔都能分泌出一種強烈的致幻劑,人一旦接觸到這種致幻劑,就會產生真實的幻覺。一般能中招的人,都是身上帶有貪欲的人。當他們看到自己朝思暮想的東西時,受不住誘惑,就掉進水里去了。動物的法則就是適者生存,弱肉強食,你不能拿 人的道德和法律去要求它們。”劉大爺嘆了口氣。

  今晚所遇到的事,是劉星人生中最離奇的一件事,如果寫出來,老鄭應該會很高興。再看那定風猴,也許是出水時間太長,已經是一副萎靡的樣子。

  突然,劉星覺得怒不可遏,一股無名火從心頭冒起,脖子根升起一片紅潮,耳根也跟著發燙。劉星一把抱起定風猴奪門而出,不顧一切地朝外面跑去。黎大夫和劉大爺緊緊追了出去。

  “撲通”一聲,劉星站在鴨爪塘邊,把定風猴投進了水中,他發燙的頭腦忽然清醒了一點,茫然道:“我在干什么?”這時背后一陣大力襲來,劉星站不住腳,猛地朝水中栽了下去。他回轉身,看到的是黎大夫表情復雜的臉。

  8。尾聲

  劉星睜開眼睛時,發現自己躺在劉大爺的床上。

  “你終于醒了。你已經昏迷三天了。”劉大爺把一杯水端了過來,“說

  來慚愧,那晚我沒有提防,竟然著了定風猴的道。大概這猴子在岸上時間太長,急需補充體力,所以又放出致幻劑,讓你莫名地激動憤怒,抱著它像箭一樣跑到了塘邊。”

  劉星想起身,卻發現自己的腳上包著厚厚的紗布,忙問:“我怎么了?”

  “唉,一言難盡。真沒想到,黎大夫為了奇藥,竟然會做出這種事情。”

  那晚,黎大夫眼見著傳說中的奇藥就要游走,一伸手把劉星推了下去。水中的定風猴急需補充體力,見到送上門來的獵物,馬上抓住了劉星,咬開了他的腳心。幸虧劉大爺及時趕到,把劉星拉了起來。而黎大夫則不聞不問,一揮手,放出了小猴。

  劉星不由得急問:“那定風猴呢?”

  劉大爺無比惋惜:“它死了。”

  定風猴吸了人血,先時氣力大增,小猴一個失神,被定風猴擒住,給硬生生撕成了兩半。黎大夫趁著這當口,灑下了白芷藥液。這下定風猴兩眼發紅光,完全瘋了,不顧一切,竟游上了岸。黎大夫拿著木棍和定風猴交手,定風猴身上吃了幾記悶棍,嗷嗷直叫。黎大夫最 后箍住了定風猴的脖子,劉大爺這才看到,定風猴背后有一攤血,是被氣槍打的。一個胖胖的男人拿著槍,也不知道從哪冒了出來,黎大夫喊他老鄭,兩人把定風猴的尸體抬到一部車上,開走了。

  黎大夫竟然要用一個無辜的人去換得自己病人的生存。劉星不禁奇怪,到底是誰值得黎大夫和老鄭如此瘋狂。

  一周之后,一則新聞引起了劉星的注意:本市最大貪官落馬,行蹤敗露緣于絕癥。說是建設局局長身患肝癌,求助于一個頗有名望的中醫,他服下中醫的“奇藥”之后,居然暴斃而亡。家屬報案將中醫捉住,中醫供認,局長竟然花了150萬來買他的藥。這一下,人們才 知道原來身邊隱藏著一只碩鼠。光是他為洗錢而幕后資助的一家雜志社,一年的資金流就有上千萬。

  劉星奇怪,不是說臍膠是治療腫瘤的奇藥嗎,為什么在這個人身上卻不起作用呢?想了許久才明白,他身上的血含有黎大夫剛開藥液的成分,這白芷藥液對于定風猴來說是劇毒,所以定風猴的臍膠也自然有毒。可笑那黎大夫求財心切,竟忘記這茬。原本只是想要采集臍 膠救命的單純想法,在見到真實的定風猴后,突然變得瘋狂起來,與當初單純救人的初衷已完全不同。看來,世人最逃不過的就是貪欲一關啊!

Tags: 定風猴

本文網址:http://www.vgzhbx.tw/gushihui/154829.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猜你喜歡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