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故事會 > 

差一錘

來源:網絡整理 作者:佚名

  清朝雍正年間,江南涇縣城外有一位木匠,名叫秦家忠,手藝好得聞名四里八鄉,大家都喜歡請他建房子、做家具。

  秦家忠有一位鄰居名叫魯秋生,以跑買賣為生。這一年,他家建房子,特意請了秦家忠。忙了三個多月,這天,房子上梁了,秦家忠拎著一把大鐵錘上了房頂,親自固定那根又長又粗的房梁。校正位置,在柱頭與梁頭處合上榫頭后,他舉起那把大鐵錘,在榫頭處敲敲打打起來。

  敲打榫頭,其目的是使榫頭完全合攏、固定——敲打了一會兒,秦家忠舉起錘子,正要敲上最后一錘,忽然,從房子前的空地上,傳來了一陣吵嚷聲,他循聲一看,只見魯秋生的兒子,正跳著腳兒,沖著魯秋生大喊大嚷著。

  原來,魯秋生的兒子脾氣暴躁,經常與魯秋生爭吵。今天,因為家中房子上梁,雜事繁多,他心里頭一煩,便又與魯秋生爭吵上了。這時,幾位鄰居走了過去,勸解起魯家父子來……一盞茶的工夫過后,魯秋生的兒子才住了口,走到一旁去了。秦家忠輕輕地嘆了一口氣,順著梯子,下了房頂。

  這事過去沒一個月,這天上午,老天刮起了大風。秦家忠正在家中喝茶,魯秋生猛然走了進來,慌慌張張地對秦家忠說,剛才,他家那新建成的房子不知為何,忽然“吱吱”地響了起來,于是,他趕緊來到了秦家,請秦家忠過去看個究竟。

  秦家忠聞言吃了一驚,因為,他為許多人家建過房子,都未曾出現過“吱吱”作響之事。他立即推開茶盞,跟在魯秋生的身后,一路腳下生風,趕到了魯家。

  一進入魯家的屋內,一陣“吱吱”之聲,便傳到了秦家忠的耳中,他順聲望去,不由得臉色大變。只見他在魯家找了一把錘子,搬過一架木梯,靠在木柱上,然后飛快地爬上了梯子,在那柱頭與梁頭的交接之處,重重地捶了一錘,立即,那“吱吱”之聲便消失得無影無蹤。

  下了梯子,秦家忠紅著臉告訴魯秋生說,那發出“吱吱”的響聲之處,正是魯家房子的木柱與房梁的交接之處,原因是木柱與房梁的榫頭沒有合攏牢固,在大風的吹刮之下,木柱與房梁摩擦,因而發出了“吱吱”作響之聲。在捶了剛才那一錘之后,木柱與房梁的榫頭完全嵌合了,于是,便再也沒有了那“吱吱”的響聲。

  聽完秦家忠的一番話,魯秋生奇怪道:“老秦,我家房子的房梁,可是你親手架到木柱上的呀!你的手藝那么好,怎么會讓榫頭沒有完全合攏?”秦家忠使勁地想了好大一會兒,終于想了起來:“老魯,那是因為,你家的房子上梁那天,你的兒子與你吵了一架。當時,我只顧著在心里頭感嘆,你的兒子對你不夠孝順,忘記了給那榫頭交接之處,再捶上一錘。”這句話,把魯秋生給說了個大紅臉。

  半個月后,魯秋生請秦家忠,為他家做一張八仙桌,秦家忠只花了兩天時間,便把那張八仙桌給做好了。在做好八仙桌的當天,秦家忠碰巧看見,魯家的一位親戚,來向魯秋生借銀子。聽著魯秋生與他的那位親戚的對話,秦家忠忽然長嘆了一聲……

  日子很快又過去了半個多月,這一天,魯秋生在家中請客。眾人吃著吃著,忽然發現,桌子竟微微地搖晃起來。開始時,魯秋生以為是桌子沒放平,于是找來瓷片、紙片兒去支桌子腿。可支來支去,桌子還是搖晃不止,他這才發現,桌子之所以搖晃,是桌子本身的原因。可他看來看去,卻看不出原因在哪里,于是,他只好去找秦家忠。

  工夫不大,秦家忠來到了魯家,他圍著那張八仙桌只轉了半圈,就瞧出了問題的所在:那張八仙桌的一條桌腿,與桌面之間的榫頭不牢,導致了桌子的搖晃。當下,他找來一把錘子,在榫頭處敲了一錘,那張八仙桌立馬便不搖晃了。魯秋生不解地問秦家忠:“老秦,以前,我從未聽說過,你做的桌子會搖晃,咋為我家做的桌子,偏偏搖晃了起來?”秦家忠回憶了一會兒,一拍大腿,恍然大悟似地道:“是這么一回事……”

  原來,那天,秦家忠正把桌腿往桌面上安放時,魯家的那位親戚忽然前來魯家借銀子。魯秋生生怕那位親戚因為家里窮,還不起銀子,于是死活不肯借,他的那位親戚只好失望地走了。那一幕場景,被秦家忠看在眼里,他不禁生開了悶氣:魯秋生不肯借給窮親戚銀子,真是太不應該了!因為只顧著生悶氣,他忘記了給榫頭再捶上一錘,導致了桌腿與桌面接合不牢,于是,日子一長,便出現了搖晃的現象。

  知道了桌子搖晃的原因,魯秋生的臉上不禁又一紅。秦家忠因為兩次忘記給榫頭再捶上一錘,導致魯家的房梁“吱吱”作響、八仙桌搖晃之事,一下子就傳開了,并因此得了個綽號,叫“差一錘”。從此之后,請秦家忠去建房子、做家具的那些人家,再也不敢在秦家忠上工之時,讓秦家忠瞧見他看不過眼的事情,生怕他又會“差一錘”。

  這兩次“差一錘”,都是秦家忠無意中而為。數月之后,他又干下了那“差一錘”之事,只是這一次,他是有意而為。

  第二年春上,涇縣縣衙的林知縣,派陸師爺去請秦家忠,去縣衙里為他家做家具。秦家忠見連知縣大人都看中了他的手藝,心里頭很高興,干起事自然更加賣力,整天呆在縣衙后院里精雕細琢。

  這一天傍晚,秦家忠正準備收工回家,忽然,他看見陸師爺捧著一只木盒,進了縣衙后院,林知縣則走出了房門,迎接陸師爺。就在走近林知縣的那一剎那間,陸師爺一不小心,失手將那只木盒摔到了地上,并把那只木盒的蓋兒給摔開了,許多錠白花花的銀子,滾出了盒子,散落了一地,陸師爺連忙伸手去撿……

  十天后,秦家忠做好了縣衙里的活計,挑著工具回了家。一路上,他每遇見一位相熟之人,都要搖頭嘆息一回。

  轉眼,日子又過去了十多天。這一天,秦家忠見跑完買賣回家的魯秋生,臉上竟滿是難得一見的喜色,忙問他咋那么高興?魯秋生喜滋滋地道:“多虧了縣衙啊……”

  原來,這年春上,江南一帶大旱,涇縣也未能幸免,百姓的日子苦不堪言,魯秋生的生意因此也一落千丈,為此,他每天都愁眉不展。前幾天,縣衙忽然給受災的百姓,發放了賑災的錢、糧,百姓的手里有了錢、糧,魯秋生的生意立即便好做多了,他自然也就喜上眉梢了。

  聽完魯秋生的一番話,秦家忠呆在當場,好一會兒都說不出一句話來。魯秋生忙問道:“老秦,你咋了?”秦家忠這才醒過神來,進了自家屋內,尋了一把鐵錘,然后出了屋,大步流星地向街上走去。魯秋生見他神色不對,忙攔住了他:“老秦,你這是干啥去?你該不是想去找誰拼命吧?”秦家忠嘆了一口氣道:“糟了,我錯怪好人了!想不到,那林知縣,竟是一位好官啊……”

  二十多天前的那天傍晚,當陸師爺失手將那只木盒摔落到地上,隨后滾落出許多銀錠之時,秦家忠便在心里頭斷定,那些銀子,是陸師爺替林知縣劃拉的,林知縣定是個不折不扣的貪官。當下,他的心里便生出了悶氣:眼下,本縣正在大旱,百姓生活無著,你林知縣身為一縣之父母官,不去賑災,卻想著法兒往自己的口袋里撈銀子,真是豈有此理!好,你林知縣既然是個不折不扣的貪官,那么,我秦家忠給你所做的活計,可就要打折扣了!

  從那天開始,秦家忠做起活來,不但不再精雕細琢,而且,他在每一個應該咬合緊密的榫頭上,都有意少捶了一錘,這樣一來,林知縣家里的家具,出現“吱呀”作響、搖搖晃晃的毛病,那只是時間問題。

  剛才,聽了魯秋生的一番話后,秦家忠頓時意識到,自己錯怪了林知縣,不該在林知縣家里的每樣家具上,都“差一錘”。他甚至這樣想:那天,陸師爺捧給林知縣的銀子,肯定是林知縣為賑災而籌集的。于是,他進屋拿了把錘子,想去縣衙里,把林知縣家里的家具,每樣都補上一錘。

  聽到這里,魯秋生終于明白了事情的原委,他立即催促秦家忠,趕緊去縣衙。

  來到縣衙,秦家忠把那“差一錘”之事,原原本本地稟告給了林知縣,之后便給那些家具,每樣都補了一錘。林知縣呆立半晌之后,并沒有責怪秦家忠,只是揮了揮手,讓秦家忠回家。

  秦家忠離去之后,林知縣把陸師爺叫了過來,交給他一盒子銀子,道:“你把這些銀子,分發給百姓吧……唉,這手真的不能伸啊!否則,連一個木匠都要想著法子對付我呀……看來,貪官是真的不能當啊!”

  原來,二十多天前的那天,秦家忠猜測的并沒有錯,陸師爺送給林知縣的銀子,確實是林知縣伸手撈的——朝廷下撥了賑災之銀,林知縣看著眼紅,便命陸師爺巧立名目,偷偷地替他撈了一千兩。

  數日后,秦家忠從整天在外面跑買賣的魯秋生的口中得知,又有一些百姓,得到了賑災的錢、糧……

Tags: 木匠 建房

本文網址:http://www.vgzhbx.tw/gushihui/154825.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