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故事會 > 

情侶幽魂

來源:網絡整理 作者:佚名

  喬爾·博格達是法國一所美術學院的學生,二十多歲的小伙子,生性活潑好動。2014年歲末,他自駕到意大利旅行,一路東游西逛來到小城卡森蒂諾,玩得忘乎所以時酒駕出事,雖車毀人沒亡,但落得警方高額處罰外加腿骨骨折。

  倒霉的喬爾每天只能窩在病房,坐手動輪椅到陽臺透氣兒。郁悶的他將隨身的一個半舊望遠鏡架到陽臺,遠觀風景消磨時間。病房靠近醫院后院,墻外小河對岸倒也山巒郁郁蔥蔥。一晚,百無聊賴的喬爾望遠時,不經意發現對岸小山頂的石屋透出一星微弱的光亮,屋里有一對舉止蠻親昵的男女,并且能依稀辨識那女人衣著護士裝。

  翌日晚,喬爾再次從望遠鏡覬覦小石屋。果然又見那對人影模糊的男女。男女私密本來就誘人想象,于是,第三天喬爾乘主治醫生安吉洛·科斯塔查房,便主動提及,意圖打探究竟。

  老成持重的安吉洛醫生聽后斷然搖頭說:“你看花眼了吧?那石屋是幢破舊空房,除了偶有牧羊人躲避風雨,根本沒有住人。”

  可喬爾還是覺得自己并未看錯,遂悄悄觀察周圍的護士們,想從她們的身形舉止里找到“類似”。豈料疑心生暗鬼,反而弄得他看誰誰都像,看誰誰又都不像,心里越發抓狂。

  轉眼又到晚上,喬爾蹲守在陽臺上,用望遠鏡繼續窺視對岸山頂的小石屋。這一回,那對男女倒是換了衣著,男的身穿燕尾服,女的一襲深藍長裙,兩人甚至相擁著跳了一會兒舞,然后燈滅人去。

  卡森蒂諾是一座歷史悠久的小城,除了古跡,城里至今還有一些延續數代的古老家族。每到新年,會舉行各種“復古”的派對酒會之類,所以當地男女著古裝外出也不奇怪。

  因為喬爾想找出幽會男女的真身,接下來有一搭沒一搭地向打理病房的護士打探古裝聚會事宜。問答之間,他順嘴說出小石屋的目擊情形。

  聞聽之下,幾個護士臉色頓變,很詭異地告訴喬爾說:“或許,你看見的是本地傳說的‘情侶幽魂。”

  說起“情侶幽魂”要追溯到16世紀:當地豪門德盧卡家族迎娶了一位名叫波斯黛拉的女子。然而其夫君奢靡縱欲,整日沉溺花天酒地,備受冷落的她轉而愛上了家族聘請的畫師。后兩人感情日增并決計私奔,豈料其夫家獲知消息,將二人處死后掩埋荒野。后來雖有波斯黛拉家人要求司法介入,但因一來無私刑的真憑實據,二來又沒有找到兩人尸骨,最終只得不了了之。

  坊間由此議論紛紛:因為山頂小石屋原是德盧卡家族領地,也被懷疑是埋尸地點,于是有人傳言月黑風高之夜目擊二人鬼魂出現,并且指明他們藍色天鵝絨舞會裙裝和燕尾服的衣著。據這樁公案的歷史卷宗記錄,兩人最后露面時確實是這種參加宴會的打扮,此后便人間蒸發,留下一段懸了幾百年的不解之謎。

  “情侶幽魂”浮出讓喬爾有些哭笑不得,他設法與德盧卡家族的繼承人蘇絲·德盧卡取得了聯系。

  年近30的蘇絲告訴喬爾:波斯黛拉與畫師確有其人,兩人也離奇失蹤不假,但所謂奸情敗露被家族私刑處死一事,無論官方還是家族均無明確實據。

  “那處山頂小石屋確屬我們家族祖產,但位置偏遠荒廢已久。”蘇絲直白相告說,“不過,也不排除有情人之類的在里面短暫居留,恰巧被你從望遠鏡里看見罷了。”

  喬爾無言以對,可心里還是感覺蹊蹺。爾后他又就“情侶幽魂”之事問詢了幾位當地人,結果窺出端倪:這個所謂“情侶幽魂”的傳言被吵得最兇的是2009年秋,那時蘇絲同父異母的妹妹、年僅23歲的柏格瑞·德盧卡離家后杳無音訊;并且很巧合的是,事發前后有人稱曾在夜間目擊到小石屋里出現過很詭異的幽光魂影。

  據此,喬爾又轉去追問蘇絲。她有些無奈解釋說并非有心隱瞞,而是事出有因:柏格瑞曾數次離家出走被尋回。最后一次她計劃縝密,不僅不動聲色地分批將自己名下賬戶現金取空,而且還帶走了一些貴重首飾。警方四處尋找無果,為保全聲譽,全家族成員對此一直諱莫如深。

  言者講得在情在理,聽者自然也不好刨根問底兒。不過,喬爾還是心有不甘地一連幾晚遠觀那山頂小石屋,寧靜無異。就在喬爾的好奇心漸漸淡漠時,風波再起:一日夜深,當睡意迷蒙的他起床如廁之時,竟不經意又瞥見山頂小石屋方向閃現微弱光亮。

  等喬爾手忙腳亂地搖輪椅上陽臺,調整望遠鏡看過去,這次倒是只看見微光搖曳,一個穿梭移動的身影。動態的影像在望遠鏡里本來就模糊不清,外加他忙中出錯碰翻望遠鏡,弄得鏡片碎裂徹底沒戲。

  雖然又是一次無果而終,但喬爾有種不祥之感。糾結了兩天,意外得知骨外科的一名調假回家的女醫生沒有按期返回,與其家人聯系,對方竟告知該女醫生根本就沒有回家。

  因為近日喬爾所見異樣已被護士們添油加醋四下傳開,關于“情侶幽魂”有個比較邪門的說法,即每當有人目擊“情侶幽魂”出沒之際,就會有人莫名失蹤,當地人稱這為恐怖至極的怨靈勾魂。

  喬爾本來完全不信什么“情侶幽魂”,但女醫生的失蹤令他聯想到自己種種所見所聞。細細思忖,不由人不多想多疑。

  可仔細琢磨,倘若真有怨靈勾魂,之前失蹤的柏格瑞屬于德盧卡家族后人,算是與傳言有所牽涉;那么女醫生既非本地人,也看不出與古老傳言有何瓜葛,家世身世也與德盧卡家族毫無關聯,怨魂勾魂就顯得匪夷所思了。

  事發后每到入夜,喬爾都會獨自搖著輪椅去陽臺,靜靜地、長久地遠眺山頂小石屋方向。其實這樣靠肉眼只能看見河對岸山頂的隱約輪廓,但是在心里,他特別希望目光能穿透暗夜,洞悉重重迷霧背后隱藏的真相。

  面對諸多難解的謎團,喬爾覺得,既然很多跡象都起始于山頂小石屋,不如就此入手。于是,他花點小錢“收買”了醫院園丁的小孩,乘人不備悄悄從后門溜出醫院。

  在孩子幫助下,喬爾拄著拐杖一路艱難地爬上了山頂小石屋。喬爾開始東尋西翻,屋外忽然傳來園丁孩子的狗叫。喬爾循聲出屋,只見小狗正沖著墻外籬笆汪汪叫喚。他湊近扒拉了幾下藤蔓,看見腳下的土層有被翻挖的痕跡。

  處于深冬風口的泥土堅硬,誰會在此時此處翻挖?這個疑惑立刻讓喬爾微覺訝異。他想了想,轉身找來鐵棍和鐵鍬,同園丁的兒子一起挖起來。挖了不一會兒,一截沾滿泥土的藍絲絨隨著鐵鍬被掀出來。喬爾盯著那沾滿泥土的藍絲絨,身上不覺激靈了一下,然后哆嗦著摸出手機報警。

  趕到的警察輕而易舉從土里挖出失蹤女醫生尚未腐壞的尸體;更出人意料的是還連帶出另一具人體骷髏。幾天后,DNA檢測報告出來,證明為失蹤5年的柏格瑞·德盧卡。

  事到如今,神神叨叨的“情侶幽魂”傳言已經變性成刑事案件,警方自然急查線索。多管齊下,很快就查出女醫生的賬戶里近期有幾筆不菲的進款,支付者竟是安吉洛醫生。

  與此同時,蘇絲也向警方坦承家族秘不外宣的一段往事:原來,當年柏格瑞曾因網球扭傷腳住院,負責治療的正是安吉洛和死去的女醫生。出院后柏格瑞與安吉洛醫生私交密切并產生戀情,后遭德盧卡家族反對才迫于壓力分手。不料事過半年多,柏格瑞就留書最后一次離家出走。

  既然全部線索最終都明確指向安吉洛醫生,警方當即對其實施逮捕。

  喬爾聞聽,聯想最初提及山頂小石屋的影像時安吉洛醫生的反應,雖覺有所古怪,但是如果把查實的線索仔細梳理,如果安吉洛醫生是與柏格瑞戀愛不成遂起殺意的話,那么時隔5年后他為何要對并無糾葛的女醫生支付昂貴的費用?又為何故技重施呢?

  當晚,喬爾靜坐陽臺,出神地凝望著遠處氤氳山影。這時手機鈴響,警方告知:剛抓獲了一個欲悄悄潛入安吉洛醫生家里的神秘人——蘇絲。從她身上搜出一件有家族標記的珠寶手鏈,該手鏈作為柏格瑞失蹤的隨身物品被登記在案,如今出現在蘇絲手里就不同尋常了。

  實際上,別看蘇絲外表一副文雅得體的淑女做派,卻在5年多以前染上毒癮,并私挪家族企業款支付毒費。

  出于手足感情,柏格瑞也曾數次用自己的錢替蘇絲填補虧空,但眼見其越陷越深,便勸姐姐向家人坦白。不料,妹妹的好心反令蘇絲憂心,因為一旦事發,她的繼承人資格不僅會被取消,而且家族還會斷絕其奢華的生活費。

  因此,蘇絲一番精心設計后,借故將柏格瑞誘騙到山頂小石屋殺害并隱匿尸體,爾后散布了妹妹離家出走的謠言掩蓋真相。

  原本以為是神不知鬼不覺的計謀,豈料柏格瑞去小石屋途中偶遇女醫生,告知與姐姐見面。而女醫生在柏格瑞失蹤后聯想所有細節發現蹊蹺,隨后頻頻向蘇絲勒索錢財。

  近日女醫生家中生變急需大筆金錢,而蘇絲所掌管的家族產業因經營不善已臨近倒閉。于是,女醫生又以知曉柏格瑞行蹤為由轉向安吉洛醫生。急于獲悉戀人下落的醫生毫不遲疑,數次支付了大筆酬勞。

  蘇絲得知后,擔心真相敗露,于是幾次約女醫生到山頂小石屋,告誡其罷手。交談中她從女醫生口中得知住院的喬爾正打探夜晚“目擊”山頂小石屋光影之事,遂靈機一動,以參加舞會的借口,自己男扮女裝著畫師燕尾服,并讓女醫生穿上藍絲絨裙裝,演出一幕“情侶幽魂”再現混淆視聽,其實是想掩蓋毒殺女醫生的真相。

  畢竟做賊心虛,在喬爾上門打探舊事之后,蘇絲又一次悄悄到山頂小石屋,將掩埋尸體的籬笆土層填厚加固。而這也就是喬爾最后看見的一次“情侶幽魂”光影再現。

  真相大白,謎團破解,小城卡森蒂諾依舊保持著一派寧靜悠然。德盧卡家族將山頂小石屋整理一新,將藍絲絨美女肖像陳列室內,以神秘凄婉的“情侶幽魂”傳言和兩樁被破解的迷案吸引著前來的觀光客們。

Tags: 情侶 幽魂

本文網址:http://www.vgzhbx.tw/gushihui/154824.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直