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故事會 > 

拆局容易 做局難

來源:網絡整理 作者:佚名

  1。隔山賣牛

  提起李文軒,琉璃廠的人就一個字兒:鬼。他大字不識幾個,膽子卻很大,跟個跑鬼市的提了幾年的燈籠后,在琉璃廠開了家文軒古玩鋪,專門搗騰夏商周三代青銅器。十年過后,居然成了琉璃廠頭號的有錢主兒,誰也摸不透他是怎么發的財。

  這年,河南彰德府接二連三出青銅器,琉璃廠的人蜂擁而至。有個拎包袱的河南人叫張騰云,聽說李文軒缺個跑彰德府的伙計,主動找上門來。兩人約定,買貨錢由李文軒出,掙了錢對半分。

  彰德府小屯村有個王財主,暗中雇了一幫盜墓的,在殷墟一帶瘋狂盜墓。

  一天,張騰云聽到消息,說王財主挖了件雙鳳重耳彝爐,立馬趕了過來。王財主居然提出先交100塊大洋,才能看彝爐,氣得張騰云只想罵娘。交完錢后,才見到了彝爐,高約6寸,口徑1尺寬,3條獸足腿兒,爐身銹色翠潤,花紋清晰,爐內底子上有銘文,最招人稀罕的是,雙耳是一對奇特的鳳凰,極為罕見。

  這當兒,一下子擁來好幾個古玩商,交錢看過彝爐后,一人當場出了3000塊大洋。王財主卻不吭聲兒,拿眼瞅別人。另一個人出價4000塊,他還是不說話。最后一人見狀,亮出了一個巴掌,誰知王財主竟然把彝爐收了起來。

  張騰云這才開了口:“我給7000塊!”王財主聽后,兩眼掃了一圈眾人。幾個古玩商知道他是給李文軒摟貨的,財大氣粗,一聲不吭扭頭就走了。

  等仨人走后,張騰云說:“王東家,那我就摟走了?”王財主卻嘿嘿一笑,不放話。張騰云明白,他是在扣住葫蘆挖籽兒,想賣高價,冷笑一聲:“你琢磨琢磨!”轉身也離開了。

  在客棧住了三天后,張騰云聽說王財主家去了不少古董商,但出的價都沒他的高,心里就有了底。

  這天,張騰云找了個照相的,來到了王財主家:“王東家,我給我們掌柜的發了個電報,他說這爐子不值7000,讓我拍幾張照片拿回去瞅瞅再說。”拍完照片,他屁股一拍,就立馬趕往北平。

  在半路上,張騰云動起了心眼兒,這個彝爐造型罕見,李文軒肯定喜歡,得想個法子多弄倆錢,順便再摸出他發財的路子,來個一舉兩得。

  見到李文軒,張騰云拿出照片:“掌柜的,彰德府出了件鳳耳彝爐,東西不錯,就是貨主不出價,看貨還被訛了100塊,弄得我一點轍也沒有!”李文軒看過照片說:“先甭急,我找個行家瞅瞅。你給了多少錢啊?”張騰云回答:“8000。”

  第二天一大早,李文軒對他說:“行家看了,東西湊合,辛苦你跑一趟,要是花1萬能買回來,給你500的跑腿錢。”

  張騰云立馬動身回到了彰德府,聽說王財主終于開出了一萬的價。他多了個心眼兒,沒去王財主家,而是給李文軒發了個電報:貨主要一萬二,買還是不買?張騰云知道,只要李文軒看上的東西,一準兒會答應,到時候自己凈賺2000,跑腿錢還另算。

  沒想到,幾天過去了,李文軒那邊卻沒回信兒。張騰云心里有些吃不準了,又催了一個電報,還是不見回音。他開始坐不住了,難道是李文軒嫌價錢高,撒手不要了?

  2。聲東擊西

  就在張騰云準備回北平時,李文軒突然出現在了彰德府。李文軒一見著張騰云就說:“走,帶我會會這貨主去,還真把喀拉貨當寶貝了!”張騰云沒想到李文軒會親自來,只好帶著他來找王財主。

  半路上,李文軒對他說:“見了貨主,你可別說我是做古玩買賣的,就說是京城里玩古玩的行家,想鑒別一下是哪個朝代的東西,千萬不能露餡兒。一切見機行事!”張騰云點著頭,心里卻摸不準他究竟想干嗎。

  王財主見李文軒一副大爺的派頭,又是京城鑒賞古玩的行家,不敢怠慢,忙請進了上房,沒提看貨要錢的話,拿出爐子請他鑒賞。

  李文軒瞅了幾眼,開口說:“這是件周朝的普通彝爐,收藏價值不大。”

  王財主不知道周朝是什么時候,小心地問:“李爺,您看這爐子能值多少錢?”李文軒呵呵一笑:“東西是新出土的,銹色太重,沒有家傳的品相好,也就值個兩三千吧。”張騰云一聽才明白,李文軒是想利用京城行家的噱頭,從王財主手里撿漏兒,關鍵要看王財主吃不吃這一套。

  果然,王財主聽后有些不樂意了:“李爺,好幾個古董商都看上了這件東西,咱不管它有沒有價值,沒有兩萬我不賣!”

  李文軒呵呵一笑:“王東家,你可能還不知道,現在北洋政府要整治出土的文物,我多句嘴,能出手就趕緊出吧,萬一官面上的人來查,可別惹出什么亂子來!”

  王財主卻滿不在乎:“咱這地界兒,出土的東西多了去啦,官面上管不過來,只要不出人命,他們也是睜只眼閉只眼。就算睜開了一只,給塞倆錢兒,這眼就閉上了!”張騰云在一旁暗自冷笑,李文軒這招兒不管用了。

  李文軒嗯嗯了幾聲:“官面上的事咱就管不了了!得,我看底子上還有幾個銘文,屋里光線不太好,我拿到門外瞅瞅,究竟是什么字。”說完,拿起爐子來到門前的石頭臺階上,低頭仔細看起了爐底兒。

  王財主和張騰云也只好跟著出來。李文軒瞅著瞅著,忽然哎呀一下,緊接著就聽到一聲“咣當”響,彝爐居然掉在了臺階上。

  王財主急忙奔過來,一看地上的彝爐急眼了:“李爺,您把爐子的一條腿兒磕掉了,您說該怎么辦?”李文軒卻不慌不忙彎腰把爐子撿起來,一副見怪不怪的口氣:“你急什么呀?不就掉了個腿兒嗎,爺賠你3000大洋!”

  王財主一聽,不答應了:“3000就想打發我啊,門兒都沒有!”聽這話,李文軒的嗓門立馬也高起來:“一個破爐子,想訛人哪?爺不跟你在這兒廢話,走,見官去!”說完,拽著王財主就往外走。

  張騰云見狀,忙站出來圓場,把王財主拉到了一邊兒:“王東家,李爺和政府高層關系鐵著呢,官了的話您肯定要吃大虧。要我看,東西已經這樣了,讓他再給您添倆錢兒,私了算啦,免得大家傷和氣!”

  王財主聽后,也有些害怕了,琢磨了片刻,只得自認倒霉:“好吧,賠1萬塊現大洋,爐子拿走!”兩人商量來商量去,最后說合成了8000塊。

  李文軒口氣也緩和了下來:“得,算我倒霉,8000就8000,拿回去還能當個夜壺使!”付完了銀票,張騰云提溜著彝爐和李文軒就出來了。

  在路上,張騰云一臉沮喪:“掌柜的,您怎么這么不小心啊?”沒想到李文軒卻嘿嘿一樂:“我不這么做,8000塊錢能買到手嗎?”張騰云愣了一下:“哦,弄了半天,合著您是故意摔的啊?”

  3。虛虛實實

  李文軒搖了搖頭:“你以為我愿意啊,還不是那個土財主給逼的!500塊錢你拿走,東西呢我拿回去找人修補,要是能賣掉,少不了你的,賣不出去算我的。但是,這事你千萬不能說出去,要是讓人知道我買了個砸漿貨,這人可就丟大了!”張騰云點頭答應了。

  回到北平后,李文軒就找人把彝爐的腿兒給修補好了。張騰云瞅后喜出望外:“掌柜的,您找誰修的啊,一點都看不出來修補的痕跡,這回準能賣個好價錢!”李文軒卻不以為然:“哼,你以為玩古玩的都是吃干飯的,賣不賣得出去,還得兩說呢!”

  半年后,張騰云忽然聽到一個消息,李文軒把彝爐賣給了中田商會的中田,竟然賣了一萬五千塊大洋。他立馬來找李文軒:“掌柜的,聽說您把彝爐賣了?”

  李文軒愣了一下:“是誰在瞎說啊,沒影子的事兒。我要是賣了的話,能不告你嗎?”見張騰云不相信,李文軒就把他拽進了里屋,拿出了彝爐:“看,東西不還在這兒嗎?”

  張騰云納悶地望著李文軒。李文軒解釋說:“你以為日本人就這么好蒙啊,拿著放大鏡瞅了半天,就露餡兒啦,只肯給2000塊,我沒賣。”

  原來如此。但經過這事兒,張騰云有些不相信李文軒了。臨走前,他悄悄給李文軒的貼身伙計塞了5塊大洋,叮囑伙計多長只眼,只要彝爐一出手,立馬送信兒。

  果然不出所料。一個月后,伙計偷偷跑來送信兒,說李文軒今兒下午把爐子賣給了魏大鼻子。張騰云問:“你親眼看見的?賣了多少?”小伙計回答:“東西是我給送過去的,賣了多少我不知道,應該不少。”

  魏大鼻子是法國古董商,張騰云曾經和他打過交道,為了穩妥起見,決定先從老外嘴里套出價來,再去找李文軒。

  這天晚上,張騰云找到了魏大鼻子,說他在彰德府收了件青銅器。魏大鼻子一聽來勁兒了:“東西呢,我看看!”張騰云拿出了照片,魏大鼻子瞅了一眼,咧嘴笑了:“張先生,這件雙鳳重耳彝爐已經被我買下了,和照片上的一模一樣!”

  張騰云急忙追問:“您花多少買的?”魏大鼻子也不隱瞞:“兩萬大洋,貴嗎?”他搖了搖頭:“不算貴,您拿到巴黎,轉手還不得翻個跟斗啊!”魏大鼻子樂了。

  張騰云十分生氣,李文軒真夠陰,賣了這么多居然一聲不吭!

  第二天早上,見到李文軒后,他就直截了當說:“掌柜的,我來拿我應得的那6000塊大洋來了!”李文軒愣了一下:“我什么時候欠你這么多錢啊?”張騰云看李文軒還在裝傻,頓時來氣了,“爐子您不是賣了魏大鼻子兩萬嗎?就別揣著明白裝糊涂了!”

  李文軒冷哼一聲:“你是說魏大鼻子買下了爐子?”說著,他氣呼呼地起身進了里屋,搬出那個彝爐,咣當一下擱在了張騰云面前。

  張騰云一看,頓時傻了眼!

  4。驚人秘密

  李文軒長嘆一聲:“實話告訴你吧,魏大鼻子開始是看上了爐子,我打發伙計都送過去了,誰知道還是被他發現了修補的痕跡,昨兒半夜又給我退回來了。”張騰云立馬沒了話說。

  臨走時,李文軒對他說:“你要有路子,緊著先把這喀啦貨給我保本兒出了,要是能多賣,錢全歸你!”

  張騰云心想,這倒是個法子,賣多賣少自己全知道,李文軒耍不了賴。于是,他拿著照片四處串貨,許多人一聽爐子修補過,要么給的價太低,要么就是搖頭。

  就在張騰云快要泄氣兒時,忽然聽到消息說,美國人普艾倫到了北平,專收三代的青銅器。他覺得這是個機會,立馬直奔六國飯店。

  普艾倫看過照片后說:“張先生,這是件罕見的夏代雙鳳重耳彝爐,東西呢?”張騰云知道瞞不過他的眼力,就照實說磕掉了個腿兒,不過已經修補好了。普艾倫卻說:“沒關系,你把東西拿來看看再說吧。”張騰云一聽有戲,麻溜兒跑了回來。

  李文軒聽后,當場就給他潑了一盆冷水:“甭費這勁兒了,普艾倫昨晚剛看過這爐子,只給5000,賣了讓我喝西北風去啊!”張騰云聽后,徹底泄氣兒了。

  時間一晃就到了解放。1952年,全國大搞五反運動。李文軒的買賣雖然不干了,但工作組還是找到了他,說要調查他倒賣過珍貴文物沒有。

  李文軒拿出了所有的賬本,沒想到的是,工作組竟在老賬本里發現了一份他和普艾倫盜賣龍門石窟《太后禮佛圖》的合同。

  工作組立馬對李文軒進行了審問。李文軒交代說,“九一八”前夕,普艾倫到龍門石窟游玩,瞄上了賓陽洞中的幾塊北魏浮雕,用相機拍了下來。回到北平后,和自己簽了這份合同,給了四萬塊錢,在五年之內,把其中的兩塊浮雕弄到美國。他買通了當地駐軍的一個團長,趁戰亂之際,偷偷鑿下了《太后禮佛圖》。

  最后,李文軒狡辯說:“我發給普艾倫的浮雕是仿造的,真的禮佛圖藏在海王村的一個院子里!”

  工作組在一間密室里,果然找到了兩大木箱的石塊。同時,還發現了幾十件青銅器,其中就有一件雙鳳重耳彝。經故宮專家鑒定,全部為珍貴文物。

  當工作組追查李文軒的非法收入時,他卻說早就花沒了。工作組不信,找到了李文軒的貼身伙計。伙計害怕受牽連,說出了一個驚人的秘密:

  李文軒在海王村買了個僻靜院子,花大價錢請來了赫赫有名的古銅張,在院中仿造青銅器,只要經他手仿造出來的東西,真假難辨。李文軒賣出去的青銅器,全是古銅張仿造的贗品。

  張騰云聽到消息后,恍然大悟,難怪每次李文軒都能拿出彝爐來,合著他賣給三個老外的全是贗品,而真貨就攥在手里,這才是李文軒發財的真正秘密啊!

  因惡意毀壞國家珍貴文物,李文軒被判了死緩,不久就死在了獄中,宅子成了街道辦事處。

  一年后,一位同志發現辦公桌地下有些不對勁兒,找人揭開鋪的條磚,發現下面埋著兩口大缸。打開封口一看,缸里全是白花花的大洋……

Tags: 拆局 容易

本文網址:http://www.vgzhbx.tw/gushihui/154826.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猜你喜歡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